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三十一章:日出东方(56)(书号:13651

第八百三十一章:日出东方(56)

作者:枪手1号
    征东府的政治经济中心,积石城在忙而有序中,高速地运转着,大军在外征战,刚刚归属征东府的琅琊郡却又遭到齐国的突然入侵,现在仅靠着两万不到的部队苦苦支撑,但这个新生的政权,并没有因此而陷入慌乱,各个衙门里办事的官员,差吏,几乎是脚不沾地的办理着公务,每一个都是那样行色匆匆,便是遇到朋友熟人,亦只是挥挥手,冲着对方笑一笑,便又赶着去忙自己的事情.

    每一个人都很忙.

    但在整个积石城,却是平静的,这基于这些年来,征东军在对外战争之中的战无不胜,曾经强大的东胡政权在征东军的兵锋之下,土崩瓦解,都督高远亲征东胡,虽然最后的消息还没有传回来,但所有人都相信,东胡,将在不久的某一天,随着报捷信使的抵达,而成为历史长河之中的一个印记.至于现在想趁火打劫的齐人,他们又能得意多久呢?没看到现在征东军只有不到两万军队,便将数倍于己的齐军拖在了琅琊的泥沼之中了吗?

    一队队的基层民兵从积石郡的各个方向向着这里集中,而与此同时,河间郡,辽西郡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除了刚刚归附的渔阳,还没有建立起强大的预备役部队,河间,辽西已经集结了相当数量的民兵,这些人,在郡城换上军装,便可以比美一般的常备军部队.

    与这片大陆之上其它国家防民如同防川不一样,征东府,允许百姓自备武器,弓箭,除了在民间禁重弩等重型武器之外,其它的都是听之任之,这造就了整个区域内的好武之风,一旦有事。~頂點小說,.2+3wx.一声令下,青壮们便能自备武器,前往指定地点集结.

    托老天爷的福,这几年丰调雨顺,而征东府辖下每年亦大修水利,道路,粮仓之内储得满满的,每集结起一支军队,便会源源不绝地向着辽西方向开进,虽然大军还没有回返。但征东府的每一个人都相信,在大军回来之前,他们完全能够抵挡得住敌人的入侵,而等到大军回来之后,那就该反攻了.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当然,还得付上一些利息.这便是所有征东府中人心中唯一所思所想.

    征东府中所有的官员都很忙碌,唯有一个人是例外。而这个人,恰恰就是在征东府中留守的最高官员,议政蒋家权.

    他在陪一位来自远方的客人,这片大陆最强大国家大秦的帝师。李儒.

    蒋家权,李儒,师出同门,两人出师之后。却因为政治理念,治国理念的不同而分道扬镳,从此不再往来。李儒得到了秦国国君的赏识,在秦国一呆数十年,将自己的治国理念从上到下贯彻到了秦国的方方面面,虽身无官职,但却地位崇高,而蒋家权却潦倒于渔阳,屈居于一郡守之下做一个不被人赏识的师爷,混吃等死,亦是一呆数十年.

    但不到十年的时间,这种差距极大的人生际遇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蒋家权找到了属于他自己的舞台,如今,征东府威震东方,收匈奴,平东胡,大杀四方,甚至连他的宗主国大燕,如今在征东府的兵锋之下也瑟瑟发抖,苟颜残喘.征东府的强势,不能不引起志在一统天下的秦人的注意.

    要知道,当年秦人费了多大功夫,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将后院里的敌人一扫而空,即便如此,秦人也没能将匈奴人拉进自己的怀抱,只能筑起山南郡城,将匈奴游骑拒之门外,这一战略决策,最后却成就了征东府,高远几乎没有费多大的力气,便将匈奴人纳入到了自己的怀抱,从此建起了一支可以与东胡比美的铁骑,横扫东方.奇袭山南郡,夺得山南郡城,更是直接威胁到了秦人的后院,如今,征东府击败东胡已经眼前,到时候,班师回朝的征东军,会不会自山南郡城进军秦国,威胁秦人的后院,让秦人再也无遐安心扫荡天下,便成了秦人上上下下都关心的问题.这才有了李儒的积石城一行.

    他此来,一是想要弄清楚征东府下一步的动向,二来,也是想看看,当年的一个小小的兵曹,究竟是如何在不到十年的时间,发展成如此一个庞然大物的.

