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六十二章:鼓角连声锋芒现(34)(书号:13651

第七百六十二章:鼓角连声锋芒现(34)

作者:枪手1号
    戒严令,钢刀长枪,鲜血以及菜市口连着处斩的粮商,当国家政权亮出锋利的獠牙,对于普通百姓的震慑力还是极其有效的,蓟城表面上看起来恢复了平静,但关起门来,内心的恐惧,却是怎么也无法掩饰。

    一条条的政令,从王宫的政事堂中颁布下来,家家户户的粮食,都被一组组兵丁,捕快敲开门后搜罗走,当蓟城所有的权贵都在军队面前低下头时,一般的百姓,更是毫无反抗之力。

    以里坊为单位,所有的青壮都被组织了起来,由军队派来的教官进行一些简单的训练,连坐制度,让所有人都老老实实地开始参于到这场全城大动员之中。

    敌军压境,军队是要保证吃饱饭的,普通的百姓就惨了一些,每天定量供应的粮食,只能熬些稀粥,聊以度命,想要吃饱,那是休想的。

    蓟城表面上是平静下来了,但包括姬陵在内的所有人,都知道平静的表面之下,往往都蕴藏着一把可以焚毁一切的野火,让所有的东西在火中化为灰烬,而要让这把火永远也烧不起来,此刻的关键却并不在城内,而在城外。

    征东军青年近卫军第二师进逼天河郡城,区区五千兵力,便将姬无归逼得在城内龟缩不出,第一师则在杨大傻的率领之下,或设伏,或突袭,将天河郡各地驻军往援郡城的兵马,一一消灭在半道之上。将天河郡城真正变成了一座孤城。

    高远亲率两个骑兵师,一万铁骑,绕过了天河郡城,呼啸而过,直逼蓟城。于七月初抵达蓟城之外,悍然扎下营盘。看到征东军高沟深垒,分左右两个营盘,盘踞在蓟城之外。所有上城观敌的所有蓟城文武高官们都是面有忧色,看样子,这不是短期之内便想走的样子啊?

    高远当然不会这么轻易退走,他虽然现在还不想拿下蓟城,事实上,以他现在手头之上能动员的实力,也无法攻下蓟城这样的王都,但这并不妨碍他想要从蓟城取得他想要的东西。如果不能获得足够的筹码,他是绝不会轻易退兵的,蓟城。不用打,只需要他的兵马出现在这座王都的外面,不管是在军事之上,还是在政治之上,给予燕国朝廷的打击都是致命的。

    “琅琊,渔阳,不管是那一个,姬陵都得给我吐出一个来,否则。我就让他的蓟城永远也无法走出一个人来。”大帐之中,高远站在悬挂着的地图之前,用炭笔在这两个地方重重地划了一笔。

    “为什么不两个都要呢?”一边,上官宏兴致勃勃。这一次进兵,出乎意外的顺利,说实话到现在为止,不仅是他。便连高远也有些意外。天河郡兵不仅战斗力,战斗意志低下,而且迭出昏招。短短大半个月的时间,天河郡兵的主力几乎被一扫而空,剩下天河郡城中的那万余兵马,只怕连城都不敢出来一步了。

    “我当然两个都想要。”高远双手一摊,“但是路得一步一步的走,饭得一口一口地吃,如果胃口太大,会撑坏肚子的,当然,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我是绝不会放过的。这一战,要是当真拿下了琅琊与渔阳两地,但燕国朝堂可就成了风中之烛,要在风雨飘摇之中随时熄灭了。这两个郡治可是燕国的重镇,拿下这两地,单剩一个天河,三面都将受到征东府的包围,覆灭之日几乎可以倒计时了。”

    “机会,什么样的机会呢?”上官宏搓着手,“有机会,我们要上,没有机会,我们可以创造机会嘛!”

    听着上官宏这话,高远有些愕然,听起来好熟悉的样子。脑子里还在想着这句话,外头何志远已是掀帘而入,“都督,监察院牛奔请见。”

    “牛奔来了,让他进来。”高远点点头,牛奔,牛腾,都是宁馨的亲信,自宁则诚倒台之后,这两人便一直随着宁馨,这大半年下来,可也是为征东府立下了汗马功劳,至今牛腾还在东胡,与宁馨放养的鱼儿木骨闾呆在一起,几个月下来,已经在东胡人的老巢,起源之地白山黑水之间,聚集起了偌大的势力。这股势力只要整合好了,绝对可以让东胡人脑袋仁都疼起来,半年来,监察院一直在想千方设万计向那里偷运武器,当然,这些武器都是缴获自东胡人手中,征东军的制式武器现在还不能出现在那里,一旦让驻扎在那里的东胡军队发现这些制式武器,不免会有麻烦。

    “见过都督,见过上官军长!”牛奔大步进帐,身上只穿着一件短褂子,赤着两只胳膊,头小,露在外面的臂膀,全都是亮晶晶的汗珠,一看就知道是长途奔波而来。

    高远顺手从桌上倒了一碗水,递到了牛奔的手中,“先喝口水再说吧,看你这样子,只怕是一路狂奔而来的吧,不急,不急。”

