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六十五章:日出东方(90)(书号:13651

第八百六十五章:日出东方(90)

作者:枪手1号
    田单的大军比起霍思安的部队出发稍晚,但也早早就出了青田县境,一步步逼近辽西在的时候,噩耗传来,几乎与霍思安不分前后.大惊失色的田单,立即下令全军停止前进,一边派出大量的斥候往辽西郡城方向打探具体的消息,另一方面全军准备后撤.

    但多达七八万的军队,前进固然不容易,想要撤退却是更难.等到田单全军拔营后撤的时候,由阿固怀恩统带的一万东胡骑兵已经抵达了青田县,切断了田单后退的通道.而在田单来时,不屑一顾的青田县城守军这个时候亦成了眼中钉,肉中刺,矗立在他们后退的道路上,成了插在心窝之上的一把刀.

    "前进,前进,向前是生,后退是死,杀光这些蛮夷,我们回家!"齐军将领鲍思浩挺着长枪,纵马在队伍之中来回奔走,拼命地给士兵们打着气,他奉田单之命,率五千先锋先行,一是探路,二来也是想要牵制住青田县城的守军,给大军后撤创造机会,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回到青田县后,尚没有看到青田县城,便看到了漫无边际的征东军骑兵.

    虽然打着征东军旗帜,但一看他们的装扮,服色,以及惯用的武器,鲍思浩便知道这些都是东胡人.高远打败了东胡,收编了这些东胡残军,现在,他们成了悬在齐军头上的一柄锋利的弯刀.

    "杀!"五千士卒列成方阵,呐喊着向前挺进,正如鲍思浩所说,向前是生,后退或者停留都是一个死字,死中求活,或许还能搏出一条生路.

    飘扬的征东军大旗之下,阿固怀恩看着远处缓缓逼近的齐人军队。+頂點小說,x.侧头问着身边的高车和木骨闾:"怎么样?"

    高车轻轻摇了摇头,"比起征东军的步卒,他们要差了不少,与征东军交战之时,他们的队形几乎没有停顿,一直向前,但队列却一直保持得非常严整,这些齐军与我们以前打过的燕国常备军差不多,每走十步,便要停下来整顿队列."

    "大约五千人。分成了五个方阵,前二后三,标准的以步敌骑配备,不过他们来得仓促,没有配备必要的远程打击武器,光靠弓箭,对我们的威胁并不大."木骨闾道.

    "好,高车,你攻左翼。木骨闾,你攻右翼,我率本军自中路出击牵制,一层层地将他们的衣服脱光。注意了,不要陷入他们的步兵辽容之中,保持距离,以弓箭御敌。这些齐人,可没有征东军那样好的盔甲,咱们的骑弓。对他们的威胁应当不小."阿固怀恩吩咐道.

    "是!"

    看着两**离去,阿固怀恩又叫停了他们,声音一下子低了下来,"记住了,在击溃敌人的同时,尽量地减轻伤亡,这些齐人也是会拼命的."

    高车与木骨闾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有一些莫明的酸意.

    "去吧,功劳就在眼前,去尽情地获取战功吧!"阿固怀恩提高了声音,拔出了腰间的弯刀.一万东胡铁骑,迎战五千齐军先锋,其实这场战斗还没有打,胜负便已经决定.

    田单接到鲍思浩五千兵马为东胡骑兵击溃的消息之后不久,便又接到了另一个更大的噩耗,他的另一路大军,由霍思安率领的左路军三万人已经被征东军包围,击败,霍思安以下大下将领战死数十人,近万士卒阵亡,余者成为了征东军的俘虏.在击败了霍思安之后,征东军主力由高远亲自率领,已经向自己这里疾扑而来.

    田单面无表情地听着斥候们的回报,心中却已是惊骇莫名,征东军集结的军队,光是骑兵就有三四万人,加上步卒,征东军兵员数量超过了十万人,在霍思安被击败之后,自己光是在兵力之上就已经落了下风.

    "田相,趁他们主力还没有到,我们应当竭尽全力向琅琊突围,只要过了崤山关,便能与二公子兵马会合,然后杀回天河去."大将田宽有些惊慌失措.

    "慌什么?"田单喝斥了一声,脸色难看地盯着田宽,"先不说在我们周边游戈的步兵率领的骑兵,现在在青田,还有东胡人的上万骑兵,高远那里,还有另外的上万骑兵,我们两条腿跑得过四条腿么?这个时候,如果加速逃离,只会给他们的骑兵创造更多的战果.被他们一股一股地击败."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田宽沮丧地问道.

