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超维术士 > 第704节 航线时间表(书号:91752

第704节 航线时间表

作者:牧狐
    三天后。

    海米翘着二郎腿,靠在皮质坐凳上,一手托腮陷入沉思,另一手则把玩着一个魔力弹球。时不时的将弹球丢出去,无色的弹球每次撞击地面或者墙面,都会改变自己的颜色,在数次反弹过后,变成鲜艳之色的魔力弹球又会回到海米的手上。

    魔力弹球的特性就是不管怎么丢,都会反弹到主人手里。

    这是一个炼金的小玩意,多是炼金初学者制作。

    “你有空玩魔力弹球,还不如帮我核对一下这些物资申请报告呢。”坐在前桌的一个胖子学徒,一边掰着手指数着缺失的物资,一边还要记录下来,往本部传去。

    “这是伯罗老头给你的任务,又不是让我做的。”海米不耐烦的道。

    “那还不是怪你,申请的都是什么玩意儿,上次居然悄悄的申请什么……音乐盒?害的伯罗老头被批了好几天,这次却是让我来核对申请报告。”胖子回嘴道。

    海米哼哼两声:“你们这群俗人不懂,那可是潮流,文艺巫师的标配,听着音乐,感受着幻境,喝杯小酒,吹吹小风……多惬意。”

    “你不是说自己实战派么,怎么搞得跟学院派似的。”

    “我总不能一天到晚打架吧,战斗的时候要尽兴,休息的时候要精致。”海米颇为得意的讲述着一个精致男孩该有的生活品质。

    “别说了,我可不想听你那一套,打扰我思路……咦,伯罗老头怎么还申请了一本《镜》啊?那不是面向正式巫师的么,上面会批准吗?”胖子挠了挠头,疑惑道。

    “你就是核对报告太少了,《镜》每年都有合刊的,面向的读者是广大学徒。主要是为了介绍新晋的正式巫师,以及公布一些通用戏法,还有关于政策变动的公告。”海米撇嘴:“今年出的还挺早的,也不知道有什么大消息。对了,胖子,偷偷帮我申请一个血鲨服行不?”

    “不行。”说话的不是胖子,而是从门外拄着拐杖而来的伯罗老头。

    “为什么啊?我在这闲的手痒痒,想下海杀些魔兽,最后材料肯定也是上交给本部的啊。”海米抱怨道。

    “没有额度了。”因为要跨台阶,伯罗用手抬着自己的白胡子,要不然胡子会扫在地上。

    “那就把《镜》撤了啊,反正每年变化都差不多。”

    伯罗摇摇头:“今年不一样,咱们野蛮洞窟新来了一位正式巫师,听说来自那个被灭门的思莉安家族,叫做‘暴戾荆棘’玛德琳,你们先认认门清,等未来回了野蛮洞窟免得不认人……而且,本部还出了一个天才炼金术士,听说现在还是个学徒就登上了《镜》,你们也记一下,说不定未来还有你们求人的时候。”

    “反正也遇不到,记下来也没用,我还是更想要个血鲨服。”海米不满的抗议。

    “好吧,你觉得这些都不重要,那关乎我们学徒性命的事,该重要了吧?”伯罗拿着拐杖狠狠敲了几下地板,吸引大厅内所有的学徒注意:“我刚打听到一些消息,不眠城之歿你们该知道吧?如今,永夜国又出现巨变,寄生物甚至飘到了帕米吉高原,很有可能我们野蛮洞窟也会遭受波及,所以这一期的《镜》一定要看,看看上面是怎么说的。”

    听到这,众人面色一肃,其他的边角细末可以忽略,但关乎自身未来的事情,他们不得不上心。

    伯罗说完后,迈着步伐来到胖子学徒旁,仔细核对了申请名目。

    “材料、用具、书籍以及其他补给都有了,看起来差不多了,你去传讯申请吧。”伯罗示意胖子学徒到楼顶去传讯,他则坐到了桌前,拿出钢笔撰写起航线表来。

    这一写就是大半个时辰,胖子学徒回来了,他也还没写完。

    海米凑过去好奇的看了一眼:“伯罗老头,你写这个干嘛?怎么全都是鲸须海那边的航线表?”

    伯罗趁着钢笔吸墨水的空闲,回答道:“那位接了引导者任务的帕特先生,今年要穿越魔鬼海域,那么明年或者后年肯定还要回来。我刚才去白贝海运公司询问的就是这个时间表,毕竟他返回繁大陆的时候也要知道航线轮次,要不然没有引导,会迷失在魔鬼海域的。”

    “直接把白贝海运在各大陆的分公司地址说给他听不就行了,让他自己去找呗。”海米不以为然,对于那位欺骗了他感情的人,他心里依旧带着一丝怨气。

    “地址肯定要写,但能帮一些是一些吧。我瞧那个帕特先生,不是个普通人。”伯罗边写边道。

    “自然不是普通人,他不是个巫师学徒么?”

