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超维术士 > 第610节 驱逐与发现(书号:91752

第610节 驱逐与发现

作者:牧狐
    这样的魇界据点越来越多,这是打算慢慢蚕食巫师界?不过,可以连接到魇界的世界很多,应该不至于只盯着巫师界吧?

    “挺好,这里的感觉很不错,应该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据点。”安格尔点点头,顺着福克斯的意思说道:“不过,这里怎么这么多人类,真是吵得慌。”

    安格尔话音落下,福克斯突然伸出泛白的爪子捂住嘴轻声嬉笑,然后向弗洛格抛了一个狐媚的眼神。

    安格尔带着疑惑,停下脚步,将目光看向弗洛格。

    弗洛格有些尴尬的理了理微微卷曲的头发,清痰两声道:“没有月光照耀,呱,也没有女王眷顾。我咏叹起来有些乏力,所以我……呱呱。”

    福克斯笑的大尾巴到处乱扫:“其实啊,就是他觉得要有人为他的咏叹调捧场,这才聚集了这些人。”

    安格尔恍然大悟,好一会儿才点点头道:“音乐家的确要起范儿。”

    弗洛格挺起胸膛,极满意安格尔对它的称呼——音乐家。

    “原本我还想继续聆听二位音乐家的曲作呢……不过,这么吵想要仔细聆听作品,也有些不合适。”安格尔余光观察着它们的表情,斟酌着用词:“再加上,高雅的音乐怎能让一群俗人共赏……”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它们怎能不明白安格尔想说什么。

    弗洛格想了想,似乎觉得也挺有理的:“呱呱,莎娃阁下就是有见地,我吟诵的这般尊贵高雅的咏叹诗,这群俗人怎会理解!”

    一边说着,弗洛格对福克斯道:“那就把他们赶出去吧,为莎娃阁下献上一个清静的音乐会。”

    福克斯向安格尔半鞠躬:“如您所愿。”

    福克斯抬起竖琴,抵住自己的下巴,爪子轻拨着琴弦,优美的音乐便流泻而出。一道道白色丝线从竖琴中出现,丝线构成了一个巨大的狐狸影子,然后飞到了天空黑暗漩涡处。

    也不知道狐狸影子进入漩涡中做了些什么,他们背后的那条马路上,立刻分开了一条通路。

    安格尔回过头,清楚的看到通路外面那盏鲛油灯,正幽幽的放着微光。

    “呱,你们赶紧离开这里,没听到莎娃阁下已经对你们厌烦了么!这代表女王也不愿意见目光注视到你们的身上。”弗洛格高呼出声,它的声音极大,直接传进了所有人的耳中。

    下一秒,滚滚的人流就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或许是因为“莎娃的厌弃”,他们的动作居然也变得正常了几分,飞快的朝出口奔去。

    “让他们走慢一点,我还打算从里面挑选几个顺眼的助……仆人。”安格尔有些忐忑的说道。

    从他们先前的态度,以及“赞美颂歌”里莎娃所排列的位置来看,莎娃的地位应该并不低,甚至排到了“女王”与“月光”的中间。想来,莎娃的地位比起弗洛格与福克斯应该要高,所以安格尔尝试着用商量的语气,将自己的述求了说了出来,试探一下它们对“莎娃”的要求有何底线。

    弗洛格的反应是立刻点点头,立刻吩咐所有人减缓速度,并且在离开前全都到安格尔面前过一眼。

    福克斯也颔了颔首,不疑有他。

    这一次的尝试,让安格尔心中稍微多了一点对“莎娃”地位的明悟,他的表现其实还有些稚嫩,对方却完全一副接受的样子,安格尔估计在魇界中,莎娃应该也很少和福克斯、弗洛格接触,否则它们应该可以感觉到性格有变的。

    还有,安格尔推测,“莎娃”的要求在不违反女王的命令以及大势的情况下,它们或许都会接受。

    虽然这是推测,但从他们的表现来看,应该**不离十。

    有了弗洛格的命令,这群飞奔的人,立刻放缓了脚步,一个个的穿过马路,走向域外。

    安格尔站在高空,仔细的打量着离开的人群。托比则被安格尔派了下来,在人群头顶徘徊,衔着油灯,照亮他们的面容。

    各色面容的人,慢慢的往外走。在灯光下,他们的表情摆出很古怪狰狞的样子,有时候连亲朋好友都不见得能认出来。但安格尔认人,只认特点,譬如他认娜乌西卡,只需要认出他炼制的机械手臂即可。

    托比认人,则是认气息。

    所以,面容的改变并不能阻隔他们认人的识别率。

    突然,他眼睛一亮,一道灰色气息从人群中摘出了一个矮小的豆丁,这是个做着鬼脸的小女孩,穿着大红大绿的衣袍,不过衣袍明显是大人穿的,她穿上去一点也不合适。

    小女孩被安格尔抓到身边后,眼神有些畏惧。

    “珊。”安格尔在心中叫出了她的名字,然后对着她道,“站到我后面去,不许跑。”

