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零七章:日出东方(32)(书号:13651

第八百零七章:日出东方(32)

作者:枪手1号
    东胡都城,和林,图鲁脸上带着浓浓的忧郁之色,不论是北方战场,还是东方战场,传来的消息,都是让人沮丧的,寄予厚望的宇文恪并没有拿下辽宁卫,反而被源源不断抵达的征东军援军围在了辽宁卫之下,覆亡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实,每每想到这一点,图鲁的心便一阵阵抽动,高车,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帐,他毁了东胡最后的希望.

    心中虽然将高车的十八代祖宗骂了一个遍,但在现实之中,图鲁还不得不小意儿的去笼拢这位从战场之上逃回来的将领,因为很简单,高车手中还有五千兵马,而现在在和林,除了留守的两千宫卫军,剩下的都是一些虾兵蟹将了,和林保卫战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这五千兵马,将是东胡的一个倚仗.

    问题是,高车逃回来之后,竟然不肯进入和林,只是在和林城外十数里的土城扎下营盘,向图鲁索要粮草,军械的使者倒是络驿不绝,而且口气极其强硬,大有一点不满足他们的愿望,他们就会挥兵进攻和林的意图.

    图鲁不得不捏着鼻子满足对方的要求,甚至在昨天还亲自去见了高车,在以往,两人的地位有着天壤之别,但现在,高车却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人.

    无他,在这个局势之下,很明显的就是有兵便是大头王.

    图鲁当然也不是一味唯唯诺诺的人,要不然,也不会作到东胡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在与高车的谈话之中,他有意无意的多次提起,圣城的莫延贺已经遣了五千宫卫军来援和林,在那一刻。℉↗頂℉↗点℉↗小℉↗说,↑x.他看到了高车眼中掠过的那丝慌乱.

    图鲁心中感到快意的同时,心里也清楚得很,莫延贺的宫卫军,是绝不会出现在和林了,黑山白水之间的流匪声势愈来愈大,将莫延贺牢牢地牵制在那片茫茫大山之中,莫延贺现在甚至不敢轻易遣兵出圣城,生怕为敌所乘,丢了东胡这最后的立身之本.

    而且,自己也给莫延贺发去了公文。现在这个情况,他的宫卫军即便来援和林,只怕也改变不了现在东胡狼狈的局面,也无法助东胡反败为胜,他能守好圣城,将流匪限制在那一片大山当中,便已经很好了.

    或者,和林应当做好后撤回老家的准备了.

    空中艳阳高照,天气已经十分炎热了。但图鲁却感到身上一阵阵的发冷,他在和林出生,在和林成长,一步步地看着东胡成长起来。又一步步地看着东胡坍塌下去.

    眼看着他起高楼,眼看着他楼塌了.

    图鲁细细回想这些年来东胡的施政,找不到什么错漏之处,也就是说。东胡自己并没有犯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唯一的意外,便是征东军在辽西的崛起.

    如果没有高远。没有征东军,或者东胡在过一些年之后,便能拥有强大的实力问鼎中原,但现在,却是恰恰相反,东胡已经倾覆在即了.

    "首辅!"身后,一名官员疾步走了过来,"王子已经准备启程了,当真不通知高车将军,让他派兵护送么?"

    "不行,不能通知他!"图鲁的脸色转冷,"高车已经不是王上忠心的将领了,此人心怀二志,从他不肯入和林便可以看出这一点,如果王子落在他的手中,说不定他会做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了.从和林到莫延贺将军哪里,还是我们的地盘,基本上还是安全的,有两百宫卫军秘密护送,当可保安全.而且,莫延贺将军也会派出军队前来迎接,只要将王子送到了莫延贺那里,即便大王出了什么意外,和林守不住,我们东胡也还有一面可以号召各族的旗帜,不会像当年匈奴那样,因为匈奴王庭的覆灭而就此一蹶不振."

    图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吩咐你的事情,都做完了吗?"

    来人脸上闪过丝丝忧惧,"首辅,除了大王这一系,其它的王族都已经被属下秘密拿下,关了起来."

    图鲁陡然回头,看着这位官员的脸上闪过恼怒之色,"关起来做甚么?杀了,全杀了.这些人留下来,不会成为我们东胡东山再起的助力,反而会被有心人所趁,造成一波又一波的东胡内乱,我只给东胡留下大王这一脉的子孙就够了.马上去,杀,杀个一干二净."

    "属下遵命!"官员惊骇莫名,转身急急离去.

