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超维术士 > 第138节 戴维的飞行器(书号:91752

第138节 戴维的飞行器

作者:牧狐
    多亏了指示牌,安格尔在迷路数次后,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他坚决不承认自己是路痴,一定是地**路线太分散的缘故,是的,就是这样!

    安格尔到来时,赛鲁姆正在吃饭,吃的是地**集市买的烤肉配蔻麻汤。

    “安格尔,见到你太好了!刚买的烤肉,还是热乎的,我们一起吃吧?”赛鲁姆见到安格尔很开心,高兴的将烤肉撕成两半。

    安格尔赶紧摆手,指着手中的袋子:“刚在集市上吃的很饱了,还给你和娜乌西卡带了些点心。”

    一瓶瓶装置精美的牛奶,还有各种**制点心,摆在赛鲁姆面前,花样百出琳琅满目。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全都是**制品。牛**、羊**这些还属于正常范畴,但独角鲸**、草骆**、冰球菌**等等……这些就有些超纲了。

    看着这排点心,赛鲁姆疑惑道:“安格尔,你很喜欢**制品吗?”

    安格尔动作一僵,“没有啊,你怎么会有这种不靠谱的错觉。”

    赛鲁姆指着点心:“这些全是**制品啊,一股股的**奶的味道,都飘满整个屋子了。”

    “呵呵。”安格尔转过头:“因为你还小,小孩子多吃**制品对身体好,所以才给你买的。我个人不怎么喜欢这些的。”

    “噢,是吗?”赛鲁姆有些狐疑。

    “东西都摆出来,还不去把娜乌西卡叫过来。”安格尔连推带搡的将赛鲁姆推出门,直到赛鲁姆消失在巷道尽头,他才长吁一口气。

    在赛鲁姆心中他如此崇高的形象,怎么能被**制品毁了。安格尔暗暗发誓以后绝对不能带**制品过来了,这太有损他高大上的人设了!

    一会儿,赛鲁姆回来了,不过只有他一人。

    “娜乌西卡小姐还在冥想呢,她说让我代她向你问好,她就不过来了。”赛鲁姆叹了口气,露出担心的神色:“娜乌西卡小姐一直定不下心,每每冥想都无法驱赶杂念,这让她心里很烦忧,只能不停的冥想,但似乎效果还是不大。”

    “这也是修行的必经过程,毕竟不是从小锻炼,思绪多一些很正常。这是一个小门槛,跨过去就好了,娜乌西卡的生活经历很丰富,会让她在后续的修炼中省很多功夫。”安格尔道。

    都快一个月了,连第一步在往哪儿迈都不知道,难怪娜乌西卡很心急。

    “你呢?找到精神力了没?”安格尔问赛鲁姆。

    “暂时还没有,不过我有一点头绪了,我相信最近应该可以迈完这一步。”赛鲁姆道。

    当赛鲁姆知道安格尔已经在第三步的大门口时,眼中漾起羡慕与惊讶,却没有嫉妒。

    “你又领先了我们一步,看来我要更加努力才行。”赛鲁姆瞬间鼓舞起士气,斗志昂扬。

    与赛鲁姆又聊了一下近况,便道别离开。安格尔将剩余的点心提上,往娜乌西卡的房间走去。

    进门时,娜乌西卡还端坐在床上,默默冥想。

    安格尔环顾这间地底隔间,与月余前他搬离时没有任何差别,顶多多了些生活用品。一个女性的房间,比起赛鲁姆的房间,还要显得单调冷清。

    从这些细节上,就可以看出娜乌西卡有多么拼。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冥想上,其他方面则无暇自顾。

    安格尔注意到出气孔的平台上,放着娜乌西卡平时抽烟的长柄烟斗。安格尔走过去,将烟斗拿在手心,斗里没有一点烟丝,把柄上还积满了尘灰,可见她的主人已经多日未曾使用过它。

    “你怎么来了?”性感的声音依旧,只是多了几分嘶哑。

    安格尔将手中的袋子举起:“给你送吃的,女生都爱的**制品点心,特意给你买的。”

    娜乌西卡撩了撩头发,“谢谢。”

    “不客气。”安格尔将东西递给娜乌西卡,然后挥了挥手中的烟斗:“你的烟草放哪儿了呢?”

    娜乌西卡随意指了指角落的蛇皮袋:“怎么,你也想学着抽烟?别了吧,小孩子还是多喝牛奶为好。”

    安格尔没有理会娜乌西卡的调侃,将烟丝倒入烟斗中,随手点燃,递给娜乌西卡。

    安格尔道:“这味道真难闻,我可不抽。”

    娜乌西卡:“那你点燃干嘛?”

