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77|亲亲小说网-我爱小说! - U乐国际娱乐老虎机_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_www.youle88.com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七十一章:日出东方(96)(书号:13651

第八百七十一章:日出东方(96)

作者:枪手1号
    檀锋盯着张说,一字一顿地道:"你们秦人志在灭六国,一统中原,这与我的志向背道而驰."

    张说呵呵地笑了起来:"您的志向?檀大人,请恕我直言,如果燕国有我们大秦这么强大,您只怕同样会做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不是吗?力强者胜,力弱者殆,我们大秦当年无论是领土还是人口,都远远比不上中原六国,但现在,我们最强大,你们失去了最佳的时间,这不是我们的问题,而是你们的问题."

    张说的凌厉反击让檀锋沉默了下来,半晌才道:"你说的不错,这是我们的问题."

    看着檀锋的反应,张说满意地微笑起来,对方的心理防线已经成功地被他找开了一道裂缝:"檀大人,燕国已成昨日黄花,高远击败田单之后,马上就会入主蓟城,您难道认为他还会竖起大燕的旗帜吗?嗯,也许会,那个时候,他会强逼燕王姬陵返回燕国,先奉姬陵为主,过上一段时间,或者姬陵便会暴毙,又或者来一出禅让的戏码,不是吗?我不认为您和您的大王还有翻身的机会."

    "真到了哪个时候,檀大人您何去何从?好像您与高远之间的恩怨缠杂不清吧?宁馨此人您应当很熟识吧?"张说问道.

    檀锋眼光一闪,"这关宁馨什么事?"

    "据我们所得到的消息,宁馨现在是征东军监察院的副院长,位高权重,当然,还有一些小道消息,称高远将会娶宁馨为妻.此女之父死于檀大人之手,她曾策划过一次暗杀您的行动,只是未成功而已.高远虽然多善待投降于他的前燕国高官将领,但檀大人您恐怕不在此列。▲∴頂▲∴点▲∴小▲∴说,x.而且在我看来,以檀大人的心性和骄傲,亦不会向高远屈膝吧?"

    自从宁馨进入征东府之后,外界对她的了解便完全断绝了信息来源,檀锋亦不知道她究竟在干什么,此刻听到张说的话,吃惊之余,却并没有张说希望之中的愤慨,反而喃喃地道:"原来她要嫁给高远了么?也算不错吧!"

    张说有些吃惊地看着檀锋的反应,从黑冰台得来的情报。檀锋对宁馨是异常**慕的,即使是宁馨策划了一次差点要了他性命的暗杀,在事后,檀锋也并没有对宁馨穷追不舍,本以为抛出这一重磅消息会让檀锋暴走,不想他竟然是这个反应.

    好在檀锋接下来的话,让他终于吃了一个定心丸,"我自然是不会向高远低头的,张大人。不管我们之后怎么样,我永远会是征东军的敌人."

    张说心中大乐,连连点头:"我家大将军亦是扶风人,而且大将军过世的父亲大人对高远是有极大恩情的。但最后高远是如何对待我家大将军的想必您也知道,如果不是大将军福大命大,只怕早已烂死在监狱中了.此等深仇,我家大将军亦是刻骨铭心。既然檀大人您与高远亦是结怨极深,何不与我家大将军联手,一起对付高远?魏国迟早是我们的猎物。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大秦便可以直接与高远交手了,您还怕没有复仇的机会?别看高远号称不败战神,那是没有碰上我们大秦勇士而已."

    檀锋挥挥手,"兹事体大,容后再议吧,再说了,曲沃,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

    张说微笑道:"恕我说一句不敬的话,在曲沃,燕王姬陵只不过是一个摆设而已,真正话事的人,唯有您与周玉周太尉而已,周太尉虽然是传统的军人,但并不刻板,眼下的局势,相信周太尉也心中清楚,大燕已再无翻盘的机会了.而淳于燕大人,以前只是一个内史,专司外交,在曲沃,只怕没有什么发言权吧,最有可能的一个障碍,唯有孔德而已,但只要檀大人与周太尉两人下定决心,孔德也翻不起什么浪花吧?"

    "你倒是将曲沃的内情打探得很清楚!"檀锋冷笑道.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虽然是说领兵打仗的将军的,但用在我们这些人身上,倒也并不失当."

    "我派人送你去见周太尉吧,你先见见他再说."檀锋叹了一口气,转头看着黑漆漆的窗外,"人,总是要活下去的."

    齐国,临淄.田远程处理完了一天的公务,坐在一辆外部朴素,内里设置豪奢无比的马车之上,正疲惫地揉着太阳**,身侧,两个侍女跪坐两边,正乖巧地替他轻轻地捶着双腿.

