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七十四章:鼓角连声锋芒现(46)(书号:13651

第七百七十四章:鼓角连声锋芒现(46)

作者:枪手1号
    河套在平静了大半年之后,战火骤然再起,只不过这一次,是由征东军率先挑起战火,由贺兰燕率领的**骑兵师为先锋,一万五千余骑兵悍然向静远发起进攻,而在他的后方,第二军罗尉然部近两万步卒紧紧跟上,近四万大军一路气势汹汹直扑静远。 X.

    征东府在河套已经配备了完善的军政和民政系统,以许原为最高军事主官,以孙晓为最高民事主官,两人配合默契,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便动员起了所有的军队,准备好了大举进攻东胡的所有准备工作,而已在河套定居的大量屯垦百姓,对于这一场战事,更是欢欣鼓舞,这些人,敢于在战火纷飞的年份来到河套定居,要么就是胆子极大之人,要么就是在原藉根本活不下去的人,这些人来到河套的时候,骤然之间,便看了美好生活的希望火花,一个个正干劲百倍,战争,对于他们而言,更是一条在极短的时间内积累财富的捷径。你可以报名成为辅兵,帮助运送后勤,站岗放哨,护理伤兵,也可以紧跟在军队之后,却抢掠大军过后剩下的物资,而做这一切,都护府竟然还能给你算功劳,大战过后,根据你所得的功劳,可以折算银钱,也可以折换田地,总之,只要你参与,便会有收获。

    现在尚是七月中,距离秋收还有二三个月的时间,一时之间,河套是郡情涌动,大量的百姓加入到这场轰轰烈烈的东征之中来,往静远的道路之上,到处都是身着各色服装的老百姓,赶着马车,骡车,推着独轮车,甚至挑着担子浩浩荡荡向前的队伍。

    百姓的热情。极大地缓解了孙晓在运送后勤之上的压力,也解放了不少的军队出来投入战斗。而与征东府在河套强大的动员能力,东胡在这一方面就差得太远了,东胡政府远远没有想到时局的变化竟然如此之快,似乎在一夜睡醒之后,局势便恶化得无以复加,刚刚签定盟约的盟友,转眼之间就被打趴下,而似乎被惹怒了的征东军,以雷霆之势迅猛扑来。

    自上一次大败之后。索普便一直在向静远宁远增兵,到七月的时候,已经有阿伦岱的一万骑兵进驻静远,乌苏索坦的一万五千骑兵进驻宁远,另外,还得加上熊本的二万余燕军。但这些兵力,在征东军河套的驻军倾巢而出的时候,显然有些不够。索普亲率一万宫卫军抵达榆林,这也是他压棺材的老本了。但仓促出动的结果,就是后勤压力大增,为了供应这数万骑兵,国内已是叫苦不迭。

    河套战争阴云密布。而高远的注意力,却似乎还没有放到这个地方上来,马不停蹄地率领着青年近卫军两个骑兵师,进入了渔阳。

    周长寿知道自己完了。这一次豪赌,他彻彻底底的输了个一干二净,现在他与孔德尚在僵持。孔德所部虽然屡次被他击败,但仍然没有与他纠缠在一起,当那霸率领的数千征东军出现在战场一侧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全城等地完了,狗日的征东军,果然背叛了先前的盟约,反咬了自己一口。

    正当他开始联系孔德,准备向孔德妥协,换取孔德与他联手,一击扑灭叶真所属之时,高远率领的一万骑兵进入渔阳,彻底浇灭了他最后的幻想。

    而随着高远的抵达,叶真也大军俱出,现在的周长寿所统率的赵军,已经陷在了孔德,叶真,高远的三面包围之下,除了孔德态度暖昧之外,其它两个方面,都是明显的不怀好意。

    而此时,孔德的心情也是复杂不已,当周长寿派人来联络自己,愿意让开道路放孔德离去,条件便是双方罢兵,如果有可能的话,双方联手,一齐来对付征东军,就眼下来说,征东军已经成了双方共同的敌人,他不是没有心动,但征东军已经抢占了全城等五城,如果要去打征东军,不免要硬攻城池,这是得不偿失的,倒是对方放开道路,让自己离开的提议可以考虑,但这事,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如果对方不死心,自己也不是那么好通过的,现在的周长寿,虽然面临绝境,但仍然有击溃自己的可能,如果让他拿下渔阳,则全盘皆活了,这其中的风险,孔德不能不考虑。

