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零零章:日出东方(25)(书号:13651

第八零零章:日出东方(25)

作者:枪手1号
    辽宁卫,城上城下,喊杀之声震耳欲聋,积尸盈野,不管是征东军还是东胡人,都已经没有余暇来收敛战友的遗体,双方打到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杀红了眼睛,一批批的扑上城头,一批批的倒下去,辽宁卫青砖镶嵌的那青色的城墙,已经变成了红色,不时有股股鲜血,顺着城墙宛如泉水一般倒流下来.

    何大友另一条好腿也折了,只能坐在地上,手里却仍是持着一根长矛,只要看到有东胡人的影子冒出来,便拿枪乱戳,这些天,死在他手下的东胡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要是在临死之前再干翻一两个,那可就真赚翻了.

    小七子在昨天战死了,突上城头的一个宫卫军一刀捅进了他的肚子,但小七子也不含糊,肚破肠流,竟然还扑了上去抱住了这个宫卫军,一口生生地咬断了他的喉管.小七子就是那个在战前叫嚣着要杀死十个东胡人,赚上几十亩永业田,再娶一个婆姨的年青汉子.

    何大友替他抚上圆睁着的大眼之时,从他的眼中看到的满满都是遗憾,小七子到最终也只干翻了五个,何大友让城里的军法官将自己的战功,转了五个人头到了小七子的名下,就算是他死了,何大友觉得自己也有义务替他完成这个心愿,新婆姨是娶不成了,到时候让他的老婆姨给他烧一个纸扎的女人吧.

    何大友觉得自己也肯定活不成了,东胡人发疯了.城内的士兵已经越打越少,以他的经验,伤亡起码在一半以上,如果是野战,早就没有战斗力了,但现在依托着城墙,他们却还能苦苦支撑.

    援军。什么时候能到呢?

    孟冲拖着大刀沿着城墙走了过来,看到躺倒在血泊中的何大友,挥手便让一个亲卫将他拖下去,"何大友,你这条老狗命还挺长嘛!"孟冲大笑,"先前隔得远,看你忽拉一下子便没了影子,还以为你被宰了呢!"

    "这些东胡狗想宰我还差了一点,我如果死了,也肯定是一不小心被血滑了一跟头。自己跌死的,军长,不要拖我下去,我就是坐在地上,也还能捅几枪嘛!"两个卫兵夹着何大友便往后拖,何大友疼得龇牙咧嘴,却仍是不肯就这样下去.

    "先去歇歇,好歹也将伤口包扎一下,这仗打完。要是两条腿都折了,我看你怎么办?我可是听说你那个匈奴婆娘年轻漂亮着呢!"孟冲摆摆手.

    "两条腿断了怕个球,只要第三条腿还粗壮就好呢!"何大友挣扎了几下发现是徒劳,便任由两个卫兵将他拖到了角落之中.

    孟冲走到城墙边上。倚着城墙,看着又一次退下去的东胡人,嘴角却浮起了笑容,在他的估算之中。援军应该快到了.宇文恪,你在河套吃了亏,想在我们这里找回来。这一回,老子就让你再一次夹着尾巴爬走.

    城下,宇文恪紧紧地咬着嘴唇,额头上的皱纹,在这几天,似乎突然多了许多,与城上的孟冲一样,他也显得极为憔悴,这两天的攻击,几员大将轮番上阵,多次攻上城头,但征东军的韧劲大得惊人,一次又一次地将他们逐下了城头,每一次,辽宁卫都似乎唾手可得,但却总是失之交臂.

    有很多次,宇文恪都觉得辽宁卫马上就要易手了,但下一刻,败下阵来的总是自己的部队.

    乌洛浑身鲜血地跑到了宇文恪的面前,带着哭腔道:"宇文将军,宫卫军不能这么用啊,他们不是用来攻城的,他们应当在马上杀敌,而不是用来攻打坚城,再这样打下去,我带来的宫卫军,就什么也剩不下了."

    宇文恪盯着这位宫卫军的将军,冷冷地道:"谁说宫卫军就只能用来马战,你们是东胡的精神,是不败的神话,不管是野战,还是攻坚,你们都应当作为东胡军人的楷模,这几天,其它的东胡部队损伤是你的数倍,但他们可有一句退缩?不能这样用,嘿嘿,那该怎样用?你教教我,你去问问征东军,去请他们出来与你野战,他们肯吗?一个好的战士,永远也不要选择,而只是奋勇上前,直到将敌人杀死为止."

    乌洛垂头无语,他带来的三千宫卫军,打到现在,已经折损大半,只剩下一千四百余人了,但在攻坚战中,宫卫军的战斗力也的确高出其它部队一筹,每一次东胡军队攻上城头,都是由宫卫军士兵为先导,也正因为如此,宫卫军的损失也越来越大,先上城头的,想要撤回来,基本上属于妄想,多半被城头上的敌人乱刀分尸.

