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六十九章:鼓角连声锋芒现(41)(书号:13651

第七百六十九章:鼓角连声锋芒现(41)

作者:枪手1号
    夕阳余晖之下,两匹战马并辔而立于蓟城之外一处小山坡之上,四周散布着数十名游骑,警觉地打量着四周。[.23[w]x.

    高远凝视着夕阳之中雄伟的蓟城,眼睛微微眯起,他身侧的檀锋同样也在看着这座屹立数百年的大城,与高远的全神贯注不同,他看了一会儿蓟城,转过头来,打量着那张挺拔,坚毅,让他敬佩,又让他厌恶的脸庞。

    “你想进去?”他突然发问道。

    高远嗯了一声,转过头来看着檀锋,笑了笑,“当然,当年我离开蓟城的时候,就像是一条狗一般被人赶了出去,终有一天,我会堂堂正正地从这大门走进去,一直走到勤政殿的大门口。”

    “有我在一天,你就休想踏进蓟城一步。”檀锋冷然道。

    高远扁了扁嘴,“现在也有你,我还不是站在离这大门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等着吧,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回来的。当然,那个时候,就不再是这区区两万人马了。当我再来的时候,蓟城将要面对的将是数十万大军。”

    檀锋身子微微震动了一下,“你以为东胡就这么好对付?也许河套马上就会有你想不到的变化。”

    高远看了一会檀锋,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你嘴里所说的变化,应当便是熊本与那数万燕军战俘吧?”

    “你知道?”檀锋愕然。

    “有什么不能知道的!”高远微笑道:“想来你也知道周渊周太尉已经不在汾州了吧?”

    “周渊?”檀锋怔然之间,突然脸色大变,当他得知周渊已经不在汾州的时候,因为当时征东军大军压境,他竟是没有多去想想这里头的联系,现在得高远一语提醒,顿时明白过来,一时之间。脸色铁青。

    “周太尉离开汾州已经快一个月了,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此时的他,应当已经在熊本的大帐之中,与熊本把酒言欢吧。檀锋,你指望的这些变化永远也不会来了,相反,东胡境内,马上就会风起云涌,我在河套的大军已经枕戈待旦。随时准备出击,或许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听到我征东军兵临和林的消息,当年燕国没有完成的任务,便让我来做完他吧,当然,这或许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好消息。”高远笑道。

    “未必便能如你所愿!”檀锋咬牙切齿地道:“即便你灭了东胡,又能怎样?大燕还有偌大江山。数百万子民,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高远冷哼一声,“那却拭目以待。失去了琅琊,渔阳的燕国,便如同没了牙齿的老虎,没有了翅膀的雄鹰。即便还能苟颜残喘,又能苟活多长时间?檀锋,实话告诉你。燕国在我的心中,从现在开始,已经不再是对手了,你们只不过是我前进道路上一块拦路石而已,只要还挡在我的面前,我不会毫不迟疑地搬开他。”

    “你……”檀锋惊讶地看着高远,“原来你与那秦武烈王竟是一般心思?当真可笑,就算你现在实力强劲,但也只是相对于燕国而言,不要说秦国,便是赵国,只要将全副心思用在你的心上,你也不是对手。”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我征东军的胸怀,又岂是你能料想得到的。檀锋,我劝你一句,燕国已如同这快要落山的夕阳一般,再也无药可救,即便你使劲浑身解数,也休想挡住这历史的车轮,天下大势,分久必合,这是大势所趋,你想以一人之力来阻挡,便如同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你好大的野心!”檀锋惊叹道。

    “在我心中,现在唯一能成为我对手的,也不过就是秦国的秦武烈王而已,只不过他秦国先天不足,别看他眼下气势汹汹,但终有一天,他会如同一座建在沙砾之上的大厦一般,轰然倒下,最终能站在这个天下最高处的,只会是我和我的征东军。檀锋,投降吧,在这个时代,你也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休想。即便是挡在你前进道路上的一块顽石,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绊你几个跟头。”檀锋恨然道。

    高远摇摇头,“从什么时候我们变成了这么势不两立的对手?还记得当初我们从渔阳击败赵军班师回朝时的情景么?也是从这东大门前进去的。”

