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百四十九章 鼓角连声锋芒现(21)(书号:13651

第七百四十九章 鼓角连声锋芒现(21)

作者:枪手1号
    许言茂死在崤山关之下后第十八天,征东军的哨骑出现在了崤山关外,主攻崤山关方向的郑晓阳的第一军先锋,由丁渭统率的五千人马,终于抵达了这里。

    长长的山谷如同一只张开血盆大嘴的野兽,正狞笑着等待着他的猎物投入到的嘴中,丁渭骑在马上,盯着那通向崤山关的唯一通道,大声吼道:“庞军。带着你的营,我给你一天时间,打通这条山谷,我在天黑之后,要在崤山关下扎营。”

    “是!”身材矮胖,犹如一块门板似的庞军口啪的一个立正,“属下遵命,天黑之前,军长要在崤山关下扎营。”

    转身回到自己的部队,庞军扫视了一下跃跃欲试的部下,大声吼道:“弟兄们,你们运气好,老子挣到先锋了,军长说,天黑之前,我们要到崤山关下扎营,你们能不能办到?”

    “征东军,万胜!”回答他的是上千名士卒的呐喊。

    “好。盾牌兵,第一列掩护,长枪兵,短刀兵,第二列第三列掩护,弩兵,第四列远程攻击。其它步卒,随身携带撞木,云梯。”

    “喏!”

    “征东军,前进!”庞军长刀前指,一声呐喊之下,按着庞军的布置,一列列的征东军,大踏步地走向远处那道山谷。

    “陈伟。”看着庞军的队伍消失在山谷之中,丁渭又伸手招来一名将领,“看到右边的山坡了吧?”

    “看到了。”

    “左边陡峭,无法立足,但右边却是长长的缓坡,对手肯定会在关墙的上方,布置有掩护。你选一些擅长攀山越岭的好手,爬上去,如果有敌人。就给我清扫了,如果没有。则在哪里占领一块阵地,然后我让人抬两台床弩上来,自上而下地掩护庞军进攻。”

    “明白了。”

    山谷深处,武赫立于关墙之上,凝视着远处那由模糊而渐渐清晰的征东军队列,手心里有些潮湿,虽然他也在辽宁卫与东胡面对面地硬撼过,但现在面对的。同样亦是未尝败绩的征东军士卒。

    回顾左右,士卒们手挽长弓,箭搭在弦上,正半跪在地面之上,在他们的后方,一列列的士兵盘膝而坐,并没有多少的紧张之色,心中稍稍舒展了一些,这里的关墙,只是起到一个延缓敌人进攻的作用。并没有布置类似于床弩这样的重武器,因为一旦关墙被破的话,这样的重武器。却时无法及时撤走的,还不如布置在崤山关的城墙之上,更能给敌人造成更大的伤害。不过这里滚木,擂石,倒是应有尽有。

    对面的军队并没有用鼓点来调整士兵的队伍,反而是由军官在喊着号子,那种一二一的口令之声,武赫并不陌生,因为现在新编练的燕军。都是采用的同样的口令,而这一切。便源自于那位传奇的将领,高远。

    现在。他是自己的敌人了。

    武赫心中很是遗憾,数年之前,高远还是他们的战友,一起出征东胡,当自己在辽宁卫坚守的时候,高远也在东胡浴血奋战,在燕军全面败北的时候,只有高远的征东军,在歼灭的上万东胡军队之后,硬生生地杀出了重围。

    当武赫随着胡彦超撤回来的时候,还曾经为这个消息高兴了好几天,但随后发生的事情,让他瞠目结舌,莫明其妙的,高远的征东军便突然与朝廷翻脸了,曾经的友军变成了敌人,一步步走到今天,终于要刀兵相向了。

    对方军中一声嘹亮的军号之声,将武赫的思绪唤了回来,在距离第一道关墙千步以外,征东军士卒的队列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开始拉开了队列之间的差距,第一波进攻的大约有千余人,分成了三波,武赫在心中估算了一下对方的实力。

    随后,他便听到对面的军号之声陡然之间便变得嘹亮起来,那是冲锋号声。这些年来,燕军也终于摸透了征东军的号音所代表的意义。

    最前列的盾牌手突然加开了速度,在他们的身后,长枪兵和刀兵速度减慢,取而代之的是抬着一架架云梯,一根根擂木的步卒,在他们的中间,是一名名的弩兵手。

    “弓箭手,准备!”武赫的手紧了紧,大声吼道。

    庞军站在第一股冲击波中,他喜欢冲锋陷阵的感觉。

    “弩!”一边迈开大步向前奔跑,一边大声吼道。

    上百名弩兵齐唰唰地举起了手里的臂张弩。

    三百步,两百步,没有呐喊声,只有无数双大脚踩在地上发出的闷响,这种沉闷的埋头冲锋所带来的压力,比起沸反盈天的呐喊更让人感到恐惧。

    臂张弩的射程达到恐怖的四百步,当然在四百步的距离上,杀伤力大减,如果在两百步左右的时候,是他杀伤力最大的时候。庞军看到对面关墙之上的士卒已经从城墙上头探出了身子,他们手中的弓箭的射程在一百步左右,如果要造成致命伤,非得在五六十步的距离不可,比起臂张弩,可不在同一个档次之上。

    一百五十步,庞军大吼,“射!”

