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二十章:日出东方(45)(书号:13651

第八百二十章:日出东方(45)

作者:枪手1号
    "少爷,我走了!"向深康站在黄湛的面前,全身上下,血肉模糊,但脸上却在笑着."少爷,你要好好的,康子不能在跟在你身边照顾你了.我去找老爷了."

    "康子,你去哪里,你要干什么?"黄湛瞪大眼睛,"你不在新会么,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新会怎么样了?"

    向深康笑着,却不作声,就这样看着黄湛,一步一步地倒退着,身形也越来越模糊,眼看着要退到了大帐门口,黄湛浑身汗如雨下,想要去追他,但两条腿却如同灌了铅一般,无法移动分毫.

    "康子,不要走!"他大吼起来.

    这一声大喊,却如同一道霹雳,波的一声,向深康的身体如同一个泡沫一般,化为一股青烟消失在黄湛的眼前.

    一声大叫,黄湛从噩梦之中惊醒过来,一挺身猛地从行军床上坐了起来,身上冷汗淋漓,伸手一抹额头,水淋淋的.

    还好,是一个梦,黄湛大口地喘着气,心有余悸地想着梦里的情节,庆幸之余,心中却是越来越不安.

    那一声大叫明显惊动了帐外值勤的卫兵,两名卫兵冲了进来,手里的刀,都已经拔出了刀鞘."师长,怎么了?"

    黄湛从行军床上翻身下来,在帐里来回踱着步,心里却是越来越不安.

    "派出去的斥候还没有回来么?"他问道.

    "师长,没有回来."

    "一个也没有回来?"

    "一个也没有回来."

    黄湛原地转了几个圈子,突然抬起头,"去,马上叫谢宗杰庞笠到我这里来!"他厉声道.

    两个卫兵转身小跑着出帐,黄湛心里的不安更甚.

    "康子,你是在给我托梦吗?你已经不在了么?不,你一定要活着啊。℉,.23↘wx.你是我最好的兄弟,咱们哥儿俩还要一齐并肩战斗呢!"他在心里默默地想着,走到行军床边,从枕头之下抽出一个竹筒,从内里抽出一张地图,摊在行军床上,借着帐内的火把,仔细地看着从他现在的所在到新会的这一段路程.

    "师长!"帐帘一掀,两名团军谢宗杰,庞笠走了进来。两人身上衣甲整齐,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肯定是不能穿得这么快,只能说明他们晚上都是和衣而卧.

    黄湛抬起头来,看着两人,"刚刚康子给我托梦来着!"

    啊!两人都是惊讶地看着黄湛,他们都是战场之上的悍将,那一个不是杀人如麻,对于这些鬼神之说,却向来是不信的。他们也知道黄湛向来对这些嗤之以鼻,此时听到黄湛突然神神道道地给他们说这个,两人都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对视一眼。都觉得师长这段时间肯定是精神太紧张了.

    "康子浑身血肉模糊,没一处完好的,他笑着跟我说,他走了!"不管两个得力部下讶异的神色。黄湛仍然自顾自地道.

    "新会肯定失守了,康子肯定不在了."

    "师长,只是一个梦而已。康子与您一向情同手足,您心系于他,做些噩梦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梦都是反的,现在康子肯定还在新会生龙活虎地与齐军搏斗呢!"谢宗杰安慰道.

    "是啊,师长,康子是猛将,定然没事."庞笠亦道.

    "不,这次不一样,我的感觉很不好."黄湛摇摇头,"我们的斥候也一个都没有回来,这不正常,不正常,谢宗杰,你马上带五百人,连夜出发,占领青龙桥.庞笠,你也带五百人,给我守住青龙桥上游的杨林渡,如果齐军真的已经攻克了新会,那这两个地方,是他们的必经之地.刚刚下了一场大雨,青龙河水势大涨,他们只能选择这两个地点渡河,想要绕过这两个地方,他们要多走上百里路."

    "师长,弟兄们还只休息了两个时辰,是不是等天明再出发?"谢宗杰问道.

    "不,现在,马上,立刻就出发."黄湛猛地站住,厉声道.

    看着黄湛凌厉的眼神,谢宗杰与庞笠都不再说话,而是啪的一个立正,向黄湛行了一个军礼,"是,现在,马上,立刻就出发."

    两人转身出帐,片刻之后,军营里但喧闹起来,黄湛没有理会外面的喧闹,又单膝跪在了行军床前,列死地盯着行军地图,"如果新会真的丢了,那么,我该在哪里设防?"目光在地图之上扫来扫去,最终仍是落在了青龙山上.

    "青龙山,也只有这里了."他站了起来,"来人!"

    亲卫应身而出.

    "马上派斥候去青龙山,我要青龙山大致的地形地貌,还有山上有没有水源等,让他们马上出发."

    "明白!"

