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二十三章:日出东方(48)(书号:13651

第八百二十三章:日出东方(48)

作者:枪手1号
    太阳渐渐西斜,距离田富程所下的大限已经越来越近,饶是田敬文镇定,此时也变得焦灼不安起来,桥面之上的战斗仍然激烈,征东军已经快退到了对岸的桥头,但那里,也是对方经营得最为牢固的地方,不仅封住了桥面,而从岸上用一根根的圆木搭成了一个个突出的栈桥,这些远远探进青龙河的栈桥上站满了征东军士兵,从两个胁部对涌挤在桥面上的齐军展开作战,长达数米的长矛不停地从哪里捅过来,一排排的臂张弩从那里射出来,他们的射击面几乎囊括了大桥的大半个桥身,虽然齐军也组织士兵与他们对射,但相对于对方展开的队形,挤在桥面上几乎无法转身的齐军,实在是太好不过的靶子了.况且双方在射击工具之上的巨大差距,也让双方的损耗完全不成比率,连续数天的阴雨,让齐军的绝大多数弓弦都受潮不能使用,或者根本没有了平时的劲道,不知道征东军是怎么做的,居然完全不受影响.

    追求快速突进的齐军,在后勤方面的不足此时已经暴露了出来.弓弦,重武器严重不足,在遇上有准备的,顽强的抵抗的时候,便力有未逮.

    身后传来整齐的脚步声,覃山脸有惊恐之色,"将军,二公子的军法队来了."

    田敬文没有回头,只是盯着桥面之上的战斗.覃山回头,看着那支军法队走到了他们的身后,一字排开站好,并不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田敬文.

    "太阳还没有落山,今天一天还没有结束,我们马上就要成功了."覃山大叫起来.

    军法队中领头的人踏前一步,"我们在等着太阳落山的时候.大将军有令,太阳落山。+◆頂+◆点+◆小+◆说,x.青龙桥仍然没有拿下,则就地处斩田敬文将军."

    覃山有些艰难地转过身来,走到了田敬文的身边.

    "将军!"他低声叫道.

    田敬文叹了一口气,以他的经验,对面的征东军打到现在,丝毫没有崩溃的迹象,别说是抵挡到天黑,便是说他们能战斗到明天早他,他也相信,或者直到他们失去最后一名战士。这场战斗才会结束.

    他摇摇头,拔出了腰间的佩刀,走到了军法队的面前.

    "我不想死在军法队的手下,让我死在敌人的刀下吧!"丢下这句话,田敬文转身便走,提着刀,向着青龙桥大步而去,这首的军法官想说些什么,但看着覃山以前身周那些愤始的军官。终于又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覃山拔出刀来,跟着田敬文向前走去,在他身后,更多的齐军军官跟了上去.

    田敬文心中有些悲凉。自己一生戎马生涯,就要在这里结束了,不过能死在这样的军队手下,也算是自己的一咱荣耀吧。死在军法官手里,是他这要的老军官根本无法接受的.他踏上了桥面,最后一抹斜阳。刚好落下了远处的山峦.天色迅速地暗黑下来.桥面之上,涌挤的齐军勉强给他们让出一条路来.

    前方发出轰然一声,刚刚暗黑下去的天空陡然之间便明亮起来,桥对面的征东军,引燃了更多的柴捆,不仅是柴捆,他们将两边的栈桥也一齐引燃了,熊熊大火陡地燃烧起来,伴随着滚滚浓烟,席卷了整个青龙桥.

    田敬文眼前一一片矇眬,再也看不清任何物事,他只能大声吆喝着,喝令前面的齐军向前进攻,他也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前方的火势极大,并不仅仅局限在青龙桥头,大火一直向着更远方漫延了过去,看来征东军早就做好了准备.

    一柱香的时刻,弥漫的浓烟终于被河风吹淡,吹散,挤在桥头的齐军突然发现,他们对面的敌军阵地之上,已经空空如也,他们跑了.

    所有齐军在第一时间都是如释重负,紧接着,一声声欢呼在桥面之上响起,敌人被打跑了.惨烈的战斗终于结束了.

    覃山喜出望外,此时,天还没有完全黑定,他们终于在一天的大限到来之前,赶跑了征东军,田将军的命总算是保住了,他回过头,踮着脚,看向对岸,站在那里的军法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将军,我们赢了,我们将他们找跑了."他激动地摇晃着田敬文的胳膊.

    田敬文却极是平静,"不是我们打赢了他们,而是他们主动撤退了.嘿嘿,我真是没有想到,我这条命,居然是靠着对手才留了下来,他们只消再坚持一会儿,我就会死在这青龙桥上了."

    覃山默然无语.

