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九十七章:日出东方(22)(书号:13651

第七百九十七章:日出东方(22)

作者:枪手1号
    何大友是老兵,对于战场之上的变化,总是最为敏锐的,这一波敌人的进攻,明显与上一波不同,对手的士气更高昂,身手看起来也要矫健得多.

    "擂木,擂木!"他大声吼道.几个士兵抬着一根碗口粗细的树桩,从后面飞奔而上,两手高高举起,顺着那些架起来的云梯便入了下去,如同秋风扫落叶,将云梯上攀爬着的敌人一扫而空.但也就是这抬手放擂木的瞬间,好几人亦同时中箭倒地,那些宫卫军的箭术的确准得有些让人感到恐怖,只消你身子一探出来,立即便会有呼啸的羽箭凌空而至.

    "用推杆,用推杆!"何大友从地上捡起一根推杆,架在云梯之上,发一声吼,想将云梯推开,但此时云梯之上攀爬着为数不少的东胡兵,他一个人如何能推动,身边的几个人一齐扑过来,用力将推杆推了起来,云梯晃晃悠悠地离开了城墙,向下面倾倒,上面的东胡兵要么扎手扎脚地掉下去,要么死死地攀住云梯,随着云梯一齐倒下.

    哈桑的运气不错,周围的同伴下饺子一般的坠下,他攀爬的这架云梯居然安然无恙,向上快速地攀爬的同时,哈桑看见,自己的这架云梯,居然比旁边的都矮了一截,并没有搭到城墙墙垛之上去,或许是因为这个缘故,对方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这让他心中大喜的同时,也加快了向上攀爬的速度.

    一个脑袋探了出来,与正在仰望的哈桑的目光正好撞在一起.上面的士兵明显是吓了一跳,一矮身,再探出来时,手上已经捧了一块石头便要向下砸,哈桑手一挥,左手之间的绳套呜的一声飞出,不偏不倚。正好落在那人的头上,手上一紧,那名士兵一下子被拉得身子前俯,直接就从城墙之上栽了下去,那一块石头也随着他一块下坠,擦着哈桑的身子落了下去,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哈桑的身子探出了城头,空出来的左手抱住城垛,纵身一跃,终于第一个站上了城墙。手中弯刀挥舞,他从城头之上跃了下去.

    何大友在那个搬石头的小伙子被绳套套住跌下去的时候,便向这里奔来,虽然就这么两三步的距离,但对于他来说,委实是快不起来,当他赶到这里的时候,哈桑已经跃下了城墙.

    对于这个一个头发斑白的老汉军人,哈桑完全没有放在眼里。当头便是一刀向下劈去,同时左右扫视了几眼,城墙之上,防守的人并不密集。的确如先前长官所说,城内敌人的兵力不足,真是奇怪,他们为什么可以抵挡这么久.

    但接下来。他马上就明白了.

    他强壮的胳膊挥舞着弯刀,即便对手持刀上架,也是铁定拦不住自己的。但对手完全没有作出这个招架的动作来,自己刀劈在前,对手却是挺刀直刺,似乎没有看到头顶上那呼啸而落的弯刀.

    哈桑当然不要与这样一个瘸腿的老汉同归于尽,他只能侧身,收刀,当的一声,傰开了对手这当胸一刺,他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一刀挡开何大友的刀之后,顺势回削,这一刀却是瞄准了对手的脖子.

    同样的剧情再度上演,何大友恍若没有看见劈面而来的刀光,被荡开的刀反腕斜劈,直砍下哈桑的腰胯,这两下都落实了,何大友是死得杠杠的,哈桑不死也得掉半条命,在城墙之上,敌人窝中,别说是半条命,只怕是受了伤就很难活下来.

    哈桑只能后退.

    何大友红着眼睛,拖着一条瘸腿,向前一步,当胸便刺,再向前一步,又当胸直刺.不管对手是劈是砍是削,他都是以命换命.

    在战场之上,只有先不要命,才能换来敌人的命,当年高远对他们这些老兵所说的话,至今仍然被这些老兵奉为金科玉律,厮杀场上,比的就是谁更不怕死.

    "疯子,征东军都是些疯子!"哈桑回头,自己爬上来的地方,到现在居然还没有一个接应者,而面前这个疯子,显然就是一个不要命的,周围已经有人围了上来,哈桑可不想这样就死了,哥哥已经死在河套,阿爷又去了那里,家里已经没有男子汉了,而在东胡,一个家里如果没有一个男人撑着,那是过不下去的.

    他用力一刀格开了何大友的当胸一刺之后,一个后翻上了墙垛,谢天谢地,那架云梯还在哪里,毫不犹豫地便跳了下去,两手抱着云梯,就这样一路溜了下去.