    "通知后勤,埋锅造饭,半个时辰之后,叫醒剩下的士兵吃饭,然后全军拔营."

    "是!"

    一切安排妥当,黄湛坐到了行军床上,从枕头之下抽出自己的佩刀,细细地擦拭着..

    "康子,如果你当真不在了,我会拿齐人的头颅为你祭奠的."

    青龙桥,距离征东军现在的驻地大约二十余里,几乎正在与新会的中间点上,青龙河横跨而过,将新会与他们这边隔开,能够渡河的地点,周围便只有青龙桥,然后上溯十余里,有一个渡口,杨林渡,除了这两个地方,几乎没有其它地方可以渡河,更重要的是,一天前的这一场大雨,会使青龙河河水暴涨,使得渡河更加困难.

    虽然对黄湛的神经质有些不以为然,但征东军严格的军事条例,仍然让谢宗杰丝毫不敢怠慢军令,率领五百名部下,全副武装直奔青龙桥的所在.虽然只休息了两个时辰,但这些士兵此时却几乎已经满血复活了,一边走着,一边往嘴里塞着炒面,吃几口,往嘴里倒一口水.

    炒面亦是高远的发明,这种经过加工的熟食热量极高,又容易携带,一两把便足以让你感到饱腹,而且经过加料之后,口感也不错,这极大地缓解了征东军的后勤压力,其它如行军水壶,工兵铲等等征东军的标配,在这个时代其它国家,基本是闻所未闻.

    "加快速度,天明之前,一定要赶到青龙桥!"谢宗杰吆喝道."弟兄们,吃饱了没有,吃饱了就给我唱起歌来,来,唱起咱们的军歌."

    黑夜之中,在一支支的火把照耀之下,在嘹亮的军歌伴随之下,五百士兵深一脚浅一脚地向着青龙桥奔去.

    当天边露出第一丝儿鱼肚白的时候,谢宗杰的耳中,传来了水声的隆隆之声,这在他听来,此时不亚于仙乐,虽然只有二十余里路,但这样的道路状况和行军条件之下,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能按时赶到青龙河,已经让他足以自豪了.

    这天下,或许也只有我们征东军能做到这一点.

    天色越来越亮,谢宗杰清楚地看到了耸立在青龙河奔腾的河水的青龙桥,这是一座全石制的大桥,十数个桥墩支撑着桥面,宽近两米,能容一辆不大的马车通行,此时,青龙河的对岸,仍然是静悄悄的看不到一个人影儿,这让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师长多虑了.他在心里道.

    "加速前进,占领青龙桥."谢宗杰大声吼道,自己一马当先,奔向青龙桥.水真他娘的大,都几乎将桥面之下的桥洞子填满了,看着打着漩奔涌汹涌的青龙河,谢宗杰有些惊讶,他娘的,这水势,除了这桥,只怕别的地方还真不可能渡过来.

    看到青龙桥,士兵们也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到了,都是发出一声欢呼,二十余里的泥泞道路,负重数十斤急行军,说不累那是假的.

    终于可以歇口气儿了.大家在心里道.

    五百征东军快速向着青龙桥涌去.谢宗杰立马青龙桥边,心道占领这里,至少在这个时段,当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呢.他回头看着涌来的士兵,不由得笑了起来,这里可有五百条好汉呢!现在剩下的,就是守着青龙桥,等着师长黄湛的大部队赶到了,看来新会还没有事,对方并没有想着来占领青龙桥.

    士兵们抵达青龙桥边,立刻开始作起了准备工作,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敌人来,但是必要的准备还是要做的,在桥的这头,几百名士兵迅速拉起铁丝网,挖崛泥土修筑胸墙,用麻袋装进沙石,一条条抬到青龙桥的中段,筑起一个个墙垒,片刻功夫,青龙桥已经被隔成了两个世界.

    征东军的这一套程序在平时都已经操练得极熟,不到一个时辰,便已经准备好了一切,谢宗杰心情轻松地盘腿坐在大桥中间由麻袋垒起的胸墙上,手打着拍子,轻松自得的哼起了小曲.其它的士兵也都三三两两的坐在青龙河边,开始洗漱.

    太阳从东方缓缓地爬了起来,沐浴在阳光之下的谢宗杰就突然从胸墙之上站了起来,瞪大眼睛,看向新会方向,地面传来隆隆的声响,那是马蹄踩在地面的声音,不仅是他,所有征东军士兵也都感到了异常,谈笑之声停止,所有的士兵都站了起来,一齐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片刻之后,一面大旗跃然出现在征东军的视野之中.

    "齐人,是齐国人!"有士兵大叫起来.

    "准备战斗!"谢宗杰从胸墙之上一跃而下,"第一连,点领大桥中段,正面殂击敌军,第二连,第三连,卫护大桥两翼,以床弩阻截敌军,第四连,作预备队!"(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