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六十六章:日出东方(91)(书号:13651

第八百六十六章:日出东方(91)

作者:枪手1号
    留守琅琊的田富程已经感到了一丝不妙,他虽然脾气暴燥,但多年的军旅生涯,亦使他的战场嗅觉并不差,自从父亲率大军过崤山关进入辽西之后,一直困守在琅琊两个孤立据点之中的征东军突然之间便活跃了起来,先是丁渭与郑晓阳两人完美配合,使得丁渭自广坪进入琅琊郡城,使得琅琊郡城的力量得以大增,接着便是这两人联手,开始不停地骚扰性出击,这让田富程顿然感觉吃力起来.

    田单只给他留下了三万人马,他要控制整个琅琊郡,替十数万大军筹措粮草,要防范各地风起云涌的反齐人浪潮,还要抵御郑丁二人的进攻,深感兵力不足,而近些日子以来,以前还只是小打小闹的郑晓阳与丁渭突然大举出击,逼得他不得不调集各种兵马集中应对,而也就是这个时候,青龙山的黄湛开始向新会发动了进攻,不知为什么,这股实力并不强大的征东军残余力量,在极短的时间内,竟然得到了极强的补充,实力大增,新会屡屡向其告急.

    田富程觉得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琅琊郡的这些征东军突然像吃了春药一般发起情来,而这个事情,一定与辽西有关.

    这让他心中立时惴惴不安起来.

    刚刚率军击退了征东军的又一次攻击,并将他们重新赶回到了城中,田富程疲惫的回到大营,刚刚翻身下马,便看到自己留守大营的副将朱巍正一脸焦急地在大帐之前来回踱步,看到他回来,脸上闪过一丝惊喜,立即便迎了上来.

    "出了什么事?"田富程低声问道,朱巍是他的心腹,心思深沉,喜怒不形于色。是自己最看重的人物,能让他如此焦急的一定不是小事.

    "将军,进帐再说!"朱巍扫了一眼四周,道.

    跨进大帐,田富程一眼便看到内里坐着两个满身灰尘,一脸乏色的士兵,看到田富程进来,两个士兵也是跃身而起,向着田富程跪倒,"大将军。小人奉田敬文田将军之命,向大将军禀告紧急军情."

    听到紧急军情四个字,田富程顿时觉得眼皮直跳,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

    "田敬文哪里出了什么事?"他沉声问道.

    "不是田将军哪里,是相爷哪里!"信使语气涩然,"我们的哨探在青田县境内发现大规模东胡骑兵,打着征东军的旗帜,整个青田县已经被征东军占领,我们与相爷的联系已经完全中断了."

    田富程脑子里轰地一声如同被巨雷劈中。脸色刹那之间变得一片雪白.

    "田敬文有没有弄错?"他厉声喝道.

    "大将军,这种大事,怎么敢弄错?"信使连连摇头,"青田县境内。那些东胡骑兵只怕足足超过万人,而且青田县城中的驻军也激增,指挥者正是在崤山关与我们打过仗的张鸿宇."

    "田敬文现在在干什么?"田富程仰天长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问道.

    "田将军决意向青田县发起进攻,希望能替相爷打开一条撤回来的通道,但田将军势单力薄。希望大将军您马上尽集琅琊郡所有军队作为主力,立刻向青田发起进攻,接应相爷回家.田将军说,最好是将驻守天河的军队也统统调回来."信使道.

    田富程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浊气,"好,我知道了,你们两个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出兵之事,我会马上布置的."

    "是,大将军!"

    田富程挥了挥手:"朱巍,好好地安置他们,暂时不要让他们两人与其它人接触,免得消息散出,扰乱军心."

    "是,大将军!"

    朱巍带着两个信使出大帐而去,田富程缓缓地坐在了自己的虎皮交椅之上,半侧着身子,看着挂在一侧的那张巨大的辽西和琅琊的地图.

    朱巍重新回到大帐中的时候,看见田富程正出神地看着那副地图一动也不动,以为田富程在思考着如何发兵救援,当下也不敢作声,默默地垂手立于一侧.

    "朱巍,你说说,我们能打通这条通道么?"田富程突然问道.

    朱巍吓了一跳,几乎是下意识地道:"当然能打通,我们在琅琊,可以集结起超过三万人的军队,在天河,还有三万驻军,当然能击退敌人."

    "朱巍,你是我的股肱,我最看得的人,我想听得是真话,而不是敷衍."田富程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这帐里只有你我二人,用不着这个腔调."

