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九十一章:日出东方(16)(书号:13651

第七百九十一章:日出东方(16)

作者:枪手1号
    天色大亮,一轮红日从东方地平线之上一跃而出,宇文恪脸色阴沉地策马行走在一片狼藉的战场之上,昨天晚上征东军的一场突袭战,早在他的意料之中,早有布置的他,却依然尝到了失败的苦果.

    这个失败,倒不是因为他遭受到了多大的损失,而是他活生生的被人算计了,就在他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贺兰雄杀上界铺口,接应叶枫突围,这是题中应有之意,辽宁卫可能出兵牵制,也在他的料想当中,一切似乎都没有错,昨天晚上,征东军果然就这么做了,而辽宁卫的征东军也大队人马齐出,接应的态势是如此的明确,以致于自己调动宫卫军,想去打从辽宁卫过来的接应部队,或者能一举夺得辽宁卫,即便不能夺回,重创这支辽宁卫的守卫部队之后,也为自己接下来的攻城打下一个良好的底子.

    但出城接应的部队是一个幌子,向辽宁卫方向突围也是一个幌子,孟冲带着征东军出城十余里之后,立即便掉头重新回到了城里,而在界铺口,向辽宁卫方向突围的只有原界铺口的守军以及数百骑兵,贺兰雄的骑兵主力,趁着自己主力调动的瞬间,铁骑突出,竟然从相反方向径自杀了出去.

    自己万万没有想到,贺兰雄的突围方向,竟然选择了向东胡境内方向.

    对手的配合是如此的默契,不用说,早在贺兰雄出辽宁卫的时候,就已经和留守的孟冲将一切都策划好了,否则在时间之上,怎么会如此契合,自己自负名将,却生生地被这两个家伙耍了一记.

    强忍着想要吐血的冲动。[.23[w]x.宇文恪走到了贺兰敏的面前,这里,大约百多名因力竭而俘的征东军将士被五花大绑地按着跪倒在地上.

    "告诉我,贺兰雄要去哪里?"宇文恪伸手,抬起贺兰敏的下巴.

    贺兰敏的脑袋上挨了一刀,要不是头盔挡了一下,这一刀足以将他的头劈成两半,饶是如此,如今头盔变成了废铁,头上亦是血流如注。整个人也昏昏沉沉地落下马来以致于被东胡人生擒,他的盔甲与众不同,东胡人一看,就知道此人在征东军中地位不低.

    这是征东军与东胡开战以来,征东军被东胡人俘虏的最高级别的将领.

    贺兰敏直到此时,仍然是头脑发昏,摇晃着脑袋,他努力地睁大眼睛,想要看清面前的这个人.

    "我是宇文恪。说出贺兰雄的目的地,我饶你一命."宇文恪淡淡地道.

    贺兰敏先是楞了片刻,转而哈哈大笑起来,"这么说来。司令官已经杀出去了,哦哈哈哈!弟兄们,咱们的命没有白丢,司令官他们已经杀出去了."

    贺兰敏大笑着嚷道.

    听到贺兰敏的话。百多个被俘的士兵,不管是坐着的,躺着的。被按着跪倒在地的,全都放声大笑起来.

    拔刀之声呛然不绝,东胡人怒目相向,昨日,这支佯攻的部队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当然现在所有人都明白,这哪里是什么佯攻,这分明就是一支死士部队,当他们冲进东胡军营的时候,就没有再想着活着回去,这也就是为什么东胡人虽然早有准备,仍然伤亡惨重的原因.

    这些人,就是来送死的.

    宇文恪强压着心中的怒火,"说出贺兰雄的目的地,我饶你不死."

    贺兰敏嘿嘿地笑着,突然呸的一声,一口带着鲜血的浓痰直吐到宇文恪的脸上,"都督刀下游魂,也能装模作样,等着吧,用不了多久,你的脑袋就会挂在积石城上示众的.想要知道我家司令官去哪里?做梦!"

    宇文明眼见父亲受辱,勃然大怒,怒吼一声拔刀就砍.

    "住手!"宇文恪喝道,盯着贺兰敏看了半晌,又看了看周围狂笑之声不绝的这些俘虏,摇了摇头,放弃了再去审问其他人的想法,他还不想再被人喷上一脸血沫子.

    "在这里杀了他干什么?押着他们,去辽宁卫."宇文恪拂袖而去.

    辽宁卫城,孟冲站在城楼之上,凝视着界铺口方向,从昨天晚上佯动,成功地调动东胡宫卫军之后,他便率军返回城内,从那时开始,他就这样全副武装地一直站在城楼之上,直到天色大明,身上的盔甲湿漉漉的,满是露水.

    他所能做的就是这些了,贺兰雄能不能突围出去,达到他们两人事前商量好的计策最好的效果,此时谁也不知道.除了求天保佑,孟冲也没有别的什么好做.

