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 143.后记(书号:98032

143.后记

作者:女王不在家
    【92zw】    佩珩是后来才知道, 这件事分明是皇上和太后联合起来的一个把戏。.秀女是要选进宫当宫女的,而那位孙家小姐……早就有了意中人,只是家里不肯罢了,因这孙家小姐的母亲和太后娘家有些远亲干系, 是以那日说起来, 太后便让孙家小姐进宫来陪陪。

    之后皇上得偿所愿,也痛快地给孙家小姐赐了婚, 皆大欢喜。

    这事说起来, 佩珩开始是有些生皇上的气, 总觉得自己被蒙蔽了,可是后来想了想,也就罢了。

    其实经过这么一场,她想着当时看着他和孙小姐一起坐在凉亭中时, 冰凉的雨丝浇在自己心口,她也明白,什么才是自己最该珍惜的。

    如今父母安好,哥哥嫂嫂也都没什么烦恼,她还有什么好愁的?唯独操心的,不过是能用以后的日子, 好好地把他放在心口。

    “在想什么?”绣工繁琐的喜帐内, 刘凝半坐在龙床前, 看着凝神不知道想什么的新娘子。

    此时的喜帐内一片红彤彤, 她乌黑的头发略显湿润地散在红艳的喜枕上, 映衬着那小脸儿越发娇艳。

    听着男人低哑的声音, 佩珩从迷思中醒过来,她下意识地抬起眼,便看到了男人已经凑近的俊美脸庞。

    她顿时羞得垂下了眼睑。

    昨晚的一幕幕重新被记起。

    娘说,这一夜对女人来说,至关重要。

    经过了这一夜,姑娘变成了妇人,许多事情也就不一样了。

    其实这些话,她依然不太明白,不过她却意识到了一点。

    昨夜之前,刘凝就是刘凝,并没有什么其他,她喜欢刘凝,只是喜欢,也并没有觉得他和她是什么干系。

    可是经过昨晚,夜里时,两个人之间那般地紧密,许多羞于说出口的事,都仿佛顺理成章。

    她和他之间的干系,仿佛真得变得不一样了。

    她从一个姑娘变成了妇人,曾经被他这般那般恣意对待。

    她也仿佛一下子看透了,在喜榻上,他并不像自己以为的那般温文尔雅,却仿佛变了个人一般,强硬不容拒绝,仿佛恨不得把她往死里弄。

    她也求饶了,怕了,不知道男人原来是这样的,可是他根本不许。

    渴了那么许久的男人,既已引得她入了他的彀中,哪里会舍得放开,更何况这洞房花烛夜,是最最光明正大的。

    她至今记得在生死不能的时候,他咬着她耳朵,在她耳边说:你终于是我的了,知道吗,我早就想这样,早就想……

    后面的话,太过模糊低哑,她没太听清楚,便觉得有一股浪潮涌来,她好像整个人被他吃掉了。

    “在想什么?”男子看着她垂下的修长睫毛,在她娇嫩小脸上投下一片淡淡的扇形阴影,忽然觉得她像极了那多开在山谷里的含羞草,让他忍不住想轻轻地剥开,一探其中究竟。

    其实昨晚,该探的他已经探过了,只是晨间醒来,便觉得仿佛还不够。

    许多渴望压抑在心头太久,为了她,他也是费尽心思了。

    如今好不容易得了,自然是恨不得一刻都不放开才好。

    佩珩羞涩地别过脸去,经过昨晚,她在看他,他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他了。

    一看他,总想起昨晚在哭泣中被迫看到的那一幕幕。

    原来男人并不是面上看到的那般儒雅谦和,还可以那么地……霸道到狰狞,把人逼到尽头。

    男人欺负起女人来,真是有一百种手段。

    “早些起来吧,还要去拜见太后娘娘。”她想起来了,如今她是皇后了。

    这个位置,未必多喜欢,可是既坐上了这个位置,便要遵循规矩的,皇家的新娘子,第一天自然也是该去拜见婆婆。

    刘凝看着她起身,却见她那么一起身,喜被便自肩头滑落。

    她轻轻“啊”了一声,连忙挡住。

    他却低声笑了笑,伸手轻轻到了被下:“没事,多睡一会儿吧,还没到时候。”

    “可是……”

    “我是皇上,我说没到时候,那就是没到时候。”

    天大地大,他的事最大。

    他饿了,想吃。

    “不要——”她低低地拒绝,声音低得像蚊子。

    “要。”他开始下嘴,口中却是道:“你现在是皇后了,是我的皇后,该听我的是不是?”

    “嗯……”好像是这样的吧……

    “乖佩珩,别动,乖,这里起来些……”

    男人温柔低哑的声音带着些颤意,轻轻诱着哄着。

    孤身了三十年,他总算娶到了自己想娶的皇后,不管以后如何,她都会陪着他,一辈子,无论风雨地陪着他。

    九霄云外的那个孤家寡人,有了这么一个伴。

    “乖宝宝,别怕……没事,不疼了……对,就是这样……”他低低地喃着,尽情地享受着自己费尽心思掌握在手心的宝里,嘴里说出的话语,却是让人不忍去听。

    ***********************************

    “这下子,我们可以安心离开燕京城了,再没什么可操心的了。”萧杏花满足地叹了口气,偎依在男人坚实的胸膛上:“梦巧儿这边也熬过头几个月了,五个月大,这一胎也稳下来了。”

    “嗯,随你,什么时候回南疆?”

    “我想了想,还是等梦巧生了吧,生了,我们就回去。反正他们兄妹几个在燕京城有伴儿,彼此有照应,况且我瞧着皇上,也是个痴情的。”

    说起来,皇上对佩珩的宠爱,真是明眼人都能看出。

    “好,听你的。”

    萧战庭自然是听夫人的话,不过萧杏花听着他这么好说话,却忽然想起一件事,有些不对劲。

    “当初我就说,他这病未必是真,你还煞有其事地给我说了一番,说什么就是真的!如今我想想,总觉得不对劲,你给我说,你当时到底抱着什么心思?”

    “我?我能有什么心思?”萧战庭一脸无辜无奈:“我不是凡事都听你的吗?”

    “听我的?这叫听我的?”

    尽管这件事想来,也没什么不满足的,不过萧杏花还是决定教训下自己这男人。

    “你就直说吧,当初皇上去云夏山,你到底和他说了什么?你们图谋了什么诡计?”

    萧战庭眉毛一动,淡定地道:“没说什么……”

    “没说什么?你还敢说没说什么?”

    萧杏花一下子伸手直接揪住了他的耳朵:“到底说了什么不重要,关键是你故意瞒着我……知道不?”

    其实她揪着一点不疼,不过萧战庭心里还是一阵苦笑。

    总感觉,今天不用上榻了?

    夫人生气了,这可怎么办?【就爱中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