    田单远征,留在临淄看家的他,所操的心,可比田单在时,不知困难了多少倍,田单在临淄之时,齐国上下,都是乖乖的如同一只只小绵羊,对田单的话,不敢有半点违逆,但田单一走,换了田远程主事,不和谐的声音便不曾间断,不论是在政务之上,还是在军务之上,总是有无穷的杂音出现,这些人或者不敢当面与田远程叫板,但暗底里却是下绊子,使阴招,寸出不穷的招数让田远程烦不胜烦.

    他曾经试图以怀柔的姿态来包容这些人,也适时松一松一直被父亲勒得太紧的嚼头,但他的怀柔立时便被一些人视为了软弱,一场针对田家的阴谋在临淄上演,这件事终于使得田远程勃然大怒,一直藏于鞘中的利刀愤然举起,临淄顿时血流成河,一夜之间,十数个家族被铲平,上千人或被杀,或流放到大海中的一些孤岛之上自生自灭.

    这一杀,也让田远程收获到了畏惧,从哪以后,杂音便小了许多.

    内部总算是安定了下来,但外部的威胁却旋即而至,楚国数万大军兵发临沂,虽然从临沂传回来的消息,这支人数众多的楚军并不是楚军的精锐,而是各地的守备军,互不统属,战斗力极其有限,对临沂的驻守齐军威胁不大,但这支军队的指挥者屈完,却让田远程提高了警惕,屈完是楚国太尉屈重的亲弟弟,但此人却并不是依靠着裙带关系成为楚国的将军,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靠着战功一步步走起来的,此人与秦军打过多年的仗,虽然胜败参半,但考虑到秦军与楚军战斗力的差别,此人已经是相当厉害了.

    如果楚人只是威胁,就不会让屈完来统领这支兵马,如果是真要趁着这个齐国空虚来进攻,却又不该派了一群这样乱糟糟的兵来,这种互相矛盾的情况让田远程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除了叮嘱临沂的守军提高警戒级别之外,田远程也不得不在国内再次征召军队,以防不测.

    今日在朝堂之上,就为了这事儿又是好一番博弈,再征两万军队的事情总算敲定了下来,但军饷却还没有着落.想着朝堂之上那些阳奉阴违的老家伙,田远程就狠不得像前一段时间一样,举起屠刀,将他们屠个干干净净,可惜他也只能这样想一想罢了,已经杀了一批,总还得留下一些人来,剩下的这些老家伙,并不是想要反了田家,而是有些看轻自己罢了,如果父亲在朝,只需一个眼神,这些人就会乖乖地葡伏在地.

    想着这些心事,田远程不由想起了如今燕国的战局,已经好些天没有新的战报送回来了,这让他有些奇怪,虽然两地相隔极远,但两三天总会有一份军报从燕国传回,这一次已经隔了十数天了,还没有收到最新的军报,他不免有些惴惴不安.

    会出什么事吗?

    不会的.

    马车突然一顿,丝毫没有防备的田远程上身猛身向前探出,与身侧的一个侍女的脑袋撞了一个正着,顿时眼冒金星,那个侍女吃这一撞,整个人撞在车门之上又弹了回来,待她抬起头看见田远程额头之上鼓起一个大包之时,顿时魂都吓丢了,趴伏在田远程身前,哆嗦着不敢发一言.

    "有刺客,保护大公子!"外头传来侍卫的呼喝之声以及钢刀出鞘的声音,田远程心里咯噔了一下,手捂着额头,却是无暇与眼前这个侍女计较,脑子里却闪电般地转头念头,是谁要暗杀自己?怎么会选择在这个时间点上?

    "我不是刺客!"外头传来一个明显带着燕地口音的声音,田远程心头大奇,悄悄地掀开窗帘一角向外看去,却见一个身着齐人普通百姓服饰的汉子高举着双手,站在道路中间,"吾是征东府高远高都督麾下特使,奉命前来求见田远程田大人!"

    "高远的特使?"田远程险些惊呼出来,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来人竟然是高远的使者,而且看他的样子,并不是想来谋刺自己的.

    "田大人,我有重大军情要向您禀报,请见我一面."来人大声喊道.

    重大军情?高远的特使与自己有什么重大军情可说?田远程想了想,伸手招了招,一位侍卫走到窗前.

    "带上此人回府,我见见他."

    来人是监察院宁馨的手下牛奔,齐军进攻辽西,高远这头却也没有闲着,下令水师寇曙光率领四艘大船载着白羽程的特种大队,自水路进入齐国,而宁馨作为协调这一次作战的最高指挥者,也在这支部队之中,他们扮成了海盗,先在近海占了一个荒岛,建立起了一个后勤基地之后,便开始了在沿海的劫掠和骚扰.前几天,当一艘快船带来了高远的最新命令之后,他们这才知道辽西的战事已经快要落下帷幕了.根据高远的计划,他们必须要将田富程即将率军回返齐国的消息传递给田远程,这才有了牛奔深夜拦截田远程的一幕.这位大公子,却也不是想见就见得到的,而牛奔也没有时间去打通关节,要是这消息到得晚了,田富程大军回来了,那黄花菜都凉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