    雾蔼让远方显得去山雾罩,什么也看不清,但孟冲仍然如同痴心的女子在望着即将从远方归来的情人一般,痴痴地看着,痴痴地等着.

    马蹄之声骤然响起,一匹快马自雾蔼之中突然冲出,马上骑士挥舞着双手,大声吼道:"突围成功了,司令官突围成功了."

    骑士的吼叫之声,在寂静的早晨,显得如此的清晰,辽宁卫城头,陡地暴发出一阵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便连孟冲,也是挥舞着手臂,在城楼之上又叫又跳.

    骑士从打开了一条缝隙的城门之中挤了进来,翻身上马,向着城楼之上急奔而来,城门,在他进入的那一瞬间,又咣当一声紧紧地闭上.

    "孟军长,昨日午夜,司令官率两千余骑兵向东胡方向突围,成功杀透敌阵,如今已经摆脱敌人的追击,司令官命令末将回来禀告孟军长,说他一切都好,辽宁卫,就交给孟军长了."骑士大声道.

    "好,好!"孟冲挥舞着拳头,"有我们征东军,东胡人休想跨进辽宁卫一步."

    "军长,我在来辽宁卫的途中,发现了东胡人正在向辽宁卫运动,恐怕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兵临城下了."骑士道:"还请孟军长早做准备."

    "时刻准备着!"孟冲大笑,"这句话不仅仅是都督命令刻在积石城军事大学的大门上的,也刻在我们征东府每一个人的心上."

    "你们,准备好了么?"孟冲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冲着城头之上所有的士兵大声吼道.

    "时刻准备着!"城上,传来如雷鸣一般的怒吼声.

    伴随着这声声怒吼的,是刺破沉沉雾蔼的金色的阳光,绚烂的光线洒在城头,将所有的将士全都沐浴在金色的海洋之中.

    时近中午的时候,东胡的大队骑兵出现在了辽宁卫城下,让城头之人所有人又惊又怒的是,东胡人扎好阵容,竟然从队伍之中拖出了上百名血迹斑斑的人来按着跪倒在阵前,不用说,那是昨天晚上被他们抓住的征东军士兵.

    孟冲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城头之下,东胡人将一根根碗口粗细的旗杆埋在了地上,上面垂下的一根根绳套,套在了每一个被俘士兵的脖子上,对方要干什么,城头之上的士兵哪里还能不明白?

    "军长,末将请命出击!"一名将领脸红脖子粗的冲到了孟冲的面前,吼道.

    "军长,末将也请命出击!"又一个将领冲了出来.

    "军长,出击!"孟冲周围的士兵大声吼道.

    "军长,出击!"

    "出击!"所有的士兵,都在怒吼.

    孟冲的拳头越捏越紧,指甲深深地嵌进掌心之中,划破了皮肉,流出了鲜血,他却如同未知,脸上青筋毕露,两眼烧得血红,听着城头之上山呼海啸一般的出击的呐喊之声,他险些便要脱口而出下达出击的命令.

    冷静,冷静!他在心里拼命地吼叫着,宇文恪为什么要这么做,不就是想激自己出战么?现在城中,大大小小算起来,拢共也就只有五千余人,守城尚嫌不足,如果出城作战,只能是自寻死路,自己战死不要紧,但丢了辽宁卫,可就是大事,危及到整个征东府讨伐东胡的大事.

    "出击!"

    "出击!"

    一声声的怒吼之声仍在响起.

    孟冲回过头,瞪视着群情汹涌的将士,吼道:"你们想干什么,想遂了敌人的意吗?他们正盼望着我们出城作战呢!回到你们的岗位上去,约束你们的士兵,你们是领兵将官,不是不知轻重的少年."

    城头之下,一名征东军士兵被晃晃悠悠地拉上了旗杆,城上一片哀鸣之声.

    孟冲死死地盯着在空中扭曲的那名战士,紧咬嘴唇,缓缓地单腿屈膝跪下.

    城下,宇文恪盯着城头,听到城上那山呼海啸一般的出击的呐喊声,心里也在喊着:"出来吧,出来吧,让我们痛痛快快地打一场."

    但无论他如何千呼万唤,城上却是渐渐地安静了下来,接着他看到一条条挺立着的人影,屈膝跪在了城头.

    他的心慢慢地冷却下来.

    "一个个的拉上去吊死,那个贺兰敏,最后一个吊上去!"他怒吼道.

    城下,越来越多的士兵们拉上了旗杆,挣扎片刻,便再也寂静不动,城下,东胡兵们默然不语,城上,征东军士兵愤怒无语,此时此刻,城上城下,竟然陷入到了一片死寂当中.

    孟冲看到了贺兰敏,贺兰敏冲着城头在笑,是的,他在笑.孟冲跪在城头,两手死死地抠着砖缝,努力地睁大眼睛,看着那张笑脸,看着贺兰敏被一点点地拉上了旗杆.

    他慢慢地站了起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