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八十八章:日出东方(13)(书号:13651

第七百八十八章:日出东方(13)

作者:枪手1号
    贺兰雄眯着眼睛,看着出现在自己前左右三个方向上的东胡骑兵,在那林林总总的旗帜当中,既没有发现宫卫军的战旗,也没有看到宇文恪的将旗,心中不由一紧,宇文恪率领宫卫军去对付阿固怀恩了.

    如果单论战力,一万余阿固族的精锐骑兵,对战三千宫卫军,并不见得会落下风,但长期以来,宫卫军对东胡部族兵的威慑力,却是一个极其致命的威胁,更重要的是,这些刚刚投奔过来的东胡兵,到底有多少战斗力还是一个未知数.

    贺兰雄将阿固怀恩所总一股脑地全调出来跟着自己援救界铺口,也并不仅仅是因为兵力不足,更重要的是,他要确保辽宁卫的不失,将这样一支刚刚反水的队伍放在兵力不足的辽宁卫,怎么说也是一个威胁.

    "希望他能撑住!"贺兰雄自言自语地道,最后看了一眼左翼方向,抽出了腰间的马刀,高高举起.

    "征东军!"

    "万胜!"五千骑兵同时高举战刀,大声呼应.

    "进攻!"贺兰雄大声吼道.

    "哟嗬!"五千骑兵一声呐喊,摧动胯下战马,向着来敌冲去.

    这支五千人的骑兵,是贺兰雄东方集团军中的中坚力量,其中大部分都是匈奴人,贺兰敏,贺兰捷等贺兰族人,如今都是这支骑兵之中的高级军官,这些匈奴人的家室全都安在积石郡当中,告别了当年游牧的生活,如今在积石郡,有房子,有产业,有田地,有牲口群,可以说。--x-这批最早加入征东军的匈奴人,在征东府的辖区内也是先富起来的一批人.家中牛羊成群,儿女成群,作为既得利益者,他们是高远最坚定的追随者.

    征东府几乎是战无不胜,这些年来,地盘越打越大,军队越打越强,不断地胜利,塑造出了这支军队的霸气。每一个人都相信,东胡的覆亡只在旦夕之间,灭东胡,取蓟城,这已经是最普通的士兵也开始讨论的话题.原因很简单,只有征东府不断地胜利,高远不断地走向高处,他们的利益才会得到保障,才会向着更进一步攀登。哪怕今天以寡凌众,在他们看来,这也不过是敌人回光返照而已,最后的反扑并不可怕。只需要顶住对手的最初三板斧,然后,一切都将回到正轨.

    作为曾经将脑袋提在裤档上也不见得能让家人快活生活的这些骑兵们,早已是将生死置之度外。即便现在自己战死了又能怎样?战士的归宿,十有**都是倒在战场上,例外者。最后都会飞黄腾达,而现在的自己,已经辽无遗憾,征东军完善的抚恤体制,让每一个士兵都无后顾之忧.

    这仗,既是为自己打的,也是为儿孙打得.

    为了搏一个子孙万代,死了一个自己又何妨?

    贺兰敏,贺兰捷为先锋,贺兰雄为中军,五千骑兵分作三个波次,迎头便冲向了正面方向高车的骑兵.

    匈奴骑兵原本的作战方法与东胡骑兵基本上差不多,都是在战场之上发起集群冲锋,然后凭借着士兵们单兵作战的能力先在局部取得优势,然后将一个个的局部优势汇总成为整体的优势,但在加入征东军之后,却有了极大的改变,因为征东军本身骑兵实力薄弱而更注重团队的作战,像贺兰燕便发展出了由一群实力极其普通的骑兵组成的密集队形冲锋打法.

    现在匈奴骑兵在能依靠团队作战的时候,便会成为这个团队之中的一分子,只有在整个团队被打散,队伍被割裂之后,才会变为最原始的单凭个人武勇作战的战术.丰富的战术组合,赋予了这支军队更强大的作战能力,这也是贺兰雄敢于向数倍于己的对手发起冲锋的原因.

    东胡军队之中最强大的宫卫军并不在这里,贺兰雄毫无顾忌.

    贺兰敏,贺兰捷如同两个巨大的斧锤,一左一右,呼啸着卷入了东胡骑兵的阵容,在他们后方百余步,贺兰雄的主力也席卷而来.

    百步之内,骑弩抬起,啉啉之声不绝于耳,而天空之中,此时也飞舞着东胡骑兵射出的羽箭.骑弓抛射,骑弩平击,百余步之内的交锋,双方几乎是平分秋色,各有不少士兵翻身落马,但前进到七十步内之后,征东军骑兵的优势开始发挥,骑弩是连射,而且根本不费体力,骑弓却需要士兵们挽弓射击,这一点点的时间差,在战场之上,便是以性命作为代价.

