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七十三章:鼓角连声锋芒现(45)(书号:13651

第七百七十三章:鼓角连声锋芒现(45)

作者:枪手1号
    贺兰燕的身份在河套是极其特殊的,从军人身份上来说,她是北方野战集团军**骑兵师的师长,是许原的下属,但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高远已经订了婚的夫人。《 X.许原为此可是挠了不少脑袋,这是一个重不得也轻不得人物,贺兰燕特立独行,脾气火爆,放在这里,着实让许原不省心。

    贺兰燕的怀孕,曾经让许原喜出望外,心想这下子这位祖宗,总算是可以离开河套,回积石城去静养了,哪晓得人算不如天算,这位祖宗,竟然死活不走,最后高远只能从积石城派来了裘得宝求大夫,长驻于军中,专门照顾贺兰燕。

    贺兰燕已经有了五个月的身孕,无论于公于私,许原都觉得这一次战事,不必要通知贺兰燕了,但看现在贺兰燕这架式,只怕是要兴师问罪来了。

    “贺兰将军!”他站了起来,含笑点头道,“你身子不方便,应该静养才是,怎么到这里来了?”

    贺兰燕眉毛一挑,看着许原:“原来许司令官还记得我是你麾下的将军啊,那怎么集团军的高级将领会议,独独拉下了我呢?”

    许原干咳了两声:“贺兰将军这不是身子不方便吗?”

    “我哪里不方便了!”贺兰燕不高兴地走到了公孙义与洛雷两人面前,两人乖乖地站了起来,公孙义甚至替贺兰燕拉开了椅子。

    “你们两个,也真是长进了嘛,居然不通知我,就敢直接跑来开会了,是想夺了我的权么?”贺兰燕盯着公孙义。

    公孙义脸上汗立时就下来了,两手难摇,“贺兰将军,不是这样的。我们想去禀告将军来着,可去的时候,裘大夫正在给您调理身子呢,许司令官这里又摧得急,我们便只能先过来了。”

    贺兰燕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眼光转向许原,“许司令官,现在人到齐了,可以开始了吧?”

    许原无奈地坐了下来,“这一次的作战任务。是要拿下宁远和静远,静远驻扎着阿伦岱的一万骑兵,而在宁远,乌苏索坦统带着约一万五千骑兵,还有二万由熊本统带的由燕军战俘改编而来的军队,这一次,我们作战的关键,就在这二万燕军身上。”

    他顿了一顿,略有些兴奋地道:“现在。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熊本将来再是我们的阻力,而是我们的助力,他们。将成为我们在这场战役之中获胜的关键。”

    “司令官的意思是说,熊本将会投靠我们?”

    “是的,熊本麾下的将官之中,包括他的侄子熊驰轩在内。已经有三名大将,与我们达成了一致,而熊本。也有专门的人去说服他,在战事开始之前,我们将会得到最后的确认消息,不过就我个人看来,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许原微笑着道:“所以,这一次的作战任务,击静远是虚,打宁远是实,我军首先出动的将是**骑兵师。”

    他的目光转向原本公孙义与洛雷所在的方向,碰到的却是贺兰燕略带兴奋的眼光。

    “**骑兵师将向静远发起进攻,而第二军将随后向静远方向移动,作出大举进攻的姿态以迷惑对手,而第一军和司令部的直属部队,将与熊本的这两万燕军配合,设伏歼灭宁远往援静远的部队。乌苏索坦被歼,阿伦岱便也难逃失败的命运,除了逃往榆林,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许原看着众人,笑道:“都督眼下正在渔阳收拾那里的手尾,渔阳之事了结之后,都督便会重新驾临河套,都督抵达的时候,就是我们大举进攻东胡的开始。而在这之前,我希望我们北方集团军,能够将宁远,静远,毫无悬念的拿下,并将成打造成我们进攻东胡的桥头堡。”

    “喏!”屋内,众多将领一齐大声应诺。

    “我军进攻静远的关键之役在于骑兵部队的第一击,阿伦岱驻扎在静远的全部是骑兵,以我们对阿伦岱的了解,此人绝不会固守城内,而是会率军出击,希望将我军在野战之中击溃,所以**骑兵师的任务是很沉重的。**骑兵师有一万五千骑兵,比对方要多,但是论起个人的战斗力,对方骑兵的战斗力其实是比我们要强的。”

    “司令官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贺兰燕不满地道:“这一仗,我**骑兵师,会打出威风来让司令官看看,战争又不是街头卖艺的把式,也不是好勇斗狠的江湖客,一对一咱们不是对手,十对十咱们还是会输,百对百的话,八成咱们还是输,但一旦上千骑兵对垒,我就有信心击败对手,现在我有一万五千骑兵,别说阿伦岱只有一万人,他便是比我多出一倍,我也能将他打得找不着北!”