    “你抽呗,说不定抽着烟,你的心思会更纯净些。”安格尔说到这,背着娜乌西卡挥了挥手:“很多事情,越钻在一个孔里,越摆脱不了狭小境地。换种方式,换个心情,回复到最自然的你,说不定能逃离循环往复的怪圈。我先走了,希望下次见你时,你能振作起来。”

    看着安格尔越走越远的身影,娜乌西卡又看了看手中缭缭升起的烟雾,似有所得。

    ……

    回到学徒镇时,安格尔路过一条小巷时,发现里面有一个打扮奇怪的少年,正逗着一只穿着格纹礼服的小鸟,手上拿着一堆细碎的鸟食,嘴里咕咕咕的叫着,一副祈望小鸟从空中飞下来的模样。

    那只鸟,正是托比。那个少年,安格尔却不认识。但从其奇怪的打扮来看,应该也是巫师学徒。

    安格尔走进小巷,立刻惊动了少年与鸟。

    少年警觉的转过头,安格尔借着一抹偶然落下的阳光,看清楚了少年的模样。

    戴着很奇怪的金属圆形帽子,帽子顶部还有类似天线与螺纹的点缀;少年的脸看不清楚,因为他带着一副占了半张脸的褐色护目镜。穿着倒是不出奇,褐色外套绿色裤子,脖子上缠了一条红色的围巾。

    安格尔在打量少年时,对方也在打量他。

    安格尔对着少年伸出手,少年警惕的后退了两步,却发现对方根本没有在和他打招呼,只见半空中对他爱答不理的鸟,盘旋一圈,落在了安格尔的手上。

    少年看到托比对安格尔的亲昵,疑惑道:“这只魔宠是你养的?”

    “魔宠?不对,它不是魔宠,它是我的朋友,它叫托比。”安格尔将托比放到肩膀上,然后指着自己:“我叫安格尔,是今年才加入野蛮洞窟的新人。”

    少年见到一人一鸟都做了自我介绍,他有些羞涩的取下护目镜,露出长满雀斑的小脸:“我叫戴维,比你大一届,我来到野蛮洞窟已经五年了,今年十六岁。你别误会,我没有想要对托比怎么样,我只是想让它帮我实验一下刚刚做的飞行器。”

    戴维从斜跨的小包里,拿出一个造型有点像螺旋桨的金属杆。

    “我在普罗米炼金店做帮工,这是我自己制作的第一款炼金作品,我叫它螺旋飞行器。”戴维拿着手中小巧的螺旋杆,脸上露出沮丧之色:“因为材料缺少,只能作个迷你的飞行器,我自己无法用,我就想找个小型生物试验一下,所以,我看到这只鸟……”

    “噢,原来如此。”安格尔作恍然大悟状:“但是,鸟不是本身就会飞吗?”

    戴维愣了一下,猛地察觉到不对劲:“对啊!我怎么忘了鸟本来就会飞的啊!”

    戴维露出哭丧的表情,“唉,我还是去溪边抓只兔子来试验吧……”

    “没事,就让托比来试试吧,我让它在不涉及自身安危时,不使用翅膀飞翔。这样的话,就算失败了,托比还有翅膀,也不会摔下来。”安格尔对这飞行器也挺有兴趣的。

    他记得在魇界里摄录的炼金集册里,有好几种飞行器的动力图谱,也不知道戴维用的是哪一种动力装置。

    ……

    半晌后,螺旋飞行器安置到了托比的背上。

    “加油,托比!”安格尔作出鼓励的动作。

    托比用鄙视的眼光,瞟了安格尔一眼。安格尔凑过去时,托比一爪子糊在他脸上,得亏托比没亮利爪,否则安格尔脸上绝对是四个血窟窿,不过即使如此,他英俊的脸庞还是多了一个红印子。

    “起飞!起飞!”戴维带着美好的期翼,将所有的希望全放在了托比身上。

    戴维伸出手指,默默的将一股魔力注入到螺旋飞行器的能量源里。

    “用魔晶做能源太浪费,所以暂时先用魔力来代替能量源。”戴维解释道。

    随着魔力注入,炼金装置开始启动,杠杆上的红灯亮了起来,紧接着螺旋翼开始飞速旋转,在托比一脸懵逼的状态中,螺旋翼飞快的升空,不停的升空,继续升空,还在升空,升空,空空空……

    看着越来越远的小黑点。

    安格尔转过头看向戴维:“没有转向装置吗?”

    戴维无害的笑道:“我还没学习到那儿呢。”

    安格尔眼里冒出一团火:“那你做出来的飞行器有什么用啊!”旋即,抬起头焦急的喊道:“托托托比——把飞行器给丢了——”

    在云颠的托比,正思考着鸟生,它是继续飞下去呢,还是将飞行器拆了呢?这时,它隐隐听到了安格尔的叫喊,托比立刻作出了反应。

    翅膀一挥,背上的飞行器应声落下。

    接着,托比盘旋落下,最后落在安格尔的肩膀。

    另一边,戴维拿着碎成两半的飞行器,低着头走过来。

    安格尔以为戴维在心疼飞行器,正待上前安慰两句,毕竟是他让托比丢下来的。

    但安格尔凑近时才发现,戴维哪里在伤心,嘴角止不住的上勾:“嘿嘿嘿,飞行器飞起来了,太好了!我成功了!”

    飞起来就是成功?安格尔看着戴维,露出一脸的怜悯,这孩子的愿景可真小啊。

    但下一秒,安格尔的怜悯化为满腔怨怼。

    ——这种残次品,试验的时候能先说清楚吗?要不是托比懂人话,而且还会飞,否则这下绝对没救了。

    这虽然不是谋财,但却是害命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