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七十三章:日出东方(98)(书号:13651

第八百七十三章:日出东方(98)

作者:枪手1号
    齐国,距离荣城十里处,田富程的脸色阴沉得如同能滴出水来,作为大军前锋的朱巍在荣城吃了闭门羹,本以为事情作得天衣无缝,自己的回军也迅速之即,哪怕有人想要告密,也不可能能躲过自己的斥候们的搜捕,往齐国的道路都已经被封死了,荣城凭什么就能,就敢将自己的军队拒之门外.

    "田将军,那个荣城县令无礼之极,不但闭门不允我们进城,更不答应为我们提供粮草,还在城头之上破口大骂将军您!"想起那县令所骂提不堪入耳的话语,朱巍脸色难看之极.

    "这个县令骂什么?"田富程喝问道.

    "将军!"

    "说!"田富程厉声道.

    "他,他骂将军您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简直是旷古以来第一无耻之徒,他说如果将军您但凡还有一点点羞耻之心,就应当率领大军去攻击征东军,救出相爷以及那数万齐国子民."朱巍垂下头,低声道.

    "混帐!"田富程顿时暴怒,"朱巍,去,带着你的部队,给我攻下荣城,我倒想看看,这个吃了豹子胆的荣城县令,到底有什么本领,给我将他活着带到我的面前!"

    "遵命!"朱巍看着脸色扭曲的田富程,没敢再说什么,转向便走.

    霍思危与汪沛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不妙的神情.霍思危站了起来,走到田富程的面前,道:"二公子,情况只怕不妙,看样子,我们离开琅琊的真实情况已经为国内所知晓了,现在不是在荣城纠缠的时候,这个荣城县令不过芝麻大小的官儿罢了。︽頂點小說,x.两个手指头就捻灭了他,而且什么时候不能收拾他呢?"

    田富程红着眼睛,恶狠狠地盯着霍思危,"你到底想说什么就直说."

    "二公子,即墨,我们现在必须马上发兵赶到即墨,如果不能迅速拿下即墨,那我们就无法按照预期的时间赶到临淄,不拿下临淄,二公子。那才真是不妙啊,让大公子有时间组织起兵马,那齐国,就会陷入旷日持久的内乱了."霍思危大声道.

    田富程咽了一口唾沫,霍思危的话,让他稍稍恢复了一些理智,在屋里转了几圈,转过身来,看着霍思危。"霍将军,便由你率部马上赶赴即墨,用最快的速度拿下他,主力还要在这里等一等。我必须筹集到足够的粮草,本来以为可以在荣城能补给到足够的粮草的,但现在看来,还要费一翻手脚."

    霍思危点点头。"那好,我先去,希望即墨还没有作好准备。我们能一战功成."

    田富程转头又看向汪沛,"汪将军,你往顾城走一趟,看看从那里能不能得到更多的补充,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我的那位兄长,好像得到消息了,他已经有所防范了."

    汪沛无言点头,心中却是有些惶恐,如果让田远程提前得到了消息,这数万人的大军,面临的困难只怕要比想象中的大得多,大公子控制着中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如果二公子不能以最快的速度拿下临淄,抓住大公子,那前景只怕很是不妙.

    当霍思危在数天之后抵达齐国五大重镇之一的即墨的时候,他看到的是戒备森严的即墨城,而城上招展的将领,显示着在这里担任着防守的是齐国国内赫赫有名的老将邹章.此人是齐军元老,亦是田单当年发家的老兄弟之一,田单坚定的支持者,虽然现在因为年纪过大而退出了军伍,但在军中的威望,仍然不容小觑.

    看到城上白发飘飘的老将邹章,霍思危心中不由一阵阵发虚.

    "霍思危,你给我滚出来."正当霍思危心虚的时候,城上却突然传来一声怒喝,霍思危抬头,便看到城头之上,邹章双腿叉开站在城垛之上,手里提着一柄刀,正直直地指着自己在怒喝.

    霍思危头皮一阵发麻,缓缓纵马上前,"邹老将军,请恕末将甲胄在身,不能全礼了."

    "混帐小子!"邹章破口大骂,"别忘了你是怎样爬到今天的位置的,老子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着力提拔你这个白眼狼,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

    霍思危苦笑,双手抱拳,"老将军,此中情由,一言难尽,末将自有难言之隐."

    "你有个屁的难言之隐,但凡你还有半点良心,半点忠心,马上给我挥军去将田富程打垮,只要你能做到这一点,我仍然可以保你无事,荣华富贵一生."邹章喝道.

