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超维术士 > 第656节 瑕疵(书号:91752

第656节 瑕疵

作者:牧狐
    “你不知道源头?”格蕾娅一脸不信:“难道不是你把那件物品藏在里面的?”

    那件物品?安格尔露出怔愣之色,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格蕾娅似乎以为他将一件神秘之物放在了幻境里。

    安格尔哭笑不得的解释道:“那只是一种感觉,不是实物。”

    “只是感觉,不是实物?”格蕾娅低声念叨着这句话,表情似有所悟。当初她有猜测过,安格尔不可能将一个神秘之物藏在幻境里随意送人,但她还是不相信安格尔能将神秘之感融入进幻境中。

    可如今安格尔已经承认了这个事实,这就让她前后逻辑能弥补上了。

    不过,更大的疑惑却又充斥在格蕾娅的脑海里:“你是怎么将它融入进幻境里的?这明显不可能啊,除非你已经晋级到了……”

    ——神秘炼金术士?

    面对格蕾娅的质疑,安格尔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是好,他不可能将小斑点体内的事说出来。

    在这个时候,一直坐在沙发上当看客的桑德斯突然出声了:

    “你们在说什么,不解释一下吗?”

    桑德斯打断了格蕾娅的话,也让安格尔顺势下了台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格蕾娅翻了个白眼,斜睨着桑德斯:“看来你这徒弟,瞒着你的东西也不少嘛。”

    格蕾娅虽然话里内容带着讥讽,但桑德斯能捕捉到格蕾娅言语中的深深嫉妒。

    桑德斯脑筋一转,看向安格尔:莫非安格尔又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居然连格蕾娅这样的真知巫师,话里话外都带着羡色?

    桑德斯决定暗地里问问安格尔怎么回事。

    可这时格蕾娅却道:“我知道你想私底下询问安格尔,不用了,你自己来看吧。”

    一边说着,格蕾娅用带着复杂情绪的眼神看了眼安格尔,然后直接激活了胸针里的幻境,将在场的三人全部纳入了幻境范围内。

    刹那间,天地翻覆,他们眼中都迷上一层薄薄的雾气。

    很快,安格尔与格蕾娅便突破了迷雾。

    这是一道基本的检测,只要放开精神力防线,便能进入幻境之中。只要心中哪怕有一丝犹豫,不开放精神力防线,也不会被纳入此地。

    安格尔与格蕾娅率先出现在了一条小道上。

    这里是幻境起始的位置,山洞前的小道。格蕾娅挑了挑眉,她还以为会读取她原本的信息,进入神秘之山,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这一次不止一人进入幻境么?

    格蕾娅脑海里思维还在打转,嘴上却是先开口道:“看吧,你们根本就是表面师徒,你导师根本就不信任你,连精神力防线都不敢打开。”

    格蕾娅特意什么也不解释,就将桑德斯拉进幻境里,就是为了说这番话。

    她自然知道这样也离间不了他们师徒的关系,但恶心一下他们,然后让自己爽一下,这就足够了。

    “以后,你导师如果不要你了,或者客死他乡了,我这里的大门随时为你打开。”格蕾娅拍了拍安格尔肩膀,一副为他考虑的模样。

    “我以为你会用黑夜来遮挡一些幻境的逻辑瑕疵,但仔细看去,一些基础理念并没有出现谬误。”不知何时,桑德斯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正好整以暇的打量起周围的景物。

    桑德斯先是评价了一下对幻境的初印象,然后转而对着格蕾娅道:“等到我死的时候,我估计安格尔应该不比你实力差了。更何况,我绝对不会死。”

    所以,你想打安格尔的主意,还是歇了吧。

    对此,格蕾娅表示暗地里翻了个白眼。

    桑德斯说罢,来到安格尔身侧:“这个幻境,你构建的目的是什么?”

    对桑德斯而言,构建一个幻境你起码有个目的。无论是困敌、杀敌、亦或者如安格尔炼制的音乐盒一般,总要有个目的。

    就目前而言,这个幻境他还没有看出安格尔的目的是什么。

    以及,想要表达的主题又是什么?

    单纯在一个胸针里融合一片毫无意义的幻境么?桑德斯认为应该不是这样的,从格蕾娅来找安格尔询问的那模棱两可的问题,就可以看出,这个幻境里面绝对是有什么猫腻的。

    “目的啊。”安格尔想了想:“满足格蕾娅大人提出的条件,这就是我的目的。”

    言下之意,这个胸针是格蕾娅主动提出要炼制的。为客户服务,这就是他的目的。

    “格蕾娅提出的要求是什么?”

