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零八章:日出东方(33)(书号:13651

第八百零八章:日出东方(33)

作者:枪手1号
    贺兰雄与叶枫带着近三千骑兵自界铺口突围之后,一路向着和林前进,选择和林,自然是贺兰雄与孟冲当初仔细考虑之后的结果,在榆林,索普集结了大量的部队,他们如果贸然往那个方向走,便极有可能与这些东胡军队撞在一起,以他们现在的力量,只怕是难求一胜,而在和林方向,却是空虚之极,虽然还有两千宫卫军作为核心驻守和林,但他们是绝不会轻易出和林的,往敌人的都城走,反而能有更大的腾挪空间.

    事实也证明了他们当初的选择是无比正确的,从界铺口突围而出之后,在第十天之上,他们已经踏入到了和林城的地域范围之内,一路之上,他们杀散了不少的部落零散军队,袭击村庄,城镇,所造出来的声势不可不谓不大,但自始至终,和林城中的宫卫军都没有出现,连大股的东胡骑兵也没有出现,看起来,东胡的留守将领将所有的他能召集起来的军队都集中到了和林城中去了.

    虽然深处敌境,四面皆敌,但贺兰雄的小日子还过得是极不错的.不但物资补充不缺,便连战马,这一路掳掠下来,也做到了一人双骑.只是原来手中的骑弩如今成了废物,射光了弩箭却是没地儿补充去.

    全军现在驻扎在距离和林数十里外的一处小村庄当中休整,前两日,白羽程率领的特种大队终于找到了他们,白羽程带着五百余骑兵乔装打扮成了东胡部落散兵,一路顺风地便潜入到了和林周围,现在的东胡,早已是如同一个不设防的筛子,四处都是漏洞.留守的图鲁是早已顾不得其它地方了,他将所有的资源都用在了和林最后的防守之上.

    白羽程带来了贺兰敏死亡的消息,一百多被俘的士兵被宇文恪如此残忍地杀死在辽宁卫城之下。』,.23◇wx.让贺兰雄怒发冲冠,贺兰捷更是哭得几欲昏倒,叶枫脸色惨白,捏紧着拳头狠砸着茅草屋单薄的墙壁,每一拳下去,整个房屋似乎都在颤抖.

    "孟冲做得很好,这件事情,我欠他一个人情!"半晌,贺兰雄才平静下来.

    "放心吧,现在宇文恪已经被我们包围在了辽宁卫。便是三头六臂,胁生双翼也休想再逃出去,他的死期已近."白羽程安尉着贺兰雄,道.

    "白兄自积石城一路远道而来援助我等,贺某实在感激莫名.一路之上辛苦了."贺兰雄看着风尘仆仆的白羽程,感激地点头道.

    "这一路之上,着实是辛苦了一些."白羽程哈哈一笑,"不过看着贺兰司令官你现在这小日子过得如此舒服,我倒是真应该慢一点."

    "东胡人几乎将所有兵力都集中到了榆林。宇文恪那支部队是他们能抽调的最后兵力了,现在和林,当真是空虚之极,图鲁作为留守。能维持住和林就算不错了,哪里还有能力兼顾外面,除非他派出宫卫军来,可是他还得担心宫卫军一旦出击。找不到我们,反而被我们趁隙去偷袭和林呢?所以啊,他就只能当个缩头乌龟了。只可恨我手头的兵力实在不足,不然,我早就大张旗鼓去攻和林了!"贺兰雄有些恼火地挥挥手,"你自积石城来,可带来了议事堂的什么命令么?"

    "自然是有的!"白羽程微微颔首,"议事堂的诸位大人,让我在与司令官会合之下,便与司令官合兵一处,率部直扑东胡人最后的老巢,圣城."

    贺兰雄一惊,"去圣城?我们两人合兵一处,也只有三千余骑,而在东胡人的圣城,还有上万的宫卫军."

    "在那一边,也早有安排了,监察院的牛腾在黑山白水之间经营年余,早前监察院放养的鱼儿如今已经长大了,这一年多以来,监察院不遗余力地往哪里输入人员,武器,在哪里,由我们控制的武装流匪多达数万人,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有战斗力的也有数千人,这也正是索普形式如此艰难,仍然没有调动圣城的莫延贺率兵前来援助的原因,莫延贺一走,他们的圣城必然不保,那里,可是东胡王庭的发源地,历来东胡王最后的休息之所."

    "在黑山白水之间,我们竟然已经发展出了如此大的势力?"贺兰雄惊叹道.

