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五十九章:日出东方(84)(书号:13651

第八百五十九章:日出东方(84)

作者:枪手1号
    此时的韦和,哪里还有一个身统数万骑兵的大将的凛凛威风,头发胡子纠结在一起,满头满脸的伤痕,头上更是鼓起了数个大包,外头套着一件乡间老农的破乱衣服,却又露出内里的衣饰,被反剪双手捆着按倒在高远的面前.

    "韦和!"高远手里看着一份报告,这是擒获韦和的斥候头领写上来的,内里详红叙述了抓获韦和的整个过程.

    韦和说来也是憋曲,他不是被征东军部队抓获的,而是一路逃亡,饥寒交加,与几个一直没有离开他的亲卫在一个村子里去偷吃食之时,被乡民们发现之际,便拔刀暴起行凶,岂料此时因为韦和的两万骑兵已灰飞烟灭,征东军大军回返,坚壁清野的政策随即取消,聚集在县城的各村的百姓都已陆续返乡,他们只来得及杀了被偷的这一户人家中的数人,这些人临死之前的惨叫便惊动了村子里的人.

    韦和本以为一些泥腿子,只要自己刀子一亮,威吓一翻便能顺利脱身,那知道这些乡民着实剽悍,挥舞着锄头羊叉便冲了过来,更要命的是,内里还有一些人手执着军队之中的制式武器,一翻熬战,虽然又杀死了几个村民,但双拳难敌四手,终于被村民们打倒在地,若不是刚好有一队追寻韦和踪迹的斥候恰好路过这个村子,韦和等人当场便要被这些乡民一顿锄头砸成肉酱.

    斥候们弄清了韦和的身份,自然不会再允许乡民们随意将他杀了,此人可是一条大鱼,在齐国,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不过韦和此人在逃亡的路上犯下累累血债,这里的村民更是对其恨之入骨,虽然不能杀他了。△頂點小說,x.但饱以老拳自然是不可避免,而那些斥候们只要韦和不死,便也听之任之.结果便是韦和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而他的几个亲卫,却是活生生地被那些乡民们当场打杀了.

    "正是在下!"听到高远叫自己的名字,韦和抬起头来,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位名震天下的征东府都督,果然如传闻中的一般无二,年轻的有些不像话,高远。今年也才刚过二十八岁,如此年纪,在这片大陆上的其它国家之中,了不起也就只能当上一个一般的将军,那还得家门渊源,有着非同一般的背景不可,就像秦国王子赢英,现在也只是路超麾下一员大将.

    高远打量着眼前的这位阶下囚,冷冷地问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韦和一惊。听高远的意思,竟是要对自己下毒手了,面色不由大变,赶紧道:"高都督。败于你的手下,我韦和心服口服,如果都督能大人大量,放了在下。我韦氏一门,必有厚报.韦氏不才,在齐国却也是家门渊源。只要都督提出要求,韦氏必然都能答应."

    高远呵呵一笑,"有求必应?口气倒是不小,我想要齐国,你韦和做得到么?"

    韦和不由一滞,韦氏在齐国倒也的确是势力极大,但在韦氏之上,还有皇族,田氏,高远想要齐国,他如何能做到?听高远的口气,也只不过是打趣而已.

    "都督,韦和不才,在齐国却也身居高位,统兵多年,想来很多事情,都督也是感兴趣的,只要都督放我一条生路,我必然和盘将其托出."韦和赶紧道.

    高远撇了撇了嘴,盯着韦和,抖了抖手中的报告,"你逃亡途中,于靠山村中屠杀我辽西百姓二十三户共计九十八人,昨日于下河村中又暴起伤人,杀我百姓十二人,韦和,你犯下如此恶行,居然还想着要活命,是不是太天真了一些呢?"

    "都督!"韦和大叫起来,"那些不过是贱民而已,我韦和堂堂贵胄,愿意为都督效力,岂比不过这些人的性命?而且事急从权,那些人也不是我心中想杀的,只是不得已而为之!"

    "好一个不得已而为之!"高远大怒,走到韦和跟前,砰的一脚将他踢了一个跟头,"两军对垒,我的士兵死在你的手里,那是他们技艺不精,怨不得旁人,沙场之上,你死我亡,谁也没得什么好怨的,但靠山村中,一个青壮也无,只是一些妇孺老人孩子,你们也下得手去?作下如此天人共愤之事,居然还自诩贵胄,在我的眼里,你连他们一根毫毛也比不上.杀我征东府百姓者,如杀我高远至亲.来人,将他拖下去,押到靠山村,血祭那九十八位乡民."

    "喏!"堂下卫士立刻扑了上来,一把按倒韦和,拖着便往外走.

    "都督,饶命啊,我韦和还有用啊,都督如取齐国,我韦和愿为内应啊!我韦氏一族愿为都督效犬马之劳啊!"韦和嘶声大吼,但马上嘴便被堵上了,只发出一阵阵哑哑之声.

    "都督,此人不若交给在下来押送到靠山村,这一路之上,属下总还能从他嘴里掏摸点什么出来!"高远身侧,闪出一个人影,却是牛腾.牛腾在东胡潜藏经年,协助木骨闾经略起偌大的势力,在最后的攻取圣城之中,立下了极大的功劳,这一次,木骨闾被高远征召,率部下一齐回辽西,牛腾却也是将手上事务交割给了熊本之后,也一齐回来了.

