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七十六章:日出东方(1)(书号:13651

第七百七十六章:日出东方(1)

作者:枪手1号
    阿伦岱从来都不认为东胡人应该龟缩在城中防守,哪怕敌人的实力要比他强。[ X.征东军气势汹汹而来,先锋骑兵便多达万五,阿伦岱没有丝毫的犹豫,当即便率领麾下一万骑兵出静远迎战。

    阿伦岱这一辈子打过两次败仗,两次都是败在高远手下,第一次是高远轻骑千里突袭榆林,他在追击的过程之中遭到了高远的埋伏,又被白羽程横插一杠子,最后仅以身脱,第二次则是在燕国远征东胡的过程之中,在花营,一场浓雾之中,他再次大败于高远之手,数千骑兵横尸沙场,他的铁岭部骑兵几乎被打残,最后还是索普将同样被打残的克勒三部并入铁岭,这才让其恢复了元气。

    这两仗让阿伦岱刻骨铭心,每当思及此处,脸上的伤疤便隐隐作痛,这一次,征东军再次前来,骑兵将领居然换成了一个女人。

    阿伦岱怎么会认为自己不及一个女人?

    先击败他们的骑兵,再打垮他们的步卒,这便是阿伦岱最简单,也最真实的想法。

    两支骑兵共计两万余人骑,便在跟静远十数里外的甜水井遭遇。

    贺兰燕从高远还是扶风一个小小的兵曹开始,便帮助着高远训练骑兵,随着高远势力日渐扩张,她训练出来的骑兵愈来愈多,像现在名声遍及大陆的铁脚步兵,便是她实实在在的徒弟,可以说,当年仅仅会骑马的步兵,能成为如今名望极广的骑兵将领,与她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长年的骑兵训练,让贺兰燕对骑兵作战,比起一般的骑兵将领有了更深入的认识,高远麾下,人口成份复杂,有自小就在马背之上长大的匈奴人。也有不善骑射的燕人,后来更是有了来自齐,秦,赵,魏,韩等地的流民,如何将这些差次不齐的战士组合成一支强大的骑兵,曾经让她伤透了脑筋。

    精良的骑兵不是一日可以练就的,短时间内,想让那些勉强会骑马的战士成为一名优秀的骑兵。那是做梦。与东胡人比起来,这种先天上的劣势,根本无可逆转。

    于是便有了贺兰燕做试验用的四百黑衣卫,于是就有了骑术出众反而被剔除出黑衣卫的梅华与吴涯郎舅两人。

    四百黑衣卫中,没有一个人的骑术是出类拔萃的,勉强算得上是中等而已,但严格的纪律,强大的团队力量,作战之时。密集的队形,迅如猛龙一般的冲锋,让这支黑衣卫在初上战场之时便让人耳目一新,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有了这个成功的经历,贺兰燕在成为北方集团军**骑兵师的师长之后,立即便按照这个模子,开始打造属于她的骑兵部队。

    原有的骑兵之中。除去每支骑兵的领队军官,剩下的骑术太过优透的,反而被淘汰出来。送到了步兵之中担任骑兵斥候,她的这种做法,曾遭到了公孙义与洛雷的反对,但在贺兰燕的强势之下,两人亦只能服从,大半年的训练,贺兰燕让这支骑兵师脱胎换骨。

    这也是贺兰燕让公孙义与洛雷两人心悦诚服的原因。这支骑兵,单人拉出来,或许不会是任何一名东胡人的对手,但当他们聚集成一个团体,爆发出来的能量,则让打老了仗的公孙义与洛雷两人也是心惊不已,两人也曾换位思考,如果自己站在贺兰燕的对立面,面对这样一支骑兵的集团冲锋的时候,该怎样面对?

    两人先是各自思考,最后是聚在一齐商议,最后得出的结果只能是,如果给他们一倍于贺兰燕的骑兵,当可以在拼消耗之中胜之。正面对攻牵制,外围游走奔射,像剥洋葱一样,一层层地将贺兰燕的骑兵给剥下来。

    但是这样,正对牵制的骑兵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贺兰燕苦心训练这支骑兵大半年的时间,眼见着就要打大仗,就要派上用场了,她岂能不亲自到战场上来指挥?可偏偏此时自己却怀了孕,为了这,她在心里已经将高远骂了一个半死,一翻挣扎之后,她终于还是决定要亲自指挥这一仗,看到自己的心血在战场之上绽放,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能引诱人了。

    此刻,贺兰燕勒马于一处山坡之上,沿着山坡向下,她的一万五千骑兵,分成了三个攻击阵形,清一色的黑衣,在碧草蓝天之下,显得格外醒目,与征东军大多数军旗为大红色不同,贺兰燕的这支黑衣卫,连军旗也是黑色的。

