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超维术士 > 第197节 寄生娘(书号:91752

第197节 寄生娘

作者:牧狐
    日暮薄霞,暖红色的柔光在远处山尖慢慢收缩。

    安格尔坐在院子里,看着远山煦光,思绪不自觉又飘荡到了远在世界另一头的旧土大陆。

    这个时间,里昂不知道在做什么?该吃过饭了吧?有开生日舞会吗?

    他离开了,乔恩导师又病着,如今帕特庄园大大小小的事都是里昂在处理,或许连他自己都忘记今天是他的生日了吧?

    欸乃一声,安格尔拿起手中……牛奶,对着远山一敬。

    长远的距离,隔不开血脉的相连。

    “里昂,生日快乐。”大洋彼岸的祝福,安格尔默默念在心间。

    ……

    回到实验室后,安格尔继续研习着幻术。

    说起幻术来,安格尔依旧没有碰触更加深奥的幻术,而是将基础幻术反复的拿出来磨练。

    不过没有练习深奥的幻术,不代表安格尔没有去阅读这些幻术内容。他将桑德斯给的笔记本反复读了好几遍,很多幻术他都能倒背如流。

    在这些深奥的幻术中,安格尔没有去关注自己可能是哪个幻术系别的,而是将幻术的大致施放手法印在心中。只等基础幻术圆满,便能触类旁通。

    这一列的幻术中,安格尔最关注的是“宛音幻象”,一个1级戏法。

    “宛音幻象”这道戏法说起来,其实算是音幻类的最低阶幻术。它和基础幻术其实没有什么差别,只不过是用声音来构建一个幻象,幻象基本也没有什么伤害性,只能作为迷惑对手的作用。

    安格尔关注这个幻术,也不是说他对“音幻”有兴趣,纯属是因为最近脑海里蹦出的一个想法——

    他这些天除了比赛、冥想以及阅读外,还有一件事一直在进行,便是为托比制作音乐盒。

    音乐盒的主材料已经确定了,是回声花。辅助材料,安格尔最近也慢慢琢磨了个大概,列出了一张材料表。按照他最初的计划,是让音乐盒像全息平板那般,可以播放多重奏且音质无损耗的音乐。

    但后来一想,如果制作成那样,其实跟“水晶球通讯器”有什么两样。安格尔的通讯器是最低级的,不能录制声音;但他上回去桑德斯那里时,曾经看到过桑德斯用通讯器播放他在天空塔的比赛视频,不仅有声音还有画面。

    所以如果将音乐盒单纯制作成播放音乐的器具,那还不如按照《初级炼金基础集册》的图谱,制作高等级的通讯器呢。

    既然安格尔要制作一个炼金级别的音乐盒,他就想玩出花样。

    在后来看到“宛音幻象”这个1级戏法时,他突然有了一点灵感,如果将宛音幻象与音乐结合起来,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譬如,用音乐盒播放音乐时,自动出现一道与音乐境界相配合的幻象。就像是《天空之城》这首音乐,随着音乐的触发,幻象慢慢生成,蔚蓝的天空中,浮云荡雾下,一座隐隐漂浮在半空中的城池出现在眼中,青草绿树,青石长宁,还有鸽飞蝉鸣……试想一下画面,该是多美。

    而且,安格尔记得很清楚,上次他实验过了。这种舒缓类的音乐,并不会影响冥想的效率,而且有的时候还能迅速的帮助巫师进入冥想状态。

    既然如此,那他结合幻象与音乐,如果再刻画一个能宁心的魔纹,岂不是更有意思。

    没错,安格尔的这些想法,完全是觉得有意思。

    但想让这个“有意思的音乐盒”现世的前提,是如何将宛音幻象与炼金结合?其他的魔纹、材料、图谱都没有问题,惟独这个问题安格尔还未攻克。

    ……

    在安格尔练习幻术的时候,时间不知不觉的到了晚上8点。

    围在天空塔下公布栏的人,越来越多。绝大多数都是被巫师学徒雇佣过来看榜的凡人,但也有一部分巫师学徒亲自前来,从围在公布栏边的分布状况就可以看出这种两极分化。

    巫师学徒几乎都在公布栏下方,侃侃而谈。而凡人则远在数十米外,伸着头畏畏缩缩的关注着公布栏的情况。

    凡人都在大后方沉默,在最前方的巫师学徒圈子里,却在熙熙嚷嚷的猜测着明日的对战表。

    “我听人说了,又帅又厉害的牧狐人今天当着所有人的面进了赛池。”

    “那明天该有他的比赛了吧?在死亡三阶的所有比赛中,我最关注的就是这个牧狐人了。”

    两个年轻的女学徒,正挽着对方的胳膊窃窃私语。每当谈起牧狐人时,两人的脸上都飘过淡淡的绯红,也不知道是兴奋亦或者是羞涩。

    “说起来,明天也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比赛,为什么来的人这么多?”