    哈桑是最后一个撤下去的,他再迟走片刻,便要永远地留在城上了.因为孟冲带着他的数十名亲卫队,正沿着城墙奔走,那里告急,这些人便扑上去,这些从军中精选出来的好手,杀人都是利落至极,憋了这些天的闷气,在这一刻完美地发泄了出来,宇文明带着的一百多名宫卫军混在普通东胡军中的进攻,最后能回去的不到一半.

    宇文恪微微叹了一口气,有些失望,但失望之中,却又满怀着希望,今天,终于第一次攻上了城墙,虽然只是那么短短的一瞬间,但这便是希望所在,只要能在城头之上开辟出一个小小的桥头堡,便能依托这个桥头堡,不断地扩大战果.

    "宇文将军,军队打了一整天,已是疲累不堪,不如先休息,晚间再战."高车低声道.

    "再来偷袭一次,或者便能成功."柯尔克孜出在一边出谋画策.

    "打夜战,我们不如对手!"宇文恪摇头道:"上一次夜袭,我们吃了不小的亏,今天晚上全部休息,明天再战."

    他顿了一顿,"明天,换宫卫军去攻城."他遥望着辽宁卫后方远处,那蜿蜒盘旋的盘山山脉,"明天是我们的大限,如果再不能拿下辽宁卫,敌人的援军就要到了,等他们的援军一到,我们永远也无法拿下辽宁卫,接下来,只怕我们便不得不退守和林,要换成敌人进攻,我们防守了."

    宇文恪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和林城虽然也算高大,但对比起中原的那些雄城伟廓,只能算是一堵小小的围墙,到了那个时候,如何挡得住那些攻城经验极其丰富的中原将领.

    "宇文将军,贺兰雄那支骑兵窜入了我国境内,现在国内兵力极度空虚,只怕他们会造成极大的破坏."高车忧虑地道.

    "管不了他们啦!"宇文恪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贺兰雄只有两千多骑兵,进入我国腹地,充其量也就只能打家劫舍,攻克一些小地方,难不成他还敢去和林,要知道在和林现在还有数千宫卫军呢,他敢去的话,一旦让宫卫军咬住了尾巴,他便是死路一条,不管他在我国腹地造成多大的破坏,只要我们拿下辽宁卫,一切便是值得的,到了那个时候,他便是翁中之鳖,迟早会被我们逮住,如果我们拿不下辽宁卫,整个国家都会在旦夕之间倾覆,又何须在意这些小小的损失."

    "将军说得是!"高车低声道,与柯尔克孜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抹异色,宇文一族已经损失惨重,整族都在河套打得没剩下多少了,但他们两部可不一样,家里还有大量的老弱妇孺,一旦让贺兰雄打了过去,只怕便是凶多吉少.

    而此时,被宇文恪无视的贺兰雄等人,已经一路进入到了东胡腹地,法库县内.

    "司令官,已经探听清楚了,前方有东胡人的一个小城市,叫法库,城内只有数百驻军,完全可以说是不堪一击."贺兰捷兴冲冲地一路跑到贺兰雄的面前,"弟兄们的补给已经不多了,打下这里,正好可以补充一下."

    "法库的城墙有多高?"贺兰雄问道.

    "哪来什么城墙,就是一些东胡人的聚集地,只不过不是帐蓬,而是砖瓦结构的楼房,外面有一道矮矮的围墙."贺兰捷哧的一笑道:"只怕我一提马缰,便能从上面跃过去."

    "好,那就打法库,先抢足补给,然后一把火烧光了他,灭了法库,咱们再去下一个点,不将东胡境内闹个天翻地覆,我们绝不罢休."贺兰雄一跃而起.

    法库,窝台绝望地看着远处翻滚直冲天际的烟尘,再回头看看自己身后那老的老,小的小的一群士兵,这已经是他手下所有的兵了,大王亲征,带走了几乎所有的青壮,留在这里的,只剩下老弱,宇文恪出击辽宁卫,两路都有自己的大军,但天杀的为什么这里会有如此大的一股征东军骑兵.

    "杀过去,为我们的亲人逃跑争取哪怕一点点时间!"窝台在绝望之中拔出了弯刀,"我们多撑一刻,他们就能多逃一个人,杀啊!"

    窝台猛摧战马,向前杀去,在他身后,数百人呐喊着,向着迎面而来的波涛汹涌的骑兵群发起了绝死的冲击.然后,便如一个泡沫陷落在大海之中,再也看不到一点身影.

    征东军骑兵呐喊着冲进了法库,不久之后,熊熊的大火将一切都淹没.

    贺兰雄在法库并没有杀多少人,但是却抢光了这里所有能带走的补给,带不走的,全都一把火烧成了灰烬,只剩下了数千两手空空,全身上下只剩下一身衣服的东胡老弱妇孺.

    抢完法库,这两千多骑兵丝毫没有停留,一路向向前奔去,他们去的方向,竟然是和林所在.(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