    檀锋的眼中闪过丝丝茫然,“从什么时候?应当是从当初宁则诚和周渊两人设计暗算叶相和你开始,你逃离蓟城,回返辽西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终有一天会成为这大燕的祸害。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在谋算如何重新将这牌局再洗一遍,周玉与我有着同样的想法,我们苦心孤诣,设计着一切,本来一切都很顺利,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举国征伐东胡一战,最后竟然是以那种结局收场,如果那场战事胜利了,高远,你就永远也没有机会,再与我站在一起了。人算不如天算啊,米兰达临死之前,还是算计了我们一次。”

    “曾经我以为,我们会成为朋友。”高远叹息道。

    “我们一度曾经是朋友!”檀锋的眼光之中恢复了清明。“当我知道宁则诚与周渊要暗算你的时候,曾经想过要去救你,但我被他困在了府中,眼见着蓟城大火熊熊燃起,我以为你一定活不了,那一刻,我是真的流泪了。我檀锋生性孤傲,但却造化弄人,唯一一个看得起的朋友,现在成了生死仇敌,唯一倾心的女子,现在亦视我如仇寇。”

    “天作孽,犹可活,自做孽,不可活。”高远一字一顿地道。

    “笑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不过是成王败寇而已,高远,我要提醒你,你还没有笑到最后呢!以后,我们还有的较量。等你做到勤政殿的大王宝座上之后,再来如此耻笑我吧!”檀锋突然大笑起来,“还是那句话,鹿死谁手,犹为可知。”

    “你既然如此执迷不悟,那就让我来将你打醒吧,不过到时候,你可就没有了现在的优待,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只会以俘虏的形式出现在我的面前了。”高远淡然道。

    “甚是期待!”檀锋哼了一声,看着高远,语气突然变得柔知了一些,“宁馨,她在你哪里,过得可还快活?”

    “宁馨现在是我征东府监察院副院长,身担重策,过得很充实,很快活。”高远点头道。

    “那我也就放心了,高远,她喜欢你,希望你不要慢待了她,这一辈子,如果说我唯一还有挂念的人的话,也就是她了,不过她是绝不会再愿意再见我一面,听我说一句话了,我想她现在最想看到的是我的脑袋,最想听到的是我的死讯吧!”檀锋仰天长叹一声,“天不佑我,奈何!”一振马缰,纵马直向山下奔去。

    高远凝立不动,看着檀锋纵马向前,直向着蓟城东大门奔去,夕阳余晖渐渐落下山头,站在高远这个地方,竟是看着檀锋一路奔向那无边的黑暗之中,最终消失不见。

    签定和约的第二天,在蓟城之下,扎下大营足足呆了近一个月的征东军青年近卫军的两个骑兵师突然拔营,转道向着渔阳方向急奔而去,而由杨大傻,郭老蔫两人统率的第一第二师,却是合兵一处,向着与琅琊交界的新田急奔而去。

    大事已毕,现在是收获果实的时候了。蓟城的特使已经带着姬陵的王命前赴琅琊知会胡彦超,征东军也会放开新田这个口子,恭送胡彦超的部队退出琅琊,回到天河。

    而高远亲率两个骑兵师赶赴渔阳,周长寿统率下的赵军现在正与孔德对峙,在高远与蓟城达成协议之后,自然就要将周长寿部拿下,当高远的这两个骑兵师赶到的时候,周长寿的军队也就到了末路。高远亲自赶赴渔阳,当然不仅仅是为了歼灭周长寿部,对于他而言,这可也是一支可以运用的筹码。两万余赵军精锐,对于赵国来说,也是一股不可得多的力量。高远要拿下这个筹码,来与赵杞作一个谈判,代郡的战争,该结束了。

    燕国之内风起云涌,而远在千里之外的河套,一片平静之下,却也是暗潮涌动,陈斌统率的北方集团军第一军第三师,经过大半年的扩张,训练,如今已经拥有了近八千人,以腾格里为据点,大半年来,驻城,屯田,如今已经形成了一个以腾格里要塞为中心的堡垒区,在这里居住的基本上都是军人,也有不少胆大的来到河套的流民也随着军队赶到了这里,如今在大雁城和先锋城附近,土地已经不再是无偿地提供给百姓,而是需要付出银钱来购买,但像在腾格里这样的一线区域,却仍是只要肯来,便会无偿地分给你一百亩土地。在这样的政策之下,竟然也有不少人愿意来到腾格里。主要是因为征东军连接而来的大胜,亦给了这些来到河套的流民以无穷的信心。(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