    两个加起了都过了一百二十岁的老头,一身便衣,缓缓步行在积石城外宽阔的驰道之上,李儒的年纪虽然要更大一些,但多年以来一直养尊处优,即便游学天下,也是从人侍者一大堆,从来没有吃过什么苦,保养得极好,看起来比蒋家权要年轻得多.

    驰道修得极是宽阔,先用三合土垫基,再在上面铺上碎石子,最后有马拖着沉重的石碾子将其压得平平整整,即便是前几天刚刚下了一场大雨,但这条路却丝毫不见泥泞,走在上面,清清爽爽,单单就是这一条一眼看不到头的驰道,在秦人的国都咸阳,也是看不见的.咸阳也只是在城内的一些主干道上铺上了石板,其它一些地方,一到雨天,便泥泞不堪,更别提城外了.

    积石城外都是如此讲究,城内就更不用说了,李儒抵达积石城尚没有几天,但已是暗暗心惊,作为一个国家的政策制定者,他当然很清楚,要将一座城池建成这般模样,那得需要多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即便以秦国之强大,也无力完成这样的工程,小小的征东府,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他可以问蒋家权,但自尊却不允许他这么做.更何况,即便他问了,对方也不见得会真心回答他,自信的李儒相信,只要自己在这里再呆上一段时间,凭借着自己的睿智,自然能一一破解.

    驰道两边的小树最粗的也不过碗口粗细,再过上一些年,相必这驰道两边便绿荫如盖了,此时离城渐远,道路的分岔口也越来越多,将主干道上原本拥挤的人群渐渐地分流开来.

    蒋家权心中极是高兴,更多的也是得意,这么多年来,即便自己最为穷困潦倒的时候,也没有想过去向自己飞黄腾达的师兄求助,因为在他看来,治国理念的不同,已经让二人再没有任何的共同语言可言,原本以为输定了的自己,不想却在生命的最后一些年头里,来了一个大翻转,用一句大白话讲,就是典型的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真真正正的咸鱼翻身啊,曾经高高在上的师兄,如今降尊纡贯地到积石城来拜会自己,这本身便是对自己对大的肯定了.

    是的,蒋家权觉得自己有资格骄傲.看着驰道之上那带着满足笑容的来来往往的百姓,看着这宽阔的道路,无尽的粮田,这里便是真正的世外桃源啊.

    "今年又会是一个大丰收年!"蒋家权走出了驰道,蹲在田埂之上,抚摸着沉甸甸的麦穗,笑盈盈地道."粮仓里到现在还是满的,现在我可就发愁新粮上市,这旧粮该怎么办才好呢?"

    李儒眉头微皱,"师弟,君子远疱厨,你这个模样,实在是有辱斯文."他能听出蒋家权话里的得意洋洋,心中略有不快.

    蒋家权笑着站了起来,"师兄,我可比不得您,不过在我们征东府中,并不以此为辱,便是我们的高都督,在视察的时候,还曾经亲自挽起袖子,与百姓一起挥镰收割呢!”

    李儒冷笑一声,不过是收买人心的举动而已,在大秦,每年的春耕之时,秦武烈王带着文武百官,还不是一样去挖一挖土,挥了挥镰.

    看李儒的模样,蒋家权便知道他不信,他自然也是懒得解释.一笑站了起来.

    “既然粮食这么多,不知我们秦国可不可以向征东府购买一些呢?”他试探着问道.

    “有什么不可以?”蒋家权大笑,”只要秦国人真金白银地拿出来,我们当然卖,新粮要入仓,旧粮自然便要处理,不过师兄,我们可不会让价的.”

    “陈粮自然不能与新粮一个价!”李儒道.

    蒋家权狡缬的一笑,”据我所知,秦国西面大片国土今天可是遭了天灾,国内粮食产量锐减,秦国要不是前两年灭了韩国,如今又占了魏国大片土地,只怕今年便难地度日,即便如此,秦国朝堂对此也很忧心吧?路超在魏国的攻势渐渐放缓,李信在函关谷也是东一锤子西一棒头,难道与此无关?你们要粮,我们有粮,你们要粮要得紧,我们却不在乎,哪怕放在那里烂了呢,也可以喂猪喂牛喂羊,师兄也知道,我们这里别的不多,就是牲口多啊!”

    李儒听得脸色发青,”这些具体事务,自然有专门的人来与你们谈,只要你答应愿意卖就好了,师弟,这种事情,总还不需要你操心吧?”

    蒋家权呵呵一笑,”自然,自然!”心道你们的人下去找户部的人谈,只怕更要被王武嫡敲骨吸髓.(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