    霍思危缓缓摇头,自己在田单面前已经做了背叛者,如果田单回来,自己难逃一个死字,而就算田单回不来,大公子就能饶了自己?霍思危很清楚田远程的性子,那与老相爷是一样一样的.

    "老将军,请恕末将不能奉命!"他抬起头来,"既然是老将军在即墨,末将当退避三舍以示敬意,但明日再来,必将全力攻城,老将军,告退了!"

    霍思危向城上深深地行了一礼,一拨战马,向后退走,他的一万兵马,也旋即缓缓退去.

    听着后头邹章滚滚而来的痛骂之声,霍思危脸上发热,但却强忍着置之不理,率军渐渐远去.

    看到霍思危离去,邹章从城头之上一跃而下,伸手一抹脑袋上的冷汗,"好险,幸亏来得是霍思危这混球,这要是换了汪沛,今儿个即墨就危险了."

    在他身后,驻守即墨的大夫陈戴佩服的五体投地,冲着邹章竖起了大拇指,"老将军好威风,一语便喝退了霍思危的上万大军."

    邹章出了一口长气,"威风个屁,你没有看见我两条腿都在打颤了么?霍思危在老子还当将军的时候,只是一个小小的牙将,是老子一步一步将他提拔起来的,这小子打仗厉害,但人也还挺有情意,今日他退去,那是念了老子过去的一点香火之情,但这小子说到做到,明日再来,必然是全力以赴,马上布置城防吧,明天,只怕便会有一场血战."

    陈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同室相煎,真是何苦来由?"

    邹章冷笑,"这算什么?田富程这个狼心小子想取田相而代之,或者还有更大的野心,想要做到这一点,哪有不血流成河的道理?你没有看到,临淄已经血流成河了么?"

    邹章抵达即墨,只不过比霍思危早了小半天而已,整个城池的城防根本就还没有来得及布置,即墨本来是齐国东北部重镇,一向有重兵把守,可惜这里的大军都被田单带走了,现在正困在辽西,随邹章匆匆赶来的不过只有三千临淄的卫戍部队,在没有做好城防的情况之下,霍思危如果全力发动猛攻,只怕邹章根本就守不住,好在兵行险招,竟然让霍思危退走了,为即墨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霍思危在稍晚一些时候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的斥候告诉了他,邹章也刚刚抵达即墨,而且援军只有数千人的时候,霍思危先是一怔,接着便是大笑起来,"想不到邹老将军居然也学会了耍诈,他在年轻的时候,可是一个以打仗不管不顾,只要痛快就好的将领,罢了,既然已经答应了老将军,那便给他一天的时间,区区三千人,防守即墨这样的大城,只怕处处都是漏洞."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霍思危心下已是大定,拿下即墨,田富程的军队便能控制住整个齐国东北部,不管临淄那边是怎样的反应,这支大军总算是有了立足之地.

    但稍后从主力那里传来的消息,却让霍思危的高兴劲烟消云散,朱巍拿下了荣城,生擒了那名荣城县令,将他送到了田富程的手里,这位田二公子,竟然亲自拿着小刀,将这位县令一刀一刀地活剐了,而送信的信使说这位县令至死都是骂不绝口,直到田富程命人拔出了他的舌头.

    霍思危叹了一口气,这又何必?杀则杀矣,如此杀法,或许能震慑一批人,但只怕负作用更多,田二公子在城府方面,终是还差了田大公子一筹,可是自己现在还有回头之路吗?但愿自己决定跟随的这个人,能够一天一天的成熟起来.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刚刚蒙蒙亮,霍思危的大军再一次向即墨开进,一夜的功夫,他的军队之中已经多了无数的攻城器械,这些,都是昨晚临时赶制出来的.即墨大战一触即发.

    就在齐国内战拉开序幕的时候,在齐国的五都之一人莒所属的临沂,楚国大将屈完正皱着眉头看着从他面前走过的一批批军队,这些从楚国各地征召而来的守备军队,在屈完看来,完全就是一支垃圾军队,高强度的行军已经淘汰了一批,现在他正在展开残酷的训练,淘汰率只怕要达到百分之五十以上,等到这一切完成,从各地出发赶到这里总计超过十万人的军队,了不起最多还有五万人.

    不过也够了!屈完在心里道,齐国人自己马上就要打起来了,这可真是楚国的好机会,如果能拿下临沂,近而拿下莒,然后再趁机而动,掘得更多的利益.(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