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五十一章:鼓角连声锋芒现(23)(书号:13651

第七百五十一章:鼓角连声锋芒现(23)

作者:枪手1号
    对于战事的整体布局,别说曾宪一并不知情,便是那霸这样的高级将领,也是一头雾水,与曾宪一一样,对于叶真的布署同样也是不满,他现在麾下有五千余兵,加上曾宪一手里的三千,在安陆,新会,他们足足有八千虎贲之士,完全可以与孔德在安陆进行一场攻防大战,虽然孔德手中的军队是他们的数倍之多,但征东军可有城墙依托。** X.不见得就会输给对方。

    与曾宪一闷头服从命令不同,那霸的资格更老,他已经多次向叶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要求增援安陆,保卫安陆的矿区,起先叶真还给他发来一切听从命令的公文,虽然没有解释原因,但语气还算温和,但最后估计实在是不耐烦了,随同公文一齐到来的,竟然还有司令部的军法官。

    这一下那霸可就蔫了,即便在征东军的资格说起来比叶真要老,但叶真的级别比他高,后台比他硬,他只能咽下这口气,一面布署新会的防守,一面安排撤往吕梁山的通道,还要分心准备人手接应到时候从安陆即将撤出来的曾宪一,忙得四脚朝天,那个军法官并不干涉那霸的军事命令,但却跟一个乌眼鸡似的,整天盯着那霸,让那霸郁闷不已,老子是心里不服,但也不致于违反军令吧。

    五天之后,那霸派出的接应部队,与曾宪一撤出来的军队交相掩护,一路退到了新会,此时曾宪一军中还保持着战斗力的士兵超过三千,安陆一战,伤亡千余,但死亡的只有五百余人,并没有伤筋动骨,对于目前这个局面,这两人都是长吁短叹。特别是曾宪一,这是他加入征东军之后的第一场大战,立功心切的他,却不得不丢城失土,而且还在是这样的形式之下,让他更加郁闷。

    在新会抵挡十天到半个月,具体时间由中央集团军司令部根据战局下达命令,当新的公文抵达新会之后,那霸愤怒地将命令扔到了地上,他娘的。这是打得什么仗?

    那个叫阎先的军法官,不声不响的将被扔到地上的公文捡起来,吹掉上面的灰尘,又工整地放在了那霸的公案之上,然后垂手退到一边,看得那霸几乎要跳将起来,他娘的,军法司出来的,都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真是不知道曹天赐那张死人脸是如何将这些人弄成跟他一个模样的。

    “老曾,咱们议议吧,这仗他娘的怎么打?”

    “怎么打?好打!”曾宪一有气无力地道:“如果不是司令官的命令,咱们在这里守上一年半载也没有问题。现在不过十天半月而已,司令官干什么啊,这算是诱敌深入么?将孔德的部队拉得隔渔阳郡越来越远,要是咱们退到吕梁山区。你说孔德会不会跟上来?”

    “说不定,那小子也许就是想拿下安陆,然后将我们驱逐到吕梁山中去当土匪。”那霸捶着大案。“这到底是在玩那样?”

    “不用想那么多了,还得小心孔德派出人手去截断我们的退路,到时候咱们如果不能按时退走,那也算是违反了军令吧!”曾宪一瞟了阎先一眼,没好气地道。

    “行吧,你在安陆打了十来天,也累了,便先休息一下,顺便将孔德那龟孙子派出来的偏师清理一下,我在正面堵截他的大部队。”那霸挥挥手,道。

    就在这头两员大将怨声载道的时候,河间郡叶真的司令部,梅华与吴涯两人再一次奉命到司令部报道,两人乌眼鸡似的自大营出发开始便一直斗嘴,这数个月以来,两人在驻地练兵,每一月较量一次,却是有输有赢,吴涯在梅花的大营外大叫过姐夫我服了,梅华也在吴涯的全体官兵面前吼着吴老大,我服气了。你来我往之下,两人终是没有分出胜负,但这两个营的战斗力倒是直线飙升,不管是那一个营的兵,看着自己的长官们因为打输了而向对方低头认输,都是气得嗷嗷直叫,倒是为下一次有胜利憋了一口大气。

    “小子,明天又是比试日,瞧姐夫这一次定将你打得满地找牙。”一边跨进了司令部的大门,梅华一边恶狠狠地道。

    “哼哼,看老大明天教你怎么打仗,五战三胜,明天就是决战日,这老大,老子当定了。”

    “想当老大,哈哈,等老子回去跟你姐姐告一状,就说你想骑到她头上去呢!”梅华阴笑。

    “我就知道你不是一个男人,没有担当,就知道躲在女人裙子后头。”吴涯讥笑,“那是我亲姐姐,自然帮着我。”

