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江湖又梦 > 《善终》(三十四)(书号:98531

《善终》(三十四)

作者:换馍子
    “你哥哥怎么就长不胖呢?别是有什么病吧?哼哼,要是真有病,我就把他给……”“我哥哥没病!”“哦,是吗?”“给我哥哥吃点儿好的不就行了吗?”“那吃什么好的呀?”“吃天山雪莲!”“你从哪儿听来的这东西?我上哪儿找去?”“拿钱买不行吗?”“那我得花多少钱呀?”“要是省钱的话,不就更长不胖了吗?”“那你的意思呢?”“那就每天把饭钱给我哥,他爱吃什么就吃什么去。”“哟!你这个主意也太好了。”“那把饭钱给我吧,我交给我哥去。”“一边儿待着去!你当我真离唧了是吧?算了吧,反正也养不肥了,就现在吧。你!赶快去烧水!”

    说着,她自己也去端来了一大盘水果。

    妹妹可害怕了。她哥哥要是被冰雪女王的妹妹给那什么了,那下一个不是自己又是谁呢?

    于是乎,妹妹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水烧开了吗?你能过来看一下吗?”“你个小离唧,连水烧没烧开都不懂吗?一看在家就不干活儿。起开!”

    当冰雪女王的妹妹凑近大锅的时候,妹妹说了句“走你”,照着后腰就撞了过去。

    可怜呀可怜,就这样,冰雪女王的妹妹一世英名就都付诸开水了,不过反正也是肉烂在锅里,一点没糟经。

    后来,兄妹俩虽是逃出了魔掌,却还是苦无回家之法,在一条大河边犯起了愁。

    好在当时的逄崇淡正在游历四方,帮着兄妹俩回家了。

    当他们回家以后见到了生父,得知了后母已然因为缺德而去世,两人从冰雪女王的妹妹那里也翻箱倒柜地带回了不少值钱的西洋玩意。

    本来事情到了这里就应该是大团圆的结局,可是,兄妹俩的人虽然逃出了糖屋子,他们的心却没有逃出那些糖块和“小糖饼”。

    那些东西可是冰雪女王的妹妹用歪门邪道的方法做出来的,具有一定的“魔”性。

    因为当时的哥哥只是被关在箱子里“催肥”,那些东西相对就吃得少一些,遂妹妹后来就不想甘居人下了,跃居到姐姐的位置上去了,兄妹也就变成了姐弟。

    他们的“魔”性也是时隐时犯,有一阵子居然喜欢到山林中过日子,后来因为后施容而被田佩雨和大阿水给收拾了一顿,遂就知道了武功的重要。

    “魔”性有时是有助于武功的,虽然要付出一些不同寻常的代价。

    大雪天,一男一女施展开轻功在雪地中飞奔,他们的脚印不一会儿就被掩盖住了。

    “劳先生一路辛苦了,要不咱们歇歇吧。”“孔姑娘就不要担心在下了,趁着雪天可以掩饰足迹咱们快走一段路程吧,免得让那对姐弟逍遥法外了,要是能又快又隐秘地抓住他们,那咱们可就能省不少事了。”

    孔品甜最近在衙门里不说是平步青云,但也混得够可以的了,因为连着破了三宗大案子,抓捕犯人时又卖力气,在六扇门里的地位是与日俱增,就连劳先生这个秘史的身份她都可以知道了。

    他们正在追捕那姐弟二人,本来这件案子不在她管辖的地界上,可一听说那姐弟俩偷走的是萧然境萧老板的东西,现在的她特想表现自己有本事,好让冷大哥高看自己,增加对自己的好感,遂就在新任的知府大人那里讨了公文,全力追捕。

    一路上有件事她一直想问劳暾去,因为六扇门秘史的职分是提供消息和收集证据,根本不负责追逃抓捕,又不是偷了他的东西。

    真有必要那么起劲吗?

    当然,六扇门秘史是有一些特权的,权限不够的公人们是无权过问的,可劳暾去此举无疑着实引起了她的猜忌。

    这也不能怪孔品甜乱猜疑,郝佳活就是那么教的,怀疑一切。

    大雪山,有三个人正在团团围斗,一位大侠手里使一柄型似苇叶的利剑,剑尖较长,另外一男一女分别使的是鱼叉和链子双飞抓。

    江敉江大侠继任钓雪门掌门已经有好长一段时日了,卖粽子的营生却没有搁下,大家伙更是照顾买卖,与此同时,钓雪门的武功也是同样勤加练习,但在练习的过程中发现钓雪门的武功不单单只是依靠苦修苦练就可以成的,好像在心境上还欠缺些什么。

    那一日,江掌门在淘江米的时候,看见雪花花的米粒若有所悟,想起先祖江雪江公羽是在江乡雪景中由心而发创出了钓雪门,那么自己何不效仿一下来求武功心境呢。

    因为怕自己的悟性有限,遂没有去永州,而是直接奔了大雪山。

    到在雪山之后,江掌门寻了个相对不怎么冷的地方,一连好些时日,飞雪连天的景象见了好几场,不能说没收获到一点心得,可总觉得还是少了些什么,且还是关键的。

    后来这一对魔障姐弟就寻到了这里,非要跟江掌门抢这个地方。

    遂,江掌门就先亮出了苇叶剑使出了自创的“包粽剑法”。

    先是跳出圈外,苇叶剑在外围游走,别看对手们比他多一人,像这姐弟一样的功底,就算再多一人,江掌门照样能够以一人之力围住敌手们。

    渔女和武师开始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圈子中间用鱼叉和双飞抓追着苇叶剑跑,后来才觉察到现下是被围住了的情形,而后立刻改为背对背,即便不赢可自觉也能立于不败之地。

    一片“苇叶子”霎时间变成几片“苇叶子”,下盘的进攻比上边要近要紧,江掌门觉得“漏斗”已经卷好了的时候,飞身纵起,在飞过他们头顶的时候,一颗钓雪门以外的暗器枣红石飞了下去,那是为了把“苇叶子漏斗”的底部堵住,以防要攻入的“江米”漏出去。

    渔女和武师刚有种下盘被收紧的感觉,脚面上还挨了一下子,此刻立时感到头上白光点点洒落,就像一粒粒江米倒入卷好的苇叶里似的,又见暗器再次打了下来,立刻想方设法忍着脚痛拔足奔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