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七十章:日出东方(95)(书号:13651

第八百七十章:日出东方(95)

作者:枪手1号
    霍思危沉默半晌,看着田富程,涩声道:"田将军,你想要我怎么做?"

    "跟我回家吧!"听到霍思危的语气松动,田富程不由大喜,"我们必须保证齐国的元气不会因为这一场大战的失败而丧失殆尽,所以,我们不能去辽西自投罗网,高远定然已经设下了陷阱,只等我们跳进去了,如果我们去了辽西,那齐国自此以后,可就无可战之兵了."

    "田富程,你这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小人."自从田富程进来之后,一直龟缩在一角的田单的信使,听到田富程的话之后,终是忍不住跳了出来,"霍将军,不要听他的,这种人连亲生父亲都可以抛下不顾,如此薄情,你跟着他,将来又会有什么好下场?我军虽陷困境,但在辽西,我们还有八万大军,不是没有一搏之力,杀了这个叛徒,去天河将我们所有的军队带着去辽西,与征东军拼死一搏,未尝没有获胜的机会."

    田富程眼睛一翻,杀意迸现,冷冷地盯着这个信使看了一眼,却没有理会,回过头来,只是盯着霍思危,"霍将军,你怎么说?是跟着我走,还是杀了我,然后一条道走得黑,去辽西送死?"

    霍思危眼光闪烁,手缓缓地按上刀柄,低头沉思半晌,呛的一声拔刀腰间佩刀,"田将军,我决定了."

    看到霍思危拔刀,那信使不由大喜,"霍将军,杀了他,杀了他."

    钢刀举起,手腕一翻,一道寒光闪过,喜形于色的信使的呼叫戛然而止,一个大好头颅掉到了地上。↗頂點小說,x.脸上兀自带着喜色.

    当啷一声,霍思危将刀抛在地上,双手抱拳,单膝着地,跪倒在田富程面前,"霍某愿以田将军马首是瞻."

    田富程大笑起来,抢上一步,双手扶起霍思危,"我有霍将军相助,何愁大事不成?霍将军。便让我们携手并肩,一起来开创一个新的大齐吧!"

    当与霍思危对峙的征东军将领那霸接到前方的军报,称霍思危部突然全线后撤的时候,他亦正在看着来自辽西的通报,对于霍思危突然后撤离开的内情也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站起身来,笑道:"敌军不战离去,对我河间人民是好事,好了。通知我军各部,尾随敌军前进,保持距离,礼送他们出境吧!快马告诉吴郡守。河间各地的民团可以解散回家了,战火荼毒,大家伙的日子都受到了影响,赶紧抓住这最后的一点时间重建家园。冬天可就要来了,在第一场大雪到来之前,如果不赶紧解决迫在眉睫的问题。那这个冬天,可不太好过呢!"

    随着霍思危撤离河间,曾经被齐军战火波及的琅琊,河间,尽数重归征东府之手,那霸一路尾随着霍思危到了天河,与叶真的中央集团军呈夹角之势,对天河的田富程军形成了夹攻态势.

    至此,受困于辽西的田单八万大军,真正成了一支孤军.

    战事打到如今这个地步,便是瞎子,也知道,齐国这一次是真正大败亏输了,不仅丢掉了好不容易得来的燕国领土,反而折损了国内最精锐的部队,而且田富程的归国,必然会引起国内两兄弟的阋墙之争.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曲沃,简陋地县衙之内,姬陵咆哮着砸掉了手边能砸掉的所有东西,原本指望着齐人能将高远一网打尽,然后楚国挥兵进逼齐国,逼迫齐国从燕国撤军,好让他有机会重返蓟城,但现在,一切都落空了,齐军大败,田单数万大军被困辽西,覆亡只是转眼之间的事情.

    如果燕国落入齐人之手,还有可能借助外部的势力来逼迫齐人放弃,了不起自己付出一定的代价满足齐人的胃口便好,但落入高远之手,他回返燕国的希望必然破灭,自己距离蓟城的王宫,却是愈来愈远了.

    檀锋,周玉,淳于燕,孔德等一众在文臣武将尽皆默然,齐人与征东军的这一仗,打到现在这个地步,的确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的.想要安慰姬陵,张张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淳于燕神色惨然,他千里奔波到了楚都,得知楚国决意出兵齐国,大喜过望之下拜见楚王,许下重利,只要楚国能迫使齐人放弃在燕国的既得利益,燕国愿意以五年的全国税赋来酬谢楚人之功,但楚怀王却他却是极为冷淡,言谈之间,对于连自己的妻子都无法保住的姬陵,极为不齿.

