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胖爷要超神 > 187.来我身边(书号:96155

187.来我身边

作者:静舟小妖
    第一百八十七章

    “什么?雷王要叛乱了?”

    “怎么回事?雷王不是华夏的英雄吗?”

    “雷王?是那个三百多年前战胜虫族, 将虫族女王封印在自己身体里的那个雷王吗?”

    “啊啊啊啊啊!我的男神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是夏帝欺负你了吗?我们可以为你讨公道,可以让夏帝道歉, 你不要叛乱啊, 你是我们华夏的战神。”

    “我不能接受,雷王为什么会这样,我好难过。”

    “肯定还是夏帝逼得, 你们夏帝就是小气, 雷王来我们联盟当战神吧,我们欢迎你!你是我们全宇宙的英雄!”

    “雷王你别走,我都哭了, 求求你别这样,华夏不能没有你。”

    “有雷王的华夏, 才是华夏。”

    夏帝发表公开讲话, 本来是想要引导舆论走向, 让民众对雷王进行讨伐, 但是谁知道,几乎九成以上的人虽然伤心不解,可是却都认为雷王是无辜的,并且很多人都将矛头指到了夏帝身上。

    “肯定是夏帝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

    “雷家不容易啊,守护华夏那么多年,整个家族死的就剩下三个人了, 我不相信雷王会有自立为王的野心。一个可以用身体当封印的人, 他的大爱是无边的, 只有伤透了心, 才会做出远离的举动。”

    “雷王,求求您开口说话,我们想要听见您的声音,我们愿意追随您。”

    “雷家和夏氏的渊源可以追溯上九千年前,当初雷夏两家的老祖宗是好兄弟,一个擅文一个擅武,所以雷氏成了华夏的王族,而雷家成了华夏的战神家族。这些年华夏渐渐成为了宇宙最强国,一山不容二虎,自然就有人想要过河拆桥,只看上上任夏帝成立第二军团,上任夏帝成立第三、第四军团,这一任夏帝一手建起星球护卫队就知道,针对雷王的布置早在三千年前就成形了。现在杀局已经布置成功,雷王再没有动作,雷氏从此以后就不复存在了。”

    “君要臣死,臣……为什么要死!”

    只有一小部分的人说。

    “雷王功高震主,还妄图执掌政权,早就知道他狼子野心,现在终于暴露了吧!”

    “麻痹的,雷家手里捏着华夏全部军权的时候,要反早反了,能到了现在雷家就剩下三个人才反吗?”

    “这货是逗比吧,雷王可以牺牲自己封印虫族女王,你和我说野心?和我说妄想?你是不知道雷王在我华夏的人气吧?他只要登高一呼,我们随时推翻夏氏,还需要算计?”

    “只想说,雷王真的是我们华夏的主心骨,我们老百姓都热爱他,支持他。可惜就是这份名望,让夏帝忌惮了吧,才会处心积虑花费那么多年的时间布置,只为了除掉雷氏一家。说实在话,雷王要反早就反了,不会等到现在,夏氏是真的在逼雷王反啊。”

    “对,逼雷王反,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清剿,希望雷王可以熬过这个难关。”

    “支持雷王,夏帝的狗滚一边去!”

    夏帝真的没有想到,消息一公布出来,舆论竟然是一面倒的,对自己非常的不利。

    第二天。

    夏帝再次公开发表讲话。

    他将雷王对东域的调兵遣将曝光在媒体世人的眼前,并且曝光了他私下里与雷王的两次谈话,看得出来,夏帝都在好心求和,而且姿态很低,但是面对夏帝的示好,雷王却选择了拒绝。

    可以说,这次的谈话算是铁证了,顿时让很多态度并不明确的人,心里产生了动摇。

    “雷王不会真的膨胀了吧?”

    “什么啊,雷王牛逼什么呢?你为了一己之私,分裂华夏,不但让华夏国力变弱,还将人民卷入战争,你考虑过那些战士们的心吗?他们的炮口对准的可是自己的同胞。你考虑过我们老百姓的心情吗?好不容易过上安稳日子了,我们只要和平,不要战争。”

    “这一次,我真的没办法站在雷王这边了,我没办法理解雷王的心态。”

    网络上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言论,风向在夏帝拿出这些证据后,不再是一面倒,而是双方勉强势均力敌,争吵了起来。