    田敬文迈着沉重的脚步走过了青龙桥,踏足到了征东军的阵地之上,那里收拾得极其干净,给他造成沉重伤亡的床弩,已经被砸得稀乱,而那种力道强劲的弓弩,更是连个渣渣也没有剩下,显然,好的他们都带走了,而坏的,只怕已经都沉到了青龙河底.

    田敬文心中突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青龙桥,如此险要的地方,对手居然也放弃了防守,只能说明他们有了更好的防御阵地,青龙河水位回落之后,他们固然可以大举渡河,但是征东军只要有足够的兵力,便能在青龙河边对他们造成严重的打击,但他们并没有这么做,这只能说明对手对自己的新阵地,充满了信心.

    他突然对这一次的出兵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不是征东军的主力啊,这只是他们的留守部队,田敬文简直不敢相象,如果高远的数十万征东军,都有这样的战斗力的话,当他们从东胡回来的时候,齐军要如何阻挡.

    身后传来马蹄声,两人一齐回头,看到的仍是先前那名军法官,军法官翻身下马,走到两人的面前,亮出了大将军田富程的令箭,"大将军有令,着田敬文将军迅速整顿本部人马,衔尾急追逃窜的征东军,直至将对方全部拿下.不得有误."

    覃山大怒,他们这一部人马,整整激战了一天,死伤枕藉,还没有得到充分的休息,便又要连夜赶路,这是往死路上逼他们吗?刚想爆发,却被田敬文一把按住了,田敬文微笑着冲着军法官道:"请回报大将军,敬文一定会马上照办."

    看着军法官急驰而去的背影,覃山愤愤不平,"田将军,大将军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

    田敬文眯起了眼睛,却没有说话,田富程如此对付他,自然不是没有道理的,首辅田单在齐国权倾天下,可以说是无冕之王,在田敬文看来,田单什么时候想要坐上那张位子,便什么时候能坐上去,之所以还没有做,便是因为还没有足以让所有国人信服的战功,现在机会来了.如果田单坐上了那个位子,那么,继承者便自然是下一代的齐王.可是首辅却有好几个儿子,而且个个都非常出色,大儿子田远程虽然不如二儿子田富程这样勇武,但亦是文武兼备,而且待人更和气,更得人心,田敬文与他死在东胡的那位族兄,都是大公子田远程的朋友,眼前有这样的机会对付自己,削弱田远程的臂助,田富程如何会放过机会?

    "安排下去,留下一部人马照顾受伤的士兵,收敛战死者的遗体,剩下的,跟我们一起追击敌军吧!"田敬文丢下这句话,转身便走了.

    就在田敬文整顿兵马的时候,谢宗杰兴奋地哼着小调,带着他的部下,向着青龙山方向急奔,离开青龙桥不久,他与从杨林渡撤回来的庞笠会师,庞笠在杨林渡没有捞着仗打,正一脸的不得意,看着谢宗杰兴奋的模样,分外的不爽,而谢宗杰却更是高调地在他面前昂扬地唱了出来,让庞笠愈发的恼火.

    直到事隔多年,齐人被征东军彻底击败,谢宗杰才搞清楚了当年那一战,如果自己再坚持一会儿,齐人大将田敬文就会被他们的大将军田富程当场斩首示众,田敬文可是在琅琊战场以及后来征伐齐人的战场之上给他们造成了大麻烦的齐军将领啊!这个结果让谢宗杰简直痛不欲生,每每提及,便是长吁短叹,后悔得要命.

    就差那么一点点啊,而且不是自己不能,而是自己主动跑了啊!

    田敬文的确在追击谢宗杰,但是他的速度可就不敢恭维了,完全就是敷衍了事,走走停停,当他们第二天,沿着征东军撤退的脚步抵达青龙山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了山的模样的青龙山,让田敬文完全失去了语言的功能.

    "回报大将军,青龙山发现大股征东军!"他苦涩地道.他的一万兵马,在新会折损了近三千,在青龙桥又战死了近千人,全军几乎已经去了一半,士气低落,而此刻青龙山的敌军,光看将领的认旗,便足有数千之众,已经远远不是他能攻打下来的了.

    青龙山下,田敬文扎下了营盘,又过了一天,他迎来了田富程的主力.面对着宛如已经化身为怪兽的青龙山,田富程也皱起了眉头.

    "田敬文,我方大军不可能在这里耽搁大量的时间来攻克青龙山,你部前其既然损耗严重,便留在这里牵制,攻打青龙山,便确保我军的后勤通道无虞,我将率大军直扑琅琊郡城,就在昨天,有情报传来,高远的夫人和儿子便在琅琊郡城没有离开,如果我们行动迅速地围住琅琊郡,活捉了这母子俩人,那以后的事情就好办多了!"田富程道.(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