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八十九章:日出东方(14)(书号:13651

第七百八十九章:日出东方(14)

作者:枪手1号
    "叶斌,宫卫军的军旗消失快一天了,一直没有回来是不是?"叶枫目不转睛地盯着远处的东胡军营,伸手招来了自己剩下的最后一名贴身侍卫叶斌,这是叶重给他派来的十几名叶家死士之中的最后一人.

    "是的,公子,对方的宫卫军走了很久了,他们一直没有参加攻击,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叶斌一边用一块破布擦拭着刀上的鲜血,一边道.

    叶枫沉默良久,才缓缓地道:"我明白了,我们界铺口的守军成了东胡人的诱饵,他们不是真正想打我们,而是集中力量去打我们的援军了."

    叶斌霍地抬起头.

    "辽宁卫的兵力不足,如果对方设下圈套,我们的援军会有危险的."

    "公子,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叶斌将刀插入了刀鞘,喃喃地道,如果援军被灭了,那作为诱饵的他们,也就只有被吞掉的命运.

    "我们没有办法."叶枫无奈地摇头,"下边起码还有两千骑兵,我们现在还有战斗力的不超过八百人,几乎折损一半了,根本冲不出去,而且离开了营寨,在野战之中,我们如何是骑兵的对手,现在我们只能静观其变,希望援军不要出事."

    叶枫希望援军不要出事,但实则上,援军已经出事了,阿固怀恩怀着满腔希望出征,一心想要立下一个大功劳,以此在征东军中立足,但他迎头撞上了宇文恪亲领的三千宫卫军,哪怕阿固怀恩的兵力是宫卫军的三倍还有富余,但宫卫军长期以来在东胡部队之中无敌的形象牢不可破,还未交战,阿固怀恩的部下在看到宫卫军的旗帜之后,胆气便已经弱了三分.而更为重要的是,阿固怀恩的部下。** X.的确如贺兰雄所猜测的那样,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一心跟着阿固怀恩一条道走到黑,当宫卫军如怒潮一般杀至的时候,这些人,竟然跑了.

    雪崩式的溃败很快便发生了,不管阿固怀恩如何努力,他的部队也只不过支撑了不到一个时辰功夫,当阿固怀恩的嫡系亲卫们被宫卫军击溃的时候,当阿固怀恩的大旗倒下的时候,整个阿固族军队完全崩溃.

    满山遍野都是逃亡的阿固族军队。有的向着东胡方向逃窜,有的向着贺兰雄军队的方向逃跑,有的跟着阿固怀恩,一路逃向辽宁卫方向.

    宇文恪麾下的宫卫军分出一部分去追击溃逃的阿固族逃兵,主力则由他亲自率领,一路紧追阿固怀恩一直到了辽宁卫城之下.

    孟冲站在城头,看着阿固怀恩的军队,脸色沉重之极.辽宁卫城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开门,阿固怀恩只能绕城奔逃。而宇文恪在绕城一周向着城内守军示威之后,扬长而去.

    这一战,阿固怀恩的一万骑兵,最后能够回到辽宁卫城的只有两千余人。其它人,要么是逃散,要么便是成了宇文恪的俘虏.

    当贺兰雄知道阿固怀恩兵败如山倒的时候,他知道。再也不能如此纠缠下去了,再绞杀的一段时间,等宇文恪的宫卫军赶回来的时候。连自己也跑不了了.

    "突围,向着界铺口方向,突围!"贺兰雄厉声喝道.

    贺兰雄亲率贺兰敏,贺兰捷,赫连破等大将以及他们的亲兵,奋勇冲杀在前,这些人超卓的战斗力,终于让他们在数万骑兵的围困之中,杀出了一条血路,直奔界铺口.

    而在界铺口下的宇文明,在看到征东骑兵如潮水一般杀至的时候,惊骇莫名的他不明直相,立即便率兵退开,如果他此时选择迎击,很有可能便会遭到这支骑兵与界铺口守军的两面夹击.

    贺兰雄血迹斑斑地冲上了界铺口军寨,随他出击的五千健儿,有近两千人永远地留在了那片战场之上.

    "司令官!"叶枫迎了上来,刚刚贺兰雄率军冲上界铺口的时候,他亦是率军出击,在半道之上排好阵势,防止尾随追来的东胡骑兵乘机冲阵,高车与柯尔克孜本来也的确是这么想的,但严阵以待的标兵营那如雨的弩箭给了他们迎头洗礼之后,他们亦不得不退了下去.

    "不错,看来东胡人在这里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贺兰雄拍着同样满身血污的叶枫,赞赏地道.

    "您不该来的,这是东胡人的一个陷阱."叶枫沉声道."您来了,也会与我一样,陷在这里的."

    "标兵营也是我的兄弟,我怎么能坐看你们失陷在这里?"贺兰雄环视了周围一众标兵营的士兵,笑道:"东胡人也不怎么的,还不是让我们一路轻松地杀到了这里!"

    听到贺兰雄的话,周围标兵营的士兵都大声笑了起来,神态亦都轻松了不少.