    其他宇宙国家的媒体也在关注这件事,进行着报道。

    【雷王独立,最强华夏即将分裂】

    【雷氏和夏氏持续了九千年的恩怨情仇】

    【王教授为您深度解析华夏内乱】

    【华夏第一大国地位不保,宇宙帝国即将后来居上】

    【雷王为什么要反,难道是虫族女王作怪】

    【可靠消息!雷王寿命不足一年,雷氏即将迎来新王】

    【谁是新任雷王,是战还是和】

    这两天,全宇宙的各大头版头条都被雷王独立给屠版了,关于机甲大赛的新闻几乎看不见报道,关注度是一落千丈。

    其他选手不知道,但是王晔也发现了不太对劲,这些几天他的抽奖系统的人气面板增长的比前段时间慢多了,即便制造机甲过程属于无聊的铺垫期,可是这人气锐减的也太多了。

    “上帝之手”的主席和白丝也很无奈,这种国家大事他们这些企业是肯定争不过风头的,而且他们的公司股票也受到雷王独立影响,缩水了不少,也没有精力去关注这场机甲大赛的决赛了。

    舞星上

    蓝武看见这些新闻,忍不住地看向天勋,问道:“王,您看……”

    “不管咱们的事,安心看比赛。”天勋摆了下手,视线从“新任雷王”那四个字上扫过,瞳孔微不可查地收缩了一下,除此以外神情间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他依旧兴致勃勃地将注意力放在比赛上,似乎能够从那个干巴巴的火柴人身上看见颜如玉和黄金屋,简直是如痴如醉欲罢不能。

    蓝武不敢有意见,也就不再提了。

    天勋的头微微侧了一下:“好了,还有谁有报告?”

    就见,他身后坐了二十多个红星海盗的大小头目,这些天的开会场面就是在一边看晔师比赛一边汇报中完成。每次晔师霸气威猛的时候他们都很兴奋,但是一到机甲制造环节就开始犯困了,心里都不由得佩服,不愧晔师啊,这么无聊的工作竟然能够干得那么专心,还那么出色。嗯……今天开完会回去,也要让那些小子们也看看晔师比赛的英姿,像晔师学习,天天向上!

    深度领会王上心思,并且认为“独乐了不如众乐乐”的头目们,不约而同的就有了这个决定。

    因此,这次红星所有出征的海盗们,全部被迫恶补了一遍机甲知识……然而,完全看不懂,还不能打瞌睡,苦逼极了。

    舞星上的发展一切都往好的方面在迈步。

    尤其是华夏暂时无瑕关注这一块,让希望华夏和天勋打起来的鹿显的如意算盘打空,这两天突然就变得沉默了下来,似乎也在考虑自己的未来何去何从。

    没有鹿显搞小动作,天勋更轻松,对于雷王独立这件事,压根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也就在这天,眼看着王晔的机甲就快要成形,即将出发征战的时候,天勋的个人终端亮起了一个特殊的号码。

    天勋的视线落在自己的手腕上,沉默了两秒后,摆了下手,蓝武和房间里的人自觉的起身离开。人走后,天勋低头看着个人终端上的号码,一直没有动,直到铃声停止。

    过了三秒,个人终端再次响起。

    天勋等了十秒,对方也没有不耐烦,继续等着,最终天勋嘴角抿紧,按下了通讯。

    通讯屏幕里出现了一个英俊的男人,黑色的头发和深刻的五官,让他的外貌看起来很年轻,似乎也不过才三五百岁,只有那一黑一白的眼中透出岁月留下的痕迹,染上了一抹沧桑和疲惫。

    “勋。”雷王这样喊着天勋的名字。

    天勋的嘴角抿紧,沉默不语。

    雷王嘴角轻轻勾起,让自己的五官变得柔和,然而他似乎不太擅长这样的表情,笑容显得非常的僵硬,“最近还好吗?”

    天勋这一瞬间脑袋里似乎想了很多很多,最后却只是叹了一口气,无奈地开口:“有事,你就说事吧。”

    “好。”雷王的眼眸微微弯着,浅笑着,“来我身边吧,好吗。”

    天勋像是被刺了一下的感觉,脸色都变了,毫不迟疑地开口:“不可能。”

    雷王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深深地看着天勋。他说:“我知道你在恨我,我也知道,这些年我欠了你很多。所以来我身边吧,我补偿你,欠你的都补偿你。”

    天勋的眼眶微微的红了,他深呼吸的,不想让自己情绪变得脆弱,摇着头,苦笑:“我对你的新王国不感兴趣,从此以后你离我远远我,不再相见,就是最好的补偿。”

    “我就快死了。”雷王淡淡地说着,“我现在总是会想起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很小很小,脆弱的身体,必须要控制全部的力量才能将你轻轻的抱在怀里。我还记得你第一微笑,你对着我笑,眼睛弯弯的,咧开的嘴里没有牙齿,就像个天使。我还记得你打开房门,居高了双手,跑过整个院子,来到我的面前,你会抱着我,会对我笑,会亲吻我。我还记得你第一份考试的成绩单,因为成绩不好,你很紧张地看着我,你对我撒娇,说你下一次一定会成为第一名。还记得……”

    “够了!”