    无奈的淳于燕又重金贿赂楚国大臣,得到了几句不痛不痒的承诺之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回曲沃,虽然此行没有得到想要得到的东西,但总算也没有白跑一趟,至少楚人还是出兵了,燕国复国的希望又多了一分.但当他刚刚赶到曲沃,燕国的战局却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让他当真是无话可说,千里奔波,竟是徒劳一场.

    檀锋脸色铁青,周玉渭然长叹,事已至此,他们已经成了一群真正的流亡者了,归国无日,却又要沦为魏人的打手,在魏秦之间,苦苦地求生存.

    这里头,最轻松的大概就要算是孔德了,现在的他,无比庆幸自己当初的决择是多么的正确,将儿子孔方送到了征东军中,他还着一万兵马抵达曲沃之后,周玉和檀锋立刻通过一系列的手段,将他的军队肢解,重新编组,孔德也并不反对,任由他们施为,反正他赶到曲沃,只是为了报答燕国对他孔氏家族的厚待,至于今后如何,却只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垂头丧气的众人,听任姬陵发泄一番之后,各自散去,事情既然已经无法挽回,他们总还要活下去,周玉回到军中,淳于燕现在还担负着民政之职,到曲沃的军队,加上孔德带来的一万人马,合计四五万军队,现在只留下了二万人,裁撤下来的一半,分给了土地,就地转为农民,好在曲沃被秦军多次侵略,荒废已久,土地倒多得是.为了保证这些转化为农民的士兵不闹事,姬陵将手头为数不多的现银几乎全撒了出去,让这些人安家,同时周玉亦允许这些士兵带着武器离开,这样也可以保证他们在今后能有一定的自保之力,当然,这也是效仿高远在辽西,积石等地的政策,全民皆兵.

    檀锋回到在曲沃的家中,比起蓟城的高门大院,在这里,他只拥有一个小小的院子,将自己紧紧地关在屋中,连灯也没有点,就这样默默地坐在黑暗之中,国事败坏于此,便连一直以来都不曾服过输的他,也感到了一阵阵的绝望.

    房门轻轻地被叩响,外头传来亲兵的声音.

    "大人,张说求见."

    檀锋心中一阵烦燥,张说是秦国大将军路超派来的特使,已经与他面谈过几次,但双方的要求差距太大,根本无法谈拢.檀锋的最低要求是姬陵能返回燕国,重登王位,秦人却只能提供他们的人身安全,檀锋,周玉等人还能高官厚爵,但姬陵却只能作为一个闲散人等,被圈禁在咸阳养起来.

    这让檀锋无法接受,也与他一直以来的理想背道而驰.

    正想开口让亲兵将这个张说赶走,话到嘴边,却又想起了现在的窘状,无声地叹了口气,"请他进来吧!"

    又在黑暗之中呆坐了片刻,听到外面响起的脚步声,他才站起身来,点亮了桌上的油灯,油灯明灭不定,照着檀锋的脸,亦是阴晴不定.

    "檀大人!"张说跨进门口的同时,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收敛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沉重之色,他本来对此行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正准备收拾包裹离开曲沃打道回府,来自燕国的消息却让他振奋不已,立即决定留下来,再次求见檀锋.

    "张大人,请坐."檀锋摆了摆手,指着面前的座位,"张大人今日再来,不知有什么指教?"

    张说拱手行了一礼,端坐于檀锋面前,"檀大人,我的目的您自然是明白的,如果说先前檀大人还抱有一线希望的话,那么现在,想来檀大人应该已经明白,燕国已经完了."

    "燕国还没有完,还有我们这些赤胆忠心的臣子,还有数万大军可以一战!"檀锋厉声道.

    "就凭在曲沃这小小的地方?"张说轻笑一声.

    檀锋顿时哑然.

    "高远击败田单之后,席卷燕国之势已经形成,等到高远进入了蓟城,必然会向魏人索要你们,如果高远打着迎回姬陵的理由,魏人如何拒绝?更何况以高远的强势,如果魏人不允,只怕便会兵临魏国,魏人如今在我大秦的攻击之下,已经是岌岌之危,难不成还会为了一个亡国之君出头?更何况,据我们所知,魏人与高远一直有私下的交易,不然,他们军中诸如臂张弩这样的征东军独有的利器从何而来?只要高远进入蓟城,只怕魏人会迫不及待的交出你们以换取高远来支持他们吧?"张说侃侃而谈."是束手就缚还是奋起一搏,想来檀大人心中是有定算的."(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