    朱巍跨前一步,端详着地图,半晌才道:"大将军,如果要我说实话,只怕我们很难在青田县占到便宜.青田县城有张鸿宇这个扎手的家伙,还有穷凶极恶的东胡骑兵,当年我们派去东胡的那些将领写回来的报告,您也看过了,上万的东胡骑兵在青田,我们怎么打?战场主动权尽皆操于他人之手.而且我们要去救援,难道他们就想不到吗?如果是我,不消在别的地方设下埋伏,只要阵兵数千于崤山出口,我们便寸步难行."

    田富程点点头,"你这才是中肯之言.连东胡骑兵都来了上万人,这说明了什么,说明高远已经将东胡完全打服贴了.高远的主力已经回到了辽西,父亲的大军只怕凶多吉少."

    听到田富程的论断,朱巍脸色大变,"大将军,我们在辽西可有超过十万人马."

    "哪有如何!"田富程摇头叹道:"既然东胡骑兵已经到了青田,你以为韦和的两万骑兵还存在于这个世上吗?高远处心积虑,设下这个大圈套,第一步要对付的便是韦和."

    "哪,哪我们现在怎么办?不管怎么说,也不能不发兵去救相爷啊."朱巍颤声道.

    田富程霍地站了起来,一把扯下了侧边上的地图,伸手揉成一团,狠狠地扔在了地上,"现在的辽西,已经成了一个大泥潭,谁要是一脚踩上去,都不可能脱身而出,父亲那里超过十万大军如果都不能破围而出,我们这点人马加上去,又有什么用?"

    "大将军!"朱巍明白了田富程的意思,"如果不发兵,来日相爷归来,只怕大将军脱不了干系."

    田富程狞笑起来,"那也得老头儿能回来才行."

    听到田富程竟然直呼田单为老头,朱巍的两条腿都抖了起来.

    田富程斜了他一眼,似乎漫不经心地道:"朱巍,我要做一件大事,你可肯助我?"

    朱巍心里头一紧,看着田富程似笑非笑的脸膛,当下一挺胸膛道:"朱巍能有今天,全是因为大将军的栽培,大将军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好!"田富程脸上露出笑容,"如果我估算得不错,只怕老头子这一回是回不来了,既然如此,我们何必再去送死,难道要将齐人的精华全都葬送在辽西么?不,不行,齐人不能没有我们,不能没有我们这支军队.所以!"

    他目光炯炯地看着朱巍,"我决定,我们不能去辽西,我们回去."

    "回去?"朱巍大惊失色地看着田富程,吃力地问道:"回,回那里去?"

    "当然是回齐国去."田富程缓缓地坐了下来,"这场仗,我们已经打败了,趁着我们手头还有一定的实力,回去,等到了天河,我们再将那里的驻军也带回去,这样我们手头便有了超过六万大军,朱巍,六万大军回到齐国,我们想做什么做不成?"

    朱巍满脸涨红,垂头不敢作声.

    "哥哥自以为是兄长,凡事不将我放在眼里,以为我是任人**的面团,老头子也偏心向着他,认为我只是一个粗鄙的武夫,这一回,我要让他们真正地看清我."田富程狠狠地道:"至于咱们那位齐王,他坐在那个位子上尸位素餐,有不如无.朱巍,敢跟着我干吗?"

    田富程完全向朱巍说出了自己的心事,朱巍心中清楚,如果自己敢说半个不字,只怕马上就会尸横就地,而且田富程描绘的前景,的确也十分诱人,如果成功,自己就将成为田富程之下第一人,荣华富贵,指日可待.

    卟涌一声,朱巍跪倒在帐中,大声道:"朱巍愿唯大将军马首是瞻."

    "好!"田富程大笑道:"咱们马上就行动,趁着新会还在我们手中,立即撤军,要是新会丢了,那就麻烦了.想回去也回不成了.朱巍,马上将那两个信使处理了."

    "是,属下立刻去办.对了,大将军,辽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相爷也一定会派出人手回来传令,虽然征东军屏蔽了战场,但要溜出几个信使来并不是什么难事."

    "你去处理,派出最信得过的斥候出去守着,但凡见到这些信使,立即杀了,不要传出只言片字."田富程恶狠狠地道."告诉我们所有的将军,就说征东军叶真所部在天河进攻甚紧,我们奉相爷之命,回援天河,打击叶真,等到了天河,再告诉他们实情."(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