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零二章:日出东方(27)(书号:13651

第八百零二章:日出东方(27)

作者:枪手1号
    石车没有回和林,他过和林而不入,径直率领着他的部下,绕过了和林,向着东胡的老家,那一片苍茫的黑山白水而去,换一句话说,他已经极度不看好东胡能够在与征东军的这一场决战中的前景,他要逃走,回到大山中,甚至跑到山的那一边,总之,只要手里有兵,他就不怕不能立足.

    正在榆林集结兵马的索普听到了这个消息,脸色铁青,眼光扫视着大堂内的诸多部属,似乎马上便要择人而噬,如果说阿固怀恩的背叛是打了他一个重重的耳光,那高车这样离去,就是在他的后心狠狠地捅上了一刀.

    高车跑了,留下了宇文恪与柯尔克孜近两万骑兵,被征东军包围在界头铺至辽宁卫的五十里狭小区域之内,当真是应了费谦的一句话,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随着征东军源源不断地赶到,他们突围的希望也越来越渺茫.

    东方战场之上的主将,已经换成了名气更大的叶重,他并不急于马上发动对宇文恪的最后一战,而是命令东方集团军孟冲,颜海波所部,南方集团军铁泫所部,缓缓地从四面开始挤压宇文恪的活动空间,慢慢地缩小着包围圈,这种打法,便如同长满了刺的刺猬,四平八稳,却又无隙可乘,宇文恪数次突围,都被征东军狠狠地敲了回来.

    随着粮草一天天减少,死伤人员日益众多,东胡人感到了末日将临的恐惧.而征东军还有援军抵达,这回是一支全新的部队.青年近卫军第五师.

    斥候每天都会向宇文恪回报包围他们的征东军的活动情况,一面面战旗加入到战场,宇文恪基本上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征东军两大野战集团军已经齐齐赶到了这里,现在于他而言,已经是十面埋伏。入方风雨,留给他的,只是覆亡的时间问题了.

    榆林的索普与宇文恪的心情此时也差不多,不过他还有一丝丝底气,因为他手头之上,还有可以挣扎的力量,在榆林,他集结了一万宫卫军以及各部族最后征集起来的五万骑兵,六万铁骑,放在任何战场之上。都是一股决定性的力量.哪怕这五万骑兵已经不像颜乞的那五万骑兵那般精锐,但只要是东胡人,骑马射箭,便如同吃饭喝水一般自然.

    东方不重要,和林亦不重要,只要在这一战中,他击败了高远,杀死了高远,那么。一切便可以从头再来.

    "放弃所有外围外卡,我要在榆林与高远决一死战!"索普咆哮着,"东胡铁骑无敌,来吧。高远,让我们决一死战!"

    而在宁远,静远两地,集结的征东军也愈来愈多。不仅是军队,更多的由都护孙晓组织起来的屯垦百姓,也自带武器。向着这里汇集,他们主要的任务便是运送后勤,护路,放哨,沿着宁远静远向着榆林方向,征东军的力量向蛛网一般,向着榆林方向开始漫延,这些民夫虽然不是正规的军人,但身处在河套这样战火纷分的地方之上,征东府地方行政对于他们的军事训练从来都没有放松过,大量的退役军人,充斥在其间,战时紧张时,这些人不但能重新披挂上阵,更重要的是,散入民间的他们,带出来了更多的能够上阵打仗的新人.

    北方集团军许原麾下,如今拥有严鹏的第一军近三万人,罗尉然的第二军二万五千人,暂时由公孙义署理的**骑兵师一万五千余人,部兵力已经达到七万人.高远的抵达,又带来了青年近卫军四个师两万人,以及中央集团军步兵所属的六千骑兵,这使得整个征东军在河套集结了差不多十万人的正规军,以及与此数量相差无几的民夫数量.

    索普想要决战,高远又何尝不想决战?毕此功于一役,彻底击败东胡最后的力量,拿下和林,将辽东半岛最终收归自己囊中,做到了这一点之后,一个国家的雏形,便已经构成,也只有到了这个时候,高远能腾出手来,把自己的眼光看向中原地区.

    秦国在魏国的攻势已经愈加凌厉起来,魏人疲于招架,节节败退,而在函关谷,李信的大军开始频频出击,与荆如风统率下的赵军的河东大营交战规模越来越大,赵国已经顾不上代郡,也顾不上全城等地的失守.周长寿被释放之后黯然回到了邯郸,赵王在此时也顾不得处理这员将领了,国家有难,正值有人之际,赵王将周长寿源往了魏国,但是只给了他区区五千兵马.已经做好回到邯郸之后便去蹲大狱,甚至掉脑袋的周长寿自然是感激涕零,他也将这一次的援魏当成了自己咸鱼翻身的最后机会,二话不说,带着五千兵马便奔赴魏国,这让一心想要将赵牧的残余势力清洗干净的赵杞大为失望.在河东大营还有一个吴增,不过吴增便滑溜多了,赵牧一死,这个吴增便沉默得如同没有这个人一般,老老实实地在荆如风手下当一个有名无实的副将,不问他决不发一言,实在是让赵杞无法下手.

