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六十八章:鼓角连声锋芒现(40)(书号:13651

第七百六十八章:鼓角连声锋芒现(40)

作者:枪手1号
    渔阳郡现在活脱脱地成了一锅乱炖,三股势力绞成一团,这其中,孔德的处境最危险,他有两面受敌,遭到周长寿部与叶真两部夹击的可能,周长寿则最尴尬,他有选择与孔德战与不战的权利,干脆放孔德部离去,让他回到天河郡去给高远添乱,但问题是,接下来,他便要面临有可能的一无所获反而丢掉了全城等五城重镇的大错,在国内处境本来就不妙的他,前景黯淡甚至被问罪下牢,祸及家族的可能,现在,他可没有了赵牧这样一柄大伞罩在头顶。[ x.而叶真,却是最为微妙,如果周长寿选择了放孔德离去而回来与他交手,他的盘算,也就落在了空处,这会使得高远在天河郡面临困境,如果孔德的数万兵马回到天河,那燕朝便能纠集起数倍于征东军的部队,有了资本与征东军进行决战。而征东军的优势,便只剩下了那一万铁骑的机动优势了。

    这是一个赌局,要么赢得一切,要么输得彻底,当然,对于征东军来说,也不能算是输得彻底,因为现在他握着全城,只要守住这些城池,周长寿在渔阳也呆不住,至少,征东军可以获得渔阳,但琅琊肯定是保不住了。

    这个赌局,赌得便是周长寿不甘心一无所有,成为这场赌局之中最大的输家。

    叶真坐镇全城,厉兵秣马准备应付周长寿有可能的反攻的时候,亦是探马迭出,打探着渔阳的一切动静,在数天的煎熬之后,他终于等来了最想要的消息,周长寿与孔德开战了!

    叶真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周长寿还是不甘心输掉一切,想要抓住最后这一根救命稻草。只要击败孔德,掌控渔阳全境,那叶真拿下全城又怎么样?还不是得灰溜溜地夹着尾巴离开。

    得到消息的叶真只觉得每一个毛孔都痛快地张开在放声大笑,孔德数万兵马,自己本身也是久经战阵的老将,想要将他击败,又怎么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周长寿麾下的赵军精锐,战斗力比孔德要高,但想要获胜。也不是一件短时间内能做到的事情,时间越长,对征东军便愈有利,当然,对周长寿便愈危险,因为他是在客地作战。

    那霸带了一支三千人的部队,向着战场方向移动,他此去,不是为了参战。而是为了警戒双方,顺便看看在这场战事的尾声,能不能顺手牵羊地捞取一点便宜。

    蓟城,气氛一天比一天紧张。城外,征东军大军驻扎,虽然还看不到任何攻城的迹象,但军队却在一天一天的增多。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天河郡内的武装力量,已经快要被征东军一扫而空了。这些后头来的军队,便是去扫荡这些武装力量的,天河郡现在除了天河郡城以及蓟城两座大城外,其余的地方,已经尽数落在了征东军的手中。

    军事上的压力还在其次,毕竟城中兵力用来守城还是绰绰有余的,对方强行攻城的可能性并不大,高远满打满算,也不过两万兵力,其中还有一万是骑兵,但城内的情况却是不容乐观,恐慌情况在一天天的漫延,粮食在一天天的减少,那怕采取了最为严利的战场管制,集中了所有的资源,但饼子就只有那么大一块,每过一天,这块饼子便会被咬下一块,这块本来就不大的饼子,又还能坚持多少天呢?对平民的粮食供应,已经一再减少,到得现在,连度命都成了问题了。按照淳于燕掌握的情况,蓟城最多还能支撑一个月,一个月后,连军队也会断粮。

    蓟城很大,高远的骑兵虽然每日巡逻,但城内的通讯却一直没有被隔绝,来自琅琊和渔阳的消息仍然在源源不断地传进城内。琅琊郡的援兵已经指望不上了,征东军封住了新田,胡部大将王昌久攻不下,反而被随后跟进的征东军南方集团军第二军铁泫率部击败,现在的胡彦超也只能勉力维持琅琊局势,与叶重的南方集团军僵持,叶重甚至派遣了一支部队直接突入到了天河,显示他行有余力,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琅琊的情势紧张。

    而渔阳,则更让人紧张,周长寿统率的赵军突然介入,使得那里的情势分外复杂,现在周长寿与孔德打得你死我活,谁也奈何不得谁,周长寿无法彻底击败孔德,孔德也不能杀出一条后路,打到后来,叶真部下那霸率领数千军马也介入战场,这样一支谁也说清立场的军队,使得参战双方都停下了征战的脚步,渔阳,竟然就在这样一种奇怪的情形之下僵持了下来。