    "此人自知必死,说出来的话必然不尽不实,岂可轻信?"高远摇头道.

    "都督,即便是死,也有很多种死法呢?"牛腾微笑起来,"此人到了我的手上,保管他为了求速死,连他祖宗十八代的最阴密的事情也要吐露出来."

    "当真?"高远嘿嘿一笑,"此话有些过了吧?"

    牛腾笑道:"当然,有些心志极其坚毅之辈不在此列,不过观此人,倒不像是这种人,此次都督拿下田单,必然会挥刀向齐国,能从他嘴里掏出一些东西来,多多少少是有用处的."

    高远哈哈一笑,"随你。一个将死之人,你**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此人我看着也有些恶心."

    "多谢都督."牛腾大喜,兴冲冲地便往外走去,这一年多来,他的那些手段,倒多是用在黑山白水之间一些恶匪身上,能经手韦和这样的人物,那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啊,如果这一次不是韦和在逃亡的途中杀了那么多无辜乡民。都督也不见得会雷霆大怒,一定要处死此人.

    看到牛腾兴高采烈的离去,侍立一边的木骨闾突然脸色泛白,竟然干呕了几声,看到木骨闾的模样,身边的高车不由阴阳怪气地道:"怎么啦,木骨闾,莫非都督处死这个家伙,你还心有不忍么?"

    木骨闾大怒。"放屁.我,我只是想到牛腾的那些手段,有些反胃而已.你高车有种,怎么不跟着去瞧瞧牛腾的手段?"

    高车一愕。木骨闾也是杀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能将这样的人物弄得反胃的事情,自己还是不瞧为妙.

    高远淡淡地扫了两人一眼。两人立即肃然挺立,再也不敢作声,这一次高远回师辽西。随行的便有木骨闾,高车,阿固怀因三位东胡将领,三人也知高远用意,但却无可奈何,还不得不带上本部精锐随行,否则将精锐留在东胡,只怕等他们回去之后,这些精锐早就不是自己的了,更何况,他们也担心不带着精锐随行,在战场之上,高远轻飘飘的一个命令,就足以让他们送命,借刀杀人,从来都是上位者的拿手好戏.

    三人跟着征东军一路从东胡返回辽西,别的不说,单是行军强度,就让这三位自诩强悍的东胡将领差点惊掉了下巴,征东军步卒一日最多尽可挺进上百里,而一应后勤,在步卒抵达之前,早已准备得妥妥当当,这种强大的后勤能力,让三位东胡将领大开眼界,他们何曾见过如此打仗的?

    虽然说大军未行,粮草先动,但能将这件事情做到如此极致的,他们也是头一次看到,征东军的强势,以前互为敌对之时,只觉得征东军打仗悍不畏死,极难对付,后来加入到其中,才见识到了真正的征东军是如何打仗的.

    整个征东府,便如同一架极其精密的仪器,环环相扣,其高效,让人叹为观止,而了解得越多,三人便越是死了原先那一点点的心火,进入辽西之后,更是连一点心气也没有了,彻底下定决心死心塌地的为高远效力了.

    "三位将军!"高远冲着三人招招手,三人立即走了过来,在高远面前站成一排,挺立着静等高远吩咐.

    "我已经下令,开放崤山关,田单十数万大军,会涌入我辽西,而我,也决定在辽西与他们进行决战."高远看着三人,微笑道:"步兵,公孙义,洛雷三人所率骑兵已经先行,你们三人率各自所部,迅速跟进,兵贵神速,田单亦是积年老将,如果发现不妙,必然会转身溜走,而我军在琅琊郡城之内,留守兵力并不多,很难堵住他们的退路,所以,我希望你们能从战场之上斜插到青田县,堵住他们的退路.如果这一战功成,你们三人,当记一大功."

    "保证完成都督的命令!"阿固怀恩大声道.

    木骨闾迟疑了一下,也点点头,"必不负都督所托."

    高车先是点点头,接着问道:"都督,我们在辽西,也是人生地不熟,这路途,还有一路的粮草补给?"

    "这个你放心,你们每人的军中,都会安排一名后勤官员为你们协调后勤,一路如何前进,也会有专门的斥候指点,你们只管一路向前,不要理会沿途的齐军,只要以最快的速度插到崤山关便可."

    "遵命!"

    "还有一点,你们需得牢牢记住了!"高远的语气突然阴森起来,"你们如今也是征东军一员了,征东军军纪森严,而我知道,你们以前行军打仗,以战养战是习惯了的,但现在,一应所需都有我军供给,如果出现了骚扰本地百姓的事情,你们自己知道后果."

    "不敢,不敢!"三人连连摇头.

    "那就好!"高远哈哈一笑:"你们三人跟着我,必然不会让你们后悔.辽东那个小小的地方,有什么值得留恋的,我带着你们,去好好见识一番中土的花花世界."

    三人神色复杂地对视了一眼,的确,进入了辽西之后,这里的肥沃的土地,富庶的城市,让三人都是艳羡不已,即便是和林,也难以与这里相比啊!(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