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一十二章:日出东方(37)(书号:13651

第八百一十二章:日出东方(37)

作者:枪手1号
    熊本告辞离去,高远不由抚额称庆,看着高远的模样,宁馨不由失声笑了出来,"都督,瞧你那模样,只怕是眼馋熊本麾下那数万兵卒很久了吧."

    高远转头,看到的却是一张笑颜如花的俏脸,宁馨的颜值本来就是极高的,这在征东府中是公认的一件事情,便连两位夫人叶菁儿和贺兰燕都是略逊一筹,叶菁儿是柔,贺兰燕是英,而宁馨却是二才兼而有之.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监察院中,是很难看到宁馨的笑颜的,平素里,也只作男儿打扮.此时在高远面前,一时忘形,这一笑,当真可算是百媚生,高远不由看得有些呆了.所谓秀色可餐,不外如是也.

    看着高远的模样,宁馨脸一红,低下头去.高远也回过神来,暗叫一声惭愧,自己也不是那不经人事的小哥儿了,但在宁馨的如花笑颜面前,仍是有些把持不定.干咳了一声,稍稍化解了一些尴尬,道:"熊本麾下二万儿郎,都是原燕国常备军出身,底子都是极好的,只是上一场大败让他们当了数年战俘,这心气儿可都被磨没了.这一次上战场,原本也没有指望他们,只是希望惨烈的战场能激起他们原本的斗志,现在看来,这一点还是做得很完美,原本都是铁骨铮铮的男儿,自然该有男儿的气魄.他们到了新的部队里,征东军的军魂便会慢慢地浸**到他们的骨头里,用不了多久,不仅能让他们重新焕发光彩,甚至尤有过之.你说我怎能不眼馋呢!"

    "熊本以前也是一个很傲气的人,没想到你竟然轻而易举地便折服了他."宁馨叹道:"他在东胡一呆数年,却仍是不肯屈服,可见此人是个真正的倔骨头呢!"

    高远呵呵一笑,"可能是我身上的王霸之气太浓烈了一些吧?"

    宁馨一呆。原本以为高远会谦逊几句,这也符合高远一向的性格,不想高远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想了想,又是卟哧一声笑了出来,"王霸之气,也亏你想得出来!"

    高远盯着对方,有些无奈地道:"宁馨,你还是别笑了,你一笑。我的心便卟嗵卟嗵地跳."

    宁馨睁大眼睛看着高远,再一次被高远给惊住了,这算是调戏自己吗?应当是的,这该是高远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大放厥词吧,以往他在自己面前可一直是小心翼翼的.

    脸孔绯红,只觉得火烫烫的,宁馨横了高远一眼,"您可是都督,说话怎么没个把门的。没轻没重."

    高远哈哈一笑,"都督也是人,而且是个男人,天天面对着你这样一个大美女。说不心动那可真是骗人的."

    宁馨出身大家闺秀,那里受得了这个,头一低,便向门外冲去.听到门砰的一声响被她重重呆上。屋里的高远笑得声音更大了些.

    半晌,高远才算是平静了下来,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突然之间亦为自己刚才的话有些后悔,宁馨这种出身的人,最是讲究不过,自己刚刚的话,或者太唐突了一些.看她刚刚掩面而出的模样,定是羞恼了,明儿个找个机会向她道谦.

    心里正想着,门儿吱呀一声响,宁馨却又重新出现在门口,脸上红晕尚未褪去,眼中羞恼之意仍在,却径直走到了高远面前,"刚刚尽听你胡言乱语,都忘了替你换药了,这要是以后让菁儿知道了,岂不是要怪我.坐下,脱衣,我替你换药."

    高远摸摸鼻子,规规纪纪地坐了下来,褪去上衣,挺直身子坐好,后背之上,有一道长约尺余的刀伤,虽然入肉甚浅,但因为伤疤长,倒也看着挺是吓人.虽然已经替高远换过好几次药了,但每每见到这个吓人的伤口,宁馨都有些昏眩的感觉.像她这样的人,什么时候服侍过别人?更别说这种刀伤了!

    轻轻地解开被血浸透的旧绷带,再将浸着药粉,已被血凝固的纱条一点点从伤口之上揭下来,就算是宁馨的手再轻再柔,那带着血痂的纱条从伤口之上被撕离之时,高远仍是忍不住低低地哼了几声.

    "还道你是钢筋铁骨不知道疼呢,明明受了伤,还整日价地到处乱跑,医师说了,这个伤口你要是少动多休养,好得会更快一些."宁馨有些嗔怪地道:"这都好几天了,都还没有结痂."

