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七十九章:日出东方(4)(书号:13651

第七百七十九章:日出东方(4)

作者:枪手1号
    贺兰燕是躺在软榻之上,被人抬到静远的,光是抬床的士兵,就用了八个孔武有力的士兵,倒不是这软榻有多重,而是为了保持平衡和没有一丝的颠簸,软榻的旁边,是泪水涟涟的苏拉和面色严峻的裘得宝.这位征东府中的头号大夫,根本就不敢让贺兰燕再受到一丝丝的震动,倒是躺在软榻之上的贺兰燕,眉眼之间,还是笑意盈盈,似乎这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件事儿.

    在他们的后方,跟着垂头丧气的公孙义与洛雷.

    许原风一样的冲到了跟前,一把便将瘦弱的裘得宝揪了过来,扯到一边,压低声音急速地问道:"能不能保住?能不能保住?"

    裘得宝一脸的苦色,看着许原,"哪有这样的?都四五个月身孕了,居然还骑马打仗?撒着欢地纵马狂奔?"

    许原恶狠狠地道:"我问你能不能保住?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

    "我尽力而为吧,好在夫人的身体着实结实,倒也还有几份希望."

    许原顿时松了一口气,盯着裘得宝,"你最好跟我说一定能保住,不然有你好看."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裘得宝大声叫起屈来.

    "没关系?是不是你跟夫人说只要过了头三个月,便没有问题了?"许原低吼道.

    "我哪是针对一般人说的,那个能想到夫人她竟然还去骑兵打仗啊?"裘得宝此时哭得心思都有了.

    "咱们这位夫人是一般人吗?当初你就应该吓她一把,说只要她一上马,就有流产的危险,真要这样,那还有今天的事情,我告诉你,都督马上就要到河套来了,到时候要是孩子没了。& {}.{23}{wx}.{}都督不剥了你的皮."许原恐吓着裘得宝.

    裘得宝听许原这么一说,反而镇定了下来,"都督才不会剥我的皮,要剥也会剥你的皮,你是司令官,夫人是你的属下,是你让夫人带骑兵去打仗的."

    "好你个老小子!"许原大怒,想了想却又泄了气,"你也说得没错,但咱们这位夫人的脾性。是我能管得住的,这事儿咱们反正要同心协力,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你都要保住都督的骨血,要人我给人,要药材我给药材,那怕是去抢,我也得抢回来.好歹过了这一关,等都督来后。我一定要将这位姑奶奶请走."

    "尽力而为吧!"裘得宝叹道,"尽人事,听天命."

    许原拍拍他的肩,转身走到了贺兰燕跟前。两手一摊,"教头,你现在开心啦?现在别说是骑马,只怕是走路也走不得了吧?"

    贺兰燕看着许原过来。眉花眼笑地道:"当然开心啦,这一仗,打得才叫爽快。阿伦岱那个杂种,斩将夺旗居然打到我的头上,不给他一个好看,他怎么知道姑奶奶的厉害?这是我这些年来打得最爽利的一场战斗."

    "您是爽利了,可大家伙都吓得腿都软了,教头,从现在起,您就呆在这静远,躺在床上,一步也不许挪动."

    "你想软禁我!"贺兰燕柳眉倒坚.

    "我怎么敢?教头,你爽利也爽利完了,现在总得为腹中的胎儿想想吧,如果您不想他还没有出生就没了的话,最好就听我的话,来人,将教头抬进去."

    许原丢下这句话,没好气地转身就走,留下贺兰燕一个人狠狠地盯着自己的腹部,嘴里却在嘟啷着,"这是个没用的,这点小颠簸都受不了,老子英雄,娘也是巾帼,你将来可别是个软蛋!"

    拿下宁远,静远,河套的征东军北方野战集团军打开了进入东胡的大门,兵锋直逼榆林,而榆林再有失的话,征东军便可以直下和林,抵达东胡人的都城和林了.在河套许原厉兵秣马,准备直击榆林的时候,在另一条战线上,贺兰雄的东方集团军也开始全线动员,过去的两年之中,这条战线之上一直显得风平浪静,贺兰雄与孟冲采用蚕食的方式,一点一点地向前推进,将阿固怀恩逼退到了辽宁卫.

    当贺兰雄率东路大军出盘山的时候,孟冲却正坐在辽宁卫之中,与阿固怀恩见面.

    "阿固族长,现在的形式你也该看得很明白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索普已经穷途末路,我征东军两路大军如同铁钳一般夹来,东胡的时日已经屈指可数了,阿固将军如果还不为自己的未来打算,难道是打算陪着索普一齐覆亡么?"孟冲脸上带着笑容,说出来的话却是毫不客气.

