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九十六章:日出东方(21)(书号:13651

第七百九十六章:日出东方(21)

作者:枪手1号
    辽宁卫城,喊杀声震耳欲聋,东胡人的攻势一波高过一波,这已经是宇文恪进攻辽宁卫的第三天了,城下伏尸累累,城墙却仍自巍然不动.

    宇文恪很清楚,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现在就是他最好的时候,一旦征东军的援军抵达辽宁卫,他的战果也就到此为止,接下来,就是与征东军面对面的交锋,在河套与征东军有过充分交手经验的他很清楚对方的战斗力,当双方在兵力之上对等的时候,他着实没有必胜的把握.

    更何况,征东军的援军一到,又怎么会与他在兵力之上对等呢?高远已经厘清了他与燕国之间的关系,琅琊,渔阳尽数被他收入囊中,蓟城的燕军,早已没有了反攻之力,自保尚且无遐,再也不能威胁到征东军了,高远的征东军可以调集更多的军队穿起盘山向自己发起进攻.

    自己唯一的胜机,就是趁着征东军调集军队的这个空窗期,拿下辽宁卫,然后凭城死守,拒征东军与辽宁卫之外,这样,至少可以保证东胡在这个方向上无虞,也可以让索普心无二用地在榆林与高远决战.

    一旦自己这里失利,和林也好,榆林也好,都在征东军的威胁之下,东胡国运便岌岌可危.为了东胡,也为了自己,即便是拼命,也要拿下辽宁卫.

    "高车败下来了."一边的宇文明脸色难看之极,他们甚至没有登上城墙."父亲,高车的信心动摇了,前几天孟冲的必杀令显然影响到他了."

    宇文恪哼了一声,"越是如此,便越是要拿下辽宁卫,否则我们当真会被夷族的,柯尔克孜。你接着上,如果拿下不辽宁卫,我们便洗干净脖子,等着征东军来割吧!"

    "遵命!"柯尔克孜脸上戾气显露无疑,"想要灭我的族,我便先屠了你的城."呛的一声拔出弯刀,摧马抢出阵去.

    "阿明,柯尔孜克之后,便轮到你出击,我给你配备一百名宫卫军。由你亲自率领,力争突上城头."宇文恪道.

    "是,父亲."

    辽宁卫城头,高车所部潮水一般的退下去并没有让孟冲松一口气,因为又一部东胡人冲了上来,"车**战,他娘的,这就是欺负老子兵力不足啊!"

    "军长,让我们上去顶一阵子吧。至少可以让一些弟兄休息一下."何大友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这几天,他的队伍仍旧在充当预备队,并没有上一线."恐怕对手会一直不停歇地进攻下去。如果咱们不国轮换一下的话,恐怕接下来面对对手更凶猛的进攻的话,就无力抵挡了."

    孟冲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大友,正面这一段,就交给你们了。给我顶住一个时辰,就换你们下来."

    "军长放心,便是两个时辰,我们也顶得住."何大友兴奋地道.

    一千多民夫冲上了城头,替换下已经激战了半天的正面约三百米城墙上的士卒,段千里满脸血污地跑到了何大友面前,嘶声道:"大友,这一段便交给你了,我去另外几段城墙上督战."

    他已经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段师长,你也休息一下吧."何大友道,"东胡人技止如此耳."

    "士兵能休息,我哪里能休息!"段千里咧开嘴笑了笑,配上满脸的鲜血,说不出的狰狞与可怕,但在何大友的眼中,这却是最可**的笑容了.他用力挥了挥刀,吼道:"战场,老子何大友又回来了."

    一千余民夫熟练地装填着臂张弩和床弩,在征东军控制区域内,虽然禁止个人拥有弩器,但每个村寨,都会装备一些这样的武器,在白杨村,利用这有限的一些弩器来进行训练,是民夫的必修课.这些玩意儿,对于他们而言,并不陌生.

    老兵们很镇定,而初上战场的民夫们则多多少少有些紧张,握着臂张弩,嘴唇发干,脸色涨红,城外山呼海啸一般的呐喊和海潮一般扑来的人浪,对于守城者来说,压迫是不言而喻的.

    "乡亲们!"何大友挥舞着他的大刀,在这一段城墙之上一瘸一拐地跳着,"想想你们现在的日子是怎么来的?想想你们的婆娘娃娃们现在住着多好的房子,吃着多好的饭食,穿着多好的衣服,这都是都督给的,要是这一仗老子们打输了,你们这些东西都会被城下的这些狗杂种给抢走,不要以为这里离积石郡很远,城下这些狗杂种跑得贼快,想要保住我们现在的一切,就只有一条路,将他们杀光."

    "告诉我,你们想失掉你们现在的一切吗?"何大友吼道.

    "不想!"

