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七十七章:煌煌汉威(2)(书号:13651

第八百七十七章:煌煌汉威(2)

作者:枪手1号
    连浩与岳冬两人被士兵引着走到了西配殿一边的书房内.两人心中忐忑不安,根本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命运,对于自己这些人曾经对齐人奴颜卑息的事情,他们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错,燕王抛下蓟城跑了,留下他们这些人面对着如狼似虎的齐军,就算奋起抵抗又能济得什么大事,最终还不是和那些傻瓜蛋们一样,横尸街道,血流盈野?为什么不留下有用之身呢,像这一次叶真率军抵达蓟城的时候,还不是自己这些人打开了城门,迎接叶真入城的.

    "见过大将军!"面对着叶真,两人先前想好的一些言辞却又不翼而飞了,惶恐和畏惧还是占了上风,在晃眼的甲胄和锋利的刀锋面前,任何的言辞都是苍白的.

    "坐!"叶真指了指面前的两张椅子,面无表情地道.

    "不敢,不敢,在大将军面前,哪里有我们的座位!"连浩谦恭地道.

    看着连浩,叶真无语地摇摇头,连浩他是见过的,不过那个时候,自己是随侍在叶相身后的一名侍卫,而此人却是叶相的座上宾,连家亦是燕国积年老牌贵族,虽说到了这一代已经势力薄弱,但毕竟是百年世家,在蓟城的影响力,仍然不容小觑,时过境迁,当年在叶相宴会之上谈笑风生的人物,现在在自己的面前,却活脱脱的一副奴才相.而岳冬比起连浩要年轻许多,与连家一样,岳家亦是渐渐在没落的老牌贵族之家.

    "坐!"他加重了语气.

    "是,是!"两位老贵族在如同冰山一般的叶真面前,额头上渗出汗来,端着架子坐在了子上,小半个屁股落在椅子上,这样坐着。∽↗頂∽↗点∽↗小∽↗说,x.只怕比站着还要吃力.

    "不知大将军唤我们前来,有什么吩咐?连家与岳家,愿意为大将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连浩终于镇定了一些,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对方既然对他二人还算客气,自然是有事要自己去办.

    叶真却冷笑了一声,"当初田单进蓟城的时候,你们也是这么说得吧?"

    二人的头垂得更低。不敢接嘴,好在叶真讥刺了这一句之后,便转换了话题.

    "如今田单被我们困在辽西,覆亡只在旦夕之间,其余的齐军亦被我们赶出了国境,大燕全国都算是光复了."顿了一顿,叶真看着对面两人,意味深长地道:"但我们的大王却还在流亡,你们说这该怎么办呢?"

    岳冬连连点头。"是啊是啊,大王在外面流亡的确不像话,这有损于我大燕的国威和形象,是应当将大王迎接回来."

    叶真眉毛一挑。笑而不语,另一侧的连浩脸上的汗立时便流了下来,王八蛋的岳冬,真是不晓事啊。还是脑袋里灌满了浆糊,连叶真话里的意思都听不出来?

    他一下子跳了起来,义愤填胤地道:"岳冬这话说得差了。想咱们那位燕王,偏信奸佞,排斥忠良,将好好的一个大燕弄得乱七八糟,齐人攻城,身为一国之主,竟然弃子民而独自逃亡,将满城百姓丢给残暴的齐军,这样的王,有不如无.他还有脸面回燕国吗?就算他想回来,咱们大燕百姓能答应他回来吗?"

    叶真终于第一次在脸上露出了些许微笑,轻轻鼓掌,"此言深得我心,可是大燕必竟不能一日无主啊?燕王不回来的话,此事怎么解决呢?"

    岳冬终于反应过来了,在连浩说话的时候,一直在幽怨地看着对方,心道该死的,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啊,高远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无不指向一个目标,那就是要掀了燕王的宝座,自己坐上去,自己的脑袋真是进了水了,居然还说要迎燕王回来,这不是让面前这叶真痛恨么?此时听到叶真的问话,赶紧猴急猴急地跳了起来,抢在连浩之前,大声道:"燕王无德,无信,无义,已没有资格来做我们的王,而征东军都督高远高都督,这些年来,一直奋战在抗击东胡第一线,北取匈奴,东灭东胡,替大燕开疆拓土,打下了偌大的江山,试问整个天下,那个不服?谁人不敬,我大燕需要的正是这样有开拔进取之心的君王,我以为,当废燕王姬陵,请高都督入蓟城,成为我们大燕新的王."

