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八十四章:日出东方(9)(书号:13651

第七百八十四章:日出东方(9)

作者:枪手1号
    单调的梆子声在军营之内回荡,除去值勤的队伍,界铺口军寨之中已经陷入了宁静之中,偌大的军营之内,只剩下望楼之上廖廖几盏灯散发着幽幽的光辉,将望楼之上持枪挺立的哨兵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投射到地上,每一刻钟,会有一支巡逻队从几个望楼之下经过,也只有这个时间,望楼之上孤单的哨兵才能大声地与下面巡逻的士兵开几句不荤不素的玩笑.而随着巡逻队的远去,哨兵便又茕茕孑立,只能与孤影相伴了.

    身为一营之长的叶枫,此时并没有在他的帐内睡觉,而是四仰八叉地躺在帐前的地面之上,摆出了一个大字,正仰视着星空,今天收到了姐姐的家书,姐夫又去河套打仗了,上一次的河套大战,自己可惜错过了,这一次平灭东胡之战,自己终于是赶上了,他上一次离开司令部的时候,贺兰雄已经明确告诉他,这一次他们东方集团军将铁定参加平灭东胡之役,姐夫他们自南向北攻击,而他们将自西向东攻击,两路大军同时进攻,平灭东胡在此一役.

    这让叶枫极其兴奋,平灭东胡之后,姐夫的兵锋便会掉转过来,对准蓟城的那帮混蛋.现在那里的那些家伙已经颤抖了吧,他们应当预感到自己的末日将尽了吧?叶枫不无恶意地想着,当这些家伙听到征东军占领和林的时候,会不会吓得尿裤子呢?

    叶枫无法忘记当年自己还是一个懵懂少年之时,随着父母一起被燕翎卫的人押往蓟城的情景,在那个漆黑的夜晚,叶重流着眼泪,带着自己,离开哪家驿站,然后像老鼠一样的藏了起来,躲藏的那一段时间。自己一场大病,险些儿便没了命去.

    后来征东军入城,总算是拨开日月见青天,但随即,父母双双殒命的消息便传了回来,似乎转眼之间,他便又成了一个孤儿.

    叶枫对蓟城的痛恨,与生俱来.少年之时便由一个尊贵的公子哥儿落魄到了边疆的一个小城,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高远的出现。才给他带了新的希望,在那以后的日子里,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父亲出现了,整个人生都出现了转机,但好日子没过几年,便又跌入到了悬崖的最底部.

    幸亏这个时候,还有姐夫高远.

    叶枫决定从军,他想象着在某一天。自己亲自领着大军,第一个冲进蓟城,冲进那富丽堂皇的王宫,让那些自己痛恨的人在自己的长刀面前颤抖.

    是的。自己必须要这么做,自己一定要这么做.

    为了做到这一点,他决然地来到前线,每一战。他都冲锋在前,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少年,逐渐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士兵。一个受到同伴尊敬的长官.

    当然,他自己也很清楚,在这些的背后,都有着同一个人的影子.那就是姐夫高远,如果不是他,自己来到东方集团军,不会受到这样那样或明或暗的照顾,自己想要到前线,贺兰雄与孟冲便抽调了最好的军官,最好的士兵替自己组成部队,自己不要命的冲锋在前的时候,总有一些人在最关键的时候冲上来替自己挡刀挨枪,几年下来,当年叶重派到自己身边的护卫已经损失殆尽,更多当年熟悉的战友,都在一场场的战斗之中离自己而去,但自己却活了下来,叶枫知道,这不是幸运,如果不是自己背后有高远这样一株大树,或许,自己连一场战斗也挺不过来.

    或许自己的这种待遇,对于其它一些同样努力在奋斗的人是不公平的,但叶枫并不认为这是自己的暇疵,人生就是如此,没有绝对的公平在.而且,自己的努力,也配得上现在这样的成功.

    麾下一千五百人的加强营,是东方集团军麾下战力最强的一个营,也是贺兰雄与孟冲刻意打造的一支标兵部队.

    翻了一个身,叶枫以手支着头,侧着身子,借着大帐之间明亮的火光,打量着身前那些柔嫩的小草,看似随手可折,但这些野草总能在不长的时间之内,再次顽强的长出新的根茎,自己这一辈子,也必须像这些野草一般,永远不屈服,哪怕遇到再大的挫折,也要勇敢的再一次地抽枝发芽,迎风招展.

    一场灭国之战马上就要拉开序幕,叶枫却相信,这仅仅只是开始,而不是结束.