    "好,那就挺直了腰板,握紧了刀枪,拿好了弓弩,给我瞄准了射.死了也没什么打紧的,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你们的婆娘娃娃会有都督替你们养着,咱们村子里哪么多的战死兄弟的遗属,大家平素是怎么照顾他们的,将来就会有人这样照顾你们的,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村长,我想杀十个呢!"一个年轻一些的民夫大声吼道.

    "那你可就赚翻了!何大友怪叫道:"你真杀了十个还能活着回家的话,你家里的地可就要多几十亩了,而且是永业田,不缴税的那一种,小子,难不成你还想娶个婆姨不成?我可记得你家里的那个可凶得很呢!"

    "哼哼,等我立了战功,又赚了几十亩永业田,她还凶个屁,得给老子把尾巴夹起才行呢!"年轻人红着脸,显然为自己怕老婆而感到有些羞愧.

    城头之上大笑起来,先前的紧张转眼之间不翼而飞.

    头上羽箭嗖嗖飞来,何大友一矮身子,喝道:"敌人上来了,小心一些,伙计们,干翻他们,为了自己的婆姨。土地,为了都督,杀!"

    "杀!"声声暴喝在城头之上响起,刚刚穿上盔甲的民夫们从墙垛中间探出身子,将手里的臂张弩箭,倾泄了下去.

    惨叫之声响起,伴随着一架架云梯咣当咣当地架在了城墙之上,东胡人不要命地向上攀附而来.

    "来啊,倒黄金汤!"

    所谓的黄金汤,就是将油和水一起煮沸。内里再加上人马的粪便,这种加了料的滚烫的玩意儿,最是歹毒不过,一旦浇在身上,可不仅仅是烫伤这么简单,而是会中毒,以东胡人简单的医疗水平以及战场之上的条件,根本没有治好的可能,最终的结果。便只能是在痛苦的嚎叫着,眼睁睁地看着伤口溃烂而亡.

    城楼里,孟冲提着大刀,看着何大友带着这群民夫奋勇作战。不由感叹地道:"终究是扶风出来的老兵,了不起."

    走到城楼之下,孟冲看着下面站着的五十个亲卫,笑道:"好了。咱们也别闲着了,准备上去砍人吧,那里有问题。咱们就冲到那里去,你们的刀闲了好几天了,可也得见见血了."

    这些亲卫是孟冲的贴身卫兵,这些天来,孟冲还没有亲自上过阵,只是瞭望指挥,调度兵马,这些人便也只能在一边干瞧着,现在看到孟冲要赤膊上阵了,一个个都是兴奋起来,对于老兵来说,眼见着别人杀敌自己却只能干瞧着,心里的那份酸意,可真是难以克制.

    "给我盯好了!"孟冲喝道,"咱们就是救火队,看这架式,今天这宇文恪是非要与我见个真章了."

    柯尔克孜出发之前,杀气腾腾,信心满满,但等他冲上去之后,迎头而来的痛击,便又让他感到阵阵窒息,他面对的这一段城头,明显是换了一拨人手,这更是让他心惊不已,好几天了,第一次看到对手出现新的部队,莫非城内还隐藏着更多的部队么?

    数轮攻击,除了留下一地尸体,一无所获,最好的结果便是一个副将带人登上了城头,但马上便被好几把长枪给捅成了筛子,皮口袋一样从城头之上跌下来.

    “退!”看着躺在地上哀嚎的士兵,柯尔克孜无奈地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看到柯尔克孜再一次败退下来,宇文恪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抬头看了看日头,”阿明,该你上了.”

    一百余名宫卫军,换上了普通东胡士卒的服装,混在队伍之中,向着城墙冲来.

    城墙之上的孟冲,眯起了眼睛,这一波攻击开始的时候,他敏锐地感到了不同,压制城头的攻城车,在这一刻突然多了好几台.呼啸的床弩每一击射在城墙之上,城墙似乎都在颤抖.

    “要来了么?”他提起了大刀.

    哈桑低着头冲在队伍中间,如雨的弩箭之下,左右的同伴一个个地倒下,耳边的喊杀声似乎离他很远,又似乎很近,他家是宫卫军世家,父亲,哥哥都在宫卫军中服役,但上一次的河套战役,哥哥战死在了河套,父亲年纪大了,本已经退役,但这一次东胡王征召所有六十岁以下男丁,父亲重新披挂上阵,随着东胡王去了榆林,而他,则来了辽宁卫.

    与一般的士兵不同,哈桑且一手套马的绝技,所以此刻,除了手中的刀之外,他的另一只手上,还提着一卷绳套,向前,向前,虽然没有攻过城,但这几天看下来,他心里也有了一点谱,在冲击到城墙之下的这段距离之中,便是最危险的,而到了城墙之下,反而要更安全一些.

    他不管不顾,埋头向前猛冲.

    眼前渐渐稀疏起来,冲到城下的人越来越少,他看到了前方的云梯,将刀一横咬在嘴中,一只手扶着云梯,猿猴一般向上敏捷地爬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