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七十八章:日出东方(3)(书号:13651

第七百七十八章:日出东方(3)

作者:枪手1号
    阿伦岱觉得自己的人生,简直就是一个大大的悲剧,这一辈子只打过几次有数的败仗,但每一仗,都会让他输得连底裤都被脱掉,先前两次输给高远,而这一次,他又输给了高远的女人,在日头西落的时候,主战场之上的东胡骑兵终于崩溃,而此时,阿伦岱意图擒贼先擒王,拿下贺兰燕的想法,还远远看不到任何希望.那杆黑色的大旗仍然傲然挺立,而那杆大旗之下,英姿飒然的那员女将,看着自己的眼色,总是那样高傲与不屑.

    阿伦岱狼狈而逃.带着他残余下来的两三千骑兵,一路向着静远狂奔,此时的他,根本不敢回宁远,双方都是骑兵,回宁远也进不了城,对方会追着尾巴一路杀进宁远去的.其实他也知道,自己这一走,宁远也等于是拱手相送了,等到征东军的步卒赶到,宁远孱弱的防守,不堪一击.

    但他现在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在他的身后,公孙义与洛雷正如同两条恶狼一般,衔尾急追而来.

    阿伦岱现在只想逃到静远,与那里的乌苏索坦汇合之后,才图谋反攻.

    而他不知道的是,乌苏索坦现在也已经陷入到了困境当中.

    与阿伦岱相比,乌苏索坦虽然统带的兵马更多,地位也更显赫,但在战场上的实际经验,却远逊色于他.得知宁远遇袭,乌苏索坦立即带着万余骑兵出静远,准备援助阿伦岱,在行到离静远数十里外的二道梁的时候,迎头碰上的是由许原亲自指挥的征东军北方集团军本部兵马以及第一军的严鹏所率领的主力.

    征东军构建的防线牢牢地将乌苏索坦堵在了二道梁子.

    如果乌苏索坦是一员经验丰富的将领,在这个时候,他还有多个选择,一个是不顾一切地硬攻,二来是绕道。。 .23[WX].以他骑兵的机动能力,步卒是无法完全堵住他的,三来就是立即回到静远,但他却一个都没有选,在数次进攻遇挫之后,他竟然犹豫地在二道梁子耽搁了整整一天,这一天的时间是极其致命的.

    一天的时间,已经足够贺兰燕在宁元击败阿伦岱,也足够熊本在静远发起突然袭击,一举拿下了由留守的骑兵镇守的静远.

    东胡能征惯战的大将。在上一次的河套战役之中几乎损失殆尽,颜乞,阿齐滋,慕容昆,拓拔宏,尽皆殁于那一战.而乌苏索坦,比起这些人,显然要差得远了.

    当自静远逃来的兵马禀告了熊本所部叛乱的时候,又惊又怒的乌苏索坦又立即带着主力赶返静远。想要夺回这一重镇,但却为时已晚,熊本麾下已经扼住了通往静远的二道桥,石圪。柳河子等要地,掐断了他前往静远的大道.

    如果时间允许,乌苏索坦或许还能通过强攻拿下这些地方然后进逼到静远,但现在。身后还有征东军的主力,他哪里有这个时间和余暇来一一攻打这些地方,绝境之中的乌苏索坦总算是聪明了一回。这一次他没有丝毫的犹豫,趁着征东军还没有完全合拢,带着他的骑兵,从两军之间的夹缝一溜烟地逃向了榆林.

    在前往榆林的半道之上,他碰上了比他还要狼狈的阿伦岱,阿伦岱是在前往静远的途中发现了征东军的主力,当即便放弃了与乌苏索坦会合的想法直接逃往榆林的,想不到却在这里,与乌苏索坦意外会师了.

    此时的阿伦岱,麾下只有两三千残余兵马,而乌苏索坦,一万五千骑兵也只剩下了万余人人马,两人惶惶如丧家之犬,合兵一处,逃往榆林.

    静远城中,熊本迎来了征东军北方集团军司令官许原.

    "熊将军,辛苦了!"许原双手抱拳,一揖到地,"征东军欢迎熊将军及其麾下的加入,有了熊将军,我征东军如虎添翼,征灭东胡,指日可待."

    熊本也是感慨万千,当自己已经是征西将军的时候,眼前的这个许原,与高远一样,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尉,也就是渔阳那一战,许原,孟冲这些原本郁郁不得志的人物聚集到了高远的麾下,如今,他们举手投足之间,已经可以影响到整个天下的大势.

    "老夫老矣,许将军青年才俊,在高都督麾下大展拳脚,来日必能留名青史."熊本衷心地道.

