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汉末天子 > 第一百三十章 斗米仇(书号:93993

第一百三十章 斗米仇

作者:王不过霸
    两天后,赵云、关羽归来。

    “陛下,上游确实有人拦截水流,不过根据工部勘测结果,截断时间,最多不超过三日。”关羽回城之后,立刻前往府衙,向刘协汇报之后,冷冷的看向默不作声的庞统。

    “三日啊?”刘协微笑着点点头:“再派人去江陵看看,若是江东军队已经走了,就顺势把江陵占领,若是没有,就再等两天。”

    “陛下,这……”关羽不可思议的看向刘协,一旁的庞统也是惊骇莫名,一脸的不可思议。

    “陛下何时知道的?”庞统没有理会关羽杀人的目光,而是看向刘协,不解的道。

    “很奇怪?”刘协看着庞统道:“朕从南阳出兵,到现在也没有一月的时间,别说周瑜不在孙权身边,就算周瑜在,他也不可能在一月之前,就算到朕会从江夏发兵,若他真有这般本事,直接在江夏伏击朕岂非更好,还有,莫要以为朕好欺,朕虽然不懂这些,但随行工部人员之中,有专门研究水位的人才,若水位真有问题,他们不会不说。”

    “陛下既然已经知道,又何必……”庞统苦笑一声,摇头道:“为何还要装作中计,甚至故意误了军机?”

    “为了你啊!”刘协笑道。

    “我?”庞统不可思议的看着刘协:“陛下早已知我?”

    “卧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司马德操此言虽然言过其实,但此人看人的眼力还是有一些的,朕又不是聋子,司马德操如此为你二人张目,朕想不知道也难。”

    “小民还是无法相信,陛下就为了这个理由,宁愿错失战机?”庞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什么战机?”刘协伸了个懒腰,微笑道:“能够不费一兵一卒,尽得荆州之地,在朕看来,比一场胜仗更重要,兵者,凶器也,不管再堂皇的理由,兵锋一起,最终受涂炭者,终是百姓,能够和平收复荆州,于朕而言,于三军将士而言,于这荆州数百万百姓而言,乃幸事,大汉已经在这些年的内斗中,流了太多血,能少流一些,终是好的。”

    庞统有些不服气道:“陛下可曾想过,此番放虎归山,他日再想下江东,可就千难万难了。”

    “这样,朕跟你打个赌,朕赌此番孙权就算回到江东,恐怕也坐不稳这江东之主的位子,你可相信?”刘协看向庞统,也没跟他争辩,只是微笑道。

    庞统闻言微微皱眉,没有接话,沉思半天,却始终想不出头绪,孙权此刻恐怕已经带着大军乘舟返回了柴桑,刘协错失了歼灭孙权的机会,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手段?

    想了半天,庞统抬头看向刘协道:“若是江东世家的话,恐怕难以造成太大麻烦。”

    “也不用试探朕,这天下,只要朕不愿意,没人能够从朕的嘴中套出任何话来。”刘协双手十指叠加,看着庞统道:“当然,士元可以开口询问,你问了,朕一定答。”

    庞统嘴角抽搐了几下,没有说话。

    开口问,岂不是显得自己很无能?

    “那这样,告诉朕,为何要助孙权?”刘协看向庞统:“若你已效忠了那孙权,朕无话可说,不过作为人主,他跑了,却将你留在这里,情谊也该尽了,士元何不考虑考虑投效朝廷?”

    “陛下不必拿话激我,也莫使那离间之计,小民欠周瑜一份人情,此番出手相助,也是还他一份人情,如今孙权怕是已经安全离开,这份恩情,自然也就还了。”庞统冷笑道:“孙权此子,看似宽宏,实则也是以貌取人之人。”

    “人之常情,看到士元第一面,能够如朕这般心平气和的人,真不多。”刘协笑着摆手道。

    庞统:“……”

    有这么损人的吗?

    有气,却撒不出来,就算他不想承认,但以往的经历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好了,言归正传,朕既然答应了你,就为你解惑,这一仗,从一开始,朕,就立于不败之地,早在朕出征之时,便已经想到在江上,未必能拦得住江东水军,是以,朕在决定出兵之时,就已经通过一些渠道,将江东内部空虚的消息传到徐州,士元不妨猜一猜,曹操是否会趁虚而入?”刘协微笑着看向庞统道。

    庞统闻言,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一招……略毒啊!

    曹操会不会趁虚而入,那几乎可以百分之两百肯定,会啊!