    “我靠,你亲姐姐那是我女人,肯定帮我。”梅华哼了一声,突然怒了起来,“什么叫躲在女人裙子后头。”

    两人互相挥动着拳头,似乎下一刻便要互殴了,惹得司令部来来往往的军人们一个个好奇地看着他们两个,敢在这里斗殴,当真是屁股痒痒啊。一些好事儿的,甚至盼着两人干起来,这里的纪律太严格了,难得地看到两个活宝在这里上演全武行,然后被拖到院子里干屁股。

    “你们两个,还真是精力旺盛嘛!”前方传来一个悠悠的声音。

    怒目互瞪的梅华与吴涯两人却似触电一般地同时转头,在议事堂的门口,一个彪形大汉抱着膀子,靠在门边,正斜着眼睛看着两人。

    “大傻连长!”两人又惊又喜,异口同声大叫起来,同时迈开步子,几步便窜到了杨大傻的面前,啪的立正敬礼。

    “你们两个不是一直好得穿一条裤子嘛,怎么现在跟乌眼鸡似的?”杨大傻有些好奇地问道。

    梅华没好气地道:“连长,你是不知道啊,自从我娶了这小子的姐姐,他就跟我如同仇人一般,看我是事事不顺眼啊,时时就想着要收拾我,你怎能不奋起反击?”

    “我姐姐嫁了你这样一个花花公子,怎能叫我顺气儿?不时时收拾你,警醒你,你定然故态复盟!”吴涯哼道。

    “他娘的,你说谁是花花公子!”梅华大怒。

    “好了,还想在这里打上一架,梅华,屁股又痒了是吧?”杨大傻喝道。

    大傻连长虎威暴发,两个人立时偃旗息鼓,梅华更是有些惭愧,“大傻连长,因为我的事,连累了你丢了师长的位子,我,我都不知说什么才好了?”

    杨大傻哼了一声,“你知道个屁?老子现在是代师长,那还不是师长,有区别么?再说了,尚胖子也是我的兵,你给他出了这一口恶气,老子心里爽着呢,你也是老子的兵,老子不护着你,谁来护着你,再说老子心里也没觉得你搞错了。”

    “杨大傻,你就这样带兵的啊,我看你迟早有一天被曹天赐捉到军法司去,撸了你的官帽,然后拖到院子里揍屁股。”屋里传来一个清郎的声音,“几位叙旧叙够了吧,那就进来吧!”

    梅华与吴涯对视一眼,赶紧跟在杨大傻的屁股后头进了屋子,两人一看到杨大傻出现在这里,便知道,有大事要发生了。

    “连长,是不是要打仗了?”梅华兴奋地扯着杨大傻的袖子,小声问道。

    “老子到了这里,自然便是要打仗了。”杨大傻哼道。“你俩小子这一回有福气了,不过干不好,那就得倒大霉了,老子会亲手割了你们两个的脑袋。”

    “我说杨大傻,你吓唬两个新嫩,很有意思么?”房中,站在地图之前,正在比比划划的叶真回过头来,不满地道。

    “他们两个这一次是先锋,这场大战打得如何,开局最是重要,我这可不是吓唬,而是提醒。”杨大傻看着两人,“所以啊,两个小子,我说你们有福气,是因为你们将作为青年近卫军成军以来第一仗的先锋,不过你们可得清楚罗,这可不是因为你们两小子能力出众,而是因为你们是河间本地人,先天占了便宜,你们的两个营在这里已经呆了很久,而青年近卫军其它人还在路上。”

    “青年近卫军全部都要来?”梅华与吴涯都是瞪大了眼睛。

    叶真走回到大案之后,坐了下来,指了指前面的几个椅子,“都坐吧,你们两个,既然是前锋,也就给你们交给底儿,这一仗,咱们打得是突然袭击,你们这两个营便是前锋,而青年近卫军其它各营头,尚在路途之中,他们有的伪装成了运送辎重的民夫,有的假装去增援渔阳那头儿,计划在十天之后,才会出现在预定地点,而在他们抵达之前,你们两个便要给我攻下益阳,保靖,记住,十天时间,还包括了你们行军的时间。”

    梅华,吴涯两人不约而同地转首看向挂在墙上的地图,益阳,保靖距离他们现在的位置,都在三百里以上。

    “保证完成任务。”两人回过头来,大声道。

    “不用这么紧张,这一次我们的保密工作可是做到了家,对面天河的家伙,做梦也想不到,我们会在打他们的主意,他们还以为我们现在的兵力根本就是捉襟见肘呢,监察院传回来的情报,这两地的驻军,都只有数百人,你们要做得关键就是快,要知道,在他们的身后,可就是天河郡的重镇沙河县,那里可有上万驻军的。”叶真笑道。(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