    关墙之上的士兵们刚刚探出身子,拉开弓箭瞄准的时候,便迎来了对方弩箭的洗礼,伴随着啉啉的弩箭破空之身,关墙之上,立即哀鸿一片,当场便倒也近二十人,余下的则松开了手中的弓弦,任同长箭漫无目的的射出,在这个距离上,即便命中,也不可能给对手造成致命伤。

    武赫的拳头握得更紧,手指甲都深深地嵌进了掌心之内,如果关墙之上有数台床弩的话,就可以轻松地破开对手的阵形,但现在,他没有。

    他抬头看向了自己左边的山坡。

    一声呐喊,左边山坡之上,上百名燕军突然出现,他们搬起了一块块打磨得溜圆的石头,向着山下砸来,石球顺着山坡向下滚动。随着一次次的颠簸,这些石球越弹越高,最后凌空而下。向着山谷之中正在飞速进前的征东军砸去。

    轰然声中,队伍之中。被砸出了一块一块的空白,庞军瞧也没瞧上方,哪怕刚刚一个石球在弹动了数次之后,最后砸在他的身边,将坚实的地面砸出了一个坑,身边的亲兵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他却是巍然不动。

    “向前,加速向前!”

    第一排盾牌兵冲到了关墙之下数十步的地方。夺的一声,厚厚的盾牌被插进了地面,弩兵加速,冲到了盾牌之后,第一轮弩后,城墙之上的士兵终于有机会探出身子向下射箭了。弩兵们躲在盾牌之后,迅速地给弩上好箭,随着一声令下,盾牌之后,再一次飞出一片弩雨。城上的箭雨再一次被压制下去,抓住这个机会,抬着云梯和擂木的士兵马上冲了上去。

    云梯搭上了关墙。擂木重重地撞击着单薄的关墙大门,每一次撞击,整个关墙似乎都在抖动。

    山上的石头不停地滚落,砸进进攻的队伍之中,一个又一个的士兵在石头冲击中倒下,但庞军却没有理会。

    “营长。”一名军官跑了过来,“必须拿下这个山坡,让我带人去吧!”

    “你去个球!”庞军骂道:“这个坡道,你爬得上去?便是爬上去。你还有几个人,向前进攻。向前。所有士卒,都给我上前蚁附攻城。冲到关墙之下,爬上去。”

    庞军的话音未落,山坡之上,突然传来了喊杀之声,落下来的石头陡然减少,庞军抬头一看,不由咧嘴一笑,“日他娘的,看你还砸老子。”

    陈伟带着上百名精悍的士卒,从另一面爬上了这道山坡,正与对手面对面的厮杀在一起。

    “上,攻城。”庞军一手提着刀,一手扶着云梯,向上爬去。

    半个时辰之后,武赫放弃了第一道关墙,退向了第二道,但庞军却没有丝毫停下来整顿的意思,继续挥军猛攻。

    陈伟已经肃清了山坡之上的燕军,在随手的一个时辰之中,他又运上来了一台床弩。

    当庞军再一次攻破第二道关墙的时候,陈伟的第一枝床弩带着尖锐的呼啸之声,射向了第三道关墙。

    一台床弩所造成的杀伤是很有限的,但带来的恐惧心理,却是无法估量,所有人都知道,只要被那个家伙擦上一点,活下来的希望便很小了。

    没有等到天黑,庞军便率部突出了山谷,武赫带着他余下的七百多燕军,退入了崤山关,他曾经以为自己至少能在山谷之中支撑数天以上,但现在,他连一天也没有坚持住,便被赶了出来,当他站在高高的崤山关上,看着关下那个挥舞着大刀,浑身浴血戟指自己哈哈狂笑的征东军将领的时候,心头突然泛起一股无力感。

    崤山关,能撑得出吗?这是一支与自己以前战斗过的军队完全不同的队伍。

    “气馁了?”身边,传来上司吴波的声音。

    “不是气馁,而是感到有些无可奈何!”武赫回头,看着上司,“对方悍不畏死倒也罢了,但是他们的组织力更让人可怕,军队的战斗技巧极其强悍,一旦让他们突上城墙,数人便可以构建一个小团队,彼此配合,很容易便能让他们打开缺口。将军,崤山关的防守,一定要竭力阻止他们登上城墙。”

    “崤山,当年曾让东胡人无可奈何,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征东军吧!”吴波的神色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变化,“来得是郑晓阳麾下的丁渭,此人是高远亲兵出身,最是悍勇不过的人物,什么样的将领带什么样的兵,这样的人,只要他还有一点点力量,便会投入进攻。武赫,你休息一下,晚上,咱们出去夜袭他们。”(未完待续)(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