    被寄生后的珊公主,吓的直打颤,但还是听了安格尔言语,退到了安格尔身后。

    “珊在这里,但她的那个大块头怎么不见了?”安格尔好奇的四望,也没发现干克的踪影。

    又过了一会儿,安格尔将一个四肢古怪扭曲,脚尖绷得笔直的青色小卷发女子从人群中挑了出来。

    此人正是希留。

    而且,从希留的打扮可以看出,她绝对已经被寄生了。但纵然已经被寄生,希留居然还在沉睡……看来她那超强天赋所带来的弊端,连寄生物都无法破除。

    将呼呼大睡的希留放到珊身边后,安格尔继续寻找。

    既然希留和珊都在这,安格尔估摸娜乌西卡应该也在这,可十多分钟过去了,已经离开了数万人,安格尔却还没有发现娜乌西卡的踪影。

    难道娜乌西卡其实没有进入这方夹层空间?

    在安格尔心生疑窦的时候,托比突然鸣叫一声,操控起重力脉络,从人群中跳出了一个身材极为丰满的女子。

    安格尔一脸疑惑的看着这个表情狰狞扭曲的女人,对托比问道:“这是……”

    托比正准备比划时,那个女人表情突然慢慢变得清明,对着安格尔的胸口狠狠拍出了一掌!

    安格尔的注意力本来放在托比身上,一时不查,差一点就中了这一掌,好在他身上布满了重力脉络,可以及时的撤退。

    烟尘过后,安格尔的身影出现在十米外,那个女人则发出一声惨叫。

    却见一道白色丝线,从女子的掌心穿刺而出,并且还刺入她的锁骨处,从她的蝴蝶骨穿了出来。

    福克斯弹着竖琴,飞到半空中:“莎娃阁下,你没事吧?这个人的灵魂有异,居然骗过了寄生种与她共存了。”

    灵魂有异?安格尔仔细的打量起女人的面容。

    没有狰狞的样子后,女子的面容清晰了许多,与她曼妙的身材不一样,她的脸是国字脸,嘴上还隐隐可以看到青色胡渣,看样子就像是个性别缺失的人。

    不男不女的样子……安格尔猛地想起了一个人。

    “你是胡克迪克!”

    那女子眼中闪过一丝惊慌,她的确是胡克迪克,或者说曾经是。

    不过她现在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因为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安格尔绝对与这群古怪的生物有关。

    她曾经在魂土中,得到过一种灵魂秘法,这才能在寄生种的威胁下,保留一分神智。她隐藏在人群中,本想找机会逃离。可惜这片界域太古怪了,根本找不到离开的方法,她只能暂时将身体交给寄生种。

    离开的机会很快到来,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个机会居然是他的死对头——安格尔鼓捣出来的。她心中愤恨,但她不能表示出来,继续让寄生种往外走。

    她想着,寄生种扭曲了她的五官,加之性别变化,安格尔应该认不出她,或许还有机会逃出生天。

    如她所料,安格尔的确没有认出她的身份,但偏偏那只该死的鸟,居然识破了她!

    当初在暮港小镇时,也是这只鸟救了安格尔,要不然安格尔那时就被他杀死了。结果这一次,它又来坏她的好事!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口中的那人。我们同为人类,何必互相厮杀呢,放我离开如何?”胡克迪克强忍住手心与胸口的穿刺之痛,对安格尔道。

    她看似冷静的述说,但她在“同为人类”上刻意加重了声音,显然是想挑拨福克斯、弗洛格与安格尔的关系。

    可惜,她的言语诱导并没有起作用。

    福克斯与弗洛格毫无反应,福克斯甚至继续弹起那把神秘竖琴,召唤出更多的白色丝线。

    她立刻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对安格尔苦苦哀求:“我不过是个柔弱女子,刚才是无意出招的,求求你放过我吧?”

    不得不说,融入了魅妖血脉的胡克迪克,在摆出这般姿态的时候,有一种惑人心神的力量。甚至可以无视她那张惨不忍睹的脸,让男人忍不住去怜悯她。

    然而她选错了对象。

    安格尔目前没有**,纯粹是灵魂状态,分泌不了多巴胺,更生不起**,对于胡克迪克的这般作态,只觉得好笑与恶心。

    不过,他依旧对福克斯道:“放开她吧。”

    福克斯愣了下,不明白莎娃为何要放开这个人。它与弗洛格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双方眼中的疑惑。

    但是最后福克斯还是听了安格尔的话,收回了那白色丝线。

    胡克迪克则眼睛一亮,以为自己的魅惑有效果了,继续摆出怜悯的姿态,对安格尔不停的叫喊着“哥哥”。

    安格尔强忍住呕吐的**,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在胡克迪克作出“娇羞”状的时候,一道灰色气息从安格尔手中闪现,直接穿过了胡克迪克的心脏——12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