    别管什么联盟不联盟,就算联盟了,江东还能觊觎荆州,然后谋夺蜀中,但曹操,却只能选择跟朝廷硬杠,江东有纵深空间,而曹操却没有,所以,为了谋求发展,曹操在确定这个消息之后,肯定会攻入江东,不为别的,就为这么一个稳定的大后方,曹操也不可能坐视良机失去。

    庞统有些怀疑的看向刘协:“陛下根本就没有歼灭孙氏的打算?”

    “不是没有,而是根本不可能!”刘协摇了摇头:“江陵紧邻长江,就算朕来的及时,能够跟江东打上一仗,最多让江东损失些人马,但只要让孙权逃入江中,凭着这些步兵,若朕真的不知好歹的渡江追杀,恐怕不但不能击歼灭孙氏,反而要损兵折将,非智者所为。”

    “所以,既然事不可为,所以陛下一边将消息传给曹操,一边做出出兵之势,恰巧遇上小民自作聪明,前来拖延,所以陛下便顺势假装中计,令孙权返回江东,然后便可以令曹孙两家反目成仇,而且经此一战,怕是曹孙两家再难复合了,陛下高明!”庞统苦涩的笑道,突然发现自己就像一个小丑,在刘协的谋划里面,无论有没有自己,这个结果都不会改变,从孙权决定背水一战,出兵荆州的时候,这个结局似乎已经注定了。

    但问题是,就算孙权没有这个决定,也只能看着刘协一点点吞并荆州,到时候就算曹孙联盟没有破,面对得了天下八分的朝廷,曹孙联盟又能支撑多久?

    就连关羽、赵云也是到现在才明白刘协的计策,一脸懵然的看着刘协,虽然天下还没有一统,但现在,他们觉得,这天下距离一统也没多久了,别人以为朝廷没有水军,但作为朝中最顶尖的一批将领,两人可是很清楚,朝廷的确没有水军,但朝廷却有一支海军呐!

    “士元也不必气馁。”刘协看着一脸备受打击的庞统,笑道:“现实与理想是有差距的,你经历太少,所以才会如此容易打击,须知朕从不满八岁开始,便要面对种种勾心斗角,从董卓到西凉军阀,朕有今日,可非凭空得来的,而且朕也相信,就算这一次朕败了,也绝不会如你这般沮丧,朕会让自己变得更强,此番失败,对你而言,未必是件坏事,目空一切,只会自绝前途。”

    赵云和关羽闻言也是一阵感叹,这十年的时间里,刘协经历的东西太多了,旁人看到的,只是一个能文能武的妖孽,却不知道在这妖孽的背后,经历了多少辛酸与坎坷。

    “来朕身边,你会走的更远。”刘协看向庞统,微笑着递出了橄榄枝。

    “陛下还愿意用我?”庞统不可思议的看向刘协。

    “大汉的朝廷,随时欢迎任何人才,不论长相。”刘协笑道。

    庞统:“……”

    前面的话还让他生出一些感动,但麻烦别老拿长相说事行吗?

    “陛下当知,我是士人!”庞统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胸中奔腾而起的神兽。

    “朕知道。”刘协点点头:“但朕一直不懂,朝廷何时有过不准士人为官的政令?”

    庞统闻言一怔,确实,朝廷从来没有说过士人不得为官,也从没有一条政令是专门针对士人的,朝廷只是说——唯才是举,不官无功之臣,不赏不战之士。

    这些政令本没有错,但不知为何,就一点点的将士人推到了对立面上,此刻庞统有些迷茫,看着刘协道:“只是……”

    只是了半天,却不知该如何为士人辩解。

    “只是如何?”看着默不作声的庞统,刘协微笑道:“让朕来帮你说,只是朝廷以前给了士人太多太多,包括权利、地位和财富,每年朝廷都要为维护士人的这些利益,而耗费绝大多数的资源,直到有一天,朝廷无力再去负担这些,想要收回的时候,士人认为,朝廷动了他们的利益,所以他们奋起反抗,所以他们认为是朝廷对不起他们,这一切都是朕的错,却从没有一个士人想过,这些从一开始就是朝廷的,朝廷并不欠他们,只是他们习惯了朝廷的给予,所以无法接受朝廷收回这些原本就不输于他们的东西,所以他们要反抗,士元觉得,朕说的可对?”

    庞统没有说话,面色有些发白,刘协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如同一柄重锤敲在他心中,他却没办法反驳,因为仔细想想,这都是事实。

    “士元这两天想必也累了,下去休息吧,若还觉得朕是错的,朕会下令,不会有人阻拦你离开,但下次见面,或许便是敌人了。”刘协靠在椅背上,挥了挥手道。

    “小民……告退。”庞统躬身一礼,默默的退走,背影看起来,有些萧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