    看着贺兰燕傲然昂起的头,一边的公孙义和洛雷不由自主地大叫了一声好,但马上看到许原横过来的眼光,两人立马又低下了头去。

    “如果贺兰将军出马,那我自然是放心的,这不是贺兰将军身子不方便吗,所以这一仗,便只能由公孙义来指挥,我有些小小的不放心也是自然的嘛!”许原冲着公孙义猛使眼色。

    贺兰燕的一双丹凤眼看向公孙义,“是你指挥吗?”

    公孙义此时却是顾不得许原的眼色了,干净利落地将许原出卖了:“是许司令官指定的,末将只能领命啊!”

    贺兰燕愤怒地看着许原,“许司令官,我是**骑兵师的师长,我是由征东府直接任命的将官,你凭什么剥夺我的指挥权?你这是置征东府的法令于不顾,如果你不能拿出征东府的命令,我认为你这是在乱命。”

    许原一时语塞,贺兰燕说得不错,征东军中师级以上将官,都是由征东府下文任命,自己虽然是司令官,但对于这些高级将官,是没有任免权的。贺兰燕抓住这一条,让他一下子无话可说,只能将求援的目光看向一边一直未发一言的孙晓。

    孙晓微笑着站了起来,“燕子,许司令官这也是为你好,你可是怀着都督的孩子,再我们这边,怀了孩子的女人,别说骑兵作战了,便是骑着马溜哒,那都是极危险的,一定要好好地养胎,不然,要是出了一点意外,在座的哪一个担得起?公孙义,你担得起吗?”

    公孙义拿手乱摆,“贺兰将军,要不这一战,就还是让我指挥吧?”

    贺兰燕轻蔑了看了在座众人一眼,“那是你们,我们匈奴人,可没有这些讲究,当年我母亲,身怀六甲的时候,还在战马之上与我父亲一起浴血奋战呢,我就是在马鞍之上出生的。一样长得好好的,再说了,我也问过裘得宝了,他说三个月以前很危险,过了这个时间,便不会有什么事情了。”

    “他哪里晓得贺兰将军你居然还想着去打仗啊?”许原大叫起来。“他只是就着平常人所说的那般。”

    贺兰燕哼了一声,“许司令官,这一仗,你休养撇下我,除非你能拿出征东府解除我**骑兵师师长的命令。”

    丢下这句话,贺兰燕竟然是扬长而去。

    许原头上冷汗淋漓,这可不是玩儿的,要是真出了啥子事儿,别说都督不会饶了自己,只怕贺兰雄那头猛兽,定然也要跟自己过不去。

    “这事儿,交给我来办吧!”孙晓在一边笑道:“散会之后,我带我的都护府卫队去围了燕子的住宅,别说是人了,就是蚊子,我也让他飞不出一支来,等你们那头打响,燕子这里也就没辙了。”

    “如此,当真多谢都护你了,在这河套,也只有你才有这个胆子这么做,这个姑奶奶,我算是怕他了,等都督来了,就算是额头叩出血来,我也将请都督将这位姑奶奶请回积石城去休养,别在这儿添乱了。”许原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公孙义,这一仗,仍然由你指挥。”

    “末将晓得了。”公孙义也是抹着脸上的汗水,心道这一仗打完之后,那位姑奶奶一定会对自己不客气的。

    会议完毕之后,公孙义与洛雷回到大营,二话没说,当即便提兵拔营,立即开拔,先将那位姑奶奶撇开再说,两人虽说都怕贺兰燕,但比起让贺兰燕肚子里的孩子出了问题这件事,二人还是觉得前者会让他们受的罪更少一点。

    大军行出十数里,后头还是没有动静,两人都是长出了一口气,看来孙晓还真是将贺兰燕困住了,不然骑兵开拔这么大的动静,怎么能瞒得过贺兰燕这样的大行家?

    两人正相视而笑,队伍之中却突然一阵骚乱,两人不由大怒,贺兰燕统带之下的骑兵师治军极严,因为贺兰燕自知在骑兵的素质之上很难与东胡骑兵相抗衡,在试验黑衣卫成功之后,便大力在整个骑兵师之中推广,这使得骑兵师之中比起其它的部队,更注重纪律和规则。

    但两人看到从骚乱的队伍之中突然出现的两个人之后,两人的眼睛都是瞪得溜圆,这两个人,居然一个是贺兰燕,一个是她的贴身护卫苏拉。

    “你,你们……”公孙义指着两们,都变成结巴了。

    “你什么?你们那点小算盘还能瞒过我?嘿嘿,孙晓带着他的人,困住的是我另一个护卫乌拉,我早就来到部队之中藏下来了。想跟我斗,你们还嫩点。”贺兰燕得意地道。(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