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二十七章:日出东方(52)(书号:13651

第八百二十七章:日出东方(52)

作者:枪手1号
    贺兰雄精选了一千余最能打的骑兵,换上高车部队的装束,混在其中,向着圣城方向疾驰而去,其它的部众,则与流匪一起,紧紧地追在他们的身后,一路杀向圣城.

    莫延贺站在圣城的城楼之上,先是看到远处浓尘滚滚,遮天蔽日而来,紧接着便看到以平托为首的宫卫军与高车的部众在前,正打马狂奔向自己的所在,而在他们身后不足数里的地方,则是数千骑兵,高挚着征东军的旗帜,一路狂追过来.

    双方距离如此之近,让莫延贺亦是脸色一变,拔出腰间的弯刀,怒喝道:"随我出城,掩护王子进城!"

    圣城城门大开,莫延贺亲率三千宫卫军冲出城来,三千宫卫军分作两部,冲向征东军,却留下了正对着城门的通道,以让高车等人带着索额图进城.

    "高车,你带着王子先进城,我随莫延贺将军先去冲杀一阵,等杀退了这些流匪,我们再回来."看到城内的莫延贺冲了出来,平托一勒马缰,对高车打了一个招呼,带着自己的部众返身跟着莫延贺向着身后的追兵杀去.

    高车心中暗喜,大叫道:"你放心去吧,我进城之后,立即组织人马防守,不给他们以可趁之机."

    平托呼啸而去,也不知他听到了高车的话没有.

    以叶枫,贺兰捷,木骨闾带领的数千骑兵,迎头与莫延贺,平托的宫卫军撞在了一起,上万铁骑的互相冲击,声势惊人,瞬息之间,也不知有多少人落马,多少人命丧黄泉?

    不管你愿不愿意,想不想拼命。△↗頂頂點小說,x.在这样的作战之中,个体总是被群体推着,身不由己的上前,挥刀,不停地作着机械运动,直到你被砍中,落马.

    宫卫军是东胡翘楚,但贺兰雄的这支骑兵,绝大部分亦是由匈奴骑兵组成,而且是最早追随高远的那一批人。不论是战斗意志还是战斗技巧,比起宫卫军来,并不逊色多少,而从那数万流匪之中精选出来的骑兵,一个个更是亡命之徒,双方人数差不多,此时战斗的意志亦相差无几,这一对冲之下,倒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一时之间杀得难解难分.

    由牛腾指挥的数万流匪步卒们,并没有因为骑兵的混乱而停下脚步,摆好阵势。他们疯狂地呐喊着,挥舞着手里或精良或破烂的武器,冲向圣城.

    莫延贺身陷在战场之中,突然之间发现自己有些失算了。原本以为自己亲率宫卫军出击,只消将对手迫退,便可以安然退入城中。那里晓得这股敌军竟然如此顽强,如同牛皮糖一般,粘上就不得脱身,此时他便是想退,也有些身不由己了.不彻底击败这股敌骑,根本无路可退,无法可退.

    高车的部众急驰而入圣城,当然,在他的身边,是终于松了一口气,脸上泛起得意笑容的贺兰雄,大事定矣.

    他举起了手中的弯刀,陡地暴喝一声,"杀!"

    伴随着他的喊杀声,跟随着他一起进城的千余征东军骑兵同时动手,分成若干个小队,手中的刀劈向毫无心理准备的城内守军.

    高车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事已至此,哪里还容得下他犹豫,反悔,心里一横,反正已经做到这一步了,不如做得更彻底一些.他亦是举起刀来,大吼道:"儿郎们,给我杀,夺城!"

    城外,激战之中的莫延贺突然听到圣城方向传来巨大的喧嚣之声,心中不由一抖,扭头看时,巨大的城墙虽然挡住了他的目光,但却挡不住那震天的喊杀声,城墙之上,到处都是跳动的身影,闪烁的刀光,飞舞的羽箭,而那些越过骑兵战场冲向圣城的流匪,竟然毫无阻挡地顺着大开的城门冲进了圣城之内.

    莫延贺心脏如同被大锤重重地撞击了一下,整个人都傻在了哪里.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城头之上,一名大汉跃上了城楼,刀光一闪,东胡大旗飘然落下,紧接着,一面征东军大旗被插了上去,战场之上,数万流匪与征东军骑兵齐声欢呼,而宫卫军却是心慌意乱,一时之间,他们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好好的,怎么圣城就突然易主了呢!

    高车!莫延贺突然大叫了一声.

    "高车!"他再一次大吼之时,一口鲜血已经喷了出来.

    高车反水了,如同阿固怀恩一般,投靠了征东军,小王子索额图落在了对方的手中,他们是来赚城的.