    柔嫩的野草在叶枫面前微微地颤抖着,似乎因为窥破了叶枫的心思而感到无比的激动,叶枫伸出一只手去,想要去抚摸一下这些野草,然而在下一刻,他的手却停在了野草的顶上,有些疑惑地转动着头颅,天空这中并没有风,但那些野草却颤抖得越来越激烈.

    叶枫心中一震,一跃而起.前一段时间,他随着颜海波领一支骑兵支援过代郡,在步兵的骑兵队伍呆过很长一段时间,对于骑兵的战术战法,也有了一个系统的了解,野草无风自动,来自于地面的震颤,而这种震颤并不像平时大规模骑兵来袭之时,那种闷雷般的响动,这只说明了一件事情,所有骑兵的马蹄之上,都包着厚厚的棉布.在代郡,他跟着步兵,这样的事情没有少干.

    呛的一声,他拔出了腰刀,迈开步子,大步流星地向着前营奔去.

    "敌袭,示警!"一路奔跑,他一路大声呼喊着.

    随着他的喊声,界铺口军寨里便如同安静的蜂群之中突然被人放了一把火一般,嗡的一声,全都沸腾了起来,不到半刻钟,一个个士兵已是从帐蓬之中全副武装的抢了出来,跟在叶枫的身后,向着前营方向冲去.

    界铺口大营之中,顷刻之间,已是灯火通明.

    一台台床弩从帐内被推出,绞弦,上箭,一捆捆的臂张弩箭被扛了过来,散开,一支支地插到地上,弩兵们拿着臂张弩,绞上最新的弓弦,盾牌手将一面面巨大的盾牌竖立在栅栏之前,盾牌之后,是一个个手持长矛的长矛兵,再往后,是刀兵,投搓手,最后才是弩兵,安静的界铺口军寨瞬息之间便变成了一个武装到牙齿的巨人.

    叶枫爬上了一座望楼,凝视着远处的黑暗,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但夜空之中,却不明有成群的惊鸟掠过,敌人是真的来了,来自和林.

    抱着望楼的立柱,叶枫飞快地滑了下来,伸手招来两名士兵,"你们两个,骑上最快的马,马上向辽宁卫示警,告诉贺兰将军与孟冲将军,自和林方向有大股敌军来袭,现在具体数目不详."

    "是!"两名士兵转身便走,片刻之后,马蹄之声急骤地响起,然后迅速地远离.

    "营长,要不要派出斥候去探一探?"一名军官低声讯问道.

    "用不着!"叶枫摇摇头,"我们有多少骑兵,这外头黑古隆冬的,咱们的骑兵骑术与东胡人没得比,出去撞着了对方的斥候,纯粹是肉包子打狗,有来无回,敌人来得极快,而且大大的出乎了司令部的意外,司令部一直认为索普会将所有的力量集中到榆林方向与都督进行决战,一直没有想过他们会主动向我们发起进攻,东胡人雄居辽东多年,果然还是有了不起的人才的,我们要保持每一点有生力量,能在界铺口多撑一天,司令部便会多一天的准备,要知道,现在整个征东军都在筹备着远征的事宜,完全没有想到会有大股敌人扑向这个方向,一旦让敌人迅速拿下了我们,他们直扑辽宁卫的话,大部队会遭受到不必要的损失的."

    "我明白了!"

    "下去告诉弟兄们,他们不是一直盼望着与东胡人硬干一场吗?现在就是机会,东胡人的兵马不多了,既然敢来我这里,那就一定不是一般的部队,说不定就是索普的压厢底的宫卫军,他们平时叫嚣着自己多厉害,现在是骡子是马,都给老子拉出来溜一溜,别闪了大牙."叶枫活动着手腕,笑道.

    听着叶枫这话,那军官眼中闪过丝丝凶神恶煞般的气息,"营长,咱们标兵营这标兵两字,可不是白白得来了,您就看好吧,管他什么宫卫军殿卫军,直叫他有来无回,碰一个头破血流!"

    "这话我喜欢,下去准备战斗吧,敌人趁夜而来,想要一鼓而下,咱们就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叶枫笑道.

    夜色之中,数千骑兵滚滚而来,此时已经用不着掩藏形迹,也无法掩藏了,即便所有的战马都包上了棉絮,但数千匹战马搞出来的动静,此时也已经很大了,看着远处突然大放光明的界铺口军寨,宇文明卟的一声吐出一口浊气,"加速,加速,不要给敌人更多的准备时间,一鼓作气,拿下界头铺,打开前往辽宁卫的通道."

    "杀!"他的身后,传来东胡骑兵震天的呐喊之声.

    宇文明作为前锋,这一次带来了一千宫卫军以及三千从各部族临时抽调出来组成的骑兵,此刻,一支支火把被点亮,犹如一条条火龙,怪叫着向着界头铺军寨扑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