    "当然,监察院那帮人可也不是吃素的,宁馨宁副院长,那可是一个厉害人物."白羽程呵呵笑道,"蒋议政,严议政他们希望贺兰司令官带着我们一齐去哪里,从牛腾,木骨闾手中接过指挥权,他们两个都没有指挥大军团作战的经验,小打小闹还可以,真要与莫延贺明刀明枪地干起来,那可就不够看了."白羽程笑道."再说了,木骨闾必竟是东胡人,此人投靠我们,也是另有所图,或者此人在最后关头,有所动遥,有怕反复也说不定,咱们这支军马一旦出现,他即便有什么小心思,也得全自己浇灭罗."

    贺兰雄哈哈一笑,"监察院搞小动作是一把好手,但真要说到行军打仗,双方对垒,自然还得咱们正规军,老白,你说是不是?"

    "当然!"白羽程深有同感:"咱们去将圣城拿下,东胡人的老巢便没有了,他们最后退守的希望便也不存在了.议事堂是要在这一役之中,彻底解决东胡这个麻烦,而不是留下一个尾巴来悬而未决,这样会给我们在以后经略中原时,带来一些不必要的变数."

    "老蒋这个老头儿,总是走一步,算三步,我贺兰还是挺佩服他的."贺兰雄点头,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直视着白羽程,"不对啊,老白,你这话只怕是说了一半儿,还有一半给我藏起来了吧?"

    白羽程脸上神色不变,淡淡地道:"哪里有藏什么?"

    贺兰雄嘿嘿一笑,"你老白打仗是把好手,但却说不来谎,你自认为你脸上神色不动,便能瞒过我,嘿嘿,你呼吸变重了,眼神在闪烁,明显便是有事瞒着我,算了,你不说我也知道."

    白羽程自嘲地一笑,"看来我还真是只适合当一个冲锋陷阵的猛将."

    贺兰雄摆摆手,"议事堂是不是担心我回去之后,与现在的军事主官叶重发生争权的行为?毕竟攻克和林,平灭东胡的这个功劳,谁都想要?所以想了这个辙将我调开,使得东路军能在叶重的指挥之下,没有第二个声音.孟冲虽然心机深,但资历不够,是不可能与叶重争锋的."

    "这种事,你明白就好了,又何必当着我的面说出来."白羽程苦笑,"贺兰啊,咱们去打圣城,将东胡王庭的那些老王老祖的陵一股脑地都平了,那也是一件快事啊."他压低了声音,"我可知道,历代东胡王下葬,那陪葬的东西,可是海了去了,咱们拿下圣城,那可是发财了!"

    贺兰雄大笑起来,"你个老白,还是那个马匪脾性,里头陪葬再多,与你我有毛的关系,咱们征东军那可是明文规定,所有缴获都得归公,不得私自吞没."

    "就算不能私自吞没,但摸一摸,数一数,过一过眼睛,那也是很舒服的事情啊!"白羽程亦是大笑起来.

    "说得好!"贺兰雄站了起来,"那咱们就去数一数,摸一摸.过一过眼!"

    两人相视大笑.

    笑声之中,贺兰捷却从外头急步而入,"司令官,刚刚哨探来报.在离我军驻地约十里的地方,发现有两股东胡军队合并."

    "东胡军队火并?"贺兰雄与白羽程都惊诧莫名.

    "据哨探所报,一股是自和林城中出来的宫卫军,约有两百名,另一股有千余骑兵,则是由高车率领."贺兰捷道.

    贺兰雄与白羽程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道:"有鬼!"

    "有鬼自当去看一看!"贺兰雄接着道.

    "说不定能逮着大鱼!"白羽程微笑着.

    高车只想逮着浑释之,以此来要挟图鲁,以获得更多的物资和军械,以便挟兵自重,但当他率领千余骑兵堵住浑释之之后,看到浑释之身边那个小小个子的士兵露出脸来时,却是傻了眼儿,那是索普的儿子,年仅八岁的索额图.

    "高车,你想造反么?"虽然只有八岁,但索额图的胆子却是极大,这一声清亮的斥喝,几乎让高车便要滚鞍下马,向索额图行礼了.

    但刚有动作,却又硬生生地停下了动作,自己先前所作所为,早已为东胡王庭,图鲁等人所不容了,之所以能容忍自己,却是因为自己手头的兵马,如果现在自己一下跪,那人心可就散了.

    牙一咬,心一横,一个八岁小儿而已,送到自己门前,自己当然要笑纳了,然后带着这个小家伙逃回到圣城,有他在手,不怕莫延贺与自己翻脸.或者是老天爷在眷顾着自己,这才将索额图这个年纪虽小,但身份却非同小可的家伙送到自己手中.

    想到这里,高车脸上已经凶相毕显.(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