    "怎么办?"田单哼了一声,"霍思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三万齐军健儿,竟然在短短的几天之内便尽数为征东军击败,高远想要决战,那就决战,来人,马上给我派出信使,传令给田富程,尽起琅琊郡我军,杀奔辽西,传令给天河我国驻军,全军以最快的速度赶赴辽西.传令河间的霍思危,让他不要在与征东军纠缠,而是给我破坏,破坏,再破坏,将河间打成一片白地,烧,杀,抢,掠,尽可能地让征东府感到肉疼."

    他看着帐下众将,傲然道:"我田单一生征战无数,无数次面临绝境,却也每每让我化险为夷,不知多少次要比现在更加凶险,却也没让我掉了一根毫毛,更别说现在本相手下还有八万大军,在琅琊,还有三万人,在天河,亦有三万人,征东军想要啃下我,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高远摆出这副阵仗出来,不就是想要逼得我不顾一切加速撤离,他好乱中取利么?本相偏偏不如他意."

    听着田单的豪言壮语,帐内众将稍稍安下心来,是啊,他们还有八万大军,这可不是泥塑木雕的,虽然在征东军的主场之上作战,但对方也比他们多不了多少人啊,如果外头田富程以及天河的驻军迅速赶到,那么这一仗,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

    "以长寿县城为中心,构建阵地,准备与征东军决一死战!"田单厉声道.

    "喏!"帐下众将,齐声应命,随即匆匆离去开始按照田单的吩咐作好大战的准备,当整个大帐空下来的时候,田单振奋的神色却一下子垮了下来,挺拔的身材也突然佝偻了下来,疲态尽显,老态尽露.虽然刚刚还神态激昂,但也只有他心里清楚,刚刚的自己,只不过是为了激励士气罢了,这一仗,自己已然败了.

    时间,最终没有站在自己这一边.

    眼下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在最后能与高远坐上谈判桌,通过谈判来解决这一问题,而显然易见的是,这一次,自己只怕要付出可观的代价,只是不知道高远的胃口到底有多大.

    高远率领的征东军主力,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三天之后,便抵达了长寿,与田单的数万大军形成了对峙之势.

    一场攻防大战旋即展开,这一次率先展开进攻的却是由许原率领的北方集团军.

    崤山关,田敬文所统率的五千兵马,押送着数百车粮草刚刚抵达这里,崤山关还残留着先前大战的痕迹,走在征东军放弃的防御阵地之上,田敬文一丝不苟地检视着这些地方,他想从这些阵地之中,窥视出一些征东军作战的技巧.

    一道道壕沟,一道道胸墙,被摧毁的堡垒遗迹,田敬文越看越是心惊,心中的疑惑也更大,崤山关不像是被打破的,倒像是对方故意放弃的,走到防守阵地的后方,看着那几乎还完整无缺的防御阵地,田敬文的心里嗖嗖冒着凉气,作为经验丰富的大将,如果换作是自己在这里防守,必然还能坚持上一段时间,那怕对手是田相.

    崤山关是通往辽西的要道,先前这支征东军拼死抵抗,可为什么到了后来,却又主动放弃了?这里头一定有猫腻,田敬文的手有些微微发抖,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不需要在这里死守了,他们已经作好了准备.

    "传令全军,准备拔营,我们去青田,越快越好!"田敬文转身,对跟着自己的亲兵到.

    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过一片狼藉的阵地遗迹,田敬文刚刚准备率军出发,先他出发的斥候已经赶了回来,看着斥候苍白的脸色,田敬文便感到大事不好.

    "将军,青田发现大量的东胡骑兵."斥候声音有些发抖.

    "东胡骑兵?"田敬文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东胡骑兵,不过他们打着征东军的旗号,传闻这些东胡骑兵在青田,歼灭了鲍思浩将军统率的五千人马.现在青田,已经完全被征东军控制了,除了这支东胡骑兵之外,在青田,还有数量不明的征东军步卒,其指挥,正是当初在崤山关阻截我军的张鸿宇."

    田敬文脑子里轰轰作响,先前的预感被证实,田相的主力大军被封在了辽西境内,高远的主力部队早就回来了,他们设下了圈套,而齐军则一头扎了进去.

    "你马上回琅琊,找到田富程将军,告诉他这里的状况,请他马上率军来援,只要我们能拿下青田,我们便能替田相打通回家的路."田敬文涩声道.(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