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七十六章:煌煌汉威(1)(书号:13651

第八百七十六章:煌煌汉威(1)

作者:枪手1号
    叶真策马缓缓行进在蓟城那条直通往王宫的大道之上,街道的两侧,征东军士卒肃然挺立,在叶真的后方,并排骑在马上随着叶真向前的是那霸与孔方,看着道路尽头那座辉煌的宫殿,两人心中都是感慨万千.

    那霸在十年之前,还是一个小小的兵头,手下不过百来个手下,饥一顿饱一顿,朝不保夕,过得凄惶无比,但自从高远横空出世,成了他们的头头之后,这日子便一天天好起来,好得有时候那霸简直觉得自己就在梦中.

    那霸没读过什么书,当兵头的时候,除了会写自己的名字之外,扁担大的字识不得一萝筐,最大的理想,不过是存几个私房钱,找一房老婆而已,但现在,自己已经是征东军一军之长,手下可统之兵可达到两万余人,虽然这个数目一直便没有达到过,但那霸坚信,不久的将来,自己的确可以指挥两万大军在这片大陆之上驰骋纵横.

    望着不发脾气处巍峨的王宫,那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力让自己的心绪平复下来,那时的自己,何曾想过有一天,自己可以这样堂而皇之的纵马行进在这条大道之上.曾经的筷,连去辽西城都是一种奢望呢!

    自己的荣耀都是都督赐予的.那霸对高远的态度从最当初的怀疑,佩服,到现在的死心塌地的崇拜.在扶风军刚刚站稳脚跟的时候,高远便逼着他们读书识字,初识文墨的曹天成是他们几个人最初的老师,有时候高远也会教他们,那一段日子是那霸觉得生不如死的日子,训练让**仙欲死也就罢了,这读书识字对他而言,简直比死还难受.

    但现在。↖頂↖点↖小↖说,x.那霸无比感谢当年那一段痛苦的日子,没有那时的学习,何来今天的那霸?如果不读书识字的话,怎么可能当上一军之长,怎么可能指挥数万大军?

    扫眼看了一下四周,那霸将身子在马上挺得更直了一些,在这里,只有自己是当年的扶风军出身,这是那霸最为骄傲的地方.自己是都督最初的班底,跟着都督参与了所有过去扶风军现在征东军的战役.征东府的崛起。那里面亦有自己的血与汗.

    今天自己是代表着扶风军,代表着都督来的.

    那霸是骄傲的,而与他并辔而行的孔方的心思此时却复杂得多了.这条大街,远处的那些宫殿,于他而言并不陌生,但此一时也彼一时,旧时走在这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但今天。却当真是感慨万千.

    此时此地,他不得不佩服父亲的远亲卓识,但同时,却也为此时在曲沃的父亲担心着。父亲安排自己带着五千子弟兵投了征东军并不是什么秘密,当姬陵等人走投无路的时候,会不会迁怒于父亲呢?看着叶真纵马直奔王宫的架式,孔方已经明白了征东军最真实的想法。那就是由高远取而代之,这便使得征东军与旧燕再无任何回转的余地,必成生死之敌.

    叶真脸色似铁。猛勒战马,马儿轻嘶声中,停了下来,叶真翻身下马,抬眼仰望着自己面前的台阶,那高高的台阶之上,便是燕国君王临朝问政的大殿,而在这台阶之下,便是当初的叶天南夫妇毙命之所.

    当时鲜血曾经染红了这一片地面,现在当然看不见丝毫的踪迹,叶真缓缓地跪了下来,向着这片土地重重地叩了三个头,重新站起来,手扶着佩刀,大步向着台阶之上走去.

    大殿之前,站着两排征东军士兵,看到叶真大步而来,便欲推开大殿之门.

    "慢着!"叶真竖起了手掌,制止了士兵们的行动,看着那紧闭着的厚重的大门,叶真道:"这扇大门,就让他这样紧闭着,尔等好好地守在这里,因为有资格亲手推开这扇大门的,只有都督本人."

    "遵命!"士兵们大声应道.

    "那些人在哪里?"叶真问道.

    一名军官向前走了两步,躬身道:"回禀司令官,燕王妃以及随身侍女被关押着东配殿,而蓟城内那些达官贵人,能找到的,现在都关在西殿当中."

    "走吧,我们先去见一见楚国公主!"叶真转身往东配殿里走去,孔方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注意到,叶真称呼的是楚国公主,而不是燕王妃.至于那霸,却没有这个细腻心思了,在他看来,管她是楚国公主也好,还是燕王妃也好,都是征东军的猎物.

    东配殿的大门缓缓被推开,空旷的殿室之内,廖廖几个宫女惊慌失措地看着走进殿来的叶真,而在殿角一个阴暗处,一个女人将自己卷成一团,瑟缩地倚在墙角,头低垂着,身子抖动得厉害,从叶真这个角度看来,只能看到那个女人精致的侧脸.