    牛奔的确有大事要禀告,但看到高远神定意闲的模样,不自觉地也平静了下来,躬敬地接过高远递过来的水碗,一饮而尽,看着高远的眼神之中,满是敬意,像他这样的人,刻意的施恩,他倒不觉得什么,但像高远这样随随便便似乎没有什么含金量的动作,却更让他感动,因为他从高远的眼神,神态之中,感觉不到任何的刻意,似乎这就是一个平常之极的动作。

    但就是这样一个平常之极的动作,在高远这样的人很自然地做出来的时候,却更让人为之倾心。

    放下碗,牛奔看着高远,“都督,渔阳之事有变,我们埋在赵**中的钉子秘密联络了我们,我接到消息之后,一边派人去向叶真将军示警,一边是我亲自过来向都督汇报。”

    高远心中微微一震,“渔阳那头,出了什么岔子?”

    “周长寿准备出兵了,如果孔德接到蓟城的命令后退的话,有很大的可能,被周长寿打一个措手不及,周长寿也想要渔阳。”牛奔道,“这在事前是完全没有想到的。完全打乱了都督在战前的布置。”

    “周长寿?有意思!”高远在大帐里转了几个圈子,回过头来,看着上官宏与牛奔,“原来以为赵牧死了,这个赵牧的死堂,一定会挟起尾巴做人,想不到他居然还有这样大的心思。看来此人也是不甘寂寞啊,想要成为赵**方中的又一个大员,以此来分润赵牧死后留下的权力真空?”

    “极有这种可能。”上官宏点点头,“赵牧在赵**方势力盘根错节。荆如风虽然崛起,但河东大营之中还有赵牧原来的副将吴增,赵杞虽然掌握了一部分兵权,又与荆如风联手,但声望根本无法与赵牧相比,如果周长寿这一战当真取了渔阳,立下这样的大功,他的确有可能借着赵牧的余荫,成为与以上两人分庭抗礼的又一赵国大员。”

    高远又转了几个圈子。看着上官宏,笑道:“这下好了,上官,你先前不是说没有机会。创造机分也要上么?这机会就上门了,牛奔,你歇息一天之后,直接去河间。告诉叶真,让他好好地抓住这个机会,周长寿去打孔德。他可去突袭全城,集结他所有的兵力,趁着全城都五地空虚,给我一举拿下,抄了周长寿的后路.嘿嘿,你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在关键的时间点上,将周长寿将要突袭孔德的计划透露那么一点点给孔德,孔德也不是善茬啊,他们两个打得你死我活,咱们便来个渔翁得利.堵住周长寿的归路.”

    “是.”牛奔嘴上应着,脸上却是颇有难色,”都督,这操作起来极有难度啊!”

    “自然是有难度的.”高远毫不在意,”但是我相信叶真能把握好这个度,我要先从蓟城手里撬出琅琊之后,再去拿渔阳,你告诉叶真我的这个意思,剩下的便让他自己去运筹帷幄吧.他是主理一方的大将,应当有这个魄力,瞧瞧周长寿,这等魄力便非同小可啊!”

    就在天河郡打得昏天黑地的时候,临海的汾州,一个秘密的码头之上,停靠着的一艘大型的海船,却已是整装待发了.

    这艘海船是刚刚下水的,这一次出行,则是以试验船的性能为借口,不过这艘船上将要装的人,却非同小可.此人便是前燕国太尉周渊.

    回到汾州之后,周渊便偃旗息鼓,似乎完全将自己当成了一个山野之人,不闻朝事,不管外事,哪怕是周氏这一脉日子过得越来越艰难,他也不闻不问,好像已经完全认输了,但这一回,当这位老头儿突然发力的时候,在汾州的曹天赐才发现,这个老家伙,好像并不简单啊.

    曹天赐曾经以为要将周渊从汾州偷偷地运出去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但这件事情到了周渊这里,却成了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当周渊全家登上这艘大海船,缓缓启航驶离码头的时候,汾州官方,仍然毫无反应.

    曹天赐以为最难的事情,居然似乎是最简单的一件事情.

    “就这样离开了,也不知道这一辈子,还能不能活着回到故土来看一眼啊?”站在甲板之上,看着渐渐远离的陆地轮廓,拄着拐杖的周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眼光之中,尽是眷念与不舍.

    “您很快就会有机会回来的.”一边的曹天赐微笑着道:”周太尉,甲板上风大,您还是回舱里歇着吧!”

    周渊嘿嘿一笑,”我当了一辈子兵,这点风怎么能奈何我,你倒是大可放心我的身体,就算要死,我也会将这件事情办完再去死的.还有,以后不要叫我太尉了,从现在起,我已经是燕国的叛徒,如果你看在我老了的份上,叫我一声周先生,我便很满足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