    叶枫却不这么想,他看着贺兰敏,贺兰捷,赫连破等贺兰雄麾下的骑兵大将一个不拉的全在这里,但上得界铺口的骑兵,最多也就三千人,而东方集团军的这支骑兵足足超过五千人,也就是说,贺兰雄他们冲杀到这里,已经损失了超过二千人.

    刚想开口说什么,贺兰雄已经一把抓住叶枫的肩头,道:"今日冲杀了半天,累坏了,找个地方让我休息一下,再有,你界铺口军寨里还有什么好东西,可不能亏了来援救你们的兄弟,拿出来让兄弟们好好地吃了顿."

    "那是自然!"叶枫知道贺兰雄不想在这个时候将真实的情况泄露出去,点点头,伸手招来了叶斌,吩咐他安排下去,自己却陪着贺兰雄走回了军寨之中自己的住所.

    "情况不太好?"他看着贺兰雄.

    进了屋,贺兰雄疲惫地坐到了椅子上,摊开了大手大脚,尽量让自己躺得舒坦一些,"不是不好,是很不好,宇文恪的麾下有近三万骑兵,而更让人头痛的是,其中有三千宫卫军.这三千宫卫军已经击垮了阿固怀恩的一万骑兵。单是这三千宫卫军,便足以击败我们."从来不认输的贺兰雄有些恼火地道:"如果是平时,我倒是不惧他们,但现在,他有帮手,我们却得孤军奋战."

    "明知道危险,您为什么还要来,对手分明是拿我来作诱饵,引诱你上钩,我不信您看不出来."叶枫道:"您来了。不但救不出我,还将自己陷了进来,要是孟军长不顾一切也来救我们,那大家全都陷在这里,辽宁卫就危险了."

    "你能看到这一点,我很高兴,放心吧,孟冲不会来,临走之时。我已经下了严令,不管如何,不允许他出辽宁卫,否则。战后将以违反军令论处."贺兰雄摆摆手,"孟冲不是一个不顾大局的人,他很清楚现在他该做什么."

    "那您为什么来了?"叶枫盯着贺兰雄.

    贺兰雄也看着他,半晌才道:"小子。战争有时候不仅仅是面对面的挥刀子,我来,因为你是叶枫."

    叶枫紧紧地咬着嘴唇。垂下头去,半晌才道:"如果界铺口的镇守官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个营长,就绝不会有援军是不是?"

    "当然!"贺兰雄理所当然地道:"我又不是傻瓜,明知是陷阱,为什么还要踩进来?"

    "为了我一个人,值得么?现在连你也陷在这里了!还达上了数千骑兵!"叶枫大叫起来.

    贺兰雄冷冷地看着他,半晌才道:"没什么值不值得,我不来,你死定了,我来了,你还有一线生机,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你是叶枫,是叶菁儿的弟弟,是都督的小舅子.你不能死在这里,特别是死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叶枫一下子蔫了,半晌才道:"这就是政治?"

    "算是吧!"贺兰雄嗬嗬笑了起来,"叶枫,你也不必这么难过,我这么做,也不仅仅是为了你,说来说去,其实我最后也是为了自己,为了我们匈奴一族.这其中的缘由,你以后会明白的,你做好准备吧,我们今天晚上要突围."

    "突围?"叶枫惊讶地道:"外面都是骑兵,我们即便突出去,又怎么能跑得过骑兵?"

    "因为突围出去的也只会是骑兵."贺兰雄看着叶枫,眼神之中,尽是冷酷之色.

    "你是要抛弃标兵营的其它人?"叶枫震惊地看着他.

    "如果有其它办法,我不会这么做."贺兰雄黯然道:"壮士断腕,如是而已.他们将掩护我们突围,今天晚上,我们突围之时,他们将与一部骑兵大张声势,向着辽宁卫方向突围,与此同时,孟冲会在辽宁卫作出全军出动的假象,吸引一部分东胡军队,而我们,将向着东胡境内突围,这一次突围而出之后,我们不会回辽宁卫去了,我们去东胡的和林去转转."

    叶枫后退一步,盯着贺兰雄,摇头道:"我不会离开我的兄弟们."

    贺兰雄冷冷地看着他,"你想违抗军令么?这是东方集团军司令官贺兰雄给你的军令,不是跟你协商.你有跟我协商的资格么?"

    叶枫倔强地看着他,紧紧地抿着嘴唇,不发一声.

    贺兰雄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到叶枫身边,双手按着他的肩头,"这是不得已而为之,你若不走,会陪着你死更多的人."

    "你们走吧,我不走!"叶枫仍然摇头.

    贺兰雄盯着叶枫的眼睛,看着对方毫不避让,亦不屈服地盯着自己,他微微一笑,突然扬手,一记手刀劈在叶枫的颈间,叶枫万万没有想到贺兰雄会向自己下手,哼也没哼一声,便歪倒在地上.

    "来人,将这个倔强的小家伙给我捆起来,嘴也堵上!"贺兰雄喝道.(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