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三十三章:日出东方(58)(书号:13651

第八百三十三章:日出东方(58)

作者:枪手1号
    室内烛火摇曳,明灭不定,亦衬托着室内两人阴晴不定的面容,从者们早已离去,但室内却仍然是一片安静,李儒与年青人两人都各自沉默地思索着.

    啪的一声脆响,烛花的爆开,让死寂的室内多了一份生气,年青人抬头看向李儒,"先生,你怎么看?"

    李儒稍稍有些失落,"不可否认,高远在拥有一支强大军队的同时,他治下的百姓,比起我们大秦治下的百姓生活要好得多.这就是那些逃亡而来的秦人为什么不愿意随认自己是秦人的原因,他们怕被我们抓回去."

    "他们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年青人不解地看着李儒,问道.

    "今天,我与我那位师弟,征东府的首席慕僚蒋家权有过一次长谈,其实还是在辩驳我们两人所坚持的学说理念,最终谁也没有说服谁,赢英,你知道吗?征东府债台高筑,他们的军队完全是以向民间贷款来筹措军费的,每年他们都向民间发行大量的有息债卷,这些债卷期限不等,有一年的,有三年的,有五年的.凭借着这些,他们筹措出了大笔的军费.蒋家权笑说他们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穷的统治者."李儒道.

    嬴英咋舌道:"他们向治下百姓提供各种便利,无息贷款,自己却又以有息贷款向百姓借贷,这不是完全是亏本生意吗?"

    李儒哼了一声,"从纸面上看,自然是亏本,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也不见得便没有益处,首先他们争取到了民心,不然高远凭什么在短短的几年内,吸引了各国的流民大量来投。£∝頂點小說,x.先到的人成了榜样,源源不断地吸引着更多的人到此.这才使得积石郡这个本来荒无人烟的地方,从建成起数年时间便拥有了超过十万的百姓.第二点,更可见他们用心险恶啊,赢英,我来问你,假如你借了一大笔钱给我,你会希望我破产么?"

    嬴英笑道:"那自然是不想,您要是破产了,我可就血本无归了."

    "就是这样啊。征东府首先利用一系列的政策笼拢了人心,使得他们在百姓之中有了极好的口碑,然后发行债卷,以良好的信誉使得百姓相信他们绝不会赖帐,三是征东军在战场之上的节节胜利,几乎是战无不胜又给了百姓们极大的信心,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相信他们的都督高远绝不会失败.所以这个雪球便越滚越大了."李儒分析道.

    "也就是说,高远现在做的其实就是无本生意,不停地借贷。然后发行新的去还旧的,只要他的信用不破产,他就一定会借到新的本钱."嬴英若有所思地道.

    "这便是蒋家权的藏富于民,穷国富民啊!到了最后。再走到富国富民."李儒淡淡地道."当年他的这一套无人理会,想不到却让高远当成了宝贝,在他的统治区域内全面施行."

    "现在看起来,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只不过高远为什么要这样做。于他有什么好处呢?"赢英问道.

    "我们的大王想做什么?"李儒直起了身子,问道.

    羸英一下子跳了起来,"难不成高远也想一统天下。就凭他?"

    "为什么不行?"李儒叹息道:"如果说以前的高远还上不得台盘,不足以威胁到大秦的一统大业,但现在,我们必须要将他列为头号敌人了,这一点,蒋家权很是自信啊,他几乎是在公然向我宣称,高远将要踏上争霸天下的道路了.东胡这一次,肯定是难逃灭国之命,高远一统辽东半岛,拥有大草原,燕国,他的地盘,甚至比起我们大秦还要大呢!"

    "可是他们的人丁却是严重不足,所占区域,用一句千里无人烟来形容也不算过吧?"嬴英反问道.

    "你再想想他们的政策.他们正在用这一套,源源不断地吸引更多的流民向他这里汇集."李儒道:"蒋家权现在所奉行的政策与他以前的理念有了不小的变化,看来这就是那个高远的功劳了,此人,的确是当世人杰."

    "先生也认为,此人会成为我大秦以后最大的敌人?"嬴英问道.

    "不错!"李儒点头道:"他运气好啊,与我们大秦之间隔着一个赵国,目前我们无法对他产生多大的威胁,当年要是山南郡不丢掉,或者现在我们便会多上几张牌,而赵国,被这个高远挑拨离间,利用了子兰与赵无极之间的矛盾,搞得赵国国内一片大乱,又要应付我们大秦,竟是无遐顾及他,还白白地送了一个代郡给他.原本东胡是他的劲敌,但高远也是很清楚这一点的,所以他一直便将平灭东胡作为他的首要目标,现在,他已经要成功了."