    “别贫嘴,我的意思是,他身上的违和点有些多。明明看上去是中年人,但有时候感觉却有些不自在,而且上回他给你显示骨卡上的引导者任务,还特意遮去了个人信息,这也有点怪。”伯罗思忖片刻:“但具体哪里奇怪,也说不上来。反正多帮一些准没错,就算真是个普通学徒,就当开辟了一条新人脉了。”

    “就他那个颓丧的废柴样,哪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海米冷嗤一声:“典型的学院派作风,别人都不见得能认下你的好意,尽作无用功。”

    海米说完后,就跑到一边继续发呆玩魔力弹球。

    伯罗摇摇头,继续抄写着航线的时间表,将明年白贝海运公司可能的出航地和时间点,都记录的清清楚楚。

    因为消息太过驳杂零碎,当伯罗写完的时候,天色已经大黑。

    嘶嘶作响的火芯油灯,将大厅照的一片澄黄,让本就有些陈旧的木质大楼,更显时光岁月之感。

    夜晚的海风从窗外吹了进来,撩起灰黑色的破布窗帘,带来海洋特有的腥味。

    在静谧的海风吹拂下,伯罗终于放下了笔。

    伯罗看了看外面的夜色,这么晚了,现在拿去找帕特还是有些不妥。哪怕超凡者很少在夜晚睡觉,但若是恰好这一晚睡了,他叨扰到了反倒会激起矛盾。

    伯罗决定明日再去,反正离帕特先生离开还有两天。

    不过……

    “还有两天云螺号就出航了,那位帕特先生待在房里三天都没出来,到底在做什么呢?”伯罗疑惑道。

    伯罗看向在旁无聊到打盹的海米,问道:“海米,你送餐点过去的时候,可有注意到帕特先生在干什么?”

    海米伸了个懒腰:“别提了,那家伙在裁衣服,我进去的时候,看到地上一大堆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丝线,还有一些衣宽样板丢在桌面上。就跟个娘们一样。”

    “别胡说,裁缝可不专是女性,很多厉害的裁缝,都是男性。”伯罗随口反驳道。

    “原来他是学制衣的?”伯罗在心底暗忖,突然想到了什么:“你看清楚他裁的布匹和那些丝线,是魔材吗?”

    “我当然看的很清楚,都是凡人的东西,那丝线倒是很上等,再进一步可能就是魔材了,但就这一步之遥,他就注定是凡材。”海米笑道:“你该不会以为他是炼金术士吧?哪来那么多炼金术士,你想太多了。”

    伯罗也点点头:“也是,咱们野蛮洞窟的炼金术士比起机械城来说,的确太少了。”

    一夜过去,伯罗拿着航线时间表来到三楼的客房。

    等他下楼来时,他摸着胡子暗暗蹙起了眉:海米说的倒是没错,帕特先生的确是在打板裁衣,用的材料也都是凡材……但是,总感觉有点奇怪,放在工作台的那些个用具,好像在哪里见过?

    伯罗摇摇头,甩掉无干的思绪。

    反正他已经把好意做完了,刚才那位帕特先生对他的感激也很真挚,想来应该可以发展出一条人脉,其他的也无所谓了。

    伯罗离开后,房间里的安格尔,则是妥善的收起了这张航海时间表。

    他本来也打算找伯罗打听各个大陆的超凡者据点,以免回来的时候会迷航,没想到伯罗将未来两年内的航线全打听出来了。

    从记载的厚度来看,可见伯罗是费了一些功夫的。

    安格尔也了解伯罗的大概心情,一个寿命快要走到尽头的老学徒,希望抓紧一切机会,找到一点晋升的机缘。

    虽然知道伯罗带着目的,但安格尔并不讨厌这种带有功利心的接触。反倒是那种无缘无故的好意,他会有一些疑问与忧心。

    安格尔没有继续考虑伯罗的事,而是开始着手眼前。

    他这些天,因为在别人的地盘,他不好继续试验幻术。又不想浪费时间,索性把自己计划中的裁缝制衣提上了学习议程。

    原本安格尔打算在野蛮洞窟时就学习制衣,可各种事情耽误,到了如今才开始入门。

    不过,说起来这一门手艺算是炼金学里比较简单的,至少对于安格尔而言是这样的,因为他现在主修的是附魔,一件成衣,哪怕直接附魔,都能制作一些基本款。

    但是,想要让制作出来的成品入阶,这要考虑的东西就很多了。譬如魔能阵中的某些纹路概念,在附魔时需要使用对应的特定材料,并且属性还要相合,皮质的纹理脉络也要有所承接,这就制约了附魔炼金在制衣上的一些材料选定。

    调合炼金就没有这个困难,可以天马行空的设计自己的想法,当然,调合炼金也比附魔炼金要难了不止一筹。

    因为附魔炼金的制约,安格尔想要完美的重现自己设计出来的衣袍,其实很困难。

    譬如他想炼制一件能恒定温度的衣袍,他原本设计的是丝绸为承载魔纹的基础,但奈何恒温魔纹中有好多个纹路的涵义是:太阳、发光、热量……

    丝绸根本无法承载恒温魔纹,方一刻画,就立刻开始燃烧。

    所以,他想要设计一件外观好看,材料合适,又有他需要功能的炼金衣袍,这并不容易。

    用附魔来制衣,入门简单,想要精通却十分困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