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战国霸天下 > 第037章:屈原身投汨罗江(书号:93460

第037章:屈原身投汨罗江

作者:石慌
    ——

    怀王客死秦国的消息终传回了楚国,深秋时节,湍急的汨罗江岸草滩枯萎,大山寂寥。

    无边的空旷,无边的荒芜,无边的孤寂。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踽踽独行在汨罗江上,他漫无目的地游荡在山峦溪流之间,老者伫立在汨罗江沿岸,久久地凝望着远方。渐渐地,黄昏临近,火红的残阳吻住了山峦,一片金红的晚霞笼罩大地。晚霞彤云飞金流彩,天空充满一种深不可测的神秘,一种主宰一切却又永恒地保持着沉默的威严。

    汨罗江水被霞光照耀地透着金红,江上的渔船正在江中缓行晚靠,隐隐便有问答酬唱的渔歌传递四方。

    江边出现越来越多的早出晚归的渔民熙熙攘攘,一个渔夫肩扛着鱼叉鱼网在江畔走来,渔夫的目光缓缓的向汨罗江岸移动,木然的呆住了,一个白发飘飘的老何伫立在江岸之上,仅有一步之遥便是湍急的汨罗江。

    “三闾大夫危险!”渔夫排腿惊叫道,他口中的三闾大夫便是屈原,老楚王客死秦国的消息传回长沙之后,屈原在庙堂之上雷霆咆哮,粗怒了楚顷襄王,一怒之下将之流放到了元湘。

    这渔夫的惊叫声也震动了江边的渔民们,无不纷纷望向了湍急的汨罗江岸。

    此时天空神秘而沉默,七彩流云的漩涡仿佛积淀着久远的愚昧,平静、麻木而又显得诡异。

    “《易书》曰:井渫不食,为我心恻,可以汲。王明,并受其福,王之不明,岂足福哉!人君无愚智贤不肖,莫不欲求忠以自为,举贤以自佐。然王国破解之事尽相随属,而圣君治国累世而不见者,其所谓忠者不忠,而所谓贤者不贤尔。怀王以不知忠贤之分,故内惑于郑袖,外欺于张仪,疏屈平而信敬尙、子兰者流,以致兵挫地削,亡三楚六郡之地,更客死于秦,为天下笑,此不知人之祸也。”

    屈原仰起了高傲而执拗的头颅,凝视着流云飞动的天空,长长叹息一声,竟是沉重极了。

    “楚国,要亡啊~!”

    那渔夫眼见屈原纵声一跃便跳入了湍急的汨罗江中,顿时面色巨变,悠长的喊声顷刻间响彻河谷:“屈原大夫,老哥们,救屈原大夫啊!屈原大夫跳江了……”

    霞光已逝,顷刻间,山鸣谷应,点点渔火竞相汇聚在汨罗江面之上,渔人们在船上点着渔火望着湍急的汨罗江喊成了一片:“屈原大夫,你在哪里——”

    “三闾大夫,你在哪里——”

    不消片刻,山间火把也从四面八方涌来,楚人老百姓们边跑边喊:“快快速救三闾大夫,水手快跳江水寻觅三闾大夫——”

    湍急的汨罗江水,加上黑夜漫漫,寻觅跳江之人形同大海捞针。刹时间,茫茫江面之上,渔人们的喊声也渐渐地变成了无边无际的泣声。

    翌日清晨大雾蒙蒙,太阳渐渐高升,无数的渔舟早早的塞满了汨罗江,渔人们默默地划桨而游荡在江水之上苦苦寻觅,此时再也没有了昨夜哭喊交融的声音。江岸之上已经挤满了四处赶来的百姓,人们沿着汨罗江岸而立,一些民众跪在了地上不断向汨罗江中叩头,流泪不止的哭丧祈求着。

    一个小女孩向江中抛洒这米粒饭团,殷殷痛哭着道:“鱼儿鱼儿我喂你,千万别吃了屈原老爷爷呀……”

    屈原身陨汨罗江惊动了整个楚国,消息也传回了楚都,令尹昭雎等人闻讯赶来已经是三日之后了。

    汨罗江水依旧如初的湍急流淌着,空旷的山谷惟有大片的水鸟在那座孤零零的茅屋上空盘旋飞舞,嘶哑悠长的嘎嘎鸣叫,弥漫出无尽的悲怆。那是屈原流放此地所居的屋舍,骤然之间,屈丐将军变得枯瘦苍老,软瘫在茅屋前泣不成声。

    “将军,左徒之举不足以效法。”令尹昭雎平静得有些冰冷,道。

    “没有屈原,屈丐何堪!屈氏何堪!楚国何堪呐——”屈丐猛然应声而起,对着令尹咆哮道。

    “常言道,立国不赖一贤。”昭雎依旧平静得冷漠,接道:“芈原之心,已在放逐之中衰朽了,纵是秉政变法,也不过是刻舟求剑,为时晚矣罢了。君节哀之,便请自思。在下告辞了。”

    ……

    中原。

    天下将再起征伐,卫峥带着一支禁军卫队飞马直奔铸器重城“荡阴”,与秦再战意味着卫国所面对的敌人是自卫鞅变法秦国后的虎狼之师,不可有大意。

    此次力主三晋合纵伐秦,卫军必为主力,卫秦两军士卒皆为敢死之士,孰强孰弱尚且不分伯仲,对垒两军的统兵大将也是久经沙场的统帅,可以说双方优势相互抵消了,但卫国还有一大优势是秦国所不具备的,那便是精良的装备。

    此次卫峥在临战之际前往卫国的铸器重城“荡阴”亲自巡视,足以见其重视程度。

    这一日,卫峥在驿站修整一番意欲入驻荡阴之时,一斥候信报飞马入城,楚国屈原身死汨罗江的消息传入了卫峥耳中。

    “又一位故人逝去了吗……”卫峥放下了手中的信报,一个个震铄古今的旷世名人相继而去,一时间让他竟也惆怅不已,不由自主的想起来秦惠王、魏惠王、齐威王、张仪、公孙衍、屈原……

    此时,卫峥手持一盛满酒水的大爵,凝视着酒水中倒映着的面容,发现自己也老了许多,满头的黑发变成了黑白交杂,暗叹岁月不饶人,英雄终有迟暮时。

    酒水慢慢的倒入地上,便听其呢喃吟哦:“千年往事付烟波,独向潇湘弔泪罗。七尺何嫌三顿少,一生空负五车多。乾坤莫醉襄王梦,天下犹闻屈子歌。酬国与其怀石死,争如济世化干戈……”

    再倒一樽,卫峥持爵敬天,道:“敬这大争之世,敬这小酌之时……”语毕便一饮而尽,骤然间心生感慨,卫峥突然也怀疑自己还有留有多少寿命,还能不能活到一统天下的那一天。

    这一刻,他对伐秦之心尤为坚定,人生一世犹白驹过隙,容不得他浪费,卫峥突然心生急迫感,深恐心中的宏图理想出师未捷身先死。

    翻手一扔大爵,卫峥跳上了马背,率领禁军卫队飞驰入得荡阴城。此番亲自来到铸器重城是因为他梦寐以求近二十年的“横刀”终于有了眉目。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