    天勋深呼吸的,却无法克制内心翻涌的那些情绪,还有那一份因为听见雷王说自己快要死的时候,生出的无限恐慌。

    他就像一个叛逆期一直没有结束的孩子,四百岁了,最想做的事就是从家人的控制下脱离。然而当他成功之后却发现,控制他的不是来自于雷王的那条精神联系,而是那些刻在他基因里的,隐藏在血脉里的同源细胞,是那百年相依为命般的相处,快乐的痛苦的,哪怕是愤怒的,如今竟然都历历在目。

    他知道雷王身边就是一团混乱,就是一个大漩涡,最明智的选择就是远离,可是他却无法克制内心的担忧。

    总归……不是一个绝情的人啊。

    “真的,只有一年的命了吗?”天勋深呼吸着,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这样问道。

    “是的,一年三个月。”雷王笑谈自己的生死,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天勋的妥协,这让他很开心。

    “只能活一年了还那么折腾,你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是吧?”

    “有些事可以忍,有些事已经忍不了了。我可以守护着雷家的荣耀,平静的死去,却没办法接受雷家在我的手中断送。你是雷家最后的希望,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但是我只能交给你。”

    “交给我什么?一个烂摊子?你还真会想。”

    “头我来开,锅我来背,你高兴就继续带着他们走下去,不高兴了就坐下和夏帝谈谈也没什么。反正到时候我都走了,也没人能够阻止你。”

    “说得比唱的好听,有本事自己的挖的坑自己埋,找我来填土,给你盖个坟吗?”

    “我躺进去的时候,你只要给我送一捧花,我就心满意足。”

    “闭嘴吧你,都快死了还那么不省心。”天勋抱怨着,眼尾有些微微的潮湿,即便早就知道雷王寿命到了极限,却还是发现直面生死真的很难。

    雷王笑了笑,问他:“什么时候来?”

    “还有点事,十天以后吧。”

    “听说你在舞星?”

    “是的。”

    “在舞星干什么?”

    “到舞星当然是跳舞了,不然干什么。”天勋下意识隐藏了王晔的存在,他没有忘记,在科研院里得到的消息,王晔将是封印虫族女王最好的容器。

    雷王笑而不语,显得高深莫测。

    天勋心里紧了紧。

    雷氏家族从华夏古国建国就是最顶尖的家族,这些年的发展,根系不说遍布全宇宙,但是华夏里的耳目绝对是无处不在的。就连天勋都不能确定,雷王对自己以及对王晔的了解,能有多少。

    结束通讯,视线再落在比赛投影上时,王晔已经驾驶着他的机甲离开了工作室,并且得到了八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天勋一看,得嘞,自己也睡觉去吧。

    离开会议室,去了王晔的房间,照例往王晔的营养舱上一躺,闭上了一眼睛……只是这一觉,却睡得很不安稳。

    接下来八个小时。

    华夏还在因为雷王独立而震荡。夏帝积蓄了一波力量后,再次发表讲话,一再表示华夏不允许分裂,华夏是一个整体,对雷王的措辞也变得强硬了起来,大有一种你如果继续坚持,我就只能武力收复的态度。

    雷王对此,一直没有表态。

    但是因为事情爆发到现在已经有三天,更多的消息被挖了出来。其中关于东域已经被封锁了将近一个月的消息也出现,还有东域的星际地形图,以及华夏第二、第三军团大兵压境的消息,每时每刻都有新闻。

    其他宇宙国家磕着瓜子看热闹,只有华夏人感受到了一种煎熬,打心眼儿里老百姓是不希望内战的,甚至很多雷王派的人,都多少有些埋怨起了雷王。

    夏帝很擅长制造舆论攻势,有导向性的指引媒体,竟然曝光了一份东域战士的采访,将这份不满激发到了更大的程度。

    那个东域的战士很绝望地面对镜头,痛苦地说道:“华夏是我的祖国,我参军的目的不是为了和我的祖国打仗,我渴望和平!我想离开这里,拜托了,让我离开这里。”

