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超维术士 > 第349节 怪病(书号:91752

第349节 怪病

作者:牧狐
    安格尔走进大厅后,李昂瑞克就迎了过来,一边自我介绍,一边邀请安格尔入座。

    安格尔看了一眼座上宾,辛迪娅面带微笑坦然接受了打量,麦格妲则在安格尔眼神扫过来时,脸颊一红微微低下头。

    李昂瑞克指着右手座的中年贵妇介绍道:“这是我的妻子,辛迪娅。”

    然后他又指着麦格妲,轻声叹气:“麦格妲你低头干什么,还不过来和大人道歉。”

    麦格妲听罢,立刻站了起来,含羞带怯的向安格尔福礼:“大人,上次是我……”

    不等麦格妲说完,安格尔便移开了眼神,看向李昂瑞克:“省些说话的力气,不用道歉了,该惩罚的已经惩罚过了,我不会追究。”

    麦格妲愣在当场。

    虽然嘴上说着无所谓,但安格尔全程没有理会她,这让麦格妲原本想好的充满情感的致歉与道白,全都化为了满脸的涨红。

    ——都是憋出来的。

    安格尔从善如流的坐在左手首席,这是传统贵族礼仪中除开主人位,最为尊贵的客位。

    “不知大人如何称呼?”李昂瑞克坐下后,说话开始谨慎斟酌。

    安格尔原本是想说出自己的真名,但回头一想,既然在魔术师那边他都用了代号,干脆就继续用下去吧:“假面。”

    不说姓名,却言一个不知所谓的代号,这是个很失礼的行为。但李昂瑞克只是表情一僵,便顺着话说下去:“原来是假面大人,麦格妲前些天太失礼,虽然大人说不追究,但作为父亲的内心还是很不好受,我在这里代小女郑重的向大人道个歉。”

    说罢,李昂瑞克倒酒自罚。

    安格尔这次没有打断他的道歉,这让坐在一旁的麦格妲心中升起一丝委屈。

    等到李昂瑞克作态完毕,安格尔才似笑非笑的道:“你的道歉,我接受了。”

    安格尔的话,让众人一愣。先前不是说不用道歉吗?怎么现在又说,道歉他接受了?

    李昂瑞克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安格尔是在拐着弯说他教女无方,对于女儿麦格妲的无礼,他可以用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态度忽略,但对于导致麦格妲如此无礼的主因——家教不严,安格尔其实是门清的。

    所以,麦格妲的道歉,他只是不追究;而李昂瑞克的道歉,他才表示原谅。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安格尔的潜台词都听出来了。麦格妲的眼圈一红,正想说些什么,她的大腿就被坐在旁边的母亲辛迪娅按住了。辛迪娅用警告的眼神瞟了麦格妲一眼,转过头时又是满面笑容。

    “唉,这都怪我教女无方,只有麦格妲一个孩子,平日里骄纵惯了。从即日起,我会请最严苛的礼仪官教导她,在接下来的半年内,我会严管麦格妲,直到她能从内至外蜕变方能出门。”

    李昂瑞克说的俨然是一个禁足令,这让渴望自由生活的麦格妲急的想要立刻争辩,但辛迪娅在桌下狠狠的按住她,麦格妲最终也只能委屈的点点头。

    “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吧,你邀请我来,该不是单纯就为了这件事吧?”安格尔可没时间浪费到亲情剧码上。

    一边说着,安格尔一边拿起桌上的精致杯子,李昂瑞克立刻用眼神示意旁边的酒侍掺酒,但安格尔制止了酒侍,一股魔力从体内模型往外输送。

    轻轻的一摇,杯子的水就满上了。

    “酒会干预情绪,扰乱思维。比起酒,我更喜欢喝白水。”其实安格尔想说的是“最爱喝的是茶”,但他怕话一说出来,李昂瑞克就真的上茶了。但他指的是奶茶,而不是普通贵族爱喝的那种古里古怪的发酵茶。

    安格尔的这一出“无中生有”的奇妙手段,震撼住了在场所有人。

    好半晌,李昂瑞克才回过神来,强作镇定道:“我请大人您来,主要就是为了道歉,还有一些小事想求教大人。”

    安格尔抬眼,没有说什么,只是示意李昂瑞克继续。

    李昂瑞克没有立刻说话,而是示意辛迪娅带着麦格妲离开。然后又遣走了大厅里所有的人,只留下管家在旁伺候。

    “我就想知道,假面大人是不是传说中的……巫师?”

    安格尔顿了顿,他原本还想找机会询问李昂瑞克知不知道一些巫师的消息,没想到他还没问出口,李昂瑞克就已经先问出来了。

    “当然,大人不回答也可以。就单纯只是我的一点好奇心。”李昂瑞克见安格尔身形一顿,生怕对方不开心,立刻补充道。

    安格尔淡淡笑道:“回答当然可以,但在回答之前我想知道,伯爵是从何处了解到巫师的事情?”

