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五十七章:日出东方(82)(书号:13651

第八百五十七章:日出东方(82)

作者:枪手1号
    耽搁了整整半天功夫,韦和才终于搞清楚自己现在已经踏入了赤马境内,昨天半宿狂奔,竟然逃了上百里路,与扶风一样,赤马同样坚壁清野,派出去的士卒好不容易抢收了一些庄稼回来,一番忙碌,也顾不得刚刚打来的粮草诲涩难吃,草草吃了一点,韦和便带着剩下的万余骑兵仓遑向着琅琊方向行去.

    来时意气风发,只觉天地尽在自己掌握当中,去时却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这其中滋味,非是当事人,实在难道其中苦楚万一.

    日头渐至正午,昨晚的一场大雨,让道路泥泞难行,好在这赤马还有一条宽阔的驰道十分清爽,万余人的骑兵在驰道之上拉出长长的队形,缓缓地向前推进.

    "韦将军."前方骑兵突然发出阵阵骚乱,声声惊呼此起彼伏,其实不用士兵们提醒,韦和的一颗心已经沉到了谷底,在他们前进的道路之上,一支全身着黑的骑兵队伍静静地立在哪里,黑色的大旗迎风飘扬,在阳光底下熠熠生辉.虽是骑兵,但却排成了一个一个的方阵,大约十来个方阵从离齐国骑兵里许远的地方,一直排到视野的尽头,看规模,只怕不下两万骑.

    北方集团军**骑兵师,黑色大旗之上,金色丝线绣出来的一行字体,不断地刺激着韦和的眼球,直让他眼睛酸涩难挡.

    他有些艰难地回过头来,在他身后,是扶风,在哪里,有一支数目不明但肯定实力强于自己的征东军骑兵,在自己的前方,这些黑衣魔鬼已经挡住了去路,而对手唯一放开的通道。▲∴頂▲∴点▲∴小▲∴说,x.便是往盘山而去,而盘山之中,毫无疑问,此时正有着大量的征东军部队正在向着这个方向急奔,自己竟是坠入到了天罗地网之间,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韦将军,我们怎么办?"身边,一名将领面带惊惧地问道,昨夜的一场雨战。已经让这支军队失魂落魄,连精气神儿也没有了.

    韦和缓缓地抽出腰间佩刀,回头看着身后慌乱的队伍,涩声道:"想要回家,便向前冲杀吧,向前是生,后退是死,与其如此,不如死战到底."

    他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刀。怒吼道:"随我杀出去,回家,回家!"

    回家的念想,终于刺激起了这支残军最后的武勇。上万骑兵抽出马刀,平端刺枪,高呼着回家,策动马匹。向着远处那一片黑色的骑兵军阵冲去.

    公孙义与洛雷都是匈奴族人,最是精擅骑射,但他们所带的骑兵。却大都是中原人,他们两人也被贺兰燕硬生生地给练成了一个绝不以个人武力彰显的骑兵将领,北方集团军**骑兵师,一万五千余人,从中抽出任何一个人来,骑射功夫都是平平无骑,别说是匈奴人,东胡人,便连对面的齐军骑兵也比不上,但当他们组成一个团队,在严格的军纪与队形的约束之下,所爆发出来的能量,却连东胡宫卫军也畏惧三分.

    看着对方发起决死冲击,公孙义呵呵大笑,"步兵够意思,没有赶紧杀绝,他啖了头汤,还是给我们留下了几道美味,洛雷,你左我右,荡平这群小丑,嘿嘿,想趁火打劫,来动我们征东府的地盘,这一次就让你们血本无归."

    洛雷微笑,"再来比一比,看谁能抓到韦和?"

    "当然!"公孙义大笑,"吹号,进攻!"

    嘹亮的军号之声响起,**骑兵师开始启动,一个方阵接着一个方阵地开始策马向前,从小跑过渡到中速的时候,整个方阵已经变成了四骑一排的冲锋队形,一支支刺枪平端而起,就如同一座座移动的钢铁堡垒,呼啸着冲向不远处的齐军军队.

    没有声嘶力竭的喊杀,有的只是钢铁一般的沉默,**骑兵师,与步兵的骑兵,两种截然不同的进攻风格,但**骑兵师给予韦和的压力却更大一些,不是因为对方人更多,而是因为上万骑兵的冲锋,除了马蹄的隆隆之声,居然听不到对方的任何声音,那种冷冰冰的沉默,让所有的齐军骑兵们都感到一阵阵的悸动从内心深处泛起.

