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无心法师 > 第139章 相遇(书号:52496

第139章 相遇

作者:尼罗
    苏桃一边抽泣,一边晃着手电筒弯着腰往前跑。暗道长得无边无际,前后只有她粗重的**声音在回荡。此时距离她与无心相遇,还有四十分钟。

    无心依然东张西望的走在无人的小街上。小街一侧是成排的树木,树木之外则是荒原;另一侧砌了高高的红墙,红墙之内寂静无声。无心根据自己近几个月走南闯北的经验,猜测红墙之内应是一处机关,可到底是什么机关,就说不准了。

    低头系好空瘪瘪的书包,又把一身的蓝布工人装整理了一番,最后蹲下身,他紧了紧脚上回力球鞋的鞋带。球鞋是他在南开大学红卫兵接待站里偷的,当时几十个人睡一间大教室,他在凌晨清醒之后,下了课桌拼成的大通铺,低头看到地上摆着一双崭新的球鞋,便不声不响的穿了上,抱着书包悄悄溜出大学,直奔火车站去了。

    书包空瘪瘪,他的肚子也是空瘪瘪。文县当然也有红卫兵接待站,可是此地的斗争显然是异常激烈,火车站和主要街道都被游行队伍充满了,他一时竟然没有找到接待人员。没有就没有,他总有办法填饱肚子。仰起头望了望一人多高的红墙,他见墙头平坦,便起了主意,想要翻墙过去,探一探里面的情况。

    眼看左右无人,他后退两步一个助跑,“噌”的直窜上墙。双手攀住墙头,他摇头摆尾的扭了几扭,轻而易举的将小半个身子探入了墙内。居高临下的放眼一瞧,他就见距离高墙不远,便是一排整整齐齐的红砖瓦房。阳光明媚,天气和暖,瓦房的后窗户三三两两的敞开了,可见房中全都无人。至于房屋前方是什么形势,就不得而知了。

    无心轻轻巧巧的越过墙头跳了下去,猫着腰贴到大开的一间窗子下,慢慢抬头向内张望。房中靠窗摆着一张大办公桌,桌上堆着一沓文件,一支拧开了的钢笔,一把瓜子,几只柿饼。文件上面放了一盘红色印泥,印泥上面立着个挺大的木头印章。正对着后窗户的房门也开着,两名穿着旧军装的半大孩子大概是担负了卫兵的职责,背对着房内站在门口,偶尔左右晃一晃身体。

    无心一看卫兵的模样,就猜出此地应该是某处造反派的总部。缓缓直起了腰,他打开自己的书包,随即出手如电。不过是一眨眼的工夫,瓜子和柿饼就全砸在了小白蛇的身上。眼看办公桌下的抽屉没有锁,他一边瞄着门口卫兵的动静,一边慢慢拉开抽屉。一只手忽然变得无限大,他在抽屉里抓出了一大把全国粮票。

    小小心心的关了抽屉,他想要撤。临撤之前一犹豫,他一时使坏,把桌上的大红公章也一并揣进了书包。转身一窜上了墙头,他飞檐走壁的回到了墙外小路上。

    站在树后清点了贼赃,他把粮票数清楚了,放在书包里面的夹层口袋中;又把一沓文件打开了,仔细一瞧,原来不是文件,是一沓没抬头没落款空白介绍信。

    在当今的世道里,介绍信可是有用的好东西。无心把空白介绍信折叠整齐了,放在另一个夹层口袋里。公章他没仔细看,随手用纸包了扔在书包深处。抓起一把瓜子托在手里,他上了路,一边嗑瓜子一边往前走。许多许多年前,他记得自己是来过文县的,不过当年那个文县和如今这个文县,似乎完全没有联系。现在的文县是个工业区,因为有人在附近的猪头山里勘探出了铁矿,铁矿引来了一座钢厂,而钢厂发展壮大之后,新的大机械厂也在文县安家落户了。在县城里,土生土长的文县人占了少数,更多的居民是从外地迁来的工人家庭。单从繁华的程度来看,文县并不次于一般的城市了。