    “师长,这一战,你在这里看着就够了,就让我与洛雷带着儿郎们去吧。”公孙义几乎是以哀求的语气对贺兰燕道。“您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为腹中的小公子想想吧,战马颠簸,您怎么受得了,要是您有个小小的意外,这一仗,我们就算打赢了,那也是输了。”

    公孙义还有话藏在心里没有说,他好不容易从一个小小部落的骑兵队长一路爬到现在的高位,那可是用一个个伤疤换来的,要是贺兰燕肚子里的娃娃有个三长两短,只怕他的腾飞之路,就在在此打上句号了。

    “放心吧,我就在这里看着。”贺兰燕点点头,“只要你们争气一些,将这个什么阿伦岱打趴下,我犯得着去吃沙子么?”

    “那就好,那就好!”公孙义如释重负。“您就看好了吧!”

    公孙义打马飞奔向自己的阵列,看着他的背影,贺兰燕不同得意地笑了起来,直肠子人,当真好骗得紧哟,本姑奶奶好不容易到了战场之上,要是光在这里看着,我跑来干什么?

    远处烟尘腾起,号角凄厉,千军万马奔腾而来,瞅着东胡骑兵进攻的场面,贺兰燕不由冷哼了一声,“老一套,一点都没有新意。吹号,进攻!”

    贺兰燕身后,十名手持军号的骑兵同时扬起了军号,嘹亮的军号之声自中军大旗之下响起,随着中军的号声,三个攻击阵形,同时响起了应和的军号,一万二千黑衣卫分作三个攻击阵形,开始缓缓启动。

    骑兵上万,无边无际,一万骑兵的冲锋,其视觉效果和视觉上的冲击力,远远不是一万步府能够比的,站在贺兰燕的这个位置之上,所能看到的便是无边无际的东胡骑兵正向着她所在的方向冲来,如同破堤的河水,势不可挡。换作一般人,在这种气势之下,便极容易心生恐惧,但贺兰燕却是见惯了骑兵大规模冲锋的人,根本不为所动。

    方圆十数里的战场之上,东胡骑兵如同漫天洪水,势不可挡,而三个征东军骑兵攻击集团却如同三支黑色的利剑直向这漫天的洪水之中冲杀了过去。

    羽箭如同飞蝗一般在空中飞舞,骑射之术对于东胡人来说,是家常便饭,但对于这支征东军骑兵来讲,一向是一个难题。要在马上弯弓搭箭,他们就不再可能保持这种密集的队形和严整的阵容。所以这支骑兵,在进入羽箭射程之后,他们第一件事情要做的,便是忍受对方远程的攻击。骑兵为了减轻战马的负重,不能穿着太厚的盔甲,而这支骑兵师又显然不能像高远的那支红衣卫一般,每人身上的甲胄都是特别打制。所以他们只能在身上最重要的部位之上做好防护,比方说头盔,再比方说护心镜,而在其它的地方,都只是穿着皮甲.

    唯一能庆幸的是,骑兵的骑弓偏软,只要不是命中面门等要害地方,一般来说并不致命,而密集队形之中的骑兵,在对方羽箭如蝗的时候,统一将长枪伸向空中,用力挥舞,大多数的羽箭在这种击打之下都被打落,少数钻进人群之中,造成的伤害也极其有限.

    羽箭并没有让对手的队形散乱,对方甚至根本没有做出任何的躲避的动作,仍然如同一柄大斧一般,向着阿伦岱直劈过来.这种场面,让习惯了骑兵传统作战的阿伦岱不由一楞神,他从来没有看到过骑兵作战也如同步兵一样,排着如此整齐的队形,如同石碾子一般碾压过来的场景.

    "正面牵制,侧翼游射!"吃惊归吃惊,但阿伦岱仍然在最短的时间内,作出了正确的判断,也做出了最好的选择,唯一的不足就是,他的兵力不足.在征东军三个正面冲击的攻击面上,他的兵力显得太单薄了.

    公孙义,洛雷以及都用惯了弯刀,但在这支骑兵队伍之中,他们也必须同最普通的士兵一样,拿起长枪.终于熬过了羽箭的射程,公孙义咆哮了一声,身子伏低,长枪前探,怒吼道:"破阵!"

    "破阵!"每一个**骑兵师的骑兵都吼叫了起来,数千人齐唰唰地一下子伏低身子,长矛前指,从远方来看,是一副样壮观的景象,当然,在他们对面的对手,就不会这样想了,他们的眼前,瞬间出现的便是一柄柄寒光闪闪的长矛.

    冲击,刺杀,绝不停留,在这个过程中,坠下马来,就只能是死亡,因为后续的冲锋队伍,绝不会有丝毫的停顿.(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