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王爷你好贱 > 07 大结局③(书号:34731

07 大结局③

作者:末锦
    第二天晚上,朱无心换一件很透的睡衣就奔北望房里了。

    “北大爷,我们来圈叉!”

    北望正在画一份图纸,那笔头听到她这句话,愣是把纸给戳破了。头也不抬的从新扯了一张重画,“我现在有点忙,等会儿再说。”

    “那好,我等你。”朱无心说完,就跑一椅上坐着去了。

    当北望终于弄完了图纸抬起头来的时候,她已经彻底睡着了。

    怎么喊都喊不醒。

    当她醒来的时候,都天亮了。

    第二招失败,没事,她还有第三招。

    第三天晚上,朱无心把自己裹成一个粽,跳到了北望的屋里。

    “北大爷,我们来恩爱恩爱!”

    北望看到她的装扮,刚喝到嘴里的茶全喷了出来,“你嗑药了?”

    “我没嗑。”

    北望脱下自己的衣服遮住她裸//露出来的肌肤,“行了行了,甭闹了,天色已晚,赶紧回去睡觉。我听说

    你白天闹了一天了,快回去休息。”

    朱无心不乐意了,“北望,你不爱我吗?”

    “我爱。”

    “那为什么你不和我那个。”

    北望抚额,“无心,这种事情应该是男人提出来的。”

    “我就是看你迟迟没动静,怕你不好意思,才特别提醒你的嘛。”

    “我想等到我们成亲以后。”

    “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啊。不行不行,我们今天就那个了,”说着,朱无心就要去解他的衣服。

    北望猛地抓住她的手,“你很想吗?”

    别问的像她很饥渴似的。她这还不是为了以后着想。

    “来吧,别犹豫了。我都准备好了,我们随时都可以开始。你想先从哪个姿势入手,记得先吱一声。”

    “……”

    北望简直要被她打败了,“今天天色也不早了,你快回去休息。”

    “我要和你一起休息。”

    “来人啊,把她给我拖回去!”北望暴躁了,哪有女人像她这样的!

    没办法,北望硬是叫人把她给拖回了自己的屋里。

    没事,第三招不成功,她还有办法。

    第四天午。

    当看着北望把自己端来的那碗鸡汤喝下去后,朱无心奸诈的笑了。

    身体比他的理智更先发觉到了不对,北望腾地一下从椅上站起来,“你给我吃什么了?”

    朱无心得意的笑着:“大剂量的春/药。”

    “……”靠,才对她好点,她就什么招都用上了!

    北望不想做出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利索的点了她的穴道,自己则跳到池塘里硬是泡了一个下午才筋疲力尽的出来。

    末了,还把她给捆回了自己的屋里,坚决不让她再出来半步!

    第四招也失败了。

    没关系,她有最后一招杀手锏!

    第五天,一大早。

    北望正在浴池里沐浴。

    朱无心光着身就冲了进来。

    朱无心利索的跳进浴池,北望都没来得及看清楚她就已经凑上去亲他了。

    北望猛地把她推开,“你干什么!别玩火,马上滚出去。”

    “北望,你是不是男人?”

    “你找死是不是!”

    朱无心继续凑过去,又被他推开。

    朱无心揉着眼睛哭了,“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贱,我都主动成这样了,你还要拒绝我。”

    “你哭什么!”

    “我就想和你那个,你老不答应我!”朱无心知道这一别,或许以后都没有机会再见到了。她只是想把自己给他,为什么就那么难呢!!!

    北望被她哭的有点烦躁,“现在还不是时候。”

    “谁说不是的。我觉得现在时候刚刚好。没几天你就要启程了,你就和我那个会怎么了,反正我早晚也是你的人,早点和晚点有什么区别。”

    “你别哭了。”北望真的是拿她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她有没有什么时候能像一个稍微正常一点儿的女人

    的?

    北望搂过他,用湿漉漉的手去擦她的眼泪,朱无心趁势就吻上了他的唇,这一次,北望没有推开她。而是

    顺着她的意,与她提前“洞房”了。

    当北望抵达她身体的最内核的时候,她的眼泪浸湿了他的掌心,OMG,总算是成功了!!!

