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超维术士 > 第329节 黑暗之旅(书号:91752

第329节 黑暗之旅

作者:牧狐
    魇界的气息虽然弥散到近乎于无,但安格尔坠落的时间不长,他循着头顶的一些残留气息,顺利的找到了魇界气息的脉络。

    安格尔也不知道前路会是哪里,但他目前没有其他的方法了,只能抱着侥幸往前走。

    安格尔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但他不敢言说出来,只能面带笑容的对托比道:“按照我说的方向走,前方肯定有出路的。”

    托比“叽咕”几声,听上去倒是没有任何悲观。

    安格尔一边指挥着托比往魇界气息更浓郁的地方飞,脑海里却是回忆起先前的事。

    在被推进通道时,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虽然当时处于懵逼状态,但他依旧瞥到了身后的人……不对,那不是一个人,只是一具拥有人形的骷髅骨架。

    哪怕只是一瞥,安格尔也将那具骷髅全部印入了脑海。

    那绝非是魇界魔物,说不定是召唤物,或者魔偶一类的东西。安格尔相信,这只骷髅背后肯定有人在操纵,在通道完成的那一刻,向他发起了攻击。

    而整个暮色深井与他有间隙的,只有一人。

    “暮光吗?”安格尔不想臆测也不敢断言,但处于孤寂幽静的黑暗中,他的负面情绪早已累积到了极点,他亟待一个宣泄的管道。

    暮光毫无疑问,被他钉上了白净的墙壁,成为了那一抹愤怒的蚊子血。哪怕这是一个误会,但这并不妨碍他宣泄情绪。

    越想越恨,越恨越怒。当这怒火化为嘶吼,被他宣泄出来时,又是无尽的空虚。

    黑暗中,他除了愤怒的嘶吼,带给托比忐忑外,还能做些什么?

    “托比,别担心。很快就出去了。”安格尔在安抚托比的时候,也是在强行洗脑自己,告诉自己前路还有希望。

    安格尔曾经读过一本小说,里面说:“黑暗混沌的世界,不记年。眨眼便是一个纪元。”

    当时他嗤之以鼻,觉得作者是在刻意营造氛围。但等他自己陷入黑暗混沌中时,他有点明白这句话了。

    不是“不记年”,而是单纯的无法感知时间。

    安格尔觉得已经过了很久很久,或许是一周,又或许是一个月。但身体各项生理指标却分明的在告诉他,时间或许还没有走过一天。

    他还没有饿,头脑也没有发昏,当时释放魇境时消耗的魔力,经过这段时间的积累,也还没有积累圆满。

    所以,别说一天,可能连半天都没有。

    但他却觉得已经过了很久。他感知不到时间了,他对时间的参照物没有了,模糊了。当有一天,体内的生物钟也适应了黑暗,是否他连时间是什么概念,都会忘记?

    安格尔从手镯中拿出装载全息平板的怀表,小心翼翼的戴在胸口上,然后打开全息平板。

    莹莹的光辉,驱逐了少部分的黑暗。

    没有光亮时,安格尔还不觉得害怕。但当有了光作为对比,他才发现,遥远处竟是更加深沉的漆黑,就像是待人而噬的巨口,带给他未知与恐惧。

    这种感觉,就像是恐高的人,站在高处。一步之遥,就是千米深渊。明明知道自己是安全的,却因为害怕而恐惧。

    安格尔收回望向远处的眼神,将注意力放在全息平板上。

    时间:丰收之月(8月),上旬初日,晚8时。

    安格尔从野蛮洞窟离开时,恰好是沐息之月(7月)下旬尾日,晚上10时。

    他稍微计算了一下,便得出他进入这片位面夹道的大致时间——

    仅只一个下午。

    短短4、5个小时,却像过去了一个月。安格尔脸上露出苦笑。

    “叽咕叽咕。”托比好奇的声音传来。

    这是他头一次在托比面前使用全息平板,安格尔并不想曝露全息平板的真实来历,只是低声道:“这是导师给我的计时用的工具。”

    安格尔说的导师是乔恩,但托比以为的却是桑德斯。安格尔打了个含糊,带过了此事。

    接下来半个小时,托比继续在安格尔的指挥下飞行,他自己则打开文件夹查询了位面夹道的事。

    和他了解的差不多,想要从位面夹道中安然离开,必须要有空间道标指引。否则就只能撞大运,但位面夹道经常只是点对点,一个位面夹道中很有可能只有一条双边通道,撞大运找到出口的几率近乎于0。

    安格尔想了想,又点开另一个文件夹。

    这是他当初在云鲸上,从桑德斯的藏书室里摄录的一本书,名为:《神奇珍宝在哪里,十周年合订刊》。

    《神奇珍宝在哪里》,这是一座名为「远古河滩」的巫师集市内的杂志社,编撰的一本月刊。安格尔目前翻阅的,却是它们创刊十周年的合订本,而且是特别定制的典藏版。

    书页上还特意写了“赠予幻魔大师”的一排通用文。

    安格尔点开文件夹,按照目录,很快就找到自己的目标:

    「断片蜉蝣:一种不存在的生物,来源未知,传言与童话镇辖下糖果屋有关。断片蜉蝣的价值极高,几乎只要现世,就会让嗅到风向的巫师蜂拥而至。因为它的作用独一无二,可以在稳定的位面开辟一条新的双边通道,虽然这个通道是一次性的,但它对于巫师来说,却拥有很多妙用……」

    安格尔仔细阅读断片蜉蝣的说明,他寄望能靠着断片蜉蝣,从这里离开。

    但读完整篇说明后,内里却是明确记载了,断片蜉蝣需要用在“稳定的位面”中,而位面夹道虽然空间看似稳定,但这只是相对的,没有世界意志加成,位面夹道其实极其脆弱。

    安格尔叹了口气,想要通过断片蜉蝣离开,看来也不现实。

    托比继续飞着,魇界的气息越发浓郁,偶尔托比会休息一下,窝在安格尔衣兜里吃东西。

    但托比一休息,安格尔就开始沉坠。所以为了以防脱离魇界气息范围,托比每次都只休息十分钟左右,便又继续当起司机。

    这样歇歇停停了数十次,安格尔估计时间又过去大半天。

    就在安格尔对前路越发失望时,他突然看到在魇界气息浓郁处,闪过一道夺目的光芒……

    ……

    暮色深井,拍卖场内厅。

    “安格尔,你那边怎么了?!”桑德斯急呼道:“糟糕!定位消失了?!”

    桑德斯的脸色突然一变,定位消失的原因很多,但消失的如此了无踪影,依照安格尔那边的情况……目前似乎只有一种可能性!安格尔进入了迷雾通道?!

    桑德斯猛地一蹬腿,从巢**里跳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着外面奔驰。

    “桑德斯?你去哪儿?!”戴德威亚正在被青蛙弗洛格揍打中,余光一瞥,就发现桑德斯竟然跑了……“咦?怎么有两个桑德斯?不过后面那个怎么有点黑?”

    桑德斯的声音远远传来:“安格尔出事了,我过去看看!”

    “安格尔出事了?”戴德威亚的面色也一凛,如果安格尔出事了,那通道怎么办?

    桑德斯似乎猜到了戴德威亚的心思:“通道已经关闭!”

    “但你也不能放我一个人在这里啊!”戴德威亚苦巴巴的惨呼:“还有……”那个黑影桑德斯是谁?

    戴德威亚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桑德斯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视野。

    戴德威亚哀叹一声,眼神一瞥,发现红狐持琴者竟然没有被桑德斯杀死,虽然有点狼狈,但看上去并没有大碍。最重要的是,戴德威亚发现狐狸的那把竖琴还在!

    那可是被他们粗估神秘级的竖琴啊!

    桑德斯竟然说走就走?连神秘级竖琴都先放在一边了?就因为安格尔出事了?

    “看来传言没错,这个新收的小弟子,在桑德斯的心目中很重要啊。”

    不过,安格尔那边为什么会出事呢?戴德威亚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希望事情不要朝着他想的方向发展。

    因为通道关闭,整个暮色的迷雾,在迅速的消退。

    桑德斯在建筑楼顶飞快的移动,看着慢慢消散的迷雾,他心中生出一些焦急。明明他与安格尔时刻保持着通话,知道他那边很轻松惬意,但偏偏最后一刻却出事了,这绝不正常。

    依照红狐持琴者福克斯所言,“莎娃”被其私下称呼为“冕下”。

    光是这个敬称,就表面了“莎娃”的身份很不简单!极有可能在魇界核心区域,都是权贵阶级。

    所以,那群蜻蜓才会一直赞美,而不敢对安格尔动手。

    那么,在通道成功的一刻,安格尔却出事了。这必然不是魇界魔物动手,而是有人特意设计的!

    “可惜,看样子吾亲爱的徒弟,已经被人害死了,无法为吾研究献身,真是遗憾。”一道低沉的声音从桑德斯身边传来。

    桑德斯回头看了一眼,说话的是黑眸红瞳的年轻的自己。

    “回来吧,你不适合出现在人前。”桑德斯伸出手,掌心出现一道漩涡,直接将年轻版的自己收入了漩涡中。

    半晌后,桑德斯出现在了女汤屋。

    如他所料,空无一人。地上也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

    桑德斯眼里浮现一道幽光,1级术法“破妄”,借着蛛丝马迹,回顾历史的真实。

    ——然而,破妄并无效果,他没有察觉到任何蛛丝马迹。

    整个女汤屋,从能量波动,到信息素的成分,十分干净。

    但正是这份干净,让桑德斯更加笃定……安格尔绝对是被人害的!

    至于是谁?这重要吗。

    或许安格尔还会臆测下手的人是不是暮光。但桑德斯不会,他就算真的错怪一个人,甚至错杀一个人,那又如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