    "乌洛,准备下一次攻击吧,如果我们失败了,不管征东军是去榆林夹击大王,还是直击和林,我们东胡的气运便要尽了,要死,就都死在这里吧!"宇文恪大声吼道:"你,我,还有你们,便是死,也要死在辽宁卫之下."

    听着宇文恪斩钉截铁而又决绝无比的话语,所有将领尽皆凛然.

    乌洛转身便走,手里挥舞着他的弯刀,声嘶力竭地道:"杀,杀光他们,打进辽宁卫,屠尽征东军."

    战鼓声声响起,东胡人开始又一次组织起进攻,城头之上,听到鼓声的守军一个个挺身而起,扑到了城头之上.

    "将军,宇文将军!"一匹快马由远及近,看到马上骑士焦急的面容,宇文恪心里头咯噔一下,一股不发的预感油然而生.

    骑士飞身下马,急步走到宇文恪面前,"将军,斥候来报,征东军援军,距离辽宁卫只有五十里路了,是征东军东方集团军在盘山的部队,师长费谦,率所部五千余人已经急扑而至."

    听到骑士的话语,宇文恪身边的将领顿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宇文恪脸色煞白,征东军的援军,比他估计的要早到了整整一天."高车,率你部前去堵截,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一定要将这股援军给我再堵一天,有一天的功夫,我们一定会拿下辽宁卫."宇文恪沉默片刻,终于下定决心,这是事关东胡气运的一战,就算是赌上全军,他也要再赌上一把,用自己的身家性命,用这里的数万将士.

    "宇文将军."柯尔克孜迟疑了一下,"敌人的援军既然已至,便只怕不只一股,如果征东军调集了更多的部队前来,我们只怕已经没有胜机了,不如撤退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哪里还有青山!"宇文恪狠狠地道:"我们退到哪里去,是回和林,还是去榆林?我们拿不下辽宁卫,征东军便能长驱直入,我们会被像赶野狗一般地赶出和林的,失去我们最后的一丝机会.进攻,进攻,拿不下辽宁卫,我先拿了你们的脑袋,再自己亲自去攻城!"宇文恪拔出刀,凌空虚劈.

    "东胡命运,在此一举,一天,不,半天,高车,你给我去堵住他们半天."宇文恪翻身下马,"柯尔克孜,你来押阵,我,要亲自攻城."

    "宇文将军!"柯尔克孜吃了一惊.

    "不必说了,高车,半天."

    "明白了,宇文将军!"高车点点头,转身离去,片刻之后,数千骑兵离开了辽宁卫,向着远方奔去.

    城头之上,看着这一幕的孟冲心头大喜,敌人在这个时候分兵而去,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援军已经抵达了.

    "弟兄们,我们的援军来了,瞧,东胡人分兵了,他们想去堵截我们的援兵,来啊,把战鼓擂起来,军号吹起来,战歌唱起来,敌人要最后疯狂一把了,顶住这最后一波进攻,胜利永远属于征东军!"孟冲振臂高呼:"征东军万胜."

    "万胜!"

    "万胜!"

    城上所有士兵,只要还能张开嘴巴的,都疯狂的大叫起来,被扔在墙角里的何大友,一边狂喊着,一边用力地捶打着墙壁.

    盼星星,盼月亮,援军终于来了.

    听到城上那威武的军歌之声响起,率部已经走出很远的高车回过头来,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辽宁卫,这一刻,这座城池在他的眼中,似乎变得更加高不可攀起来.

    费谦心急如焚,自从得到辽宁卫遇袭,贺兰雄遇险的消息之后,他立即便率领部队抛弃了一切辎重,只带了必要的武器和随身的干粮,自盘山之中倾巢而出,但可恨的是,盘山道路曲折,多有崇山峻岭,征东府接手时日还短,连像样的路都没有修一条出来,就算是想快,也快不起来,战士们只能凭着两条腿,翻身越岭,日夜兼程,说实话,一路跑到现在,部队还剩下多少战斗力,连费谦自己心里都在打鼓.

    但气可鼓不可泄,这个时候,是万万休息不得的,一旦停下来休息,心里憋着的这股劲一松,没有一两天功夫,是万万缓不过来的.

    就算自己这支部队打没了,也能为辽宁卫争取到足够的时候,在自己的身后,更多的部队正在狂奔而来,颜海波军的唐一彪,距离自己不过一天的路程,一天,自己这五千人难道还扛不过来吗?

    费谦作好了敌人前来堵截并与之展开血战的准备.(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