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二十四章:日出东方(49)(书号:13651

第八百二十四章:日出东方(49)

作者:枪手1号
    九月初,叶重所率大军率先抵达和林.颜海波,孟冲两部率先出击,在连接扫荡了和林周边的防御之后,与九月十日抵达和林西城门,九月十一日,叶重率主力抵达,从辽宁卫携带了大量攻城器械的叶重没有丝毫停留,由铁泫作为先发,率先对和林城展开攻击.

    叶重焦心于琅琊战事,作为叶家部将,老人,他实在不愿琅琊再一次毁于战火.现在琅琊的留守兵力薄弱,田单的这个时机抓得极妙,正是让征东军顾此失彼的当口,必须要作出取舍.城内的东胡人亦知道这是最后的关头,从各地汇聚而来的东胡人奋起抵挡,战事从一开始就进入白热化当中.与东胡其它重镇比起来,和林却是城高险峻,比起内地一些大城丝毫不逊色,攻击坚城,便成了一件艰苦的活儿.

    九月十五日,高远率河套诸军抵达,正式完成了对和林的合围,这一次不是什么违三缺一,而是四面包围,高远下定决心要毕此功于一役,不让索普有机会溜会老家,留下隐患.十几万大军连营数十里,和林犹如大海浪潮之中的一叶扁舟,摇摇欲坠,城内所有人都知道,和林的陷落只是时间问题了,失去了外援,强军的和林城,已经无法再坚守多久.

    东胡的正规军几乎已经损失殆尽,城内所余下的只有二千宫卫军,以及索普从榆林带回来的万余人马,不到两万的正规军,再加上从各地赶来勤王的东胡普通百姓,拢共算起来,也只有不到四万不到的人马.如果是训练有素的军队,再加上有充足的粮草,四万人坚守和林,原本也不是什么难事。但现在东胡却是人心浮动,小王子索额图落入征东军之手,更是给了他们重重一击,先前索普孤独一掷,为了准备榆林决战,和林的仓储,军械几乎被抽调一空,随着榆林决战的失败,和林的失守便也是板上钉钉了.

    现在和林的坚守,只不过是一个延续了数百年的国家最后的坚守和骄傲了.

    "最后这一场攻坚战。由熊本将军统一指挥,征东军各部将领,包括我在内,都必须无条件地执行熊将军的军令!"高远看着帐内济济一堂的各部将领,厉声道:"大家有什么意见么?"

    高远的这一条命令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之外,帐内沉默片刻之后,叶重第一个站了起来,"遵命,熊将军久经沙场。统兵攻坚无数,在这和林城下,亦曾激战多场,对于和林的虚实。比起我们所有人来都要熟悉的多,南方集团军,坚决执行军令."

    叶重开了头,其它人便也不好再沉默。贺兰雄不再,孟冲便代表东方集团军开口:"东方集团军所部将士,坚决执行军令."

    许原有些无奈。但他也清楚,自己麾下干将罗尉然,陈斌诸人,都是熊本部将,自己再不开口,未免显得小气."北方集团军上下,坚决服从军令."

    三大重将都没有异议,高远微笑着转头看向熊本,"熊将军,你一仗,便拜托了."

    熊本感慨万千,站起身来,先向高远一揖到地,再抱拳向着帐内大大小小的将领们团团作了一个揖,声音有些哽咽地道:"多谢都督,多谢诸位."

    数年之前,他率领征西军本部在这里与东胡人鏖战多日,所部损失惨重,最后却因为燕军战略失当,中了东胡人的圈套,不得不随着当年的太尉周渊一齐向东胡投降,熊本视此役为自己军旅生涯之中最大的污点,原本以为自己再也没有机会洗涮这一污绩,却万万没有想到,高远竟然将最后这一役的指挥权完全交给了他.

    高远却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对于这种攻打坚城的作战,自己麾下的部将的确不擅长,如果没有熊本,这一仗只能交给叶重,但叶重对于攻坚战也并没有多少心得,不像熊本,一直在燕国身居高位,统带重兵,平生作战无数,攻城略地,胜利者有之,胜败者有之,可以说两方面的经验都不缺.而除了叶重,其它人诸如许原,孟冲等人,根本就没有打过坚城,让他们去野战,他们都是一把好手,但攻击像和林这样的重城,只怕就力有不逮了.便是自己,喝在打下过不少城池,但多是使奸耍诈,并没有正儿八经地攻打过一座防守严密的坚城.而如今的东胡人,面临亡国之危,这最后的抵挡自然是顽强而激烈的.攻城,这种专来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才来做吧!