    高远觉得魏国不可能抵挡得住秦军的进攻,唯一让他有些惊讶的便是路超的变化,以前这位读书种子,谦谦君子,如今已经化身为一位杀伐凌利,心狠手辣的大将,为了震慑魏国,这位书生出身的将领,竟然在攻克魏国一座抵抗绝决给秦军造成了极大损失的县城之后,下达了屠城令.

    这还是路超么?

    高远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当年拿下山南郡时刺激到辽位大兄,让他宛如换了一个人,如果真是这样,他就更对不起以子侄待己的路沤了.

    与秦人的对决终将到来,也许有一天,自己会与这位大兄对阵沙场,高远心中着实有些遗憾.虽然如此,但高远并没有任何后悔的想法,时也势也,当时的情况,他只有那么做。才能保证征东军的安全.

    如果真变成了自己想象中的那样,那就来吧,也许不失为一件名垂青史的妙事.同样出自辽西边陲的两个小人物,最后成了能够改变这片大陆历史的人物,亦能为后人津津乐道,或者数百上千年过后,扶风会因为自己与路超而成为一处著名的景点呢!

    八月十五,当中原各地正在庆祝中秋佳节,举杯邀明月,起舞弄倩影之际。叶重统带的东方集团军和南方集团军终于向宇文恪发起了最后的攻击.

    可怜被困了大半个月的东胡军队粮草早就断绝,最后只能依靠不断地杀马来充饥,到决战时候来临的时候,还能拥有马匹能够作战的,只有残存下来的数百名宫卫军了,其它的东胡骑兵,要么战马已经进了肚腹,要么便是因为粮食奇缺,连草料都无法保证的战马。根本没有了作战的能力.

    费谦所部,颜海波所部,铁泫所部,孟冲所部。四面合围,向中间缓缓挤拢,失去战马,饿得有气无力的东胡兵。几乎是一触即溃,除了几百宫卫军掀起了一点点浪花之外,其它的。完全没有了战斗的意志和勇气.

    这一场战斗,与其说是一场决战,勿宁说是一场痛打落水狗的一边倒的屠杀,近两万东胡兵,这一役之后,被俘者多达万人,剩下的全都被格杀在战场之上.

    柯尔克孜,宇文恪,宇文明尽皆被俘,东方战场顺利打了局面,面和榆林,和林的大门轰然洞开.

    八月十八,红日高照,数万征东军集结在辽宁卫城之下,城池下面,堆集如山的尸体早已清理干净,只是那被鲜血染红的泥土,却怎么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改变颜色,城墙之上,坑坑洼洼的残痕以及插在上面的密密麻麻的弩箭,还有那一条条,一块块凝结的紫黑色的血迹,仍在向人们诉说着这场战事的残酷.

    辽宁卫城之下,重新竖起了数十根旗杆,每一根旗杆之下,都有一名东胡将领被按着跪倒在地上,从旗杆之上垂下来的绳套被风拂动,晃晃悠悠地不过拂动着这些或面色惨白,或闭目不语,或战栗难言的人的脸庞.

    孟冲在贺兰敏被宇文恪处死之际,曾当着双方数万人的面,发下誓言,灭绝宇文一族,灭绝高车一族,灭绝柯尔克孜一族,在叶重接管整个军队的指挥权之后,对于孟冲的这一誓言,仍然决定执行,这不仅关乎着对东胡人的震慑,更关乎着己方的士气,关乎着近一万在这场战事之中,伤亡的征东军士兵的英灵.

    东胡军队之中,凡是这两族的人都被寻了出来,宇文一族本已没有多少人,柯尔克孜家族在军中的人不多,再三审问搜寻之下,也只找出了这么多.

    叶重认为这也够了.

    何大友是被担架抬着上城墙的,作为一名民夫队长,他带来的一千余名民夫,仅仅剩下了一百余人,其余的尽皆战死在最后一战之中,此时,看到元凶被捆缚着按在旗杆之下,又是兴奋,又是伤神,眼泪尽是抑止不住的涔涔流下.

    “孟将军,那日你发下重誓,今日便仍由你来下令行刑!”叶重含笑看着脑袋上包着一层层绷带的孟冲,道.

    “多谢叶将军能让我了了这个心愿!”孟冲向叶重行了一个军礼,”他日如果都督怪罪杀俘,我孟冲一力承担,绝不牵连将军.”

    “这是什么话?”叶重哈哈一笑,”现在我是军队的最高指挥官,有什么事,自有我担着.再说了,只不过几十个首恶而已,杀一儆佰,何来杀俘一说.”

    孟冲感激地冲着叶重点点头,大步走到城垛之前,拔也腰刀,高高举起:”今日,告祭我死难的征东军的兄弟,告祭一百零三名牺牲在城下的征东军英雄,行刑!”

    数十根绳套套上了宇文恪等人的脖子,绳子被拉动,人也渐渐地被拉高.

    “征东军,万胜!”

    看着飘荡在空中的那数十个东胡将领,城下,数万征东军暴发出阵阵呐喊之声.(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