    "杀回去,杀回去,杀光他们,夺回圣城!"莫延贺疯了一般,掉转马头,向着城门狂奔而去.

    贺兰雄站在城楼之顶,心花怒放地看着莫延贺冲杀而回,如果莫延贺这时候还存着一些理智,就不该回来,而是应当带着他的这数千宫卫军破围而出,也只有这样,他们还有一条生路,但进得城来,宫卫军比一个普通的战士又能强到哪里去,狭窄的地形地貌,便足以让他无用武之才,只要进得城来,自己就是有作堆,也能将他们堆死.

    城门大开,莫延贺一头撞进城来,在他的身后,是他的宫卫军和与他们绞杀在一起的征东军骑兵与流匪.

    圣城之中,每条街道,每间房屋,每个角落,都是喊杀之声,都是挥舞刀枪拼命的双方士兵.从午间到深夜,再从深夜到天明,整整一天一夜的功夫,圣城里的喊杀之声,才渐渐地停歇下来.叶枫提着血淋淋的刀,带着一身的疲惫,走到了城楼,"司令官,那些流匪,现在正在城内烧杀**掳掠了,得管一管了,城内的宫卫军基本已经被肃清了."

    贺兰雄却是毫不在乎的一挥手,"由得他们去.抢便抢了,又没有抢官库,将官库握在手中就好了."

    看着叶枫有些瞠目结舌的模样,贺兰雄接着解释道:"这些流匪穷怕了,穷疯了,这个时候又杀红了眼,不让他们喧泄一下,说不定会生出什么事来,左右都是东胡人的东西,咱不心疼,对了,莫延贺拿着了吗?"

    "围住了,贺兰捷,还有高车他们,正在发起最后的进攻呢!您不去看看么?"叶枫问道.

    "有什么好看的!"贺兰雄嘿嘿一笑."叶枫,这一战你说降了高车,立下了首功,到时候报功的时候,我会将你列在第一个."

    听了这话,叶枫却是脸色黯然,"不,司令官,请将贺兰敏,还有我在界铺口的那些兄弟排在最前面,没有他们的牺牲,哪里还有我?说降高车,与其说是我的能力,还不如说是司令官送给我的功劳,这件事,任何一个人去,都能迫使高车投降."

    "不,话不是这么说."贺兰雄摇头,"也只有你的身份,才能让高车放下疑虑,现在高车的路已经走绝了,只能依靠我们,这个人,以后你多多拉拢,有你们先前的那点交情,还有你的身份,以高车的聪明,一定会紧紧地攀附上你的,你要好好利用这一点,高车是我们将来牵制木骨闾与阿固怀恩的重要棋子.将来的东胡,绝不能让他们统一在一面旗帜之下.”

    “我明白了.”叶枫点点头,”虽然有些不齿这个家伙,但怎么也算是替我们征东军立下大功,我不会让他难堪的.”

    “这就对了,都督常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不管他的人品德性如何,对我们征东军有利的,那就是好的,就是值得我们付出一些来拉拢他们的.”贺兰雄拍拍叶枫的肩,”你学得很快,你姐姐一定很欣慰.”

    贺兰雄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对叶枫说琅琊的事情,叶菁儿在琅琊,如果让叶枫知道了这件事情,只怕会让他担心.

    两人沉默地看着火光四起的东胡圣城,城内的喊杀声,偶尔响起,但大体已经恢复了平静.

    木骨闾走上了城头,走到了贺兰雄的身前,看到这个人,叶枫皱了皱眉头,拱手向贺兰雄行了一礼,对于这个人,他本能地便不喜欢.

    木骨闾并不认识叶枫,也不知道此人的身份有多重要,看到一个年青军官告辞离去,亦不以为意.

    “贺司令官!”他拱手叫道:”圣城已拿下,和林覆灭也指日可待,我希望征东军能履行以前对我的承诺.”

    贺兰雄哈哈一笑:”木骨闾将军,不,木骨闾族长,你尽可放心,我们征东军作出的承诺,那是一口唾沫一个钉,绝不会失言,柔然部落将会重建,你会拥有属于你自己的部族和土地.”

    听到贺兰雄开门见山,木骨闾不由喜形于色,连连拱手称谢.

    贺兰雄微笑着手指城内,”木骨闾族长,现在,你是不是该约束一下你的部下,稍稍发泄一下是可以的,但过犹不及呢!”

    当黑夜再一次降临的时候,城内彻底恢复了平静,高车一手提着莫延贺的脑袋,一手拎小鸡一般拎着上战战兢兢,簌簌发抖的索额图,到了贺兰雄的面前.(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