    和林四面楚歌,遭重兵围城,而仓皇弃和林而走的高车,却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在他踏入那一片茫茫的黑山白水之间,自以为到了自己的家,自己的地盘的时候,赫然发现,在他们前进的道路之上,四处出没着衣裳褴褛,却又手持着上好刀枪的流匪,这些流匪时而凌散出没,袭击他的前锋,哨探,后卫,辎重营,时而又凑在一齐,啸聚成大股的上千的部队,对他派出去剿匪的部队实行围攻,一连几次之后,对于流匪本来哧之以鼻,不屑一顾地高车恐惧地发现,这些流匪进退有度,分明有着极高的组织纪律性,有人在操控着他们的行动,这使得他再也不敢派出小股部队出击,而只能将整支人马聚合在一起,小心翼翼的前进.

    大股兵马聚集,流匪啃是啃不动了,但每日的骚扰却无时不在,他们会在你睡觉的时候,突然金鼓齐响,作出攻击的动向,等你摆好阵势,他们又消失无踪,他们会在你前进的道路之上的水源里下毒,或者丢进去大量的粪便,让你无水可饮,他们会在草从里,树林中,布下一个个猎人的陷阱来暗算士兵,各种阴谋诡计,寸出不穷,每天,高车的部队里都会多出一二十个伤员.连着折腾了十数天之后,高车好不容易从和林带出来的这三千多人马,已是疲惫不堪,士兵低落到了极点.

    但高车又不敢停,在他的身后,贺兰雄如同附骨之殂,紧追不舍,双方之间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两边的战斗人员虽然差不多,但问题是,一方士气如虹,一方却如丧家之犬,而且贺兰雄所带领的骑兵,就连马上技巧,比起东胡人来也不遑多让,这让高车彻底丧失了与其一战的决心.

    营地之中,伤兵们的哀嚎之声,让高车心烦意乱,伤兵从来都是麻烦,但这个时候,他却不敢抛弃这些伤兵了,兔生狐悲,所有的士兵此时都心慌意乱,谁也不知道下一个受伤的会不会是自己,如果此时抛弃了这些伤兵,只怕会让士气更加低落.东胡军队之中并没有随军的医师,在战场之上,如果受了重伤,多半便是由同伴帮助了结,轻伤就靠自己找些药草胡乱糊上去,能不能活下来,全靠天意.

    自己真的没有路了么?高车犹如困兽,在大帐里转来转去.自己抛弃了宇文恪,抛弃了和林,求的不就是一条生路么,可是生路在哪里呢?

    "将军,将军!"一名东胡将领有些手忙脚乱地闯了进来,看他的模样,竟是有些惊慌失措.

    "慌什么?贺兰雄那匈奴杂种追来了么?"高车厉声喝问道.

    将领先是点头,接着又是一阵乱摇头.

    "到底是怎么会回事?"高车不由大怒,如果现在不是用人之际,按他以前的脾气,早就一刀砍过去了.

    "贺兰雄派了一个使者过来,说是要见将军您!"将领终于缓过气来,也回过了神,大声道.

    "使者?"高车瞪大了眼睛.

    "是,一个叫叶枫的征东军将领,自称是贺兰雄的使者,要面见将军,说,说是要指点给将军一条生路."

    "放他娘的屁!"高车大怒,正要喝令将这个什么叫叶枫的家伙拖出去杀了,突然心中一动,叶枫?不就是守界铺口的那个家伙么?贺兰雄为了救他,不惜搭上了一两千骑兵,现在怎么给自己送上门来了呢?这个人的身份可非同小可呢!他是高远的小舅子,身份贵重,如果拿他在手上,怎么也能找到一条生路出来吧!

    他沉吟了一下,"带他进来."

    来的的确是叶枫,他的身后,仅仅跟着两名卫士,此时他们三人,都是赤手空拳,身上的武器,再进大营的时候,就已经被收走,但叶枫神态自若,昂然而入,虽然今年他过刚刚满十八岁,但神态举止之间,早已不见了弱冠的青涩,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成熟男人的自信.这几年的军事生涯,让这个曾经的边城少年,相府贵子,迅速地成熟起来,特别是贺兰雄为了救他而牺牲了近两千骑兵,最后还搭上了界铺口他所有的部属以及贺兰敏的性命,更是面了一支摧化剂,让他从先前的锋芒毕露变得内敛起来,近一个月跟着贺兰雄东冲西杀,在战斗技巧愈发成熟的时候,身上也多了无数的伤疤,原本俊俏的脸上,也新添了一条二寸长的刀痕,这刀痕长在脸上,却让他少了一些俊,多了一点酷,用贺兰雄的话来说,现在,你真得是个男人了.

    一路猛追高车的贺兰雄,接到了高远紧急送来的命令,高车,是一个可以利用的人物,东胡圣城还驻扎在莫延贺的一万宫卫军,虽然木骨闾与牛腾用小刀一点一点地割了莫延贺不少的肉,但其元气并没有大损,在拿下和林的同时,高远不想看到在这片黑山白水之间,还有这样一支力量的存在.(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