    许原大笑,"熊将军抬**了,熊将军不仅作战勇猛,而且为人正直,当年为了这些被俘的士卒,毅然只身留在东胡而不肯回返燕国,我家都督那是赞不绝口呢,以熊将军的大才,以后在都督的麾下,必然是能大放异彩,我必不如也."

    熊本连连摆手,正想再谦逊几句,许原身后,猛地闪出一员将领,向着熊本躬身,竟是语句哽咽,"熊将军,末将陈斌."

    陈斌,在以前,熊本或者只是有一个模糊的映象,但当陈斌在征东军中大放异彩,一路高升,独镇一方的时候,从东胡人的嘴里,熊本便经常听到这个名字,形象却是一日比一日清晰了,看着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的陈斌,熊本连连点头,叹道:"好,好,也只有在高都督的麾下,你才能有今日的成就."

    "熊将军,尉然现在正在宁远,用不了几天,您也可以瞧见他了."陈斌眼角有些湿润,他与罗尉然,当年都是熊本的麾下,和林一战,侥幸不死,最后都成了俘虏."当年征西军中未死的弟兄,现在大部分都已经加入了征东军,弟兄们都很高兴熊将军您也终于来了."

    许原拍拍手,大笑道:"好了,都是军人,不用这么婆婆妈妈,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陈将军,熊将军那是大能,以后说不定你还会有重归熊将军指挥的那一天,咱们还是别忙着叙旧情了,先去瞧瞧静远吧,听说东胡人在这里屯集了不少的物资?"

    熊本微笑道:"东胡人意图反攻河套,在静远这里的确屯集了大量的物资,我军发起突袭,对手猝不及防,竟是没有来得及破坏这些物资,倒是便宜了我们,许将军,现在就去瞧瞧?"

    "走,去瞧瞧!"许原笑咪咪地道:"现在还未到秋收时节,从积石城那边运输粮草,一路上的损耗都让人心疼,说实话这一仗,已经掏光了我军的老底子里,现在一想到钱粮,心里就不免发慌.有了这个收获,好歹也能撑到秋后,等到了秋收之后,我可就要变成土财主了."

    陈斌在一边对熊本解释道:"征东军占领河套之后,一直在致力于屯田,现在整个河套,已经移民近十万户,算上军队开垦的田地,如今河套共衣良田数百万亩,除开军队自己的土地之外,那些屯田农户根据和约,第一年要上交收成的七成给征东府,第二年五成,第三年三成,以此作为征东军无偿分给他们土地的回报,眼下离秋收还差一些时日,征东军又发动了这样一场大战,在后勤之上的确有些捉襟见肘."

    "这短短的几年,征东府竟然已经移民十万户,开垦数百万亩良田?"熊本惊讶地道.

    陈斌微笑道:"是啊,连我们自己也没有想到如此顺利,这也主要是无地流民太多了,在河套,不仅是有我们的燕国人,还有齐赵魏秦楚等逃亡移民,这里头,倒数亡了国的韩人最多,秦人破了韩国,大量的韩人逃亡,倒是通过各种途径,到河套来定居的不在少数.现在秦人攻魏,魏国逃人又渐次增多."

    "了不起."熊本叹道."高都督竟是来者不拒?"

    "只要肯来,为何要拒?"许原听了这话回过头来,笑道:"我们征东军不愁没地,就愁没人,只要肯来,那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都督说了,有人才有一切,怎么才能有人呢,当然得有土地,有了土地,人便会源源不绝地到来.看似我们免费给人分土地吃了大亏,其实,咱们赚大发了."

    熊本微微点头,"这个道理其实是很简单的,奈何这世上,大多的当权者却被蒙住了眼睛,视而不见啊!"

    "他们不是被蒙住了眼睛,而是被猪油蒙了心!"许原冷笑.

    一行众人走到静远城中,看着那一座座的库房,许原脸上是笑开了花,回顾身边的严鹏道:"老严,今天,让弟兄们开开荤,每个连队加二只羊,一头猪.放开了肚皮,可劲地吃,咱们,又发财了.哈哈哈,这倒让我想起了当初刚刚跟着都督的时候,那时每每干掉一个东胡小部族,都会发一笔小财,弟兄们也会美美地吃上一顿,现在家当大了,当年的那个味儿,却是很久没有体会到了."

    众人尽皆大笑起来.

    正自开心之际,一名军官急步而来,附在许原耳边,低声地说了几句什么,许原一下子脸色大变,从满脸笑容到满脸铁青,叫苦不迭,"我就说会这样,这位姑奶奶,可真是不让人省心呢!"

    军官带来的消息,让许原的心一下子跌到了谷底,贺兰燕率军狂追阿伦岱,兴奋过度,终究是动了胎气,眼下已经是躺下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