    “好像是寄生娘今天来了天空塔,有人猜测她可能要下场比赛。”

    “寄生娘?十三层榜首?”

    “是啊,好久没看到死亡三阶的榜首赛了,如果是真的话,那就太好了!”

    “应该不可能吧,榜首的比赛不都提前十天半个月就宣传吗?没见天空塔有宣传啊,而且寄生娘如果进入了赛池,应该没有人敢抽签吧?”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大家也不抱希望,纯属来围观的。”

    “不抱期望,就不怕失望。”

    窸窸窣窣的声音,在钟楼的钟声被敲响时停了下来。

    随着八道钟声落幕,天空塔底的透明大屏幕瞬间出现变化,陈旧的对战表全部刷新。

    所有人的目光第一时间放在了大屏幕的第一排。

    第一排永远是天空塔自留位,主办方推荐观看的比赛。

    当看到推荐观看比赛的两方选手时,整个公告栏旁边全部静默了……

    「寄生娘VS牛奶男爵,第十三层第四场!」

    所有人都怀疑自己的眼睛,有的人甚至不停的揉眼睛然后再看。发现大屏幕上没有出现变化,这才哆哆嗦嗦的指向那排字……

    “怎么可能!寄生娘真的下场了?!”

    这几乎是现场所有巫师学徒心中的咆哮声,不抱期望的来围观,没想到那近乎不可能的期望反而成了定局!

    现场的气氛在一时冷静后,突然被燃爆。

    “寄寄寄生生娘!”

    “女神真的下场了,我要买门票,一定要买门票!”

    “必须贵宾席啊!”

    “哈哈哈,今天来的赚了!说不定我也能买到贵宾席!”

    “可惜,每个人只能买一张票,要不然多买几张卖出去也不亏啊。”

    “诺诺诺,那些凡人你们过来。这些魔晶拿着去买票,票买了全交给我,我每人给你们1个银币!”

    当这场比赛出现时,几乎没有人再去关注其他比赛了,全都一窝蜂的冲进天空塔的大厅,就为了买一张位置好的票。甚至有人动起了黄牛票的打算。

    就连一开始对“牧狐人”又羞涩又兴奋的两位女学徒,都不再关注牧狐人有什么比赛,直接跟随人流冲进去买票。

    留在外面的,只有三三两两买不起票的巫师学徒。

    他们虽然买不起票,但对每一层的种子选手也如数家珍,对于寄生娘他们自然不陌生。

    只是……

    “牛奶男爵是谁?他怎么会与寄生娘比赛?”

    “还有……为什么榜首下场比赛,天空塔竟然没有作宣传?”

    “这件事,太奇怪了吧。”

    一个穿着白熊玩偶装的人第一个从天空塔中买了票出来,听到外面学徒的疑惑,他笑眯眯的在心中暗忖:“因为,天空塔心知这场比赛不会有你们想象中那么精彩啊。”

    这时,一个全身罩在黑袍中的人出现在天空塔。

    黑袍人凝视着大屏幕的顶端,看着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名字,隐藏在黑袍下的嘴角弯出一个弧度。

    黑袍人用仿佛和情人对话的缠绵口吻,低声自喃:“我的瑰宝啊,真是迫不及待想见到你啊……”

    在明日的对战表发布后,还有一部分人在关注。这些人几乎全都是关注牛奶男爵的,准确的说是他背后的炼金术士。

    在自己洞窟中作着实验的普罗米也得到了这个消息:“遇到寄生娘了?戴维的小朋友运气很差啊,那位炼金术士的消息还没有确认,最好不要出什么事啊。”

    普罗米想了想,他与寄生娘还有一点交情,明日索性去看看这场比赛,顺道让寄生娘别玩死安格尔了。

    戴维同样也知道了这个消息,他甚至已经买到了门票。不过在得知这场比赛后,他的关注点已经完全从安格尔身上移开。

    ……

    安格尔在晚上十点左右,收到了雇佣工的报讯。

    他明日要参加五场比赛,除了四场是他原本就知道的,还多了一场。

    估摸着就是进入赛池后,被别人选中的。

    “……寄生娘。”安格尔默默回忆着这个选手的信息,戴维对这个寄生娘的描述很多,但综合起来只有一句话:又美又酷又炫,给女神跪了!

    整个资料中,技术性的语言,没有。寄生娘擅长什么,没有。通篇都是赞美,但全是没有什么意义的褒赞。

    安格尔也不清楚寄生娘具体是谁,只能明天比赛的时候再看。

    他又看了看具体的比赛安排,上午两场,下午三场。

    值得一提的是,安格尔首场对上的就是牧狐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