    瓜子磕了一路,无心越磕越饿,打算找个小饭馆吃上一顿。不料就在他咽下最后一粒瓜子瓤时,远方忽然起了一声巨响,是个大爆炸的动静。无心脚步一顿,同时就见一个灰头土脸的影子从树木后面爬上路基。手扶大树觅声远望,影子一哆嗦,随即就蹲下不动了。

    无心莫名其妙,因看来人耳后耷拉着两条毛刺刺的长辫子,可见是个姑娘,而且还是个小姑娘,便好心好意的上前说道:“你害怕了?没事,爆炸离我们远着呢,崩不着你。”

    苏桃含着满眼的泪水抬起了头,一眼瞧见了无心手臂上套着的红卫兵袖章。鲜红的袖章像是一泼血,刺得她双眼生疼。而她本来就蹲在倾斜向下的路基上,此刻一时受惊,失了平衡。抱着膝盖向后一仰,她未等说话,已是一个后空翻滚了下去。无心和蔼可亲的弯着腰,正被她脚上的解放鞋踢中下巴。啊呀一声仰起头,他舌尖一痛,已被牙齿咬出了血。而苏桃一溜烟的滚到了路基下方的野地上。四脚着地的爬起身,她惊慌失措的向上又看了无心一眼,同时一张嘴越咧越大,露出了个没遮没掩的哭相。

    无心揉着下巴,低头看她:“你没事吧?”

    苏桃想逃,可实在是逃不动了。两条腿打着颤撑住了身体,她抬手指向爆炸的方向,干张嘴发不出声,只用气流和口型说道:“爸爸……是我爸爸……”

    眼泪滔滔的涌出眼角滑过面颊,她豁出命了,在紊乱的气息中高一声低一声的告诉无心:“我爸爸死了……我无处可逃,你们要杀就杀,我没什么可交代的,我不怕死……”

    无心隐隐明白了:“你爸爸……”他思索着用了个新词:“自绝于人民了?”

    苏桃穿着一身半新不旧的军装,袖子偏长了,两只手攥成拳头缩在袖口里。身体紧张的向前佝偻成了一张弓,她在春日艳阳下哭得满脸都是眼泪:“我爸爸没罪……我爸爸没反对过**……”

    无心彻底明白了,眼看苏桃哭得面红耳赤,他有点手足无措,仿佛是大人没正经,把好好的孩子逗哭了。

    “别怕别怕。”他拍拍自己的胸膛:“我不管你家里的事,我是外地来的。你妈妈呢?一个人哭也没用,我带你找你妈妈去吧。”

    苏桃摇摇头,眼泪源源不断的流,哭声却是始终哽在喉咙里:“妈妈也没了,妈妈让人逼死了。”

    无心生了恻隐之心,扶着大树往下面走:“有话上来说,下面全是泥。你放心,我是过路的人,不会检举你,也不会揭发你。”

    避开昨夜小雨留下的一个个泥洼,无心从裤兜里摸出了一条手帕。迟迟疑疑的抬起一只手,他想给苏桃擦擦眼泪,可苏桃的年龄正处在小丫头与大姑娘之间,让异性拿不准应该如何对待她。眼看苏桃哭得直抽,无心一横心,一手托住她的后脑勺,一手用手帕抹了她的眼泪和鼻涕。满面尘灰随着涕泪一起被拭去了,苏桃在金色的阳光中微微扬头,显出了两道弯弯的眉毛,一双清澈的眼睛。眉毛的笔触是柔软的,眼睛的颜色是分明的,她张开嘴吸了口气,柔软的嘴角随之抽搐了一下。

    无心用手帕垫了手,最后在她的小鼻尖上又拧了一把:“别哭了,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苏桃摇了摇头,后脑勺的头发中分梳开编了辫子,清晰的发缝就摩擦了无心的手掌:“我不知道,我没有亲人了。”她抽了口气:“我爸爸是孤儿。”又抽气:“我姥爷是地主。”继续抽气:“去年他和姥姥一起,让造反的给——”最后抽气:“活埋了。”

    无心看她抽搭得直出汗,自己既问不出主意,她哭狠了没过劲,回答得也是辛苦。她肯定是走投无路了,自己若是抛了她不管,很不忍心。多俊俏的小姑娘啊,真要是落到造反派的手里,怕是死都不得好死。可若是管她,怎么管?