    渔阳也指望不下了。

    这两支最为燕王所寄重的军队,都被算计得死死的,难道蓟城还能指望其它的州郡么,直到现在为止,蓟城的王命一道接着一道,但所有的州郡都在声称正在募集军队,筹集粮草,或者说援军已经出发正在路上,但老天爷才知道他们走到了那里去了,反正到现在为止,蓟城还没有看到一个援兵。

    好消息没有一个,汾州倒是传来了另一个让人目瞪口呆地消息,周渊不见了,不仅是周渊,是整个周渊这一脉的周氏族人,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后知后觉的燕翎卫最后终于查出,周渊的消失不见,与征东军监察院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这更让燕陵愤怒莫名。

    宁则诚的女儿宁馨投奔征东军,已经让他大失颜面,但毕竟还是隔了一层,如果周渊也投了征东军,那他损失的就不仅仅是颜面了,周渊不论去那个国家避难,都要比去征东军那里强,但从现在收集起来的情报来看,周渊恐怕真是去了积石城。

    大殿之中,文武官员上百,但所有人都被一种绝望的气息所笼罩,按照这个形式发展下去,高远根本用不着打蓟城,饿,也将蓟城饿得最后无法忍受,不得不打开城门,要么与对手决一死战,要么便是投降。

    “谈判吧!”淳于燕走了出来,看着王座之上的燕王姬陵,“王上,蓟城支撑不下去了,就算是现在,蓟城也已经开始有人饿死了,再撑下去,饿死的人会更多,到时候,我们的军队不但不能上城御敌,不能出城作战,反而要全都用来镇压城内的饥民的反抗了,饿极了的人,什么都能做出来。”

    “谈判?”檀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首辅,你知道高远要的是什么吗?他要是王上的王座,这也能给他?”

    淳于燕怒道:“檀大夫,我看你是有些糊涂了,不错,高远的心思谁都知道,他是想要王上的王座,但眼下,他要的却是琅琊与渔阳两郡,要不然,眼下就不会是这番局面,高远并没有调集在盘山的贺兰雄部队前来,这就是留下了余地,要知道现在的东胡,根本无力对征东军发起攻击。”

    “没有了琅琊,渔阳,我大燕还是大燕吗?”檀锋反问道。

    “没有了琅琊,渔阳,大燕还有半壁江山,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而如果这样僵持下去,不但渔阳,琅琊不保,连蓟城也要不保了,没有了蓟城,这大燕才不是大燕了!”淳于燕大声吼道,这位大燕这数十年来最为弱势的首辅此刻发起飙来,须发飞舞,张牙舞爪,看得所有都习惯了这位永远都温文尔雅,满嘴外交辞令首辅的文武官员们目瞪口呆.

    檀锋别过头去,不再搭话,其实他何尝不明白淳于燕所说的这一切,但他,就是不甘心啊,虽然到了这最后的时刻,他却仍然在期待着有奇迹上演,然望能够上演一处惊天大逆转的戏,但现在,很显然一切都破灭了,不论是胡彦超,还是孔德,都已经无法扮演这样一位超级英雄.

    “如果蓟城不想上演饥民的反抗浪潮,不想上演易子而食,不想上演吃人的惨局,便与高远谈判吧,答应他的要求.换取他的退兵.”淳于燕向着王座之上,脸色灰白的姬陵深深一揖.

    “谈吧,谈吧,淳于首辅,此事,便由你来主理,檀大夫副之,用最快的速度将高远送走.”姬陵站了起来,丢下这句话,一甩袖子,踉踉跄跄地离开了王座.

    蓟城之外,征东军大营之中,高远终于等到了他最想得到的结果,蓟城终于扛不住这巨大的压力,不得不在他的面前低下他们高贵的头颅.当淳于燕和檀锋出现在他的中军大帐的时候,高远的目光与檀锋对撞在一起,当真是火花四溅,两人曾是朋友,亦曾一起并肩作战,一起无话不谈,但最终,却走上了彼此对抗的道路.今天两人再次相遇,高远的眼中是胜利者的居高临下,而檀锋,却是桀骜不驯的不服气.

    高远要得便是琅琊与渔阳,当淳于燕直接抛出了这两个谈判条件,并且拿出了盖上燕王大印的王命,自此将这两个郡划归征东府管辖的时候,谈判便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