    你丫的北大爷,全天下最难搞定的男人,除了你没有别人了!——

    这一天,北望哪也没有去,而是与她在屋里撕磨了。这是第一次,也是他们的最后一次,就让她任性一下吧,此时此刻,她不想让北望离开她。

    直到第二天一大早,朱无心想要做的事情也做了,天一亮就开始朝着身侧的人嚷嚷起来,“起床啦。”

    北望翻个身把头埋在她的肩窝里,“我不想起来。我怕一睁开眼睛,发现这只是一个梦。”

    朱无心的心里五味陈杂的,转过身抱住他,“你看,我身上是热的,这不是梦。梦是没有温度的。”

    北望亲了亲她的脸,把她圈在怀里,“这样抱着你的感觉真好。”

    朱无心的神色黯了黯,半晌才又重新挂起笑颜,“北望,走,起床,我们买东西去……”

    朱无心拽着北望就去买了一大堆的东西回来,以前出门她老买自己的最好,可这一次,她买的所有东西竟然全都是北望的。

    回到家以后饭也不吃就开始分门别类的帮他收拾好,“这是春天穿的,这是夏天穿的,这是冬天穿的,我都摆好了。你要穿什么直接拿就行。还有,这个是暖炉,冬天的时候要是觉得冷,你就抱着睡。我在上面弄了两个口袋,你可以把手插在里面,还不会被烫到……”

    北望鲜少见到朱无心这么热情高涨倒持他生活细节的时候,隐隐约约的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你干嘛突然

    对我那么好。”

    朱无心笑得没心没肺,“因为我是你的人了嘛。”

    “……”

    就这样,两个人度过了很短暂却满是温暖的最后日。

    明日,整个复国大军就要启程了。

    当夜,北望被要求与她分开睡。次日一大早,北望就来喊朱无心,让他随着大军出发了,却没有想到,在

    推开门的瞬间,会看到床上**相对的两人。

    北望看到他们的时候,愣在原地,一张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惨白,过了好久才一字一句地问:“纯均,这是

    怎么回事?”

    朱无心假装很慌张的用衣服去遮自己的身体,“哎呀,北望,你怎么会突然来的?”

    如若现在捉///奸在///床的是别的男人,或许北望会毫不留情的上去杀了他。

    可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弟会和自己心爱的女人搅到一起!

    为什么是纯均,为什么偏偏是纯均!

    北望冰冷的目光像刀一样飞到朱无心的身上,朱无心却依然强忍着不让他看出自己的悲伤。

    北望什么也没有说,猛地把门一关,转身就走。

    朱无心呆呆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泪缓缓的流了出来。

    纯均看了看她,从她身边侧身而过,一件件把自己的衣服穿上,“快点收拾好自己,差不多,我们就走吧……”

    北望现在是一头愤怒的狮,明明还有一个时辰大家才动身的,却偏偏被他给喊了起来,他现在一分一秒

    也不想在这里多呆。

    怪不得她之前要对他那么好呢,原来是心虚了吧!

    亏得他那么爱她,她竟然敢这样玩他!

    “北望,无心和纯均还没有出来。”陆大夫看了看身后急忙凑起的队伍,对北望说道。

    “走了,不需要等他们。”北望冷冷的说着,带着大部队就前进了。

    而当他们启程前往京城的时候,朱无心与纯均则向着相反的反向离开了。

    “纯均,谢谢你。”出了北唐以后,朱无心就郑重的对纯均道谢。不论什么时候,纯均都不求回报的帮助着她,她对他的感谢,又岂止两个谢谢能够言明。

    纯均清冷的目光从她的头顶扫过,“你能陪我去一个地方吗?”

    朱无心想了想,点头答应,“好。”——

    朱无心这一路走的很是惆怅,所以步伐一直都很慢。为了转移自己的悲伤情绪,朱无心忽然想到了之前在梦香楼听到的关于纯均的“桃花传闻”。

    “对了,我以前听说宁帝曾下旨让你娶李将军的女儿,但是后来却自杀了。你有没有啥内幕向我透露一下啊,那个要杀了你为女报仇的李将军呢,死了吗?”

    纯均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关心起这种事情来。苦笑一下,“嗯。死了。”

    “那他的女儿呢?”

    “李蓉,也死了。她的确是自杀。她是一个很好的姑娘,可是,母妃走了以后,我已经无心在揪扯到皇宫这些事情里了。”纯均淡淡的说着,即使过了那么久以后,朱无心还是能从他的语气里感受到他浓浓的悲伤,“你知道我娘怎么死的吗?就因为一个妃,想把自己的妹妹嫁给我,我娘不同意,她就下毒害死了她。而李将军正好就是那个妃的哥哥。我对李蓉没有任何感情。所以,她就算自杀又与我何干。”

    纯均的目光看向天空之上,“皇宫是一个太过可怕的地方。”

    “纯均,你知不知道,其实有些时候,你是一个很脆弱的人。你比任何人都害怕失去,所以,你宁愿选择什么也不要,也不敢尝试去拥有。为什么你非要发终身不娶的毒誓呢,我一直相信这个世间总有那么一个人,是等着与你重逢的。”

    “因为我一旦不是处之身,就会死。”纯均云淡风轻的说着,“母妃在临死前,要我发毒誓,这一辈

    都不准娶妻,更不准和女人有染。对于母妃这样的女来说,活着,比死更重要,哪怕活着的时候要经历痛苦,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纯均的话让朱无心触动很深,虽然有些奇怪为什么纯均破身了就会死,但这毕竟是纯均的秘密,她也不好一直打听。

    而让她触动更深的是,纯均要去的地方居然是寺院!