    两人如此上道,叶真心中自也是快活得很,脸上却还是一脸的为难之色,"话虽是如此说,但姬家,毕竟当了数百年燕国的王上,此事,怕是有些不好办啊?"

    "好办,好办!"连浩被岳真抢了话头,此时不敢再落后,立即道:"大将军只需将此事交给我们来办,不出一月,我们一定让这蓟城上上下下,都弃姬陵如鄙履,而视都督为圣明."

    "好!"叶真霍地站了起来,上身前倾,俯视着二人,"此事就交于你二人去办,如果办好了,不说别的,我叶真保你们连家,岳家,富贵荣华连绵不绝,延及子孙.如果办不好,哼哼,你们想来也知道,这蓟城之内,想要再找几个能办好此事的人,也不会少了去."

    "在下一定能办好!"连浩与岳冬两人赶紧道.

    "那就好,我会拨一些人给你们听用,这件事要抓紧."叶真笑了笑道:"办此事,想来也要花不少银子的,花多少,尽管开口向我要."

    "不敢,为都督办事,那是我们的荣耀,怎么还敢向大将军您要银子,这点小钱,在下等人还是拿得出来的,大将军只管听好消息就是了."连浩道.

    "嗯,你有这份心是极好的,也不瞒你说,如今我们手头是有些紧."叶真呵呵地笑了起来,"第一步是蓟城,第二步是其它州郡,至于我们征东府实际控制下的区域,你们就不用操心了."

    那霸与孔方跨进了书房,盯着连浩岳冬两人离开的背影,那霸往地上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真是两个小人,看着就让人生气."

    "小人有时候有小人的用处,有此事情,他们办起来,可比我们有效率得多,也比我们熟练得多,这件事,要操作的天衣无缝,而且不能由我们来做,这样便显得太着痕迹了."叶真提起桌上的水壶,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水,"坐下说吧!"

    "要我说,那有这么多麻烦,都督如今平灭东胡,横扫齐军,声望之浓,只怕便连燕国开国的祖宗,都没有这等威势,带上数万铁骑,堂而皇之地进蓟城,坐上宝座,那个敢说个不字?哪个敢滋牙,我那霸活撕了他."那霸大大咧咧地道.

    "这可不是打仗那么简单!"叶真好笑地看着那霸,"人心这东西啊,有时候是最难以让人琢磨的,都督不但要成为王,还要名正言顺,是顺民心,顺天意,只有这样,才会少去许多麻烦,算了,那霸,这事儿对你来说,理解起来的确有些困难,你啊,就管好你的军队好了.孔方.库里还有多少银钱?"

    孔方听到叶真问起这件事,立马便苦了脸."大将军,齐军撤退的时候,那叫收拾得一个干净,库房里连耗子只怕都活不下去,别说银钱了,啥都没有给我们剩下,田富程这狗杂种,下手真狠."

    叶真身子向后一仰,"这下可麻烦了,咱们这一回是穷大发了,大军进了蓟城,竟然身无分文了."

    "要不然去化化缘?蓟城这么多富贵之家,大商人,大贵族,弄点银子不算太难吧!"那霸在一边出主意.

    "如果是以往,那倒也没有问题,但现在,我们需要筹划都督的这件大事,此事就不宜再做了,这些人被齐军刮过了一遍,如果我们再来一趟,心中必有怨气,于现在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无益,算了,告诉弟兄们,先熬一熬,过了这段时间就会好的.那霸,你带着你的部下,先将天河郡其它的重要城镇都控制起来,记好了,现在咱们要给都督攒名声,你下去之后,可不能肆意乱为,要是让我听到风声,饶不了你."

    "大将军放心,咱们征东军军纪森严,我就是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胆啊!"那霸笑道."不过要是有人主动来劳军,我也不能将人拒之门外吧!"

    叶真哈哈一笑,"你心里那点小九九,不要当我不知道,总之一句话,现在我们需要稳定,需要全国上下对都督都赞不绝口,需要全国上下,遗忘了那位还在外面流浪的燕王姬陵."

    "孔方,你协助我控制整个蓟城,你对蓟城熟悉,其次,你想想办法,联系上你的父亲,能回来就回来吧,不要跟着姬陵一条道走到黑了,而且因为你的缘故,那边也不见得还能容得下你父亲啊,提醒他注意安全."

    "是!"孔方连连点头."只是父亲那性子,只怕很难劝得转?"

    "你错了!"叶真摇摇头,"从你父亲让你带着子弟兵加入我们征东军来看,他绝不是那种食古不化的人,他做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对得起姬陵了,告诉你父亲,哪怕他单身一人回来,我们也是欢迎的."(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