    这支**骑兵师,自组建以来,几乎参加了对东胡的所有战役,残酷的血腥搏杀,使得这些士兵在生与死的边缘之中,磨练出了超出一般骑兵的心理素质以及对团队纪律的超级服从,一次次的大战下来,他们的战损比,比起其它部队,总是要少上几分,这更加激发了士兵们对于纪律的遵从,如果说步兵的麾下是一尊尊魔神,那这支骑兵就是一支高效的杀人机器.

    距离对方骑兵还有上百米,韦和便觉得如山的压力扑面而来,抬眼望去,除了对方排在第一列的骑兵面容可见之外,剩下的,他便只能看到一支支锋利的闪着寒光的长枪,几乎是下意识地他一拉马匹,避开了面前这支沉默着冲来的骑兵队伍,让开了对方冲击的大道.

    没有人理会他,迎面而来的敌人仍然笔直地冲了过来,如同一柄重槌,重重地敲在他身后的骑兵队伍之中,顷刻之间,便是人仰马翻,对手最前头的几排骑兵几乎在第一时间便栽下马去,但自己的骑兵却被趟出了一道深深的沟槽.

    没有停留,一支支刺枪平端着向前,再向前,即便是刚刚发生了一起对冲,对方的骑兵队形却丝毫未乱,一骑倒下,后面的便迅速加速上前填补空白.

    韦和避开了对手的第一轮冲锋,转过头来,脸色苍白地看到自己上万人的骑兵此时已经被冲击得不成模样,被对手切割成了一块又一块的单独的个体.

    韦和此时已经顾不得他的部下了,他身边的这千余骑兵是他的亲卫,每一个都是骑术极其超群的好手,他疯狂地向前,不断地避开对手的重阵冲击,那里人少,便往那里逃去.战斗,此时不属于他,他只想逃出这一片天地去.

    公孙义很是恼火地看着韦和带着的这一小股骑兵,与自己的冲击队伍擦肩而过,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会烦恼起来,因为这种战阵一旦冲进击起来,就不可能轻易地完成转向,等他兜一个圈子回来,对方早已离他甚远了.

    洛雷运气稍好,韦和避开了公孙义的冲击,却一头撞向了他的队伍,一阵兵器的碰撞和战马的嘶鸣声之后,洛雷平趟过了韦和的队伍,韦和的上亲兵在这一轮对撞之中已是倒下了一半,从洛雷的军阵之中脱身而出,韦和已经丝毫没有了战意,刚刚的一轮白刃效锋,他的眼前,闪动的全是锋得的长矛的影子,快如闪电,一支一支地向着自己戳来,饶是自己自负武艺高强,脱身而出的时候,身上了多了几个洞洞.

    打马狂奔,向前奔逃.

    身后敌人的军号之声再度响起,韦和回头,看到那个个冲击的敌军军阵从长形的队列圈转过来,就成了一个个圆形,在圆形的中央,被围困着的,正是自己的部下,大大小小十几个圆阵,几乎困住了他所有的部下.

    此时双方都没有速度,被围在中间的齐国骑兵正被缓缓向内压缩着空间,每当齐军奋起向一个地方发起冲锋的时候,便会被外围的**骑兵师的骑弩迎头射回去.

    直阵冲锋,刺枪格杀,圆阵困敌,骑弩歼敌,**骑兵师的战术极其简单,但真要实施起来,却非得千锤百炼不可.

    越是简单,便越是有效,但却越是难以磨练成形.贺兰燕开创的骑兵新战法,眼下在这片大陆之上,却还是独树一帜,唯此一家,其它国家的骑兵,在这个时代,仍然还是借鉴着东胡人,匈奴人的打法,以骑兵的个人战力为主,唯一不同的是,中原的各个国家,很少集中大量骑兵**作战,而是辅之以步卒方阵配合而已.

    齐国田单,第一次集中大量骑兵单独承担一个方向上的重任,本想来一次闪电战,但却遭遇到了征东军骑兵,双方无论是在战斗力或者战斗意志之上,都相差了不止一个档次,迭经血战的步兵骑兵与一直在与东胡的对战之中磨练出来的**骑兵师,岂是齐国人在训练上练出来的骑兵能比的?

    韦和仓惶逃离了战场,这场数万人的骑兵对决,仅仅是几个回合的冲锋,胜负便已经决定,速度之快,让公孙义与洛雷两人都瞠目结舌,显然,他们以前碰到的敌人,比起这支齐军骑兵都要难缠得很.

    "呸,外强中干.银样蜡枪头!"公孙义加入征东军极早,受中原文化熏陶也更深,如今一开口,倒也能蹦出一串串的俗语.

    "草包!"洛雷却没他这样有文采了,很有些郁闷地道:"好像韦和跑了."

    "跑,他往哪里跑?"公孙义哈哈大笑,"这是我们的主场.他跑不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