    "这算什么!"高远摇摇头,"你是没有瞧过兵营之中的那些伤兵,你要是看了,保管你几天吃下不饭去,我是都督,大战过后,我不去慰问伤员,岂不是让他们心寒.这点伤算不了什么,过几天就会好的.即便是现在我挥刀上阵,照样能杀敌."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又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是都督,整个征东府的精神所系,这种上阵冲杀的事情,自有下头将士们去做,像这样危险的事情,以后切切不能再做了,你自己也说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战场之上,哪里有绝对安全的事情,哪怕你身边侍卫环绕,但一支冷箭便能让你面临致命的危险."宁馨低声道:"你也不想想,要是东胡军中有一个像步兵这样的神箭手,你想想危不危险?"

    高远一扭头,身子一动,宁馨不想他这时突然转身,手一下子按到了伤口之上,疼得高远滋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啊,对不起!"宁馨有些惊慌地道.

    "没啥!"高远道:"你说这些话,倒是像极了府里的那几个夫子,整日价都在我面前唠叨这些,其实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但前几天那一战,我非得上阵不可,宫卫军的厉害,你不亲眼瞧见,是很难相信这世上有如此凶厉的军队的,说他们是天下第一军,并不为过,我几次战胜宫卫军,那都是天时天利人和而已,那一战,我亲自上阵杀敌,便能激起所有士兵的战意,士气,杀意.哪怕为些受些伤,也是值得的,再说了,我的命硬着呢,想杀我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

    高远说到这里,宁馨倒也不好再说什么,那一战,她虽然没有亲临战场,但后来看到连高远的侍卫都死伤枕藉,可见那其中的凶险.

    "好在打过了这一仗,东胡便再也无力与我军会战了!"她弯腰从水盆里提起刚刚用开水浸过的纱条,在上面均匀地洒上药粉,轻轻地贴在高远的伤口之上,再小心地包扎好."我希望以后都不要替你裹伤了."

    两手交替,在高远的肩上打了一个蝴蝶结.

    高远呵呵一笑,"我倒是很享受这一刻."

    "都督,你又说疯话了."宁馨声音低了下来,"你要是再说这些,下一回我便让瑶儿和琴儿来给你换药了."

    高远没有回头,另一只手却反转了过去,将宁馨的手按在自己的肩上,低声道:"宁馨,等我灭了东胡之后,你也嫁给我吧."

    后面的呼吸之声骤地粗重了起来,却半晌没有回音,高远这话一出口,便有些后悔,想补救一下,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心一横,话都说出口了,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菁儿其实也很希望你与她做成真正的姐妹!"

    宁馨轻轻地抽回了手,弯腰端起了水盆,默然向着门外走去.

    "宁馨,你答应么?"看到宁馨曼妙的背影已经要走出门去,高远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宁馨回过头来,眼间眉梢,尽是羞意,"等你打到了蓟城之后再说吧!"

    这一夜,两人都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宁馨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高远的,在她心中,似乎很早很早,大概是从叶菁儿那一句待我长发及腰时,君来娶我可好传到蓟城之时,对高远感到好奇的时候,便产生了一些矇眬的好感吧!自己到积石城也快两年了,但高远一直对自己表现的若即若离,今天终于听到了他的表明,心中不免是又惊又喜.

    而高远,却也在想着这些年与宁馨的交往,从宁府的那惊鸿一瞥,到最近的朝夕相处,细细想来,这两年,自己与宁馨呆在一起的时间,竟是比叶菁儿与贺兰燕加在一起还要多些.

    “自己可真是一个**大萝卜啊!”高远在心中暗自自责,有了叶菁儿和贺兰燕,竟然还不知足,又喜欢上了宁馨.伸手摸着肩上那个精致的蝴蝶结,想着宁馨的一颦一笑,刚刚那点自责又不翼而飞了.

    醉卧美人膝,醒掌杀人权,男子汉大丈夫,当如是也.

    梅华一觉醒来,第一件事便是跑到伤兵那里,昨天晚上没有人来叫醒自己,便说明昨天晚上没有伤兵因伤重而离开这个世间,那个柯远山,还真是有几把刷子的.

    看到梅华走了过来,顶着两个熊猫眼儿的吉祥巴巴地跑了过来,”营长,你交待的事情我都办好了,这下子可有法子拿捏出这位柯医师了.”

    盯着吉祥,梅华有些奇怪地问道:”你昨天一夜没睡?”

    吉祥有些委屈地道:”营长交待下来的事情,我怎么敢怠慢,这不连夜去打听了吗?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位柯医师的把柄,可是妥妥的给我捏在手中,不怕他不听话了.都督交待给营长的事,是铁定没问题的.”

    听到吉祥说得如此肯定,梅华不由喜上眉梢,转动着眼珠看着屋里头一个个在替伤兵换药的柯远山,低声道:”到我屋里头说.”(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