    “你要是信得过我,就跟我走。”他低声说道:“能往哪里走,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你要是不信我,我给你十斤全国粮票,然后各走各的路。怎么样?你说吧。”

    苏桃垂着头,不说话。

    无心看她不言语,就从书包里摸出了几张粮票,要往她手里塞。然而她把手往后一撤,却是不肯要。

    无心捏着粮票顿了顿:“你想……跟我走?”

    苏桃依旧是一声不吭。

    无心拉起了她的手,转身向路基走了一步。他走一步,苏桃跟一步;他停了步子回头看苏桃,苏桃深深的低着头,不理他。

    无心一笑,扯着她几大步跑上路基。在小路上站稳了,他给苏桃从上到下拍了拍灰,同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苏桃不敢出声,一出声就憋不住眼泪,只能蚊子哼:“苏桃,十五。”

    无心打开书包,想要拿柿饼给她吃。然而低头一瞧,他大吃一惊。原来书包里至少有五个柿饼,如今却是只剩了一个。剩下的一个,也被小白蛇咬上了。

    无心气得在蛇脑袋上凿了个爆栗,然后在书包里偷偷捏开蛇嘴,把柿饼从它的倒钩牙上摘了下来。还好,柿饼基本保持了完整,只是留下了两个洞眼,乃是小白蛇的牙印。白琉璃躲在小白蛇的躯体内,颇为不满的瞪了无心一眼。

    把从蛇嘴里夺下的柿饼塞到苏桃的手里,他像个大哥哥似的,拉起她另一只手向前走:“吃吧,你是个命大的,得好好活着。你活好了,你死去的亲人才能瞑目。”

    白琉璃躲在书包里,有日子没听无心说过这么通情达理的话了,便好奇的把脑袋伸出书包缝隙,想要窥视一下无心献媚的对象。哪知无心的感官十分敏锐,他的脑袋刚见天日,就被无心一指头又戳回去了。

    无心和苏桃无处安身,漫无目的的走过一条小街,迎面却是看到一座大校园。校门并没有锁,门口的木牌上写着一排黑字,正是“文县重型机械厂子弟第一中学”。

    如今的大中学校都停课了,操场一边的自行车棚里一辆车都没有,收发室也关了门,玻璃窗灰蒙蒙的。无心见状,心中一动,回头说道:“苏桃,我们进去瞧瞧?要是真没人的话,你找个地方先呆着,我出去买点吃的回来。”

    苏桃还捏着柿饼,不过能够抬头面对无心了:“嗯。”

    无心还拉着她的一只手,有时候感觉她是个小妹妹,很自然;有时候又感觉她是个漂亮姑娘,不好意思。探险似的进了校园,他和苏桃先往操场正中的教学大楼里走,大楼是三层,一进门不用远走,第一感觉就是久无人烟。无心走到了一楼的走廊尽头,把苏桃带进了一间空教室。空教室的窗户对着楼侧,他向苏桃吩咐道:“你蹲在角落里,不要轻易露头。一旦有人来了,你就跳窗户出去,往树丛里跑。我买了吃的就回来,你想吃什么?”

    苏桃低头打开书包,从里面掏出了两块钱递给无心:“我们搭伙……你出粮票我出钱吧。”

    无心真没钱,于是很痛快的接了钞票:“你想吃什么?”

    苏桃摇了摇头:“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无心答应了,又对她嘱咐道:“蹲好了,别打瞌睡,留神着外面的动静,记住我说的话。”

    苏桃立刻走到靠窗的墙角处,抱着膝盖蹲下了:“我知道。”

    无心看她好像缓过精神了,便放了心。打开一扇窗户半掩了,他对着苏桃又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向外走去。(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