    "你们中原人有句话,叫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我是东胡人,如果东胡没有了,我阿固怀恩又如何存身?"阿固怀恩的脸上充满的挣扎与矛盾.

    "阿固族长这话就说错了."孟冲连连摇头."我征东府与燕国不同,至于阿固将军担心你自己的前途,阿固一族的前途,不妨看看匈奴一族,看看我们东路军的贺兰雄将军,他是匈奴人,如今却是我征东府中屈指可数的大将之一,他的妹妹,更是我征东军高都督的夫人,东胡作为一个国家不能存在,但是作为一个民族,将来会和匈奴一样,成为我们征东府的一个组成部分,阿固将军如果弃暗投明,以你的能力和现在手上的实力,将来的成就,未尝会在贺兰雄将军之下."

    阿固怀恩不停地摸着下巴,狠揪着下马上浓密的短须,显然难以下定决心.

    "阿固将军,你难道忘了你的父亲是怎么死的了?你们阿固部族当年血流成河,从东胡仅次与王族的大部族沦落至今,这个仇恨,难道你当真就没有一点心节?"孟冲趁热打铁,"无可奈何之下亲手斩杀自己的父亲,这个滋味,我想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如今,索普已是日薄西山,颜乞五万大军灰飞烟灭,如今阿伦岱和乌苏索坦在宁远静远又葬送了两万余骑兵,索普还能拿出多少战力?"

    孟冲扳着手指头,"颜乞,阿齐滋,慕容昆,拓拔宏,一个个大将命丧疆场,东胡实力如悬瀑日下,眼下,索普手中仅剩下的最后一股强有力的武装便是宫卫军了,三万宫卫军,前年在河套被我军歼灭五千,在白水黑水之间镇守的还有五千,也就是说,索普能拿得出手的,也只有两万宫卫军了,其它的,唯一成建制的,便只有你阿固将军麾下的这几万人了,连年大战,你东胡的经济到了什么状况,我想阿固将军比我更清楚吧?不说我们发动大举进攻,只消我们陈兵边境,与你们耗上几年,你们只怕连饭都没得吃了."

    阿固怀恩长叹一声,孟冲这话,倒是正正地说到了现在东胡的要害之上,连年大战,征东军对辽东的封锁,已经让东胡的经济面临崩溃,不说是普通的百姓,便是军队,现在也面临着供给的困难,自己在辽宁卫的几万军队,早就开始节衣缩食了.

    "阿固将军,东胡这棵大树就要倒了,所有还攀附在这棵树上的藤蔓都将在这场熊熊烈火之中被焚烧殆尽,此时此刻,难道阿固将军就不为自己考虑考虑吗?"孟冲缓缓地道.

    阿固怀恩站了起来,在屋里来回地踱了几个圈子,突然抬头道:"如果我投过来,高远高都督如何保证我阿固怀恩的地位,如何保证我阿固一族不被清算?我东胡一族,与你们燕人,可是世代仇敌!"

    孟冲也站了起来,淡淡地道:"阿固将军,燕国将很快就不会存在了,就在七月间,都督亲率两万大军出河间,凌迫蓟城,从燕王手中,划走了琅琊,渔阳两郡,我想这个情报你也是知道的吧?燕国都将不存在了,又何来东胡人与燕人的世仇,在击败索普之后,我们便将发兵蓟城,那个时候,一个崭新的国家将在东方崛起,这个国家,将是包含着燕人,匈奴人,东胡人等多个民族的国家,你,我,都将是这个崭新国家的国民,我们将以此为依托,向中原各国发起凌厉的进攻,一统天下,便是我家都督的宏愿,你们东胡人想马踏中原是不用想了,但你阿固将军,却是有机会随着都督一齐进入中原这个花花世界,一齐去建立这不世功勋的."

    阿固怀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话说到这里,他已经是完全被孟冲所打动了."这辽宁卫的三万兵马,直属于我的可只有一万人,他们会毫不犹豫地跟着我阿固怀恩走,另外的兵马,可不见得跟我一条心."

    孟冲微笑道:"这个很简单,我大军不日即将兵马辽宁卫,对于那些顽固不化者,阿固将军尽可将他们派出来与我军接战,有了阿固将军的配合,他们还能飞上天去,等到这些人被歼灭,那些摇摆不定的将领,相信会有一个自己的判断,到了那个时候,阿固将军还不能说动他们吗?"

    阿固怀恩在屋里来回踱步,转了几个圈子,终于是下定决心,"好,我阿固怀恩跟着你们干了,但请孟冲将军记着今天的承诺."

    "当然,征东军的承诺,向来有效,阿固将军以后会明白的."

    "好,我拭目以待.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这里将有一份大礼给孟冲将军."阿固怀恩伸出手来,与孟冲紧紧地握了一下,"霍天良在我这里,我将他交给你们,算是见面礼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