    当看着纯均那一头墨色的长发一点点坠落的时候,朱无心突然觉得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宁静。纯均是一个很淡的人,淡到他的出现会让你觉得那是一抹烟云。只要一阵风吹来,就能轻飘飘的随风而去。

    或许对于纯均来说,出家是最好的选择了吧。

    他一直都是一个无欲无求的人,从小到大,对北望的亏欠他也早就还清。而对于自己所喜欢着的人,他却始终不能去爱,唯有遁入空门,舍弃一切杂念,做一个了无牵挂的人,这样,他才能一点点的回归平静,远离所有的纷纷扰扰,像他娘所希望的那样,好好的活下去……——

    北望的军队此时在朝着京城而去。

    而此时的北唐。

    在一个幽静的院落前。

    “回禀陛下,北望已经向着京城而去了。”公公凑到连瑕的身边小声的禀报着。

    连瑕摇着扇的手微微一滞,“朱无心在不在?”

    “好像不在。就连七皇也不在。”

    “让军队准备好吧。”连瑕收起扇靠到了摇椅上。

    “陛下,咱不回宫吗?”

    “皇宫里有各位大臣在。不需要朕回去。”连瑕桃花一样的面容上闪烁着浅淡的笑意,“朕要在这里等一个人回来……”

    任谁也不会想到,连瑕居然会气定神闲的在北唐晒太阳。而整装出发的北望大军们,则加速的向京城的方向涌去。

    所有人都斗志高昂,唯独北望在路上越想越想不通。

    为什么好端端的朱无心会和纯均扯一块儿去了?

    北望又联系了一下这几天朱无心的反常举动,突然把一年四季的东西都给他准备好不说,还非要在临走前做“他的女人”等等种种迹象。

    “朱无心不跟我们一起去吗?”夙玉不停的往后看,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景临了。

    景临也往后看了看,猜测道:“应该随后到吧。”

    “她真会来吗?”夙玉疑惑的问,“我总觉得她这些天怪怪的,老弄得跟诀别似的。”

    宛如一道金光闪过,夙玉的话让北望顿时豁然开朗,他明白了!终于明白这种不好的预感是什么了!

    他怎么就忘记了,纯均不能破处,不能沾女人的!这个秘密只有他和连瑕知道,他之前就顾着愤怒,居然把这事给忘记了!

    朱无心这是在演戏,她设计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要离开他,成全他,所以,她宁可他恨她,也要联合纯均一起演的这场戏,他怎么就那么傻!居然没看明白!居然让她给蒙过去了!

    她之前就有说过不希望生灵涂炭这样的话,她其实是不想他复国的,那么为什么她不直接跟他说呢!为什么为了成全他,她就非要离开他呢!!

    “方丈,我不想复国了。”北望把马缰一拉突然停下来对方丈说道。

    方丈愕然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北望斩钉截铁的说着:“我不想复国了。对于我来说,朱无心永远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没有她,就不会有我的今天。如果要失去她才能去换那些浮名,我宁可什么也不要。对不起。”

    “你现在说出这样的话太不负责任,这些跟着你的兄弟们要怎么办?”

    北望想到了朱无心曾说过的话,“如果真与连瑕为敌,那么,他们当很多人或许是整个大军,都要成为牺牲品。我宁可他们活着。方丈,你难道不觉得现在这样很好吗?百姓安居乐业,为什么我们非要破坏这一切呢?我压根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我只想要和我爱的女人在一起过日,如若你们当谁要来影响我的话,那就别怪我不近人情了。”

    北望说完,也不管在场的人有多么的讶异和失望,调马就走了。

    然而,幸亏他们走的并不算太远。赶回去用不了多少时间。

    可是,当他赶回到家里的时候,才发现,好好的家竟然烧成了一片废墟。

    废墟前,连瑕负手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里面。

    北望跳下马,冲过去就拽住连瑕的衣领大吼,“无心在哪?她在哪?”

    连瑕的眼眸里流动着让热难以看透的冰冷,“朕来的时候,这里就已经如此了。”

    “不可能的,她不会出事的不会的!”