    “要拥有魇界之感,以及……”

    “以及新意。”格蕾娅顺口接道:“安格尔都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我相信,撇除炼金这个技术活,单纯用幻境来说话,幻魔阁下也不见得能做到比安格尔构建的幻境,还有新意。”

    格蕾娅再次刺了桑德斯一句,并且还是在桑德斯最擅长的幻术领地,狠狠的踩了一脚。

    桑德斯却是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观察着这道幻境所谓的“新意”与“主题”到底在哪?先前安格尔说格蕾娅的两个要求,第一个是魇界之感,他到现在也没有感觉到什么魇界之感。

    那这些魇界之感在什么地方呢?

    桑德斯眼神望向天空,黑雾浓重,月色冰冷。

    这个幻境的基础很薄弱,对于三级学徒以下的人,或许可以迷惑他们。但对他而言,却是可以直接破除掉。但既然格蕾娅都是以普通人的姿态在幻境移动,他也不可能做这些煮鹤焚琴之事。

    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安格尔到底在这个幻境里埋下了什么伏笔。

    这时,格蕾娅触碰了山洞前的石桩铃铛,顺道询问安格尔:“每个区域的站台,是否都不一样?”

    安格尔点点头:“没错。”

    “你那女巫镇的站台,可是让我一顿好找。”格蕾娅埋怨道。

    想到自己设置在油画里的站台,安格尔讪讪笑道:“就是好玩。”

    “你要知道,你的好玩,其实是在玩我。”格蕾娅作佯怒状,见安格尔连连认错,她才冷哼一声:“算了,就当打发时间吧。”

    在他们聊的时候,猫巴士终于奔驰而来。

    桑德斯看着这辆充满童趣与想象力的猫巴士,不禁一脸好笑:“这就是你们口中所说的站台巴士?”

    安格尔有些赧然的挠挠头:“是的,这是猫巴士,是这片幻境中的交通工具。”

    格蕾娅已经登上了巴士,对着他们道:“我去神秘之山了,你们可要一起?”

    桑德斯摇摇头,听格蕾娅的语气,神秘之山里似乎有什么古怪的东西。桑德斯打算最后再去神秘之山看看,难得到安格尔的幻境中来,他想先检视一下安格尔的幻境。

    既然桑德斯没有过去,安格尔自然也要留了下来。作为被老师检视“作业”的人,他虽然心有去意,但奈何此刻也不敢提出来。

    格蕾娅乘坐着猫巴士一骑绝尘:“我在神秘之山等你们,希望不要等太久。”

    格蕾娅离开后,桑德斯也学着她拉响了石桩上的铃铛。过了一会儿,第二只猫巴士到来了,两人上了巴士。

    “猫巴士为您服务,请问客人想要去哪?”橘猫的大头转向车厢,两个宛若光源的灯泡,照向两人,将他们的面色照的惨白一片,与车厢里橘色的灯光形成差别。

    “去女巫镇。”桑德斯看了眼站台牌标,直接道。

    从头至尾,桑德斯没有就幻境的问题,询问安格尔的意见。

    坐在车厢中,安格尔心中带着忐忑:“导师,幻境里的女巫镇其实和魇界的女巫镇相差很远,我去过的女巫镇地点很少,都是我自己臆想的。”

    桑德斯却是没有对此说什么,反倒是点评起目前他所看到的幻境情况。

    如格蕾娅所说,就目前来看,桑德斯并没有发现这个幻境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片山林的环境丰茂,几乎也找不到什么逻辑错误。

    不过,桑德斯还是发现了一些熟悉的地方:“这片山林,似乎有一些地貌和童话世界相似,你是借鉴了那里的地形吧?”

    安格尔点头,这里的地貌的确借鉴了一部分童话世界的环境,但其实还有很大一部分,诸如这平整的柏油路,还有路边的站牌与小亭子,都是出自地球文明的电影。

    “你的观察能力不错,让你出去一趟,对你幻境的构建很有裨益。山川自然,是最好的导师。”桑德斯对安格尔的领悟力很满意,在没有抵达一定境界前,天马行空的幻境还是要符合规律。

    到达女巫镇后,桑德斯挑了挑眉,没想到魇界之感会是在这里。而且,安格尔将幻境分隔成不同的区域,这一点也是比较有意思的手法,有点类似于魇界的区域分布。

    一路上,桑德斯没有在说话,而是仔细的观察着安格尔的幻境。

    虽然他面无表情,但他眼里还是带着一些微不可察的赞叹。将魇界之感融入幻境之中,这能力大概也只有安格尔能做到,如此真实,如此贴切,而且如此契合。

    估计每一个巫师,哪怕是真知巫师,见到这样的幻境都会忍不住赞叹。

    桑德斯在女巫镇逛了一大圈,也领略了格蕾娅当初的恐怖惊悚。对于这种久违的惊怖,桑德斯对此的评价只有一句:“你的天赋,可以让你配合魇幻,操控幻境中其他人的情绪,但是,这个情绪的上下限是以你个人经历来算的。”

    “刚才我经历到的恐怖,是你认为该有这样的恐怖反应与恐怖程度,以你的标准来定义其他人对此的恐怖耐受度,这就会让你的幻境大打折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