    图鲁回过身来,脸上重新恢复了酷厉之色,宁远静远的大战此刻应当已经打响,不管这一仗如何,只要杀不死高远,对于东胡而言,那便是一场失败,将王子送走,杀死其它的东胡王族之人,是索普在出发之前,便与他议定好之事,一旦前方战况不利,便得走出这最后一步.眼下,宇文恪全军覆灭,这最后时刻已经到来了.

    站在城头之上,看着两百便装打扮的宫卫军,护送着同样易服的不满十岁的小王子,图鲁一揖到地,脸上充满了悲壮之色.

    索普作出这个安排,便已经清楚地表明,他是不会逃回老家去了,他要与和林共存亡.

    "一路顺风!"图鲁在心中默默地道,东胡能否重新崛起,便看你的了,我的小王子!

    两百人默然出城,人群之中,浑释之看着城头之上的父亲,眼眶不由湿润起来,他是这一次护送王子去圣城找莫延贺的主将,这一去,只怕便再也回不到和林了,而他的父亲,妻子,儿女,全都留在和林城中.

    图鲁现在是留守和林的最高官员,一举一动,自然会受到无数人的瞩目,假如他假公济私,将家人夹在队伍之中带出和林,只怕马上便会为人所知,接下来自然便是和林大乱,不战自溃了.

    想到此一别便是永决,浑释之心中隐隐作痛,抬头看着城头之上,衣袂飘飘,充满决绝之意的父亲,他狠下心来,别过头去,猛夹胯下马匹,带着两百将士,护着小王子,向着远方而去.

    土城,高车大营.

    盘坐在虎皮之上的高车一手举着酒壶,一手举着一支油腻腻的羊腿,正吃得满嘴油光,回到和林,他自认为是这一辈子自己做出来的最为正确的决定,特别是当他听到宇文恪,柯尔克孜全军被围之后,更是庆幸自己跑路跑得早,他不认为自己这五千骑兵在当时的情况之下还能改变大局,当征东军援军抵达,而东胡还没有拿下辽宁卫的时候,这场战事其实便已经以东胡的失败而告终了,最好的作法,便是全军退回和林,但死心眼的宇文恪还要作垂死一击,还想拖着他一齐去死,他自然不愿意.

    回到和林,图鲁对自己有求必应,不敢有丝毫怠慢,这让高车心中无比快意,有兵就是草头王,在这个大厦将倾的时候,自己这五千骑兵,绝对是一支可以翻天覆地的力量.

    进和林?想到图鲁的要求,他冷笑起来,自己才不会上这个大当,图鲁是想要死守和林的,这一点,他看得很清楚,进城容易出城难,一旦进了城,兵马分散去驻守和林城的各地方,保不齐图鲁就会对自己下手,城内还有两千宫卫军呢!

    和林已经不是能呆的地方了,高车丝毫不看好大王索普在宁远,静远与高远的决战,失败是勿容置疑的,他至今还呆在这里,只是觉得好处还没有捞够,再从和林榨出一些东西出来,自己便也要跑路了,回到东胡人的老家去,在那一片黑山白水之间,有的是自己腾挪的空间,莫延贺手中坐拥一万宫卫军又如何?到了那时,自己也必定是他要拉拢的对象,至于那里肆虐的流匪,高车还没有放在眼中.

    或者,下一个振兴东胡的伟人就是自己.高车仰脖子灌了一口酒,不无得意地想着.识时务者为俊杰,像宇文恪那样的不识时务的家伙,活该在辽宁卫被人吊死.

    "将军!"一名心腹掀帘而入.

    "什么事?"扔掉了手中的羊骨头,高车瞪着红红的眼睛,问道.

    "将军让我派人注意和林城中的动向,小人派了不少人潜入和林,刚刚打听到一个要紧的消息."

    "说!"高车一下子挺直了身体,和林城中的变化,他一向是特别在意的.图鲁是一个极其阴险的家伙,一不小心,就会着了他的道儿.

    "我们的细作发现,图鲁最看得的大儿子浑释之,带着两百宫卫军出了和林,向着圣城方向而去了."

    "浑释之?两百宫卫军?"高车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嘿嘿嘿,我还道图鲁当真是大公无私呢,原来也还是怕自己绝了后,这两百宫卫军中,只怕还有他图鲁家其它人吧?"

    他大笑起来,"传令下去,将这两百人约我截下来,我要将浑释之活捉之后送到图鲁的面前,看看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怎么说?"

    他得意地站了起来,"有了这个把柄,不怕图鲁不老老实实地再给我送更多的物资军械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