    很多人都被这段话引起了共鸣,对雷王的印象一变再变。

    夏帝在天网上呐喊:“雷王你听见了吗?听见战士们的心声了吗?你是我们华夏的雷王,你怎么可以背叛我们华夏?你让我们老百姓失望,让我们的战士迷茫,你做出的错误选择,却让全华夏陪你一起痛苦。”

    雷王……

    依旧选择了沉默。

    迷茫的华夏百姓在天网各个平台呼喊。

    “雷王,求求你出来。”

    “求您开口解释。”

    “我们希望听到你的声音,而不是夏帝的一面之词。”

    “我相信您是被逼的,可是您要说出来啊。”

    沉默。

    依旧是沉默。

    东域持续戒严,重兵部署在东域领土最外围的星球。东域这块地方成为了禁区,几乎没有消息传递到外界,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华夏的领土上硬生生的抹掉了一大片的区域。

    夏帝的军团已经来到了东域外,将东域团团包围,局势非常的紧张。

    王晔和他的A级机甲,就在这个时候到达了中央祭坛。

    不出所料,如今材料山的材料全部变成了A级,每六个小时的特殊材料是S级,没有SS级材料。大赛方似乎认为没有选手可以制造出SS机甲,那已经是资深机甲大师的程度,不可能参加这样的比赛。因此每24小时的更高级材料,变成了更多份的S材料。

    由此也看得出来,到了最终阶段,节目组尽量给与了每个选手更公平的比赛环境,在材料差距不大的情况下,真正的评出大赛的冠军。

    王晔在B级机甲阶段,为了等材料,耽搁了一天多的时间,所以这一次就和大部队走在了一起,他来到中央祭坛的时候,材料山上到处都是机甲。

    高达四十米的机甲更加的显眼了,但是材料山也变得更加的大,九个山头延绵在一起,每个山头即便四五十架的机甲在上面飞行,来回地寻找材料,也不会显得拥挤。

    在高级材料没有掉落前,大家还是很谨慎地各自探索,很少发生摩擦。

    王晔到来并没有引起重视,人在机甲里,并不知道你是谁,而且这一次王晔也没有配备张扬的武器,身上只带着系统配备的两把热武器,低调的融入到人群里,搜索自己需要的材料。

    他来到一个山头,从下面一路搜索到山顶,还没靠近山顶,突然一道白光打在他的脚边上,他抬头看去。

    只见,在山巅上,站着一架威猛的机甲,手里拿着系统发放的光枪,枪口黑洞洞的,居高零下地看着自己,警告地说道:“离远点,这个山头是我的了。”

    王晔扬眉,一眼扫过,确认那个山头没有自己需要的材料,便选择了转身离开。只是转身之后,他又回头看了那个机甲一眼,总觉得……这个情景怎么有点眼熟呢?

    到另外一个山头,正好有他需要的材料在山顶上,便飞了过去。

    这个山头依旧有一架机甲镇守着,不过看起来是个懂礼貌的好脾气人,等王晔靠近了他便说:“抱歉了,这里已经有人了,你可以去别的地方等刷新。”

    王晔说:“我拿点儿材料,就在你身边。”

    “可以。”那个人让开了一点地方让王晔拿,他盯着王晔的机甲看了一会儿,突然说:“你是王晔?”

    王晔看向他:“是的。”

    得到了王晔的确认,对方顿时热情了起来,“你好,我也是华夏的选手,我听过你唱歌,也看过你的舞蹈,虽然年纪大了也不当谁的粉丝了,但是我很喜欢你。你就别走了,我们一起守这个刷新点,回头各凭本事……”

    对方很热情,王晔看自己剩下的材料还有大半不齐,便只能拒绝了,临走了对方还热情的招呼着,让王晔找够材料就过来。

    在收集材料的过程,王晔一直在寻找小竹子,也靠近过几个山头,守在山头的人态度不好不坏,告诉他这里已经有人了,要是执意过来,也不介意动手。

    直到材料收集结束,王晔既没看见小竹子,也没看见郭飞洲和海明威。大家似乎不约而同选择了低调蛰伏,有了自己的打算。

    王晔便也寻了个角落窝着,终于时间临近,最后时刻,王晔和其他选手一样,都选择了升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