    北望放开他,发疯一样的冲到废墟里就去找人。

    “哥,朕就知道,你早晚是要回来的。你太重情,不适合拥有江山。”连瑕的语气里有一种看透世事的沧桑和成熟,也不管北望是否能听到,依然淡淡的说着。

    经历了这一切的连瑕总算是成长成为那一个可以担当天下大任的天,那些炽烈的感情,也悄无声息的隐藏,再也没有人能够看到。

    “朱无心你给我出来!北大爷我回来了,你快出来!”北望艰难的在废墟翻来喊去,可是,仍然没有人回应他。

    “北望?”

    当朱无心灰头土脸的带着一帮救援人员赶来的时候,朱无心被废墟里那抹熟悉的红色给震惊到了。

    纯均剃度完了以后朱无心就快马加鞭的赶了回来,想给死去的人烧点纸祭奠一下自己的过去,谁想到会手欠烧错了地方,直接把房给烧了,好在家里就只有她一人。她跑出来后就去找人救援了,哪不知人是找来了,可是,房却没有了。

    不过,最让她震惊的自然不是房,而是突然回来的北望!

    北望看到她,喜极而泣,飞身落到她的面前就把她抱住,“你没事?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朱无心有点难以置信,他不是进京了么,“你怎么会回来了?”

    北望看着她的眼睛,兴高采烈地说道:“我想明白了,我不复国了,我要你,我只要你。没有你,我去夺那江山有何用。你明明不想我要去夺这江山的,你为什么不早说,你早说了我根本就不会去!”

    “我不想你做后悔的事情嘛。”

    “要是失去你,那才是我最后悔的事。”

    “……”

    北望的双臂一点点的扣紧,“无心,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

    这本是一个让人多么开心的时刻,可是,朱无心却没有办法给他多美好的回应,只能拼命抓他,“北大爷,北大爷我要死了要死了。快被你勒死了……”

    连瑕站在旁边看着他们紧紧的相拥在一起,嘴唇动了动,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转身,蓦然离去。

    救援人员看到情人重逢这一幕,都开心的起哄着,连瑕回过头最后看了朱无心一眼,那一抹幸福的笑颜终究是为他人而绽放,连瑕那张面若桃花的脸上荡漾起第一次见到朱无心时的那种浅笑,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从鼻息间缓缓流过,终究还是转身,一步一步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王爷》终于完结了~(≧▽≦)/~,首先,老末要感谢所有支持咱的亲爱们,没有你们的支持,咱也不能走到现在。还要谢谢那些给老末留言,送礼物送金牌送红包给推荐的朋友们,历时两个多月,这一路,感谢你们所有人与我一同经历着这个故事。

    王爷是我一直想了很久的故事,不管别人怎么看,这个结尾始终是我所有写的网里,最满意的一个。也是唯一没有偏离了我大纲走向的一个。如若你们觉得这个结局并不是他们所期望的那样,其实,只要往前重新寻找,整个故事连贯下来一看,你们就能发现老末在前面的内容里所埋下的线索,最终只能导致如今这个结局。

    很抱歉我还是1V1控,所以,只能让朱无心与其一位男主在一起啦。

    关于后面,有一点我不得不对各位说一声抱歉,因为时间的关系,老末月底必须要去倒持拍戏的事情了,实在没有时间继续写网。所以,只能在这段时间拼命的写啊写,后面的情节全部都以紧凑为主,节奏走的很快,没能多多写一写北妖孽和朱无心在北唐的生活小打小闹,就当是小小的遗憾了,大家有空可以自己一下哈……哇卡卡卡卡……

    至于我的儿们,其实每个娃老末都是很爱滴。

    连瑕的故事其实只是为了讲述一个很浅显的道理,爱情从来都不是公平的。不是说你付出的多,你就会得到相应的回报。反而,爱得越深的那一个,注定是受伤最深的。【原谅老末的心理阴暗吧╮(╯▽╰)╭】

    北大爷呢,更简单了,爱情是等来的,不是找来的。所以,亲爱的们,要是现在你还打光棍也无需着急,总会有那么一个人,是为你而存在的。慢慢等他的到来吧。

    还有其他的那些人们,每一个人的身上老末都赋予了他们当今时代人们所有的一些品质,而整个故事也说明了一个最常见的道理:计划始终没有变化快啊!!兄弟姐妹们,有些事情无须执着,顺其自然就好。

    所以,这个故事结束了,希望你们不单单只留下微笑,也能有所得。再次鞠躬,感谢,鼓掌,下台……

    (表示我现在很激动,今天鸡血打多了。)

    ps:【老末今年内,应该是不会再写网了,不过,写作是不会停止的。要是哪天乃们在书店看到咱,别惊讶哈,那就是俺啦……(^o^)/~咱回见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