    正当他踌躇不决的时候,高远骑兵入渔阳和蓟城特使的抵达,彻底浇灭了他的这个心思,就算周长寿与他联手又如何,在叶真与高远两面夹击之下,他们也是没有胜算的。如果自己的部队打光了,自己也就失去了所有的价值,自己的前途,也会变得黯淡无光。现在,奉蓟城之命,保存实力撤回天河郡,既不失大义的名份,又保存了自己的实力,大燕眼看着便大履将倾,征东军咄咄逼人,乱世已至,在这个乱世之中,有什么比手里还握着几万兵力,更让自己有安全感。

    心意一决,孔德立马便与高远,叶真达成协议,三方合力,凌逼周长寿,迫使对方投降,然后高远放孔德回到天河,虽然丢了渔阳,但保存了自己的实力,顺手还将大燕的宿敌赵军坑了一把,何乐而不为之?至于将来如何,那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只要自己手还有兵,便有进退的余地。不管是蓟城得势还是高远以后掌权,对于拥有重兵的自己,终究都是要给几份颜面的。

    “本将绝不会投降,哪怕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绝不会向你们投降。”面对着高远派来的使者,周长寿咆哮着怒吼道。

    “高都督本着仁者之心,不忍双方将士在有死伤,周将军,眼下情景,你也清楚,贵部虽然还有可战之兵,但已深陷包围,外无粮草,内无援兵,能撑到几何?周将军难道就眼看着这些跟随你的儿郎最后客死异乡?这本是我家都督一番好意,只要贵部肯投降,我部绝无留难之意,必然会保护上至将军,下至每一个士兵的生命安全,但周将军既然不肯领受,我也只能就此回去覆命了,只希望周将军不要后悔。”使者冷笑着丢下这番话,扬长而去。

    周长寿的理智已经濒临崩溃,他本来是一个谨小慎微,有兵极是小意的将领,但随着赵牧不明不白的死去,罩在他头上的那株大树轰然倒塌之后,对于前途的忧虑,终于让他铤而走险,他这一辈子,唯一就是这一次冒险,然而也就是这一次,便让他万劫不复。

    他绝不会投降,这不仅会让大赵颜面无存,也会让死去的赵太尉死不瞑目,更何况,一旦投降,即便保着了性命,回到赵国之后呢,只怕等待自己的是比战死更可怕的命运,如果自己战死沙场,说不定赵王为了安抚国内将士,还会善待自己的家人。

    死战!这便是周长寿最后的心愿。

    周长寿想要拼命,高远却不太愿意。困兽犹斗,面对已经身陷绝境的对手,高远更愿意兵不血刃地拿下,更何况,周长寿这只筹码,他还要好好地利用一下呢!

    代郡,南漳,赵杞见到了征东军派来的特使。

    在代郡,赵杞已经是骑虎难下,虽然在征东军重心移走,他集结重兵之后,再一次攻克了鹤锋,监利,拿下了代郡重镇南漳,似乎在军事之上取得了极大的胜利,但他自己也明白,想要拿下西陵城,已经是痴心妄想了。

    鹤峰,监利,代郡人现在视赵人为仇眦,小规模的暴乱此起彼伏,征东军由步兵率领的骑兵游走不定,根本抓不住对手的主力所在,一不小心便会被他们扑上来咬一口,而在代郡郡城西陵城,已经开始集结,训练越来越多的士兵,代郡整个儿已被打烂,但因为有着征东府的支持,代郡在后勤物资之上,完全可以支撑与他进行长时间的大规模战争。

    问题是,自己还能支撑下去吗?

    河东,李信率领的秦军动作愈来愈大,荆如风必须要全力应对,完全无法对他这里形成支援,而河东郡的赵晋,已经多次要求他马上结束对代郡的战争,转而全力应付秦人,而在魏国方向,秦人大将路超,率数万大军,攻入魏国,势若破竹,数月之内,已经战据了魏国半壁江山,魏国几乎是每日一使者往邯郸,苦苦哀求赵国出兵救援。

    唇亡齿寒,魏国如还存在,尚可以牵制住大量的秦军,一旦魏国彻底灭亡,则赵国亦危矣。

    不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讲,对代郡的这一场战事,必须要结事了,赵杞现在需要的是体面的结束这场战事,让他能向赵王有个交待。

    如何体面的结束,便成了赵杞现在考虑最多的问题。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来自西陵城的特使到了他的面前。来人叫贺天举,是征东府派往西陵城,协助赵勇处理政务的一名文官。

    随着战事的深入,代郡对于征东府的依赖愈来愈深,这也让征东府对于代郡的渗透愈来愈深,到现在为止,代郡的文武大政,几乎都把持在征东府手中,再加上驻扎山南郡的冯发勇,已经明确向高远表示,将唯高远马首是瞻,将代郡纳入囊中,已经是时间上的问题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