    "漱玉公主?"叶真向着角落里的那个女人走了过去.

    叶真这一叫,眼前的这个女人却突然惊声尖叫起来,整个人向内缩得更紧,双手紧紧地抱着膝盖,"不要过来,不要碰我!"

    叶真后退一步,目光转向那几个趴伏在地上的亦在发抖的宫女."这是漱玉公主?"

    几个宫女连连点头.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叶真面向着漱玉公主,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仪:"公主殿下,末将是征东军中央集团司令官叶真."说完这句话,突然想起眼前这个女人或者根本不知道自己这官职代表着什么,便接着道:"嗯,便如同贵国的屈完将军一般,末将奉高都督之命,进攻蓟城,现在齐军已经被我们打跑了,您安全了!"

    "征东军?"漱玉公主抬起了头,眼神之中仍然带着惊恐与迷芒,"征东军,大燕的征东军!"

    叶真眉头皱了起来,他很不喜欢漱玉公主的这句话,但很显然,他无法与一个惊恐的女人去理论.眼下,只能先安住这个女人的心.只能点点头,"是的."

    漱玉公主的反应。完全出乎了叶真的意料之外,这位金枝玉叶竟然从地上嗖地一下窜了过来,双手抱住了叶真的一条腿,大声地号哭了起来.

    这一下叶真可是有些吃不消了,高举着双手,不知要怎么样才好."你们,你们几个,还不快过来扶起公主?"他大声叫着那几个宫女.

    几个宫女连滚带爬地过来,想要拉开漱玉公主,好不容易将漱玉公主拖开。看着被宫女们拖开的漱玉公主还在大声哭号着向自己伸着手,叶真不由暗暗摇头,一位金枝玉叶的公主,是受了多大的磨难和惊吓,才变成这个模样啊!

    "孔方!"他大声叫道.

    "到!"孔方赶紧从殿门口跑了进来.

    "蓟城你人头熟,对了,西配殿里不是还关了不少达官贵人和他们的家眷么?去找几个稳重的,晓事的,来服侍公主。顺便让公主明白发生了什么."

    "是!"

    叶真向着被几个宫女强按着的漱玉公主,躬身行了一礼,"公主却请先休息吧,明天我再来探望公主."

    大步走出东配殿。叶真向着西殿方向行去,与东配殿内的空旷不同的是,这里挤满了人,这些都是蓟城之中有名有姓的曾经的大人物。但现在,却被像猪羊一样关在这里.上百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齐在一起.

    孔方带着士兵。从内里直接挑出了四五个妇人,大多是年纪在四五十岁上的妇人.

    "孔方!"有人认出了这个年轻的将领,顿时如同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这些人纷纷拥向孔方.

    "孔方,我与你爹可是莫逆之交啊!"

    "孔方,你小时我还抱过你啊!"

    "孔方,救救你叔吧!"

    看着拥过来的人群,孔方冷冷地一挥手,身后的士兵呛的一声拔刀出鞘,雪亮的钢刀显然吓出了这些人,拥济的人群像遇到礁石一般倒卷而回."瞎攀什么交情?我孔家,可没有你们这些朋友!"

    蓟城被破,除开姬陵逃走之外,蓟城之内,敢于反抗的燕国贵族,几乎已经被屠绝,这些人,只能是一些见风使舵,贪生怕死的小人.

    叶真厌恶地看着这些人的面孔,如果不是以后还用得着这些人,他真想下令士兵将这些人杀得干干净净.

    与进东配殿不同,进西殿之时,叶真身边可是跟着两排全副武装的士卒,铿锵整齐的脚步声吸引了这些人的目光,他们一齐转头.

    "叶真,是叶真."内里又有人大叫起来."叶真,叶将军,我与叶相是朋友啊!"

    叶真哈哈一笑,"朋友?据我所知,叶相的葬礼之上,只有荀修荀先生以及宁馨宁小姐出现,请问这位朋友,那时你在何方?"

    此语一出,发话的人顿时哑然.叶真鄙夷地扫视了众人一眼,"推举几个能话事的人来见我吧!推举完后,其它的人,可以先回去了,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回去之后,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随时等候召唤,如果敢耍什么花样,那便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

    听到叶真的话,殿里先是一片寂静,接着便如同菜市场一般吵闹起来.谁也没有想到竟然能这样轻易脱身,平时的德高望重,此时却成了负担,那霸抱着膀子靠在殿门口,笑咪咪地看着这群人互相说着对方德高望重,险些喷了出来.

    "小孔,你说这帮小丑咱们留着他们干什么呢,还不如一刀砍了来得干净呢!"看着从身边走过的孔方,那霸问道.

    "他们当然还有用处!"孔方低声道:"这些人都是燕国的贵族,而且是一些软骨头的贵族,都督要正大光明地进蓟城,可还得指望这些没骨头的家伙呢!"(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