    第一波骑弩刚刚射到,第二波骑弩便已经迎面扑来,东胡人连二接三地栽倒在地,不等他们反应过来,第三波骑弩便又已袭到,东胡人射一箭的功夫,征东军已经将手里的三支弩箭尽数射光.

    挂上骑弩,举起战刀,征东军呐喊着向前冲去.

    战马一匹接着一匹,如同风一般的掠过,眼前几乎看不到别的,尽是闪烁的刀光,一刀刚去,一刀又来,犹如大海怒潮,一波接着一波延绵不绝.

    高车统率的五千东胡骑兵正面迎击,几乎就在一个照面之间,便被贺兰敏贺兰捷二人打得四分五裂.

    这两支先锋军队呼啸着刚刚从高车的队伍之中横穿而过,贺兰雄的主力便紧跟而至,军号之声凄厉的响起,三千征东军骑兵主力粗壮的主干之上,陡地生出无数个小枝丫,数十人一组的骑兵从队列之中分离出来,杀向已经被贺兰敏,贺兰捷打散的东胡骑兵.

    分割,包围,斩杀,这些小组熟练得如同一个个机器人一般地作着重复动作,剿灭一股股敌军之后,两个相适的征东军骑兵立刻便组成一个更大的骑兵队列.

    周而复始地这个战术动作,让贺兰雄的队伍在打穿高车的队列之后,这些分离出来的小股骑兵又已经聚拢在了一起,似乎先前的分离作战,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如果不是地上那些躺着的东胡骑兵的话.

    东胡骑兵的正面竟然一击即溃,不仅是提挥作战的高车,便连在侧翼的柯尔克孜是目瞪口呆.因为高车的正面殂击没有取得任何成果,这使得他指挥的侧翼骑兵竟然还没有来得及完成全围,便被征东军的骑兵穿阵而过.

    "冲上去,打散他们的队列,与他们在一齐绞杀,缩小他们冲杀的空间,压缩他们变阵的空间,地域越小,对我们便越有利."柯尔克孜必竟是大将,转瞬之间,便看出了问题的关键.不能给对手任何可以自由变阵的空间和时间,否则以对手这样的效率,再来几个回合,便已会将己部数万骑兵切割成一段一段,而对手总会在一个局部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在这支骑兵身上,柯尔克孜似乎看到了中原骑兵与匈奴骑兵的集合体,骑术娴熟,纪律严明,队列整齐,这是最难对付的,以往,中原骑兵纪律严明但马上战斗却技艺有限,匈奴骑兵虽然马上格斗技巧厉害,但打起仗来却是非常散乱,一旦交战,将领基本上便会失去对所有士兵的控制,能胜能负,全看士兵们能不能击败对面的敌手,但眼前的这支军队,却集合了这两支骑兵的优点.

    柯尔克孜看出来了问题的关键所在,高车也同样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在下一刻,迎着贺兰雄的主力骑兵迎上去,竟然是由高车亲自率领的亲兵.

    挥舞着一柄沉重的大刀,高车呼喝着向贺兰雄鲜红的主战旗杀去,只要截住这一支部队,便能为两翼的柯尔克孜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包抄上来,然后进入他们最为擅长的混乱模式.

    甫一接触,高车便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呼啸而过的征东军骑兵以极高的速度冲撞而来,一刀斩下,不管任何战果,只是摧马向前,而连接劈下的马刀,即便是马上格斗技术无比娴熟的高车也是手忙脚乱,只是向前冲出了数十米,身上便多了好几道伤口.

    只不过由高车亲自领军后亲兵,在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之后,终于迟滞了贺兰雄中军的冲锋,将他们的速度降了下来.

    柯尔克孜把握住了高车创造出来的这个机会,两翼的东胡骑兵围了上来,不停地冲撞着贺兰雄的中军大队,一个个的缺口被打开,东胡骑兵与征东军骑兵终于绞杀在了一起.

    贺兰敏贺兰捷的两支偏师,并没有在这个时候贸然地上前接应中军,仍在坚持着既定的战术,不停地分割,包抄,斩杀外围的东胡骑兵.

    战场之上,陷入到了一片混乱当中,中间,东胡主力围住贺兰雄,走马灯似的一波又一波地对攻,贺兰雄渐渐地陷入到了困境当中,而在外围,贺兰敏和贺兰捷却如同出水蛟龙,从外层一点一点地削薄着东胡骑兵.

    界铺口,叶枫再一次击退了宇文明的进攻,但心中却有一种怪异的感觉,那就是对方似乎并没有尽全力,而是浅尝辄走.

    这里头分明有鬼,叶枫盯着辽宁卫方向,心中突然一凛.(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