    "现在齐国大军压境,会不会对他形成威胁?"

    "我也希望如此!"李儒站了起来,"田单是这个世界上,你父王瞧得起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物之一,如果他能给高远添一些麻烦,倒是我们乐见其成的,现在齐人大举进攻,琅琊岌岌可危,如果齐军能迅速拿下琅琊,并趁着高远主力没有返回之前,进军辽西,那这场仗便还有的打头,反之,如果田单在琅琊被拖住了前进的脚步,那前景可就不好看了."

    "齐人这一次二十万大军扑来,就算高远主力回来,双方也只怕在势均力敌之间吧?"嬴英不解地问道.

    李儒笑了起来:"如果李信在这里,他便会告诉你,事实绝不会是这个样子的,田单劳师远征,后勤,辎重的压力,便足以让他耗尽精神,能速战速决,胜算便最大,如果拖得时间一长,嘿,只怕失败的就是他.别忘了,高远的军队这些年一直在打仗,那些刚刚从战场上走下来的噬血之师,齐人一个不慎,不定便会吃上一个大亏,高远麾下,现在亦是人才济济啊,特别是那些带兵打仗的将领,个个都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那一个也不容小觑.最后一点,赢英,你是带过骑兵的人,你可以想想,当数万骑兵从辽东半岛返回之后,齐人面临的压力么?"

    嬴英轻轻地吸了一口气,"高远的骑兵完全可以利用机动的优势,将齐人生生地磨死."

    "对啊,所以齐人这一战,前景在两可之间,便看田单的造化吧,嘿,田单猛攻蓟城,蓟城虽然拥有胡颜超与孔德两员大将,但只怕也挡不住了,田单拿下了蓟城,最高兴的恐怕便是高远了,到时候,他可以名正言顺,大摇大摆地走进蓟城王宫,坐上燕王的那把椅子了."

    嬴英闷了一会儿,"先生,如果您这样分析的话,我倒是不看好田单了,高远坐大,日后成为我们最大的敌人,我们如果要击败他,需要怎么做?"

    "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只要我们在战场之上让高远大败上一次两次,他的政权只怕就会崩溃,百姓对他的信心会丧失,他的财政便会财政便会崩溃,到时候就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高远可以学我们,先富国."

    "可这里的百姓已经让他养刁了,给予他们时,他们会感激,但当你想拿回去的时候,那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了.如果高远真那么做,那他崩溃的速度会更快."李儒笑道.

    "这么说来,高远并不难对付吗?"嬴英显得轻松起来.

    "不难对付吗?"李儒摇了摇头,"想在正面战场之上击败这个人,还真不是一件容易事情呢!我们秦人身经百战,征东军何尝不是如此,我们秦人名将辈出,征东军何尝不是如此?先前二子回报的有关他们正在征召青壮的事情你注意到了吗?二子说,他几乎不敢相信那居然不是正规军,而是一些临时集结起来的民壮,在征东府,他们称呼这为预备役,嬴英,如果我们大军在外,突遇敌袭,我们征召起来的军队,能让二子这样的家伙,分辩不清他们是不是正规军吗?"

    嬴英摇摇头,"不行,那之间的区别太大了."

    "是啊,区别太大了,到现在,我还没有见到过一支上规模的征东军主力,但你只要想想现在琅琊,一支严重缺编的军队,居然能与齐人打到现在还没有被消灭,你就可以想象他们的战斗力了,还有,在我们来此的途中,黑冰台送来的情报,在青龙山上,至今还有一支数千人的征东军正规部队在坚守,齐人竟是无法可施.现在看似无伤在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成为最要命的一个点.所以嬴英,永远要把你的敌人想得更强大一些,这对你的将来有好处."

    "多谢先生教诲."嬴英连连点头.

    李儒欣慰地点点头,无论是现在的秦武烈王,还是将来最有可能继承这个位置的嬴英,在虚心听取意见方面,都一脉相承.正想再说点什么,外头突然传来了巨大的喧哗之声,似乎是一阵阵呐喊和欢呼之声正从远处传来.

    两人都是一惊,起身走到窗边,推开窗户,看向外边,声音是从东城门方向传来的.

    "出了什么事了?"李儒有些震惊地问道.(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