    李昂瑞克对这个问题没有任何疑虑:“我的家族延绵了近九百年,记载过很多秘辛。其中有提到过巫师的事情,不过以往我都当做传说来看。”

    安格尔:“能把你说的这些资料拿出来让我看看吗?”

    李昂瑞克愣了愣,表情带着犹豫,家族秘辛涉及了很多东西,有些太过肮脏,有些甚至谈及了王庭的秘密,拿给一个外人观瞻……他有些下不了决定。

    安格尔见状,平静道:“我的确是个巫师。”

    安格尔没有解释正式巫师和学徒之间的区别,对于普通人而言,反正都是一样。

    听到安格尔的回答,李昂瑞克的眼神中带着一种了然,又带着一丝惊惧。他闭上眼深深叹了口气:“没想到世间真的有巫师,传闻竟然是真的。”

    “巫师的世界,和普通人的世界不会有所交汇。一般而言,巫师也不会打扰普通人的生活。”安格尔没有说明的是,巫师之所以不打扰普通人生活,纯粹是因为力量差距太大了。你见过有人莫名其妙与蝼蚁敌对的吗?量级不一样,所以即使再邪恶的巫师,也懒得去掺合凡人的生活。

    李昂瑞克沉默了一会儿:“假面大人,格里芬家族的秘辛平日都是家主保管,按照族规外人不得观看。”

    “如果大人一定要看的话,我可以将它拿出来。”李昂瑞克说到这,小心翼翼的说出了下一句让他极为忐忑的话:“不过,我能拜托大人一件事吗?”

    用一份家族秘辛,拜托一位巫师一件事。李昂瑞克自己都觉得这是极为不合情理的,就像一个人看中了屎壳郎推的米田共球球,他要将之拿走,他会请求屎壳郎答应吗?

    李昂瑞克的心中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安格尔许久不回答,李昂瑞克都想放弃,直接拿出记载秘辛的皮卷请求安格尔原谅。

    但就在这时,安格尔说话了:“我可以给你一个表达述求的机会。”

    安格尔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李昂瑞克小心翼翼的请求,让他仿佛看到不久前的自己,那时他与红莲也处于这种不对等的位置。

    他理解这种忐忑的心情,但这并不足以构成“同意”这个答案。

    顶多,安格尔以同理心,给了李昂瑞克一个表述的机会。至于答不答应,那是后话。

    虽然安格尔没有答应,但李昂瑞克依旧很惊喜,忙不迭的将自己的述求说了出来。

    “我想拜托大人的事,并不是为了自己。”李昂瑞克叹息道:“别看沃特格拉斯风光无两,但作为沃特格拉斯的实际管理者,我知道这座城市还有太多太多我手无法触及的地方。我所求之事,就是这些我手无法触及,甚至连解决方法都没有的事。”

    “你是说灰色势力?巴尔?”安格尔挑眉。

    “不是,没有一座城市是彻底干净的。有白自然有黑,所以巴尔的存在,并不是我的心头患。”

    “那你说的是……魔术师?”

    李昂瑞克摇摇头:“魔术师的事,我不敢也没有资格拜托大人为我们出头。我说的事,其实是一件普通人解决不了,或许大人能够解决的怪事。”

    “普通人解决不了的怪事?”安格尔心中升起一丝好奇。

    “这事,要从一年前说起……”

    一年前,沃特格拉斯突然有一个人得了怪病,送到金色十字医学院后,他一开始还没有什么病状,但到了后面,身体开始虚弱,一开始是无法动弹,到了后面慢慢的无法说话,眼神呆滞,最后就像一个活死人。明明还有体征,基本的生理应激还在,但整个反应就是一个死人。

    自从那个怪病在一年前出现后,迄今为止,已经过百例。

    “金色十字医学院的所有教授都动了起来,甚至有家属主动捐献了一个‘活死人’进行**解剖,但最后解剖出来的结果,依旧是毫无问题。”

    “所以,我想拜托大人去看看,可以吗?”

    这个请求,让安格尔有点意外。李昂瑞克说了半天,拜托的事不是为己,而是为民。如果中间没有蹊跷的话,看来李昂瑞克这个伯爵,倒是贵族中的一股清流啊。

    安格尔对于治病,基本没有什么概念。虽然中医西医他都会一点,但学的都是理论,临床纯粹只能靠猜。不过他也不怯场,反正他又不一定真的要答应这个条件。

    “你说的怪病,具体是靠什么依据判定的?”

    李昂瑞克:“没想到大人这么快就抓住关键点了,之所以研判其为怪病,怪就怪在最初的病状上……”

    “这百例病患,都有一个共同点。”

    ——他们全都失去了影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